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春堡:遵循发展规律,认识世界走势

更新时间:2020-09-15 16:20:20
作者: 邵春堡 (进入专栏)  

  

   摘要:历史表明:有序稳定、无序失衡和螺旋式上升是社会发展的三种状态。二战以来,世界有过局部和短暂动乱,但总体上处于有序稳定的状态,能够在合作中保护和促进世界生产力的发展,造福人类。本世纪以来,危机性事件频发,逆全球化和民粹运动相互强化,中美关系行走在危险边缘,尚未看到挽救危机的力量,世界会否进入无序失衡状态,失衡的极端是战争,对核武存在的世界而言,那将可能是人类的灾难和毁灭。社会的螺旋式发展,包含稳定和失衡两种形式的轮番现象,符合历史的辩证发展。有些危机看似曲折低回,惊心动魄,其实是社会竞争和大浪淘沙,历史的进步总会体现出正义和原则。

  

   新冠病毒对世界不同程度的影响和冲击,加剧了世界矛盾。中美关系的演化成为人们关注世界的重点热点,有人说进入准冷战状态,有人说快掉入修昔底德陷阱,多数人感觉走到危险的边缘。世界在按规律运行,历史表明的三种发展状态,即稳定发展、非稳定发展、螺旋式发展,每种状态都有顽强的适应性和深刻的内涵。疫情对世界冲击巨大,我们要从各种现象中走出来,回归社会本质,分析从历史演变到现在的各种轨迹,深刻认识现今世界发展的走势。

  

   一、有序稳定发展

   世界秩序是世界稳定发展的重要前提。每个历史时期都依赖相应的世界秩序,经历较长的稳定发展阶段。

   1、稳定的秩序。为防止战争,维护和平,在不同时期人类都有程度不同的世界体系,体系的首要任务就是建立规范和秩序。“在一个社会里,个人的自由需要某些行为规范约束,约束是自由的基本条件;把自由搞成绝对的,它就会在混乱中死去。”(1)这轮稳定发展从二战后开始,建立起世界体系,确立了国际秩序。联合国等组织便是新的世界体系的物质架构。现行国际秩序的首要目标是确保以后不再出现导致一战、二战那样的国际条件,这个秩序仍然强调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Westphalia)和约,主要内容建立在法治和对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遵从之上,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都体现了这些精神。这是个开放的世界体系,各国都可自愿参与。随着中国在内的众多国家陆续融入全球化,新兴经济体等许多国家追求公平公正的国际经济秩序,并在国际体系运行中,健全和完善国际运行规则,推进了货物、服务、生产要素自由跨界移动和经济一体化进程,加强了国际组织的原则、规范和制度建设,在推进发展、制止战争、避免冲突、协调关系上,都有大的原则可遵循。无规矩不成方园,规则有序是稳定发展的重要前提。

   2、稳定的发展。战前混乱和战后稳定是辩证法,意味着战后必和。相对稳定的和平环境会将发展作为主要任务。这个时期的和平和稳定发展具有几个特点:一是美欧西方国家主导构建的国际经济体系为战后经济重建发挥了巨大作用,并提供了公共产品。特别是科技发展带动经济发展,成为世界发展的重要推力。二是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对新的世界体系发挥了组织上的巩固作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以及欧盟等区域性组织,G20等多边组织,都以各自的职能为区域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作出贡献。三是美苏两大势力在相当长的阶段对恃,起到相互制衡作用。美国借苏联阵营的制约,加强了西方内部的凝聚。四是冷战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并在维护国际秩序中促进不同社会相互借鉴和吸收,缓和了世界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一些矛盾,促进了世界和谐与发展。特别是新世纪以来,中国从世界大局出发,在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积极参与反对恐怖主义行动;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出于道义,增持美债8000亿美元,帮助美国度过危机;新冠疫情发生后中国快速控制疫情,并成功阻断疫情在国内传播,积极主张国际合作,向世界伸出援手,给许多国家提供了大量抗疫物资。这些较大事件都说明中国已成为世界稳定和现行秩序的一支重要力量。特别是中美合作经历四十多年,现在看来,既有美国潜在的战略意图,也有中国改变自己落后面貌的强烈意愿,尤其在人口众多,幅员辽阔,基础较差,发展起来需要较长过程中,中美并无任何相互威胁的问题。这种和平稳定的环境创造了几十年世界快速发展的奇迹。

