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庞大鹏:俄罗斯外交战略中的拉丁美洲

更新时间:2020-09-11 23:29:58
作者: 庞大鹏  
双方高层频频互访,非政府间交流不断增强,双方签署了大量谅解和合作协议。同时,俄罗斯与其他金砖国家和二十国集团成员国之间的互动也给它与巴西、墨西哥、阿根廷、智利和秘鲁之间的关系带来新的动力。俄罗斯与古巴、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和厄瓜多尔5个拉美国家之间的关系达到了战略合作的级别。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俄罗斯形成了对拉美的外交战略与政策,再次打开了通往拉美地区的大门,而且俄罗斯与拉美就裁军、人权、气候变化等一系列问题进行着积极接触,在军事技术方面的活跃关系还使美国极为不满,但是这并不表明俄罗斯与美国在拉美地区具有战略竞争的态势。美国与拉美的年贸易额约为俄罗斯与拉美年贸易额的40多倍,两国在各个时期对拉美经济的投资额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在今后可预见的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独联体地区是俄罗斯的主要关注点。俄罗斯已经提出了欧亚联盟思想,俄美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和利益冲突的主要区域也是集中在独联体地区。这种结构性的利益冲突成为冷战后国际格局变动中的基本矛盾,并已经导致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不仅如此,当前乌克兰国内的斗争和动荡还将持续下去,而且会更加复杂和激烈,由此而引发的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问题亦是如此。

   就全局和长远来看,拉美地区对于俄罗斯的外交战略意义主要还是集中在经济合作的层面。正像俄罗斯在最新版的2013年对外政策构想中所提到的,俄罗斯发展与巴西的战略合作(其中包括在金砖国家组织框架内),以及同阿根廷、委内瑞拉、古巴、墨西哥、尼加拉瓜等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其他国家的伙伴关系,目的是为了扩大政治协作,推进经济、投资、创新、文化及人文合作,共同寻求应对新挑战和威胁的方式,巩固俄罗斯公司在该地区国家的工业、能源、通信和运输等领域的地位。

   四 结论

   苏联解体以来,随着国际格局的演变和国内形势的发展,俄罗斯对拉美的外交政策也在不断调整和完善。叶利钦时代,俄罗斯与拉美的关系从一度中断到逐渐恢复,1996年以后全方位外交的定位让拉美地区开始真正进入俄罗斯外交战略的视野。与该地区各国保持互利和多边合作,是俄罗斯国际联系多样化的标志,也是其实现多极化外交思想的组成部分。普京时期,俄罗斯开始全面接触拉美各国,并在俄格战争和乌克兰危机后将拉美视为可以发挥其战略机动的地区。在大国竞争日益加剧的国际背景下,俄罗斯为了自身的国家利益,最大限度地扩大与拉美各国在世界政治中的相互协作领域。

   俄罗斯对拉美的外交政策是俄罗斯国家特性的缩影之一。前文已述,经济外交尤其是军火贸易是俄罗斯对拉美外交的特色,这与俄罗斯自身重视军事力量因素紧密相连。军事力量因素对保障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利益始终起着重要作用。为了实现重大对外政治任务,俄罗斯往往借助军事力量,而军事建设需要现代化的精良装备和配备完善的武装力量,导致俄罗斯建设了强大的军事工业。普里马科夫任外长时期,时任第一副外长伊万诺夫专门撰文指出:保持和加强俄罗斯在多极世界中发挥重要的军事力量中心的作用,以此来保持战略稳定。要巩固在多极世界的基础,俄罗斯需要发展经济和建立强有力的军事力量,特别是要有足够的战略核力量。因此,武装力量改组和军队改革不仅具有防御意义,而且具有广泛的国际政治意义。

   尽管俄罗斯对拉美政策从某种意义上讲有战略机动的意图,但是俄罗斯的政治家很清楚,在拉美地区俄罗斯难以比肩美国的影响力。尽管俄罗斯与拉美各国积极往来,但是毕竟局限于地缘政治的束缚。美国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无人能撼动,而且美国通过加大投资贸易联系和深化军事交流来代替直接的政治施压。在将国家利益和实用主义置于意识形态之上的拉美大陆,俄罗斯无法替代美国,美国与拉美拥有源远流长的、多方位的关系。即便俄罗斯与美国在拉美出现一定的竞争,包括在国际上或军事技术、能源领域的竞争,俄罗斯也不会让竞争发展为对峙。与美国寻找利益契合点,避免零和游戏,是俄罗斯真正掌握大国外交技巧的体现。在西方看来,俄罗斯为了给美国制造麻烦,曾在墨西哥下足了功夫。在俄罗斯的推动下尼加拉瓜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委内瑞拉也与俄罗斯加强联系,但是,古巴已不再是一个盲目的亲俄国家,俄罗斯对巴西也不具吸引力。即便是经济合作,俄罗斯国内也有谨慎思考,建议考虑与拉美经济合作的实际意义。

   对主要国际问题的立场相近是俄罗斯开展与拉美可持续对话的基础。事实证明,拉美地区是俄罗斯解决全球问题以及应对新挑战和威胁的可靠伙伴。在联合国框架内,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等国一直投票支持俄罗斯提出的决议,并反对损害俄罗斯利益的决定

   俄罗斯与拉美的关系具有稳定性。拉美政治当前出现波动。21世纪初一度盛行的左翼路线,因右翼力量的崛起而停滞不前。但即使是在拉美政治“向右转”的情况下,外交政策的延续性以及与俄罗斯发展互利合作关系的务实方针仍然得以保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虽然右翼政府在一些拉美国家上台,但俄罗斯并未感到他们对与俄罗斯关系的态度发生重大变化。如博索纳罗总统领导的巴西右翼政府与美国拉近关系并未对巴西与俄罗斯的合作产生负面影响。阿根廷中右翼政治家马克里上台后,俄阿关系也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克里斯蒂娜任内宣布建立的俄阿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进程一直在延续。

   综上所述,通过研究俄罗斯对拉美战略与政策的历史变迁和基本特点,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俄罗斯外交战略中的拉美具有战略机动的意义,同时具有实现俄罗斯国家经济利益的作用。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罗斯的拉美政策虽几经曲折,但其政策变化的根本点在于,从俄罗斯在拉美的利益出发制订拉美政策。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841.html
文章来源:《拉丁美洲研究》2020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