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庞大鹏:俄罗斯外交战略中的拉丁美洲

更新时间:2020-09-11 23:29:58
作者: 庞大鹏  
俄罗斯在拉美的传统贸易伙伴是秘鲁、巴西、哥伦比亚、尼加拉瓜、墨西哥、厄瓜多尔和古巴。俄罗斯加入了对拉美军火市场的争夺,希望恢复和保持在拉美军工市场的优势。如果说苏联时期的武器出口有政治目的的话,那么现在的军火出口则是实用主义的经贸计划,同时也与俄罗斯国内稳定有一定关系。由于苏联解体和自身体制危机,俄罗斯军事强国的地位受到了削弱。然而,俄罗斯最终于1995年恢复了它作为世界第二大武器出口国的地位。

   然而,俄罗斯的武器出口额远远比不上苏联,苏联武器年出口额最高达到过220亿美元。同时,与军火出口居世界首位的美国相差甚远,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军火出口占世界市场的43.4%左右。但是,俄罗斯的武器出口经过解体初期短暂沉寂后开始迅速恢复,1995年出口军火30.5亿美元,成为军火市场唯一出口额上升的国家,由1994年占世界需求量的7.5%上升到1995年的13.4%。武器出口的迅速增长弥补了俄罗斯国内订货量的急剧收缩,使在经济中不再享有得天独厚地位的军事工业获得了喘息之机。这对俄罗斯经济的稳定发展很重要。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恢复与拉美关系后,尽快提高对拉美的军火贸易份额是俄罗斯对拉美政策的重中之重。

   尽管1995年俄罗斯军火贸易大幅增长,但是拉美在其中的份额很少。1996年普里马科夫访问拉美之后,俄罗斯与拉美签订的军火合同贸易额占拉美年需求量以每年5%~7%的速度增长。苏联时期着眼于政治需要,对拉美出口实际上是赠送军需品,而不是贸易。苏联仅仅与古巴、尼加拉瓜以及秘鲁发展军事贸易,将其他国家排除在外。1996年以后,俄罗斯明确了与拉美的军火买卖关系,并且拓展了4个新客户:智利、巴西、阿根廷及哥伦比亚。俄罗斯对拉美军火贸易政策的一个重要变化是,不仅出口武器,还提供武器许可证和技术,并积极地促成军需品的联合生产。1997年11月,普里马科夫再次出访拉美,对巴西、阿根廷、哥伦比亚和哥斯达黎加进行了正式访问,目的就是要加强俄罗斯同这些国家的政治和贸易关系,并争夺拉美地区的武器市场。

   尽管20世纪90年代世界军火交易额已由800亿美元顶峰下降到350亿美元,但由于外汇来源缺乏,俄罗斯明确表示要振兴军火出口。俄罗斯对俄制武器在拉美地区的出口水平之低难以接受,认为与俄罗斯的军事工业能力不相称。增加向拉美市场的军火供应是普里马科夫上任后的重要目标。20世纪90年代设计的最新型的苏—27和苏—30式战斗机也积极向拉美国家出售。1997年4月,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办的国际博览会上,俄罗斯20多家军工企业展出了最新产品,包括旋风式多管火箭发射装置、轻型战车以及T-80U和T-90C坦克。俄罗斯希望向拉美大量出口其最现代化的武器装备。

   总之,普里马科夫上任后俄罗斯对外政策主要目标未变,但重点有变。首先,俄罗斯更重视自己的世界地位和国家利益,致力于建立全方位平等的伙伴关系,目的是为顺利推进民主化以及国内的经济改革创造有利的外部条件。其次,奉行多样化的对外政策,结束了偏向西方的路线,实践了多极世界的理论,谋求让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起平衡作用,目的是要确立俄罗斯在多极世界中的有影响力的中心地位。最后,在普里马科夫外交方针指引下,俄罗斯重启与拉美国家的友好交往,努力发展双边关系。1998年9月,普里马科夫出任总理,第一副部长伊万诺夫担任新外长。2004年3月,拉夫罗夫担任外长并成为普京总统的股肱之臣。伊万诺夫就任外长后坚持了普里马科夫的外交方针,认为俄罗斯外交的任务是为解决国内问题建立良好的外部环境,并维护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参与解决涉及其战略利益的所有国际问题。