   3、国家的合作。文明是合作的产物,合作与竞争并行不悖,我们要管控好竞争,为合作腾出空间。有国际秩序规范、有和平稳定的环境、有强烈发展的愿望,有全球化的趋势,扩大国际合作顺理成章。第一,加速的全球化推进了国际合作。全球化使商品、服务、资本、人才、资源等各种要素流动的技术性和政策性障碍大幅减少,国际分工向广度和深度发展,经济相互依存不断加强,世界贸易迅速增长,成为经济增长的强大动力,国际金融也成为世界经济一体化程度的最高领域,促进了生产国际化和资本国际化,推动了世界经济结构的调整,带来世界生产力迅速提高。全球化将许多国家都置于产业链和供应链之中,依据各国参与的实际,在合作中共同维护国际秩序,在竞争中充分体现各国利益,从而共享着世界市场的利益,分担着市场风险。各国的跨国公司使彼此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合关系,意味着每个公司在赢得利益时也在帮助所在国,这是重要的合作之源。第二,国际组织及其活动促进着规范合作。随着国际组织的迅速增加,频繁的国际活动和会议,特别是G20、G7、金砖国家组织、上海合作组织,以及区域性组织经常的活动和会议,成了联合国之外较多的国际联络和治理方式,形成日趋完善的组织体系,健全了国际交流合作的规范和制度,强化竞争中的管控,促进各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交流、协调、竞争、合作,调停和解决国际政治冲突和经济纠纷,促进着世界的和平与发展。第三,信息技术促进着广泛合作。特别是八九十年代以来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对世界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产生重大影响,有利于打破信息垄断,共享世界讯息,让各国更多地知晓国际间的利益关系和事件。网络和各种信息渠道,成了众多弱小国家对大国的力量平衡,从而有利于保持世界联系的真相和公众监督,增进了世界的安全。

   世界的广泛联系促进了稳定发展。稳定发展并非减弱了竞争性,也不排除发展中的局部乱局。但是即便在贸易战、科技战中,我们还是要看到合作的主流。世界各国特别是中美两国都要发挥世界发展稳定器的作用。只要有1%的希望,就要做100%的努力,很多人认为中国近些年做的诸如气候变化、区域合作、全球治理等很多事情,发挥的作用都是正面的,积极地维护了现行国际秩序。疫情冲击会带来许多不确定性,但是基本格局不会有大的改变,我们要用现实的共同利益来凝聚力量,争取世界持久的和平与发展。

   有序规范、稳定发展、国际合作,这三者如同三角形的稳定性,三者的稳定互为条件。哪方面受损都会影响到整体的稳定和发展。有了规范的前提,和平稳定就会呈现有序性质,有了规范与和平的环境,国际合作如鱼得水,得到扩大和增强。反过来,稳定发展和国际合作的实践,又填补和完善了合作的规范。三者良性互促,形成较稳定的发展结构。

  

   二、无序失衡发展

   二战以来,世界总体处于稳定发展局面,也有局部冲突和战争。无序失衡的发展,较早体现为平衡结构破裂,大国关系恶化,社会异常分裂。大国强国由盛而衰往往有若干迹象:一是大国竞争激烈,二是社会秩序紊乱,三是自然灾害降临,四是领袖个性独特。社会规律表明,社会组织呈现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个时期的无序发展有四个明显特征。

