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温铁军:如何开展新型集体经济与乡村治理

更新时间:2020-09-14 08:28:33
作者: 温铁军 (进入专栏)  
三生,就是一定的生态环境,决定特定的生产方式,形成独特的生活方式。生态生产生活就是三生合一,这就是乡土文化的内涵。战旗的高书记讲到他要开发的下一个项目的时候,说他们有湿地,要把湿地利用起来打造一个亲水环境,这个亲水环境中的物业,主张社会投资来干,但是必须符合村庄的规划。坚决不许搞那些西式别墅,什么罗马柱之类,坚决不允许,因为这破坏了这里的乡土文化。不可能简单地把西方文化元素搬到这里,尤其是像川西这种地方,只能是川西民居才有价值,这是乡土文化。

  

   所以,我想再一次强调,一定的山水田林湖草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它们不可以被切割,不可以被分散拆散了随便去卖。因为各个村落是按照当地的生态环境布局的,所以谁是山水田林湖草综合规划系统开发的那个主体呢,集体。这就是为什么在今天的生态文明战略下,中央要提倡搞集体经济。很多无聊的小文人说,这是要恢复计划经济要重新走集体化的老路子,这是他们不懂生态文明是个新战略。有好好学习当前新的战略转变,这个新的战略转变就是空间资源的充分利用。

  

   更进一步分析,这也和现在中国面对全球化的挑战,美国人强迫中国硬脱钩有密切十关联,我们要转向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怎么转?很多人说,得抓紧复工复产,继续推进什么产业对外扩张之类,我认为完全搞错方向,不懂得什么叫做迂回战术。原因很简单,越是按照原来的传统模式复工复产,越是大量的使用过去的办法——我们过去使用了全世界最多的铁矿石,进口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资源,大量的进口,然后生产出产品大量的出口,继续按照老的模式搞——那就是根本没有转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

  

   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那个主体在哪里?在国内的空间生态资源的开发,在广大的乡村。所以中央在强调集体经济的同时,也强调乡村振兴是我们应对全球化挑战的压舱石。中国当前面对挑战怎么解决,靠继续向外出口吗?当然能出口也可以继续出口,但人家什么时候掐断你,如此形成的大量生产的出口模式,会徒然遭遇到灭顶之灾。而我们如果坚持“走自己的路,让人家说去吧”。那就该转型为乡村振兴,这其中重要的政策导向就是重构新型集体经济,重构新型集体经济的重要资源来源就是空间生态资源。因为空间生态资源不可以被轻易拆分,他是一个结构化的粘连的整体,这个整体资源的所有权人,是村集体,不是个人。

  

   就像我刚才举的那个例子,一片滩涂变成网红打卡点,一张床板一晚上能卖两千块,是什么造成的,是一缕斜阳,那斜阳该归谁所有?归个人吗?如果只是搞了几个民宿,那当然归个人,但那是一个空间资源,本来不应该归个人,应该归集体,大家都应该分享才对,所以怎么打造集体经济呢,得所有这些空间资源,以资源变资产,然后大家入股,由集体统一开发。就像在战旗村这里,高书记等历届领导,处心积虑,费尽心机,把战旗村地面的资源收归了集体,他有好多故事,有机会应该好好让高书记讲一课,谈怎么能够把租值最大化。昨天他在讲他的故事的时候,我给他归纳了一下,他的做法就是把原来有限的按照平面的第一产业收租的那个租值,变成了按第三产业收租的租值,把原来的十亩地收17000的租,通过他的方式变成一年收10万,就是因为他是代表集体谈判;如果是个人在这十亩地上,有十户二十户的,顶多就是收个几百上千块钱的租。这就叫租值的增量被集体占有,因为是集体谈判,个体谈判达不到租值。

  

   好了,通过上边的分析,把这个道理提出来了,什么叫空间生态资源变资产。国家转向生态文明战略,国家要面对全球化危机的挑战,这个做法正好是每一个村的微观的制度改进,配合着国家重大战略的调整。这就叫做乡村振兴战略要保持着正确的政治方向。而各级党委应该抑制过去那些各个部门追求本部门利益最大化的取向,尽早转到政治正确的方向上来,要清楚地看到,现在是党在推动这个事,党在推动国家的这个转变。

