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庞大鹏:俄罗斯外交战略中的拉丁美洲

更新时间:2020-09-11 23:29:58
作者: 庞大鹏  
2008年11月10—14日,就在美国总统大选刚刚结束之际,俄罗斯太平洋舰队与委内瑞拉海军在加勒比海举行联合军事演习。这在拉美大陆历史上尚属首次。2008年11月24—28日,梅德韦杰夫总统出席了在利马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后,对秘鲁、巴西、委内瑞拉和古巴进行了正式访问,这被评价为推行对美国“后院”构成挑战的外交政策。

   2009年9月,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访问俄罗斯期间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委内瑞拉成为继俄罗斯和尼加拉瓜之后第三个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的国家。俄罗斯认为,委内瑞拉的承认非常重要,因为即使像白俄罗斯这样的亲密盟友也没能做到这一点。俄委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特殊关系,双方在政治、军事和经济方面彼此靠近。2010年2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问古巴、尼加拉瓜、危地马拉和墨西哥,继续展开在俄格战争后俄罗斯对拉美地区升温的外交态势,继续维持俄罗斯与拉美密切的政治协作。尽管俄罗斯一再表示,俄罗斯发展与拉美国家的关系不针对第三国,但是在西方看来,俄罗斯加强在拉美的存在就是为了回应美国在俄罗斯的地缘政治范围策划的“颜色革命”。

   (三)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外交战略中的拉美

   2013年2月,在普京时代的第三份外交构想中明确指出:鉴于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与日俱增,俄罗斯将继续大力加强同该地区国家的关系。发展与巴西的战略合作,包括在金砖国家组织框架内发展双边关系,以及同阿根廷、委内瑞拉、古巴、墨西哥、尼加拉瓜及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其他国家的伙伴关系,目的是为了扩大政治协作,推进经济、投资、创新、文化及人文合作,共同寻求应对新挑战和威胁的方式,巩固俄罗斯公司在该地区国家工业、能源、通信和运输等领域的地位。俄罗斯将致力于在国际和地区论坛中加强同拉美伙伴的联系,扩大同拉美地区多边联盟的合作,尤其是同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及南方共同市场国家的合作

   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寻求在拉美影响力被西方视为俄美又一场冲突的开始。2014年4月,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宣布,俄罗斯计划在尼加拉瓜、古巴和委内瑞拉建造军事基地,这标志着俄罗斯自冷战以来在该地区最激进的行动。这被西方认为是针对美国介入乌克兰局势以及对俄罗斯高官实施制裁的简单象征性反应。2014年5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拉美进行访问,在短短3天时间内会见了古巴、尼加拉瓜、智利和秘鲁的国家元首和外长。俄罗斯表示,外长拉夫罗夫此行的目的是深化合作关系,并感谢尼加拉瓜和古巴投票反对联合国呼吁国际社会不承认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的决议。2014年7月,普京再次访问拉美期间表示,俄罗斯在该地区联合投资的项目超过100亿美元。在乌克兰危机导致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紧张并面临更大规模制裁的背景下,俄罗斯希望与拉美进一步接近。俄罗斯在金砖国家、二十国集团和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论坛上也与拉美国家保持联系。

   2019年委内瑞拉局势动荡。2020年2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问古巴、墨西哥和委内瑞拉。在此之前,美国刚刚出台新中亚战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刚结束对俄罗斯周边4个欧亚国家的访问。拉夫罗夫此次出访不免被认为是与美国针锋相对,同时展现了俄罗斯对委内瑞拉的坚定支持。拉夫罗夫与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会谈,并表示两国商定进一步深化经贸和投资合作以及军事合作。

   总之,普京时期俄罗斯同拉美各国保持互利和多边合作是俄罗斯执行国际联系多样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俄罗斯对拉美外交政策的目的在于,借助于苏联时期形成的经济联系,作为双方开展合作的有利客观因素,最大限度地扩大俄罗斯与拉美各国在世界政治中的相互协作领域,从而实现战略机动和加强互利经济合作,为确保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服务。

   三 俄罗斯对拉美政策的基本特点:立足国家利益与侧重经济外交

   如前所述,在关于俄罗斯对拉美政策历史演变的梳理和分析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立足自身的国家利益,侧重发展与拉美国家的经济合作。尤其需要指出的是,通过梳理和总结俄拉经济合作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特点和发展态势,可以看到经济外交是俄罗斯拉美政策的重点。

