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一路上延安 ——《父亲的青年时代》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20-09-13 17:35:39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一路上延安


——《父亲的青年时代》 第十四章

  

  

  

   左上:黄心学(1908-1950),右上:成庆生(1910-1959),中间:何伟(1910-1973),左下:胡绳(1918-2000),右下:先父史略(1909-1989)。

  

   前注:父亲看着胡绳离去的背影,想到去年9月以来从武汉、大洪山和襄阳,成庆生、何伟、蓝乃真、黄心学,还有这位年轻的胡绳,这么多好朋友都先后与自己告别了,心里十分感慨:我的老友们啊,何时我才能与你们重逢呢?在襄阳与胡绳分别是在1939年4月中旬的一天,年轻的父亲正好30岁整。

  

史啸虎

  

   在拿到钱瑛和杨学诚同意他去延安的介绍信后,心里落下一个包袱的父亲将情况告诉了政治指导部的中共党支部书记黄心学。正在准备行装的黄心学、苏苇和潘琪他们得知后也都很高兴,便邀父亲与他们一起走。看到老朋友终于如愿以偿,黄心学也松了口气,与父亲紧紧地握了一下手,既表示祝贺,也似乎在说:还是你老弟运气好。

  

   父亲与黄心学和潘琪等人一起离开大洪山那天可能是1939年4月初的一天。路上,从延安中央党校毕业的苏苇还跟父亲详细地介绍了延安的情况,并建议父亲到延安后去她待过的中央党校学习,说对于父亲这样的有实践经验的知识分子而言,要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央党校那里显然比抗大好。当然,马列学院也不错,等等。父亲听了,虽然内心未改去马列学院学习的念头,但也更增加了其对延安的向往。

  

   那天,黄心学和潘琪他们这个工作宣传队此行的最终目的地是到驻扎在宜城东某镇的第五战区第84军某部(国民革命军第84军组建于武汉会战前夕,不久前曾在武汉东线顽强抵抗日军并给了日军极大的杀伤,是一支了不起的抗日军队)。当时,黄心学和父亲他们全部身穿国民革命军军服并佩戴军衔。而黄心学他们一行到84军的目的则是搞抗日统一战线。

  

   但到了目的地后,因国民党限共政策出台,黄心学他们一行的统战工作并不很成功。除了潘琪先生成功打入桂系第84军173师作政治教官外(但在那年,即1939年11月份潘琪先生作为共产党人仅待了大半年就不得不撤出这支国军部队,转而到新组建的由彭雪枫任司令的新四军第六支队当宣传部长去了),黄心学与苏苇等人均先后撤出。苏苇返回了鄂豫边区,然后又与边区疏散余下的数百人一起加入了新四军挺进团。黄心学则去了刚组建的由中共襄东特委改称的襄枣宜县委任组织部长。

  

   当时国军第84军173师师长为抗日名将钟毅。这个师参加过武汉会战,第二年春夏之交的随枣大战中,该师在唐县镇、尚书店一线与日寇激战10昼夜,杀得日寇尸横遍野,死伤惨重。然而,第二年该师在参加枣宜会战时,师长钟毅受伤,为不被日军俘虏,举枪自杀,年仅39岁。2014年9月1日,钟毅先生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抵达84军军部后,黄心学得知广西军部时常有汽车去襄樊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就设法帮助父亲联系了一辆卡车并于两天后送父亲独自一人搭车去了襄阳,因为从哪里去西安比较方便。

  

   父亲走的时候,与黄心学紧紧握手与拥抱,互道珍重。他们都知道,这一别,他们这对老朋友肯定不会很快就能见上面的。何况那是在战争时期,与日本人的又一场大战即将开始(即随枣会战)。就这样,父亲便与他于七年前在武汉相识并结下深厚友谊的最后一个老朋友——黄心学也终于分手了。

  

   自从1932年春父亲与还在华中大学读书的黄心学等人在武昌相识,直到他俩于1939年4月在鄂北分别,他们相知相交已有七年,时间也最长。父亲和黄心学以及何伟、成庆生等老朋友们一起读书学习,讨论国家大事以及年轻人的志向与抱负,接受中共的抗日救亡的思想,还一起参与组建汉口读书会和武汉各界救国会,合作办抗日壁报,甚至几乎同时或先后加入中共(黄心学、成庆生、胡绳和父亲的入党介绍人都是何伟先生——作者注),并且于分手前还在豫南鸡公山和鄂北大洪山同一个支部里共同过了半年多的组织生活。

  

   其间,父亲和黄心学他俩还曾在汉口与何伟像三个亲兄弟一样在一起搭伙吃饭,在一口锅里搅了一年多勺子,几乎天天见面。中间他们虽也有过分开,但时间都不长。比如,1937年底或1938年初,何伟和黄心学曾先后离开汉口去河南汝南开展工作,帮助当地恢复和组建党组织,但没多长时间就又返回武汉了。

  

   后来,黄心学先去的河南鸡公山豫南民运办事处,而父亲也随后就去,再后来他俩又一同在第五战区鄂豫边区抗敌工作委员会政治指导部工作,一个任民运科长,后改任组织科长;一个任宣传科代理科长,后改任《大洪报》主编。而现在他们又要分手了。他们在鄂北宜城告别时也许都没有意识到,这次分手将是他们这对老朋友此生最后的诀别。

  

