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金源:大陆处理ECFA的两种选择

更新时间:2020-09-21 10:17:53
作者: 林金源  

  

   2010年9月12日生效实施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至今已满十年。许多关注台海局势者,都担心北京是否趁此协议十年期满,片面决定不再延续ECFA?果真如此,台湾经济将会遭受何等严重冲击?两岸关系是否因此雪上加霜?

   其实ECFA文本并未明列有关十年的期限,但是ECFA第16条规定,若两岸其中一方提出终止,双方经协商无法达成一致时,则ECFA将从某方提出终止通知之日起180日后自动失效。不过截至目前为止,两岸没有任何一方提出终止ECFA之意见,因此该协议自动、继续有效。十年期满之说,所以甚嚣尘上,应该来自两岸龃龉,台独蔡政府紧抱美腿,积极担任西方反中、制中的旗子,让心力交瘁于大国博弈的北京,腹背受敌。操持正常思维的评论者,很自然认为大陆应会藉机停止对台让利、示惠的ECFA,一来教训「忘恩负义」的台湾,二来也可对内地高张的反台独声浪有所交代。

  

   ECFA是否延续 取决于北京

   9月16日国台办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马晓光回答媒体有关是否终止ECFA的问题时,回答说:「ECFA生效实施为两岸同胞特别是台湾同胞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民进党当局一再变本加厉破坏两岸交流合作,限制两岸贸易投资,严重损害广大台湾同胞的切身利益。只有维护好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两岸协议才能顺利执行。」马晓光对于ECFA十年期满之说,并没有明白承认或否认,有人就把它解释为北京的「战略清楚,战术模糊」。大陆对台的交流、让利是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进行的,这是战略清楚。但是拥有终止ECFA主控权的北京,何时终止它,非到必要不会明言,这是战术模糊。

   不过,长期以来,大陆对台的善意、容忍已经走到尽头,可谓仁至义尽;但是台湾却一再漠视、曲解大陆的善意,反中、拒统声浪之高史无前例。(请参照政治大学选研中心所做的国家认同、统独立场民调。)正当美国铺天盖地发动压制中国的各项攻击行动之际,台湾政府竟然积极、主动去充当美国的马前卒。在中国人追求民族复兴、国家统一的道路上,台湾已经成为明显的巨大障碍。如果这么严峻的局势都不能触发北京对台政策的改弦更张,真不知道台湾问题要恶化到何时,才算是「非到必要」、才使北京对ECFA的战术不再「模糊」?

   北京没有断然终止ECFA,主要原因应该是长期以来秉持「交流、让利有助反独促统」的思维。现在如果停止交流、让利,一来担心对台工作少了着力点,二来担心台湾民心会越离越远。其实,这两点都属多虑。下文试图破解前述迷思,并且指出除了交流、让利之外,北京能做、该做什么。

  

   ECFA无助于反独促统

   国家认同是一种心理、精神状态,与物质、经济条件没有强烈相关。民众认同自己的国家,必然以自己的历史、文化为荣,愿意和国家休戚与共。国家强了、富了,国民当然与有荣焉;国家如果贫弱、遭难,大多数国民常被激发出更强烈爱国心,发愿要与国家共度难关。这种休戚与共的心理,是无法被金钱、物质改变的;能被金钱、物质收买的认同,就不是真认同,不要也罢。

   历经日据皇民化50年、两蒋反共(后转为反华)教育40年,以及台独去中国化30年三波运动的洗脑,现今大多数台湾民众不当自己是中国人,不但不愿与中国休戚与共,甚至视中国为唯一敌国。当这种反中的心理、精神状态确定之后,大陆再多的经济让利,都被解读为「诱统的糖衣」。大陆所有的让利只要未明白以促统为条件,台湾人不拿白不拿;拿了也很少因此认同中国。过去20年来,台湾对陆顺差持续扩大;ECFA生效以来的十年,经由早收清单获益的台湾业者持续累积;前往大陆交流,受过对台系统热情招待的台湾人越来越多。何以台湾岛内主张统一以及自认是中国人的比率,却越来越低?可见让利买不到认同。

