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雅丽:王造时的国家理论研究

更新时间:2020-09-16 09:42:02
作者: 刘雅丽  

   摘    要:

   王造时是抗战时期著名的“七君子”之一,是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政治理论家和政治活动家。研究其政治思想,特别是他有关国家理论的形成与演变过程,可以加深了解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中国政治思想发展的轨迹。王造时早期的国家理论比较简单,就是提倡新国家主义,赞赏美国的政治制度,推崇英国费边社会主义的渐进改良的主张。20世纪30年代初,王造时学成回国后,面对中国的国情,结合他在英美所学的政治理论,提出了一系列比较成熟的国家思想,即有关政党、宪政、治国的思想。其回国不久即面临抗战,因而王造时在这一时期有关的国家理论主要是围绕抗日救亡的具体主张来展开的。研究王造时的国家理论,可看出他深受费边社会主义及其主要代表人物拉斯基的影响,主张渐进、改良,反对暴力、革命。但他最终改变了立场,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主张;同时他强烈要求民主宪政,呼吁团结抗日。这是值得提倡和称赞的,也是他对中国历史发展的两大贡献。

   关键词:王造时; 七君子; 国家理论;

  

   王造时是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政治理论家和政治活动家,是抗战时期著名的“七君子”之一,是活跃在中华民国时期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研究其政治思想,特别是他有关国家理论的形成与演变过程,可以加深了解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中国政治思想发展的轨迹。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对王造时的研究到目前为止尚只有一些传记、回忆和纪念的文章,还有几本论著中的个别章节简单叙述了王造时相关文章中的政治观点,而系统论述其国家理论的研究尚未见到。1本文着重从国家理论这个中心出发,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来探讨王造时的政治思想,将其划分为早期、30年代初期和抗战时期三个阶段。通过对其国家理论的详细论述,希望能填补目前学术界尚无系统研究王造时国家理论的空白,从而使世人对其国家理论及爱国民主思想有更深一步的了解,学习其爱国民主精神,同时也反思其有关国家的理论和主张,以便为我们现在的国家建设提供借鉴。

  

   (一)

  

   在马克思看来,“判断一个人,不是根据他自己的表白或对自己的看法,而是根据他的行动”2,“判断历史的功绩,不是根据历史活动家有没有提供现代所要求的东西,而是根据他们比他们的前辈提供了新的东西”。2为此,评价一个历史人物,应该从当时当地的具体情况出发,考虑这个人物的思想及其所作所为,是否有利于当时人们的生活,是否促进了当时社会的发展。

   王造时(1902~1971),原名雄生,1902年8月3日(清光绪二十八年六月三十日)3出生于江西安福县城内木架巷一个小本经营竹木生意的商人家庭,8岁入私塾读书,三年后考入安福小学学习,1917年考入清华学校。4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王造时积极参加,作为清华学校学生代表团成员,组织学生宣传演讲,编写传单,曾两次被北洋政府拘捕,表现出不畏强暴、不怕牺牲的爱国热忱;1919年6月他在《清华周刊》上发表其处女作《一次被捕始末记》。5在新文化运动中,王造时受《新青年》杂志宣传的新思潮的感染,积极在《清华周刊》、《民国日报》及其他刊物上发表文章,为反对封建文化摇旗呐喊。在清华学校他组织“仁社”,以联络友谊、砥砺学行为宗旨,推动清华的学生运动。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后,北京学生立即组织沪案后援会,王造时代表清华学生参加,并在《京报》副刊主编《上海惨剧特刊》6;1925年6月在《京报副刊——上海惨剧特刊》上发表长篇政治论文《新国家主义——救国良药》7;接着又以北京沪案后援会代表的身份去武汉,推动武汉地区的学生运动。8

   1925年7月,王造时毕业于清华学校高等科,公费派往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留学,攻读政治学,一直到1929年7月,先后获学士、硕士、博士学位。1929年8月,王造时去英国伦敦经济政治学院研究政治思想与比较政府,深受费边社会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拉斯基的影响。

   1930年5月,王造时从英国经西欧、苏联回国。回国后,他拒绝国民党的高官拉拢,在上海以教书为业。1930年秋参加人权运动,1931年在《新月》《东方杂志》等刊物上发表文章表达政见(《新月》上发表《政党的分析》《由“真命天子”到“流氓皇帝”》;《东方杂志》上发表《政党是福乎是祸乎?》等文章表达其政党思想)。1931年10月新月书店出版王造时的《救亡两大政策》小册子,提出其抗日主张。1931年11月,参与发起成立上海各大学教授抗日救国会。91932年新月书店出版专著《国际联盟与中日问题》。1932年王造时参加了“关于要不要实行民主宪政的大论战”,联合国民党内主张实行民主宪政的孙科等人,在全国发动了一场要求当局结束训政、实行宪政的民主宪政运动,促使国民党政府不得不在第二年就开始起草宪法(1932年1月老同盟会员孙洪伊、章炳麟、李烈钧等人,在沪成立了宪政促进会。1932年2月王造时等在沪组织了民宪协进会;王于1932年5月发表《对于训政与宪政的意见——批评汪精卫、于右任二氏的言论》一文,6月发表《我为什么主张实行宪政》一文,表达其宪政思想。此次民主宪政运动长达一年之久,主要活动时间在1932年)。1932年11~12月创办《主张与批评》杂志10,共出4期。1933年王参加“中国民权保障同盟”11,被推选为上海分会执行委员、宣传委员。1933年2~12月创办《自由言论》12杂志,共出21期。1935年2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专著《中国问题的分析》。131935年6月自由言论出版社出版了专著《荒谬集》14,收录他1931~1933年发表的25篇论文,其中有一些文章表述了其治国思想。

