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温铁军:如何开展新型集体经济与乡村治理

更新时间:2020-09-14 08:28:33
作者: 温铁军 (进入专栏)  
很难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相当多的资源是漏出了,或者叫做本来产生了极差地租,但这个租值耗散了,哪去了?跑冒滴漏了。所以那个年代,我们确实产生了一大批贪腐的官员,弄的后来新一届领导班子上台以后,第一件大事就是先把反腐的问题解决,要不然群众反应太大了。大量加强官方投入,如果投下去以后很多都变成了一部分人中饱私囊了,肯定不行。

  

   那一轮新农村建设,大量向农村投资,一开始几千亿,后来上万亿,确实缓解了农村很多投入不足的问题,提高了农村产生租值增量的可能性,但是并没有带来农村集体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主要原因应该说是没有强调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中国是一个不断进步的体制,当年有这些问题,现在就要有新的指导思想解决这些问题。于是现在就讲,要把三变改革、重构新型集体经济当成一个由组织部门来贯彻的任务,就是因为有多个部门在以往的15年的大规模投入过程中间,占了好处。组织部门可能不太容易在这个过程中间拿多少好处,这不是夸他们,因为组织部不是经济部门,而过去搞五通进村的部门,也已经形在一定程度上成了利益分配。刚才我讲到,把部门投到农村的设施性资产做股变成农村集体的资产,那有些部门可能想不明白,总会以为这是我部门的。那哪是你的啊,那是国家投资,只不过通过你这个部门投下去的,怎么会是你的呢?

  

   那现在的做法,就是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由组织部门出面,按照中国共产党的基层工作条例,这个基层工作条例就有发展集体经济的内容,就该组织部门来干。为什么呢?组织部门管干部,组织部门管是有道理的。经过过去15年的大规模投资,农村形成了巨量的资产,数以百万亿的,但是没有让这些资产变活,怎么可以让国家这么大规模投到农村以后,变成一个沉淀资产呢?不能。所以我们刚才讲,如何能够让这部分资产激活呢?交给村集体,由广大农民盯着看着,同时也就把群众也发动起来了。如果把这些投到农村基层的资金,包括投资形成的设施性资产,做股量化到村集体,空壳村就没有了,很多村集体觉得都分光了啥也没有了,因为没看到这些年国家往你的村子投入了至少几百,甚至万上千万。

  

   我前两天去藏区甘孜州德格县调研,县委书记说,这几年国家给县里投了60亿,难道不是大量的变成了资产吗?而全县财政收入只有6000万。可想而知,国家大量投资投到基层的这些设施性资产,如果只是死置在里,那多大损失啊。

  

   这两年中央提倡发展集体经济,很多人以为是要走回头路,走老的计划经济的路,怎么可能!这么大规模的资产沉淀在那里,如把这些资产交给私人或个体农户,怎么交啊!农村现在这种分户经营,每家每户一点小的土地,像在川西平原人均不到一亩地,让农户怎么搞。前不久疫情期间,国家发改委的副主任,他是统计局出身,他说我们这些年国内已经形成了庞大的设施性资产,算总账是1300万亿。什么概念,中国14亿人,意味着差不多人均一百万。这么庞大的资产,不能沉淀在那里。当然很多投到城市的资产是在使用之中,比如修的道路、高铁、机场等等,不完全是沉淀。我和团队这次飞甘孜州,一下飞机,第二高的机场海拔,2019年12月才通航。在高原地区削山峰填山谷,修这么个机场要多少钱,每一平方米的面积上得积淀多少资产,而全国多少纵横的高铁网、运输网,这都是资产。

  

   这些年投到农村资金,几乎让所有的农田基本建设完成了改造。五通进村,在新农村建设的过程中是进行政村,在乡村振兴战略期间是要进自然村。很多农村现在是连户这一级都硬化了道路,这都是资产,都是国家谁投的。这个资产要变成有效资产,就得有人来使用它,使用过程中间产生的收益就得有人来分享它。所以,今天集体经济条件具备了,当年条件不具备,因为那是候还没有大量的投到农村的沉淀资产。总之,现在我们讲集体经济资金变股金,第一条就是要考虑怎么把这些沉淀的资产激活,变成集体经济的固定资产,怎么能把现在的项目资金投给集体经济变成集体经济的流动资金。