   其实大陆的让利并非全无前提,两岸在马政府时代签订的23项协议(包括ECFA)就是以接受「九二共识」为前提的。但是马政府与国民党都把「九二共识」曲解为可以永远「保持」两岸分治、分裂「现状」的护身符。北京基于蓝营至少不喊台独添乱的考量,遂纵容台湾版的「九二共识」大行其道。所以严格来说,大陆至今所有的交流、让利都未含促统条件。以往大陆误把台民当一家人、当中国人,他们认为善意、交流、让利迟早可促成两岸的心灵契合。岂知多数台民并不把大陆当一家人,不把自己当中国人。「非我族类」的金钱、物质诱惑,当然无法撼动台人的国家认同。

   现在亲美、媚日的台湾人,远多于认同中国者。莫非美、日是以经贸、让利买到台湾人心?当然不是。

  

   残暴殖民政府从未让利 台民却媚日

   乙未割台之前,台湾最重要、最自然的贸易对象就是对岸。日据50年间,殖民政府以「同化关税」和种种强制措施,切断平等互惠的两岸经贸往来,把台湾强行纳入臣服、满足日本所需的殖民经济体系。台湾的米、糖运往日本,解决日本因为工业化以及纬度偏北导致的米、糖不足,台湾农民被迫以番薯果腹。日本据台期间,捕杀、威吓无数台民,又以蛮横手段贬低民众的人格与自尊。殖民政府从未对台善意、让利,反而是威逼、摧残。但是反中、媚日的思维却烙印在许多台湾菁英的心中,因为他们相信中国是「不卫生、落后」的,日本是「高尚、进步、文明」的。(出身自日据时代地主家庭的独派大老彭明敏就这么说。)脱离中国、融入日本是这群菁英的毕生目标,因为他们信服了日本捏造的一套价值标准。

   台湾光复之后不久,两岸随即分裂分治,台湾经济因为内战与冷战,转而融入美、日主导的分工体系。台湾从日本进口机器、技术、半成品,加工制造出劳力密集产品,再销往美国。(日本进步、文明的形象继续占据台人的心灵,所以台人反日、防日的意识远不及大陆人。)另外,带动台湾经济起飞的此模式,亦为美国所乐见,因为它让台湾壮大到足以扮演第一岛链的枢纽,符合美国利益。

  

   台民亲美 来自对美式价值的迷信

   1950到1965年的美援固然带动台湾经济起飞,但也输入美国的文化、价值观,为日后台湾的亲美、反中铺设温床。另外,美国扶持台湾经济有其底线与条件,美援的代价就是台湾得容忍美国对政治、经济、军事的指指点点。1987年则是美国改变支持台湾经济政策的关键点。由于台美贸易长期不平衡,当时又逢经济困境的美国,无法忍受年年扩大的逆差,终于动手压迫台币大幅升值,藉以减少对台逆差。长期1比40的美金兑台币汇率,在1987年间突然遽变,最大变动曾达1比26。台币升值不利出口,以外销带动经济成长的台湾,霎时愁云惨雾。

   美国压迫台币升值、减少自身逆差的做法,与1985年以《广场协议》对付日本类似。二战之后,美国扶植日本以制中、苏,日本经济大幅快速成长。但是「赵孟之所贵,赵孟亦能贱之」,一旦日本经济体量逼近美国,一旦美国为了解决自身问题,随时都可停止对日本的支持,甚至牺牲日本经济来解救美国经济。美国对台湾经济的支持,本质亦如此,这和大陆对台无条件的让利,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大陆也从未因为要解决内地的经济问题,放缓、收回对台、对港的支持。最突兀的对照,应属美国压迫台湾吞下含瘦肉精的美猪,(蔡政府於8月28日宣布开放美猪、美牛);大陆对台湾刻意承欢尚且不及,从未如此蛮横对付台胞。