   综观叶利钦时代俄罗斯同拉美国家的关系,是俄罗斯发展外交政策独立性且大有前途的方向之一。俄罗斯认为,拉美大陆在许多方面具有其独特性。与该地区各国保持互利和多边合作是俄罗斯国际联系多样化和建立多极世界原则方针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叶利钦总统1998年2月批准的《进一步发展俄罗斯联邦与拉美的合作计划》是俄罗斯对拉美政策的基础。随着普京开始执政,俄罗斯与拉美的关系掀开了新的篇章。

   二 普京时期俄拉关系的发展变化:从全面接触到战略机动

   2000年2月,俄罗斯《消息报》发表当时作为总统候选人的普京致俄罗斯选民的公开信。在这封公开信中,普京坦诚指出了俄罗斯外交存在的问题。普京认为,俄罗斯的优先方向是从本国的国家利益出发制订对外政策,必须承认内部的目标高于外部目标,一个被软弱和贫穷所主宰的国家是不可能有大国的威力的。俄罗斯在世界上的地位、俄罗斯的富裕程度以及俄罗斯新的权力全都直接取决于俄罗斯能否成功地解决自己的内部问题。切实的国家利益,其中包括经济利益,理应成为俄罗斯外交家的法则。

   (一)普京执政前八年俄罗斯外交战略中的拉美

   受普京外交理念的影响,俄罗斯社会全面反思20世纪90年代的外交战略。俄罗斯20世纪在世界舞台上使用了几种外交行为模式——帝国模式、共产主义模式、倒向西方的模式和多极化模式。最后一种模式同普里马科夫的名字连在一起,它反映了维护俄罗斯立场、信誉和道德威望的意图,主张在关键的国际问题上适当地有别于美国和西方联盟,特别是在尖锐的地区危机方面。这一政策帮助俄罗斯赢得了一定的国际尊重,使俄罗斯人有了自我尊重的感觉。然而,在这条道路上,暴露出了俄罗斯不能把对外对内政治力量整合起来的弱点,显示出俄罗斯在财政经济方面极其软弱、对西方有很大的依赖性。因而,在地区危机中以及在北约扩大的根本问题上,俄罗斯一次又一次地充当了美国和北约“被迫伙伴”的矛盾角色。

   普京时期的对外政策可以被称为“有选择参与”构想,即采取非常坚决的、只维护俄罗斯切身重要利益的方针,以此作为重新考虑优先方面的首要原则。在其他问题上,可以持原则性的、但不是对抗性的立场。所持态度的哲理应当是为国家寻求利益,首先是经济利益,而不仅仅是回击传统安全领域中的挑战和威胁。新的对外政策的最重要原则应当是在对外政策方面大力维护俄罗斯在国外的商业利益。对外政策应当服务于俄罗斯吸引外国投资的任务。2000年7月,普京时代第一份《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构想》明确指出:俄罗斯依靠20世纪90年代同中美洲和南美洲国家关系取得的重大进展,努力提高同它们政治对话和经济合作的水平。俄罗斯将力求扩大同中美洲和南美洲国家在国际组织中的相互协作,鼓励向拉美国家扩大科技密集型工业产品出口,发展同它们的军事技术合作与协作。俄罗斯与拉美国家在各个领域加强联系,但重点仍是在经济合作方面。在拉美地区的许多国家,包括工业和运输在内的经济基础设施都是冷战时期与苏联合作建设完成的,俄罗斯在确保这一市场方面占有一定优势。因此,俄罗斯认为在与拉美的经济合作上具有一定的先天优势。

