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孔亭 毛大龙:论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基本内涵

更新时间:2020-09-15 23:05:34
作者: 孔亭   毛大龙  
中华民族共同体具有凝聚人心、汇集中华儿女力量和智慧,提升中华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的政治号召作用。从民族团结进步角度来看,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进步的必要前提。从国家现代化角度看,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是现代国家建设的组成部分,是提高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内在要求。

   中华民族共同体与中华民族二者在内涵方面具有很大程度的重合性,有学者认为这两个概念没有本质的区别,可以互用。中华民族与中华民族共同体都具有国家意涵,是国家建设的主体,承载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任,在这方面二者具有高度的重合性。事实上,中华民族是一个带有描述叙事色彩的概念,为表达丰富的意涵,常常在其后加上尾缀。比如,“中华民族”后加上“精神”“文化”“伟大复兴”“认同”“凝聚力”等词语,所形成的新概念就表达了与“中华民族”不同的意涵。因为加上尾缀之后所构成的概念是一个偏正结构,新概念的中心语落在尾缀上,“中华民族”反而成为一个定语,起修饰和限定作用。就“中华民族共同体”概念来说,“共同体”是中心语或中心概念,“中华民族”从范围、内容和属性方面限制中心概念“共同体”。从概念内涵角度讲,“中华民族”本身就是民族共同体,为什么后面还要加上“共同体”概念呢?事实上,这绝不是语意重复。“中华民族”后加“共同体”所构成的新概念,虽然与“中华民族”内涵近似,但更强调中华民族的共同体含义。中华民族共同体“彰显了构成中华民族的中国各民族不是机械共同体,而是有机统一的整体”。从逻辑结构上讲,中华民族共同体是对中华民族的发展和深化,以更为宏观的共同体理论来理解中华民族,凸显中华民族是一个有机统一体和亲缘体。从概念功能上讲,中华民族共同体内在地包容了中国各民族差异性和共同性的结构性张力,促成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是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各民族能够和谐共处的内在原因,也是实现民族复兴的主体。中华民族共同体丰富了中华民族的内容与实质,有助于消解有关于中华民族的诸种论争。在民族复兴的新时代背景下,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有利于提升中华民族的凝聚力。

  

   二、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结构

   多元一体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结构。中华民族是一体,中国各民族是多元,多元共同构成一体。中华民族与中国各民族之间的关系,即“一”与“多”的共生共存关系。1988年费孝通提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阐释了中华民族的基本结构。习近平指出:“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格局,一体包含多元,多元组成一体,一体离不开多元,多元也离不开一体,两者辩证统一。”多元一体理论是对中国历史上各民族和族群之间聚合、分离、互动、整合的结构论诠释,这种内在结构源于中华民族是历史形成的民族共同体,这个共同体就像一个大家庭,各民族是家庭成员,尊重多元、包容差异、巩固一体,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要求。

   中华民族共同体有着中华民族5000年文明史的历史积淀,又是在近代以来中国面对内外压力的时代背景下发展和巩固的。因此,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生成和发展有其独特的逻辑和路径,形成了多元一体的内在结构。从中华民族结构层面看,中华各民族长期的分化和融合,以汉民族(其前身成为华夏族)为主体,融合历史上的各民族,共同构成了中华民族共同体。从民族结构层面,各民族长期的分化和融合,构成中华各民族的多流多源。“中华民族从多元走向一体的过程,是一个各民族互动的过程”费孝通认为,“多元”是指中华各民族,今天是指中国56个民族单元;“一体”是指中华民族,不同于中华各民族。历史上,许多民族单通过混居、联盟和融合,有的民族消亡在历史长河中,有的民族融入到其他民族共同体之中,还有的民族一直发展到当今,成为今天中国56个民族之一。这些各具特点的民族最终形成“多元统一体”。正是“我国历史演进的这个特点,造就了我国各民族在分布上的交错杂居、文化上的兼收并蓄、经济上的相互依存、情感上的相互亲近,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多元一体格局”。这是习近平以多元一体理论,阐释中华民族共同体形成与发展进程中呈现的独特逻辑——历史性和时代性的统一,对理解中华民族共同体内在结构具有指导意义。

   中华民族与中国各民族的关系,是哲学意义上整体与部分之间的关系,多元与一体具有内在统一性,中国境内56个民族是“分子”,不是56个民族的简单相加,“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好像是土豆同土豆口袋的关系,认为中华民族就是把各民族放在口袋里就行了”。就中华民族共同体内在结构分析,较之于其他类型的共同体,中华民族共同体多元一体的内在结构,凸显了中华民族共同体具有的整体性、共同性和实体性的基本特征;也表明构成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各民族不是一个简单相加的物理现象,而是一个不断融合的化学现象,是一个亲缘体和有机统一体。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一个实体共同体,也是一个价值共同体。因此,其形成和发展方式具有自生、自新和自发的特点,而非人为建构。