   (一)俄罗斯与拉美开展互利合作具有有利客观因素

   一是俄罗斯与拉美具有悠久的历史联系。早在1828年,俄国就同巴西建立了外交关系,同阿根廷和墨西哥分别在1885年和1890年建立了外交关系。关于俄罗斯与拉美国家发展合作的现状,俄罗斯外交部网站这样表述:当前俄罗斯与所有33个拉美和加勒比国家保持外交关系。在该地区有18个俄罗斯大使馆和3个总领事馆。在俄罗斯有20个拉美国家大使馆。联合国拉美经委会是俄罗斯外交政策中的重要方向。俄罗斯继续奉行与拉美伙伴国家开展务实和非意识形态互动的路线,与该地区的合作不针对任何国家。俄罗斯感兴趣的是一个强大的、经济上可持续的和政治上统一的拉丁美洲,它有可能成为正在形成的多极化世界的支柱之一。俄罗斯和拉美国家正在巩固条约—法律基础。现在,33个拉美国家中的25个对俄罗斯公民实施免签制度。

   二是在当代国际政治格局中,拉美是一支独立的地缘政治力量和经济力量,而恰恰在发展与拉美的关系上,俄罗斯国内政界存在广泛的一致。拉美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分量逐步增加。它们不仅仅局限于自身发展的需要,而且还积极参与讨论世界政治的全球问题。该大陆也受到过联盟对抗的不良影响,因此各国认为国际关系的稳定需要依靠多边体系。加强多边外交以及作为协调国际社会各国利益的联合国独一无二的作用,这是俄罗斯和拉美政治家的共识。实现拉紧俄罗斯与拉美关系的一个重要杠杆是俄罗斯与金砖国家、二十国集团和亚太经合组织等超国家集团的关系,这些集团与拉美国家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三是俄罗斯与拉美大陆的许多国家在当代史上具有同步性。摆脱了独裁的拉美人积累了不少建立民主政权的经验。拉美是进行政治和社会经济等方面改革的特殊试验场,其经验对俄罗斯不无裨益。同时,拉美国家也致力于建立有效的一体化协作机制,这与俄罗斯在独联体地区一体化的努力有相同之处。在协调当代重大国际和经济问题的立场等方面,拉美取得了重大进展,这样的地区组织和一体化组织为数不少,如美洲国家组织、南方共同市场和安第斯共同体等。

   四是俄罗斯的政治语调与拉美大部分国家一致,都反对用武力解决国际冲突。从反对对叙利亚动武以及对马岛争端和制裁古巴问题的立场就可以看出这一点。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参与世界事务的程度越来越活跃,加强共同体与金砖国家之间的联系,可以使俄罗斯在拉美地区的存在得到强化。

   (二)俄罗斯的拉美政策以最大限度维护本国的利益为基本点

   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时期的两极格局结束,世界向多极化方向发展,国际关系进入了大调整的时期。与此同时,俄罗斯自身也处于复杂的历史性过渡时期。20世纪90年代初期,由于俄罗斯国家利益的变化,俄罗斯的拉美政策同以往相比发生了根本改变。俄罗斯在政治经济领域同西方全面接近,外交呈现“一边倒”的态势,加上俄罗斯自身实力下降,独立初期俄罗斯外交战略中基本上没有拉美的位置,相应地俄罗斯也缺少对拉美的独立外交政策。

   然而,1992年3月开始的波黑战争表明了俄罗斯与西方在欧洲大陆安全问题上的利益差异,并据此反思“一边倒”政策的偏颇之处。1993年4月30日《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构想》的出台反映出俄罗斯“全方位”外交思路的形成。俄罗斯外交的视野由单向度转向覆盖全球的各个地区。

   1994年1月,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召开的北约成员国国家和政府首脑会议通过了《北约布鲁塞尔首脑会议宣言》《和平伙伴关系:邀请文件》和《和平伙伴关系:框架文件》,明确了北约将向东扩大,在此之前将通过“和平伙伴关系”的机制扩大与有关国家的合作,并作为北约东扩的准备。这直接刺激俄罗斯对外交战略做进一步调整。1996年1月,普里马科夫接替科济列夫任外长,表明独立自主的对外政策完全确立。普里马科夫认为,推行能够最大限度维护俄罗斯国家利益的对外政策是优先任务,而同冷战对手结盟的设想既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更有可能使俄罗斯的对外政策失去独立性。在当前国际事务中,俄罗斯不能扮演“僚机”的角色,它应成为一个当代大国。在这个历史背景下,俄罗斯对拉美的外交战略开始逐步形成。