   1935年12月王造时参与发起成立“上海文化界救国会”,被选为常务理事。1936年1月,参与发起成立“上海大学教授救国会”,任常务委员,负责宣传工作。1936年3月,主办《上海文化界救国会会刊》。151936年5月,主办《救亡情报》。161936年5月31日,在上海参与成立“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简称“全救会”),当选为常务委员,兼任宣传部长,为该会主要领导人之一。171936年11月“七君子事件”发生(1936年11月23日被捕,1937年7月31日释放)。181937年6月,改造杂志社再版王造时专著《为中日问题敬告日本国民》一书。1938年4月,被聘为第一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1938年7月赴武汉出席第一次参政会,1938年10月下旬~11月上旬在重庆出席第二次参政会,1939年2月在重庆出席第三次参政会,1939年9月在重庆出席第四次参政会,所提议案一类是关于抗战的,另一类是关于民主的)。191940年秋被聘为第二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1942年第三届国民参政会将救国会几名议员除名)。1947年1月被聘为第四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1947年5月中旬赴南京出席第四届第四次国民参政会,参与提出了“国共两党停止内战重开和谈案”)。1939年5月9日,在江西吉安创办《前方日报》,撰文约80余篇,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宣传抗日主张(直到1946年春回沪)。1939年10月1日,在重庆参与发起召开宪政座谈会20(宪政座谈会举行了八次会议,产生了很大影响,并由此在全国掀起了抗战以来持续达一年之久的第一次民主宪政运动,主要活动时间为1939~1940年)。1941年5月,受托起草“致斯大林大元帅的公开信”,解放后为此蒙冤。1942年6月7日,以中国国民参政员和《前方日报》社社长的名义,给美国总统罗斯福写了一封公开信。1943年,任“宪政实施协进会”成员(“宪政实施协进会”是在1943年10月在国统区第二次民主宪政运动中成立的)。1944年,在以重庆为中心的抗日大后方掀起了第二次民主宪政运动,王造时在吉安召开座谈会、报告会,并发表文章,配合以重庆为中心的第二次民主宪政运动,宣传民主宪政。1946年8月,创办“自由出版社”,王造时任社长。1947年8月3日,在京、津、渝、港《大公报》上与人联名发表《我们关于对日问题的意见》一文。1948年4月1日,在《大公报》上与人联名发表《针对美国积极助日,中国应有的政策》。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王造时因1941年受托起草了一封“致斯大林大元帅的公开信”而蒙冤,与中共产生误会,就没有再发表什么重要言论。王造时有关国家的理论与主张的主要时期是1919~1945年,所以笔者也以此阶段为研究范围。

  

   (二)

  

   综观王造时国家理论的形成与演变,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早期、30年代初期和抗战时期。

   1. 王造时早期国家理论

   1917年夏,王造时考入清华学校学习,参加了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五卅运动;1925年夏毕业后去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政治系留学,四年期间连续获得政治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1929年8月赴英国伦敦经济政治学院,以研究员身份师从国际著名改良主义思想家、“费边主义”理论家拉斯基教授,研究费边社会主义主张和英国工党的道路,深受其影响,约八九个月后回国。经过13年的学习和实践,王造时形成了他早期的国家理论与主张。

   王造时早期的国家理论比较简单:提倡新国家主义,赞赏美国的政治制度,推崇英国费边社会主义的渐进改良的主张。反映了他的思想根源深受英美资本主义所谓民主政治和改良主义的影响,这对他以后的国家主张影响很大。

   在清华学校学习期间,他主要提倡新国家主义,即爱国主义,视其为救国良药。之所以谓新国家主义,是因为他主张既爱本国又不害别国,与一般的国家主义所主张的爱本国害别国不同21;新国家主义的目的,在于是使各国人民了解他们本国的特有的光荣文化,使他们知道祖国的可爱,使他们知道起来振兴祖国,使他们知道去抵抗强权,使他们知道去铲除内奸,使他们知道不去侵略弱小的国家,使他们知道不去压迫弱小的民族,总而言之,使他们去爱自己的国家,不去害别人的国家;新国家主义,是与帝国主义、暴力主义、仇恨主义、无抵抗主义、顽固主义、外国化主义相反,与人道主义、世界主义、和平主义、民主主义、社会主义、个人主义相成。同时王造时又认为,国家乃应人类事实上的需要不能废除,无政府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不要国家的观点是错误的。中国现在内有军阀的统治,外有列强的侵略,所以迫切需要提倡新国家主义。只要大力提倡新国家主义,使全国人民都来爱国,都来救国,军阀的统治就不难推翻;只要全国人民都有爱国心,团结一致,同心对外,反抗外国的压迫,谋国家的独立,实现民族平等也能够办到,中国的统一与复兴就可以实现。王造时的新国家主义不同于一般国家主义,反映了他的爱国主义,不过也反映了他看问题的片面性和对共产主义宣传的某种错误的理解。

   在美留学期间,王造时深受当时美国政治思想的影响,认为中国的政治制度必须学习欧美国家的民主制度,进行彻底改革。他对国事的看法主要在于:中国必须独立和统一,中国必须是一个民主主义共和国,要保障人民的各种基本权利,要实行法治和司法独立,军队国有,要实行社会主义的经济,提倡科学的文化。22

   在英国师从拉斯基对费边社会主义理论进行研究之后,王造时形成了一些费边社会主义式的想法:中国革命的当务之急是反帝反封建,需要的是爱国主义和民主主义,待民主革命成功后,才能逐渐实施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上,建立多种形式的所有制;在政府组织方面,实行责任内阁制;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方面,实行单一制;应该由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来领导民主革命。22

2. 王造时30年代初期的国家理论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905.html
文章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