  

   2、资源变资产--空间生态资源开发增加租值

  

   乡村振兴要和生态文明结合。作为国家战略的乡村振兴,为我们的农村集体经济三变改革带来了什么?第一是带来了巨额的资产,第二是当国家要求转型为生态文明发展的时候,跟过去农村工业化时代发展的战略出现了内涵性的根本变化。刚才我们说到了,昨天下午在学院4楼,高书记指着远山说是什么什么山,当年的地震发生在哪里,从这看过去怎么怎么,他在讲什么?他在介绍景观,在讲风光,在说战旗村就能看到那远山的地震带,这就是知识点。刚才有四川社科院的朋友跟我说,就这几天在他们小区院子里,能够照进星空,遥望星空是一个多么美的感觉。

  

   我们今天人民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是什么,是文化消费。对生态资源的开发,意味着要收的租发生了一个质的改变,过去收的租是平面租,无论地租还是厂租都是平面租,今后要收的租,那个租值增量从就得从空间来,应该收的就是空间租。最近自然资源部要出个多规合一的方案,找我们征求意见,我们提出的就是空间生态资源,这个新的资源领域,和过去搞工业化的时期的平面化资源领域相比,完全是两个概念。希望听我们课的领导干部们,能抓住这个重要的改变,那是地方发展的新的战略机遇。

  

   举个例子,社科院的朋友说在小区里边能看见星空,这让我感到很吃惊,一般在城市里因为光污染,要想仰望星空难度极大。我记得有一次去英国,在一个很小的镇上,那里有一个舒马赫学院,他们要求所有来访的人跟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问我的感觉是什么,我说在这里能够仰望星空。我很激动,我在北京这个大城市里是看不到星空的。这是什么资源,典型的空间资源。再举个例子,前不久我带队在福建的一个沿海的滩涂上,那里最近兴起了一个现代的产业是摄影产业,各地的摄影爱好者都跑到那里去,那里的一张床一晚上是2000元,地方的领导请我去看看,说我们这里突然就发展起来,是怎么回事?一张照片照的是一缕斜阳,滩涂上插的那种杆子和网,是潮涨潮落的时候捕获小海鲜的,叫赶小海。过去那里是第一产业,滩涂就是第一产业的收益。现在一下子从第一产业跃升为第三产业,摄影产业。来这里的人长枪短炮的,随便一个人背的设备就是多少万,这些是都是高端客户。高端客户背着多少万的设备就为了来拍这一缕斜阳,他们不在乎一晚上2000块钱的床位。蹲在那里一个月,就是为了拍一张好照片,全国摄影爱好者跑到那里,变成了摄影网红打卡点。这个资源,不是单纯的滩涂,而是早晨的朝阳和晚上的夕阳,一缕斜阳无论早晚,射向这片滩涂的时候,是景观资源,是极为稀缺的资源。

  

   这个时候,那些办民宿的搞农家乐的,他收的那个床板费走就不是基本建设的费用,不是那个水泥砖块的费用,他们吃的是那一缕斜阳。而这恰恰是公共资源是将空间资源转化成现金收入,这就叫做生态空间资源。过去不做第三产业的时候,把这块滩涂就当成滩涂,就单纯是第一产业的资源,是平面资源。所以,集体经济应该瞄着什么去产生租源增量呢?就是紧跟中央提出的生态文明发展战略,把当地的生态空间资源变成集体可以收租的资源。在战旗村,写《解读战旗》的董筱丹老师,前不久在四川的一个村子的研究调查,回来讨论时说,这个村种果树,到了花季的时候是一大片花海,美极了,但是村集体不擅于把这个空间生态资源当成它收租的资源,就有投资公司过来在这里盖了一个饭店,于是整个空间生态资源的那个最优质的花海变成了这家公司的收益。农民没有收入,集体没有收入,她从这个案例中得出了一个说法,叫做空间资源开发的非正义,因为它不是集体收入,这个租值耗散掉了,这个租源在增加,但是村集体没有拿到,就是因为村集体没有空间生态资源开发的概念。很多地方政府仍然想的是,一块山地种了果树,能多摘点果子,还是第一产业收益的概念,还是平面资源开发的概念,所以保守了落后了,好好的租就丢了,集体经济搞不起来,反而让少数人非正义获利,这不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不符合新时代的思想。