   2000年普京就任总统当年就访问了古巴,意在恢复与拉美的传统联系。在2000年的对外政策构想中,俄罗斯开始重视拉美外交,提出要努力提高同拉美国家的政治对话和经济合作水平,扩大在国际组织中的相互协作,发展同它们的军事技术合作与协作。

   在普京在任的前八年中,俄罗斯与拉美的关系得到稳步加强。在2007年的对外政策概论中,俄罗斯已经开始形成系统的拉美战略。一是明确拉美国家在国际经济和政治中的作用。俄罗斯认为,拉美地区大多数国家在构建国际新秩序、遵守国际法原则、通过谈判解决冲突、不干涉内政等问题上的立场与俄罗斯相近。在日益完善的多极化国际关系体系中,拉美地区作为一个整体已成为经济增长和拥有政治影响力的中心之一。二是俄罗斯认为拉美和加勒比国家把与俄罗斯的关系视为实现外交多元化的重要方向,认为俄罗斯是国际舞台上的重要伙伴之一。有了这个前提,俄罗斯认为它在联合国同拉美地区主要国家及其国际组织的合作常常要比同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合作更加富有成果,这也为发展俄罗斯同拉美大陆的政治和经济合作创造了良好条件。可见,俄罗斯对拉美战略的基础首先还是政治因素。与此同时,经济因素也在发挥重要作用。

   (三)俄罗斯的拉美政策重点集中在经济外交

   如前所述,在关于俄罗斯对拉美政策历史演变的梳理和分析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拉美国家的经济合作经历了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通过梳理和总结俄拉经济合作的概况、特点和发展态势,可以看到经济外交是俄罗斯拉美政策的重点。

   2010年,处于推行现代化热潮的俄罗斯在明确了拉美在俄罗斯对外战略中的地位后,进一步制订了对拉美的外交实施方向,即重点为经济外交。俄罗斯外交部发布的报告详细阐述了如何有效利用外交因素推动俄罗斯的长期发展,其中对于拉美地区,俄罗斯明确了具体的实施方向,尤其是在经济合作领域。一是与拉美地区的一体化组织(里约集团、南美洲国家联盟、南方共同市场、加勒比共同体、中美洲一体化体系等)开展多层次合作,利用这些组织为加强俄罗斯联邦在当地的存在奠定长远基础,推动俄罗斯国家利益的实现。二是通过双边形式同拉美国家开展合作,确保俄罗斯参与该地区国家的核能开发项目。三是将俄制武器及军备打入拉美市场。四是通过合并俄罗斯在阿根廷、巴西和委内瑞拉的现有产能及技术,加强与上述三国在军事工业方面的合作。五是推动拉美国家对俄罗斯知识密集型产品及技术的需求。六是关注阿根廷、巴西等国的农业技术发展水平,研究借鉴其先进技术,推动俄罗斯农业领域现代化。

   从2014年7月普京访问拉美4国达成的协议看,俄罗斯基本遵循了上述实施方向展开合作。俄罗斯与拉美国家达成的各项协议表明,双方需要在各个领域加强联系,但重点仍是在经济合作方面。因此,不排除个别年份因为外交博弈的需要,俄罗斯对拉美外交较为积极,但最根本的还是俄罗斯实用主义的经济外交起到主要作用。俄罗斯对拉美外交的利益集中在国防,军工合作及武器销售,能源如天然气、石油与核能,以及太空开发等领域。

自2000年普京担任总统后俄罗斯的拉美外交明显提速。2000—2012年间,普京与梅德韦杰夫6次访问拉美地区。在2008—2012年4年中,双方之间的关系达到了顶峰。仅在2009年就有巴西、玻利维亚、古巴、厄瓜多尔、智利和委内瑞拉6个拉美国家的总统相继访问了俄罗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841.html
文章来源:《拉丁美洲研究》2020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