   如果单从经贸往来层面而言,大陆对台充满善意,美国处处充满算计。如果物质、经济条件可以影响民众认同的话,基于台湾经济对大陆的依存度最高、大陆一再对台无条件让利、大陆从未逼迫台湾进口有争议商品、大陆经济持续增长日后更有能力助台发展等事实,大陆应该比美国更能获取台民认同才对。但事实刚好相反。因为台湾社会对于美式「自由、民主」的迷信与迷恋,以及对于大陆「专制、独裁、没人权」的负面印象,才是台湾人亲美、反中的关键。

  

   反共教育扭曲认同 无关经济物质

   两蒋反共教育40年对台民的国家认同,亦造成负面、重大影响,但这一切都和经济、物质条件无关。反共教育把内战扭曲为两国之战,让台民误把两岸的两政权当成两个国家。(日后的台独因此水到渠成。)反共教育又激励民众要「拯救水深火热的大陆同胞」,两蒋时代的台湾人都知道大陆比台湾贫穷,但仍自认是中国人。大陆经济腾飞之后,越来越多台湾人知道(或预期)大陆经济比台湾发达,但是他们都不想当中国人。

   回到前述,美国压迫台币大幅升值,让台湾经济陷入困境,巧的是,蒋经国于1987年开放老兵返乡,此政策带动两岸的民间往来,适时为台商打开西进的一扇门。许多劳力密集的外销产业,原本苦于台币升值,此时顺势前往大陆设厂,以低廉的工资、地租,再为企业找到第二春。此后大陆经济对台湾经济的重要性与日俱增,并且取代美国经济所扮演的地位,这是政治考量难以阻挡的经济规律。

   大陆经济腾飞之后,对岸对于台商与台湾经济的价值,不再只是低廉的工资与地租,而是两岸的互补互利、产业的垂直分工。此时两岸若顺其自然,走向经贸整合,不但大陆蒙利,海岛经济台湾长期受益必定更多。但是李登辉、陈水扁对两岸经贸的掣肘,断送了台湾参与壮大对岸经济进而壮大自己的机会。就在台湾政治思维抵触、凌驾经济逻辑,全岛经济发展迟滞之时,大陆经济已经趁势崛起,并且建立起完整、健全的生产体系。台湾产业不但逐渐丧失与大陆垂直分工的机会,具有水平分工优势的产业也越来越少。

  

   终止ECFA才能逼台民体会大陆善意

   马英九任内,口称支持「九二共识」,两岸遂发展出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经贸往来,但此时台湾经济有求于大陆的已经超过大陆有求于台湾者,台湾经济对大陆的依赖已经形成。就在此时,惠台的ECFA(在绿营一再阻饶之下)终于2010年上路。根据海关统计,从2011至2019年台湾对大陆出口值累计达7,606.16亿美元,其中(关税降至零的)早期收获货品为1,831.25亿美元,占台湾对大陆出口总值24.08%,累计减免关税金额66.2亿美元。同一期间,台湾自大陆的进口值累计达4,286.08亿美元,其中(关税降至零的)早期收获货品为480.07亿美元,占台湾自大陆进口总值11.2%,累计减免关税金额6.43亿美元。除了前述早期收获货品之外,其他关税不为零的品项,在ECFA精神之下还会陆续降低关税,因此长期来看,ECFA对台湾经济的助益会越来越大。当然前提是绿营必须让《两岸服贸协议》、《两岸货贸协议》过关,才能具体发挥ECFA这个框架的功能。

   长期以来,如果没有对陆(含对港)贸易,台湾的外贸早就处于逆差。两岸贸易的重要性,不只让台湾转逆差为顺差,对陆顺差的数额更远超过对新南向国家、对美顺差的总和。以2019年为例,台湾的全体、对陆、对美、对新南向顺差分别为435亿美元、737亿美元、114亿美元、145亿美元。换言之,如果终止两岸贸易,台湾将面临302(=737—435)亿美元逆差;蔡政府夸夸其谈的「新南向政策」所带来的贸易顺差,不到台湾对陆顺差的两成;被蔡政府紧抱大腿的美国,带给台湾的顺差只是对陆顺差的一成五,而且这个顺差金额还是新高,财政部因此警告国人,要避免被美国列入汇率操纵国。

台湾对陆顺差不论多少,北京从未皱过眉头。台湾对美一点点顺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9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