   1、逆全球化和民粹运动相互强化。全球发展的贫富分化是民粹主义兴起的社会基础。发达国家居全球价值链高端,凭借资本、金融和技术优势,在海外投资设厂并将产品销往全球,赚取海外利润。新兴市场国家廉价产品出口导致发达国家享受温和而平稳的通胀。为获取低成本高利润,美国的大量制造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造成美国产业空心化,美国存货计价调整后来自于本土的利润,2019年为1580.9亿美元,比2014年的高点下滑了18.2%,而2006年到2019年,美国企业来自境外存货计价调整后的利润增长了1.1倍,是赚取海外利润最多的国家。(2)留在美国本土的是高科技企业和金融业,仅凭美元强势的世界储备货币作用,美国狂印没有任何背书的美元,就能最大程度地剥削世界人民,实施典型的货币殖民掠夺,大量财富流向美国。但由于美国的高技术企业和金融业需要高端人才,低技术含量的劳动力难以适应要求,疫情冲击更使普通劳动者的失业雪上加霜,加之债务泡沫和资产价格膨胀,扩大了美国国内的贫富分化。应该说美国在全球化中获得的大量财富,都流向资本集团和贵族集团,普通劳动者成为更加贫穷的一端。在无限制的自由市场经济中,人们在经济能力上的差异导致严重的社会分化。历史学家杜兰特认为,“在不断的进步社会中,这种财富的集中程度,可能会达到一个临界点,众多穷人数量上的力量与少数富人能力上的力量势均力敌,此时不稳定的平衡便会造成危险局势。”(3)由于美国不能向普通百姓提供高质量的高等教育,美国的高等精英教育为上层阶级服务和沦为愚化普通老百姓的工具,加之美国本地接受高等教育的以非理工居多,即便美国重振高端制造也解决不了大量普通劳动力剩余问题,这是美国的根本矛盾。美国精英们代表的是资本集团、贵族集团的利益,他们很难体会美国下层普通民众无业的疾苦,遇到经济萎缩普通百姓就会感觉生活水平下降,社会矛盾突出。这种背景下民众诉求是合理的,也是难得的。“历史对此有不同的应对方式,或者是通过立法,用和平的手段重新分配财富;或者是通过革命,用暴力的手段强行分配贫困。”(4)因为美国精英无意也难以解决民众的矛盾,为防止矛盾緾身便在谋划中转而利用民众。特别在选战中有的政党需要民众的直接参与,这就使参与诉求的民众从精英那儿得到暂时的心理满足,使民众运动变得复杂起来,演化为民粹主义。一方面,新兴市场国家崛起,降低了发达国家对全球化的认同感。政治精英又选择性忽视全球化给它们带来的实际经济利益,将治理国家失败、财富两级分化、自身经济问题甩锅给全球化,煽动民众反对全球化和逆全球化。另一方面,政治精英为拿到选票,迎合占社会多数的底层,有意曲解全球化,使民粹主义、贸易保护和逆全球化互相强化。这种复杂的民粹运动不仅存在于美国,在西方各国都不同程度有所体现。近十年来,美国“占领华尔街”、英国脱欧的民粹主义运动、法国“黄马甲”运动,还有福利民粹主义等,包括今年美国持续的反种族主义运动,以及世界各地的大规模声援,都发出反思资本主义弊端、解决不公正不合理问题的呼声,主张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让发展更加平衡、机会更加均等。特朗普当选总统,被西方主流媒体称为“民粹主义的卷土重来”,也被视作逆全球化的标志性事件。2017年3月22日,知名投资机构桥水基金发表报告《Populism: The Phenomenon》,称它们创建的衡量全球冲突的指标——发达国家民粹主义指数,当时处于二战以来的最高点。(5)尽管疫情在美国最为严重,且治理不力,在防治上对少数族裔也不公平,美国股市多数情况仍让持股的资本者赚得盆满懵??用裰荒芰煲徊糠钟邢薏怪?C拦?裰诘目挂楹捅┞液芸赡苌?段?怀∪?拦?中?奈幕?蜕缁嵛;??

2、影响较大的危机性事件频频发生。进入21世纪,明显感到世界发展的危机。一是2001年的911恐怖主义事件,二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三是2018开启的贸易战乃至科技战的影响,四是2019年底以来新冠病毒流行。前三起都与美国直接有关。在全球抗疫中,美国也是确认感染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这些危机都产生了广泛的消极影响。特别是近年来美国推行保护主义,对全球化频频挑衅,打压中兴、华为、TikTok、腾讯、大疆等IT和科技型企业,制裁中国许多企业,遏制中国,使稳定的国际战略受到冲击,多边体系遭受侵蚀,地区热点问题持续升温,新安全挑战层出不穷,全球领导力明显衰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88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