  

   国家战略转变就是生态空间资源要有一个合理的所有权主体,村庄正好是以村的地缘边界行使着所有权主体。很多人疑问,为什么这些土地、山林、水面等不能落实到个人。因为,在中国历史上,就是以村的地缘边界来界定产权的。村庄内部并不要求明晰到哪个人。今天,我们把美国的教科书搬来,要求我们按照美国的制度体系在农村来搞制度建设,那是教科书。所以教科书有一种浪漫,以为可以像美国那样,但是别忘了真正的美国土地上的人被圈在保留地里,那是印第安人,现在的制度是外来的白人把印第安人赶尽杀绝,剩下少数圈在保留地里,戈壁沙漠里边。外来的白人把原住民的资源占了,形成了今天所谓的产权制度。而中国人都是原居民,不是外来的白人,抹多少美白靓丽,也还是原住民,贴个蓝的眼镜片之类,也变不了。日本人当年就这么干的,想办法把皮肤染白,把眼睛贴上蓝的,头发染成黄的,以为自己可以脱亚入欧,最后被白人打回来了。我们现在别做那梦,我们是原住民,老老实实吃透我们自己的历史资源,吃透你自己的组织制度的源泉,然后按照我们应该有的方式去做改制。

  

   这个角度来看,特别重要的就是,面对的资源不同,不是简单的平面资源,因此就得有一个新的代表这个资源开发的主体,那就是集体经济。集体经济的一个重要依据是生态化这个新战略,它要求的是从平面资源开发变成空间资源立体开发,而空间资源是一个山水田林湖草的结构性粘连,它不可以被轻易分割,于是它以村域的地缘边界为生态空间资源的产权边界,这部分生态资源,就是资源变资产的那个资源,这样就明白了集体经济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它针对的是一个新的战略改变,所形成的新的所有权主体的要求。

  

   3、村民变股东--实现股权主体的多样化

  

   接着我们讨论,村民怎么变股东呢?这里面有很有意思的安排,需要和大家讨论。现在有的部门比较简单,根据某年某月某一天确定一个股权的界限,那其实恰似一张破碎的脸。要这么界定股权,一定后患无穷,那张破碎的脸上永远看不透,越是简单地一次性的决定了村民都是股东了,然后平均分享股权,并且界定以后还说永远不变了。凡属于这么简单化去做事的干部,一定是缺乏学习,恐怕一任干部这么一做,将来后任多少干部都扭不回来了,给以后造成很大的麻烦。曾有广东的地方请我们去, 1997年广东的省委就发文了,推进以土地为中心的社区股份制改革,就是户口变成股东,当时是一次性推的。结果这么变了以后,有很多种当时没有涵盖到的,回头不断地找回来。比如,外嫁女的问题,嫁出去了,户口迁出去了,当时分地的时候人在啊,当时是承认她的,那她生的子女算不算?当年在这个村里工作的,分地的时候有份,后来出去了外边就业了,户口也迁出了,但是人家当年的劳动贡献,形成村里今天的收益,当时的那个的劳动,不能不承认啊,于是回来要股权,给不给?现在更为要害的是,比如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出来了,那这个妇女权益,你必须保护,她说我这份权益在你村里边,你必须给我,就算开个村民大会,大家不同意,说所有的外嫁女全都得清出,不准给他们分股权,那人家告状,结果法院判村里输,村干部说大会开过了,大家不同意,你能抢吗?法院说则说我不能抢,但能封你账号。法院一纸文书把你账号封了,你怎么玩?外嫁女不是好欺负的,永远不变怎么能永远玩下去。所以,当做一种股权,还宣布永远不变的时候,是自己给自己找一个大麻烦,还美滋滋的以为这就叫做制度进步,是很可笑的。而且,恰恰不是主管部门请我们去,而是政法委请我们去,他们受不了,老百姓老上访告状,老打官司,怎么能对付得了这些事儿呢?所以请我们去帮他们研究,应该怎么做制度调整才能补救,才能把这些事、把这些麻烦减少。所以一次性作股,村民变股东,不是一了百了,而可能给自己找麻烦也给后人留下麻烦。