   黄心学先生,也叫黄海滨,这位比父亲大一岁,喜欢也有资格称呼父亲为“金缄老弟”或“略老弟”的人,与父亲分手后就一直就留在湖北襄樊地区坚持抗日工作。自此以后的大多数时候,待人厚道细心的黄心学先生一直都是从事中共党的组织工作,曾先后任中共天汉、襄河、襄南、襄北、洪江等地委组织部长。但黄心学先生的才华绝不仅于此。

  

   据史料记载,1946年国共谈判时,教会大学毕业、英语水平与成庆生同样很好的黄心学还曾担任汉口军调处执行部第九小组中共代表的秘书兼翻译。在谈判过程中,他口才犀利,临机应变,才华横溢,赢得了美方军事代表的好评。然可惜的是,天不祚佑英雄。中共刚刚建政后的1950年5月,黄心学先生因患肝癌辞世,年仅42岁,去世前任中共中南局组织部组织处处长。

  

   父亲是1952年联系上时任中共广西省委副书记的何伟时才知晓黄心学去世消息的。父亲为此伤感不已。因为黄心学是父亲在武汉期间结交的好朋友中相处时间可能是最长的一个人,也是他们当年在武汉共同创办读书会和救国会时几位最好的老朋友中最早去世的一个人。四年后,即1956年,当父亲在北京决心放弃求证自己是1938年中共党员的最后机会时,我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在那个时候想起了死去多年的老友黄心学?

  

   在与黄心学他们一路同行时,父亲与他们一样都穿着大洪山长岗店第五战区抗敌工作委员会任职时所发的国军军装并佩戴军衔。这次为便于行路,父亲依然一身戎装乘坐军便车到了襄阳。在这里,父亲时隔半年不到又一次见到了他的另一个老朋友——胡绳先生。上一次他俩见面是1938年10月末,父亲和黄心学等随李相符先生从鸡公山铁路林场转移到襄阳的时候。那时胡绳也是刚从宜昌或武汉来到襄阳,他俩只是各自都忙,匆匆一见罢了(详见本书稿第十章《抗敌工作委员会——鄂豫边区联合政府》)。

  

   前文说过,1937年10月父亲与胡绳在汉口合作创办中共的第一份公开发行抗日刊物——《救中国》周刊,后因武汉会战将起且经费告罄而于1938年6月停刊。于是,胡绳先生便去办《全民抗战》,依旧是宣传抗日。那年9月,在父亲去河南鸡公山前将《救中国》的办刊国民政府批文和自己作为刊物发行人的私人印章等一应手续全部交给了胡绳。胡绳以此为据,在中共长江局领导下又曾在宜昌恢复《救中国》刊物出版发行(也有资料说,那次复刊是史枚先生等人做的,胡绳没有参与),但仅出了1-2期就因武汉会战而停刊了。

  

   1938年10月,胡绳受周恩来委派随同钱俊瑞先生一起从武汉(宜昌?)辗转来到襄樊,并在随后成立的国民政府第五战区文化工作委员会任上校委员并兼任《鄂北日报》主编。钱先生则任中将主任委员,党内是中共支部书记。

  

   这个文化工作委员会与鄂豫边区抗敌工作委员会及其所属的政治指导部几乎都是一起成立的,且与后者一样名义上都是国民政府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下属的平级抗战机构,但其实质也都是中共领导的一个统战组织。该文化工作委员会委员还有臧克家、孟宪章和李伯余等。胡绳主要是主编《鄂北日报》。

  

   鄂豫边区抗敌工作委员会撤销后,胡绳所在的这个文化工作委员会也随后被撤销了。不过,父亲在襄阳城北街见到胡绳时,胡绳还是忙得很,似乎正在忙于文化工作委员会的扫尾工作并编发最后一期的《鄂北日报》。

  

   父亲与胡绳再次相见无疑很高兴。父亲告诉他自己要去延安学习时,胡绳羡慕地说,去延安好,但他可能去不成延安了。父亲问他将要去哪里?胡说自己可能要去重庆(经查,胡绳在与父亲分手后没多久果然就西撤去了重庆,后任中共南方局文化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机关报《新华日报》编委)。遗憾的是,父亲与胡绳的这次见面与近半年前的上次一样,虽然同样在襄阳,但依然没有时间多谈。

  

   半年前那次,胡绳正在忙于第五战区文化工作委员会筹备和《鄂北日报》的创办,无暇与父亲多谈。这次也一样,他又忙于《鄂北日报》最后一期的发稿工作以及战区文化工委撤销后的善后和撤退前的准备工作,同样没时间与父亲多谈,只得先找个住处将父亲安顿下来。临走前胡绳说他去想办法找去西安的便车,如果有消息再告诉父亲。胡绳还建议父亲有时间自己去江对面位于樊城老河口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看看有无便车去西安。

  

   父亲和胡绳等人在大洪山和襄樊地区分别参加抗敌工作委员会和文化工作委员会的这段经历表明:1938年10月至1939年3月的这近半年时间也正是李宗仁先生与中共合作抗日的最为紧密的蜜月期。蜜月期过了,就开始分道扬镳了。当然,国共这一阶段合作抗日的历史作用还是很大的,至少宣传和动员了更多的民众投入到抗日战争中去,也鼓舞了国军将士的抗敌士气。

  

1939年5月,也即李宗仁与中共分手之后不久,李将军率领第五战区20多万军队与日本侵略军进行了随枣(随县和枣阳)会战。对手是日酋冈村宁次的11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8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