   共同性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限度和边界,这是由特定关系构成的以维系中华民族存续和发展的价值诉求。“从关系实在论的意义上讲,共同体就是由共同性关怀构成的一种人群关系聚合。”共同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共同的生活地域、共同创造中华文化、近代历史共同命运、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共同团结奋斗和繁荣发展等构成性要素,体现出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共同性特征。整体性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核心价值和基本诉求。作为国家民族,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利益是首要的,保障“国家利益至上”,是多民族群体构成的共同体的必然要求。这种利益具有多种形式。首先,保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这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核心利益所在,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条件,因为“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是保障我国政治安全的重要任务,是我国的核心利益”。其次,中华各民族是一个有机统一体,是不可分离的整体。当下,中国56个民族是一家人,包括港澳台同胞在内的“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整体性特征的现实反映和未来愿景。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中华各民族结成的国家民族实体,不是安德森所谓的“想象的共同体”,这一实体的主体显现为中国56个民族的有机统一体,深层意义上意指具有国家意涵的政治共同体——中华人民共和国。

  

   三、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本质属性

   命运共同体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本质属性,即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它是在中国近代历史上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时代背景下形成的。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提出“中华民族是代表中国境内各民族之总称,四万万五千万人民是共同祖国的同胞,是生死存亡利害一致的”,已表达出中华各民族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之意。2011年9月6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分析世界各国关系时首次提出“命运共同体”一词。2012年12月,习近平在同外国专家座谈时,从全球视野提出“国际社会日益成为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2014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在阐述近代以来中华各民族之间关系时指出“我国56个民族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平等一员,共同构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正式提出“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概念。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是指中国各民族在面对共同的外敌入侵、共同的现实利益和发展前景时,与中华民族结成的患难与共、甘苦与共的共同体,即各民族的命运与中华民族的命运息息相关;当下是指中国大陆主体和港澳台同胞构成的休戚相关、荣辱与共的命运共同体。

   从时间维度看,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涵盖了历史、现实和未来三个向度,即近代中国各民族共同的历史命运、新中国建立以来各族人民共建社会主义事业和新时代实现同心共筑中国梦的理想。中国近代历史上,中国各民族面对内忧外患的危局,为实现国家独立,各民族团结一致共御外侮,凝结成了一个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正如习近平所言,近代以来中华各民族共同抗击外敌入侵的事实表明,“中华民族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从共同命运维度诠释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巩固发展。从构成因素方面看,中华民族共同体是由共同繁荣发展的经济共同体、代表国家形态的政治共同体、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文化共同体等方面构成。本质上,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体现了中华各族人民共同的归属感、关切感和使命感。共生共存、携手共进、荣辱与共是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核心内容,表现为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的奋斗历程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共生共享关系。当今,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56个民族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只有中华民族利益才能把各民族具体利益统领起来,这是基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要要求。王延中指出,党的十九大报告把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为新时代我国民族工作的战略任务,就是把中国56个民族融入中华民族共同体之中,实现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的目标。这要求各族人民以中华民族共同利益为要,共同努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从空间维度看,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思想在地域上的放大和延伸,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组成部分。中华民族共同体所涵盖的范围是中华56个民族,人类命运共同体包涵了全人类,二者是部分和整体的关系,其实质是共同体的空间分布由国内延伸到国际,共同体结构由部分到整体的逻辑演进。

   命运共同体是处理大陆与港澳台同胞关系、中国各民族关系、国家之间关系、全人类关系的现代理论。以国家为主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以中华民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存有密切的联系。中华民族共同体是命运共同体思想在民族工作领域的运用和拓展,命运共同体思想为中华民族共同体赋予了时代特色,注入了新的理论内涵,即把中华民族共同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联结起来。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延伸,人类已生活在命运相连的全球化时代,世界各民族之间的交往频繁而密切,中华民族命运与其他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共存共生、合作共赢逐渐成为人类社会遵循的基本规则。习近平指出:“世界好,中国才能好;中国好,世界才更好。”建设中华民族共同体对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基础作用,能够为后者提供中国智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为我国发展营造良好外部条件的必然要求,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理想愿景。

   根据以上分析,“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基本内涵就是中华各民族在历史演进和现实发展中结成的相互依存、共担共享的亲缘体和有机统一体,凸显中华民族以共同体形式存在和发展的状态和实质,蕴含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整体性、共同性和实体性特征;多元一体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结构,命运共同体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本质属性。

   参考文献及注释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899.html
文章来源:《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