  

   那应该怎么做呢?这里边学问很大。在战旗,这次我跟大家交流,主张大家把案例做的详细一点,比如怎么作股这件事,就可以好好的开一个班,我相信很多人会对这事有兴趣。村集体怎么作股,用案例教学,请大家来现身说法。首先说劳动力投入算不算股,我家没钱,有劳动力,我能不能投资算股。举个例子,去年十月份我们在烟台,调查了一个村。这个村的书记原来是一个果品贩子,大家也都知道现在村一级的两委,基本上都同时也是企业主,很多基层干部,书记、村长、村主任,基本都是企业家,说的直白一点,小资本家,就是中小资本家成了我们现在村两委的主要力量。因此,今天的农村,是什么治理?精英治理;什么精英?资本精英,因此很多问题就随之产生。

  

   我曾经去过一个村子,这个村很穷,在山沟里边,虽然种点果树,但是遇到大旱,集体经济完全没有任何分配,什么都没有了。这村的劳动力大部分也都外出了,剩下的基本是老弱病残,怎么搞集体经济?类似像这些案例非常有意思,这个村的书记现在是山东省的典型,非常有名气,那个村子现在变成一个干部教育的参观点。一个要地没地,要水没水,要劳力没劳力,要资金没资金的小山村,怎么发展集体经济?这个村书记,当时就是组织部要求回村,于是他把他的公司业务交给老婆打理,自己回村去干。怎么做呢?得先把路修上山,然后才能有机械,在山上建一个水塘,才能从下边打井,把水调到山上,才能浇果树,才能有收入,否则就永远穷下去。没有劳动力怎么办呢?他做了一种叫工票,干一天可以拿到一张工票,于是不论七老八十的还是残疾的,拿不到钱但是你可以拿到这张工票将来换两个小时浇水。以工票换水票,这就把留在村里边的半劳力,或者称之为残值劳力,可以被本村作为劳动力要素调动起来,把这个劳动力变成设施型资产,把路修上去,把水修上去,可以浇水就可以抗旱了。于是乎当他们把这套工作做完的时候,他们村的苹果,即使大旱之年,糖分比较高,质量比较好,市场的售价是其他村的三倍。这是把残值劳动力变成了要素,所以当村民变股东的时候,这些投入了自己的仅有的劳动力,变成村里的资产了。那么,这些劳动力投入算不算股?劳力投入有没有价值?是他们形成了这个村的发展基础。后来的人再说,这儿已经搞起来了,投资可以变股金,投资人也算股东,但是这个外来投资股,根据合作社法不许超过20%,其他的资源性的股,劳动力的股,可以占80%,所以我们至少可以看到,在股权安排上可以做到基本股按户口算,劳动股按劳动力所形成的设施型资产算,然后外来投资股可以设置成优先股,这样至少能设置出五六种、七八种股权,在那些集体经济工作相对比较细致的地方,一个村集体至少是五种不同的股权,不同的股权就决定着不同的股东的权益,这套结构后来派生出来的就是治理。

  

   当一个村庄把资源、把资金、把村民身份都变成股东的时候,股权的多样性就决定了治理的参与多样性。治理怎么来的?不是加强了干部的权力治理就来了,那叫做管理。治理是多种不同主体的互动过程。治理不是管理,管理是自上而下的,治理则是社会多元主体的参与的过程。当村庄设计有多种股东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是多元互动的,如果只有一种股东,那就很难有治理,因此说,集体经济怎么治理,多元的股东的互动。

  

接下来说一下集体经济怎么才能真正有合力呢?这就得推动农村集体经济的公司化改制,公司化改制,先得做到财产关系清晰,资源变资产的过程,指的是生态化的空间立体资源变成集体经济的资产,劳动力的投入形成的资产变成股权。还有技术、文化等。比如战旗村,要搞川西乡居文化,各种各样的川西生活形态,这是开展乡村旅游重要的资产,提供这些资产的村民,就应该形成股权。一个村范围内多种资源都可以变成股权,形成一个村集体的股权多样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87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