  

   通过前面分析,我们讲清楚了,租源产生于从平面的资源开发变成空间立体资源开发的升级。再进一步分析,需要思考空间资源的特点是什么?总书记说两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什么就是呢,这里面有很紧密的逻辑关系,山水田林湖草,综合规划系统开发。空间资源难不能够像平面资源,像土地那样你切成一块一块,山水田林湖草一定是个整体,一个山系和一个水系之间是紧密结合的。如果水好把水卖了,山系没有水系,这个山就活不了,因为它的水会被过度的超采,而山就会缺水,各种各样的动植物就被破坏了。

  

   所以山水田林湖草是一个体系,它是不可以被轻易的切割的,它要求在一定的流域范围内形成一个主体,这就叫资源变资产。刚才讲了资金变股金,现在讲的是资源变资产,资源不能只是那么点土地,必须包含空间生态资源。空间生态资源因为它内在的具有结构性的粘连,水系山系一定有这种特有的符合自身的物种——植被种群等等,如果想要把资源变成收益,那就需要有新的说法,新的题材。我这次在藏区,无论是甘孜州还是昌都,跟当地干部交流,我强调我的关注点,是不同海拔高程的昼夜温差,是这种地理和这种气候和降水,关注当地的物种,这些物种的品质跟平原之间的差别等。比如他们那里生产一种葡萄酒,就是高原葡萄酒,是北纬三十度的葡萄带生产的高原葡萄,其实叫做高山葡萄,这种葡萄的糖份沉积大大的高于平原地带的葡萄,因为昼夜温差大,它的糖份、养份都很高。这个高程就成了它的题材,那里海拔是3411米,产的葡萄酒的名字就叫做3411 ,卖3411块一瓶,走的就是高端路线。这就意味着,他们把空间资源变成了品牌资源,然后变成了价格收益。

  

   这确实是一种玩法。用今天很多人的理论,就是所谓的游戏,他们就是这样玩的,越到了高端的或者所谓的虚拟的层次上,就越是看你用什么样的题材来支撑,他们等于是把气候、地理、高程、昼夜温差等等因素都装在了这个葡萄酒的品牌上了。是把各种空间资源整体地凝聚成一个品牌,所有山水田林湖草作为一个综合的不可分割的资源体系,而不是像过去那种粗放经济增长的阶段,把它们拆开了切碎了卖掉。

  

   所以,有些地方干部找我,让我提点建议怎么开发。我讲完了以后,他们觉得还是习惯一卖了之。这说明大家停留在过去工业化时代对平面资源开发的习惯上时间太长,不懂得怎么把两山思想变成租值增长的来源。而两山思想直接提出的就是山水田林湖草综合规划系统开发,这是总书记的思想。很多干部每天都要上学习强国,如果把这个思考发到学习强国上,肯定得分。总而言之,希望大家明白,空间资源立体开发,不可以拆开了买。

  

那么,谁才可以操作这个事情呢?我们注意到,以往的村落布局,基本都是借助一定的水系,临水而居,尤其在川西这一带。如果在那些丘陵山区地带,一个村庄基本上和山系结合在一起的。古人选择自己的聚居地,那是很科学的,是根据山水的体系来决定自己的定居位置。因此一个村庄的聚落,天然就有和当地山系水系及生物资源有机结合在一起的本村文化,那就是乡土文化。乡土文化是千差万别的,十里不同风,文化资源,就是不同的空间生态资源派生的、三生合一的资源。所以为什么总书记讲,我们的乡土社会是三生合一,山水田林湖草综合规划系统开发,古已有之,村落布局就是综合规划形成的。村落的乡土文化就是三生合一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87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