   2000年12月,普京正式就任总统的第一年就出访古巴。普京成为访问古巴的第一位俄罗斯总统,也是普京对拉美的首次访问。普京认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古巴之间国家关系的意识形态基础已经不复存在。古巴是俄罗斯的传统伙伴,也是俄罗斯在拉美的第一个伙伴。两国关系停滞不前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俄罗斯在对外关系中越来越关注拉美地区。古巴的作用对俄罗斯来说非常重要。俄罗斯需要在双边关系中推动俄古关系进一步靠拢。普京对拉美在俄罗斯外交战略中的地位也做了清晰表述。普京认为,拉美是多极世界进程中的一极。俄罗斯对外政策不够关注这一地区是有其原因的,这个原因就是俄罗斯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但是普京认为,他执政后恢复俄罗斯在这个地区活动的时刻已经到来,因为这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有利于巩固俄罗斯在世界上的地位。

   2004年被认为是俄罗斯外交的拉美年。普京在2004年5月正式开启总统第二任期后不久,便于6月访问了墨西哥,并于11月访问了智利和巴西。2004年11月20—21日,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第十二次非正式会议期间,普京再次表示需要加强俄罗斯与拉美地区性组织及国家之间的双边关系。2004年下半年,拉美地区6个国家的外长或副总统访问了俄罗斯,使这些国家与俄罗斯的政府间交流得到了加强。与此同时,高规格的俄罗斯代表团也访问了数个拉美国家。俄罗斯与拉美国家达成的各种协议表明,双方需要在各个领域加强联系,但重点仍是在经济合作方面。俄罗斯的企业界人士在2004年也与委内瑞拉、古巴、阿根廷和巴西等拉美国家的同行举行过多次重要的贸易合作洽谈。

   在普京的总统第二任期内,俄罗斯与巴西的关系也得到快速推进。俄巴两国建立了高层定期会晤机制和政府间合作委员会,为深化和拓展双边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普京在2004年11月访问巴西,时任巴西总统卢拉于2005年10月访问俄罗斯,俄罗斯和巴西领导人在短短两年内完成了互访。俄罗斯努力与拉美地区性组织建立联系。首先是与南方共同市场建立联系,2006年12月12—15日,俄外长拉夫罗夫在访问拉美时与南方共同市场就建立政治对话和合作机制签署了相互谅解备忘录。在普京执政的前八年,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和责任显著加强。俄罗斯重新获得外交上的独立性。2006年俄罗斯在总结普京任内的外交经验时,就俄罗斯外交战略中的拉美问题进行了概括。

   其一,拉美国家在国际经济和政治中的作用日益提升。该地区的一体化组织不断发展,最为突出的是南方共同市场。拉美国家的外交积极性也日益提高。该地区大多数国家在构建国际新秩序、遵守国际法原则、通过谈判解决冲突、不干涉内政等问题上的立场与俄罗斯相近。在日益完善的多极化国际关系体系中,拉美地区作为一个整体已成为经济增长和拥有政治影响力的中心之一。拉美国家正在进行着艰巨的社会和政治变革,寻找着适合本地区条件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所有这一切都具有重要的文明价值,因为这些反映和丰富着当代世界的文化—文明多样性。

   其二,拉美和加勒比国家把与俄罗斯的关系视为实现其外交多元化的重要方向,认为俄罗斯是国际舞台上的重要伙伴之一。俄罗斯在联合国同拉美地区主要国家及其国际组织的合作通常比同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合作更加富有成效,这是因为拉美人民坚定地支持多元化的原则,认同在最大限度地考虑到各国利益与立场的前提下集体解决问题的原则。这为发展俄罗斯同拉美大陆的政治和经济合作创造了良好条件。普京总统对古巴、墨西哥、巴西和智利的访问以及同拉美国家领导人在联合国、亚太经合组织等国际论坛上的会晤具有原则性意义。在俄罗斯同拉美国家的关系中,创纪录地实现了俄罗斯同拉美国家90亿美元的贸易额。与此同时,在双边贸易稳定增长的背景下,双方的经贸合作潜力有待进一步挖掘。

   (二)俄格战争后俄罗斯外交战略中的拉美

   2008年俄格战争爆发。俄罗斯与美国之间关系紧张,拉美成为双方地缘政治博弈的区域。在俄格战争前,俄罗斯已经出台普京时代第二份外交构想,明确表示俄罗斯将努力调整与巴西的战略伙伴关系,加强与阿根廷、墨西哥、古巴、委内瑞拉等国家和联盟的政治经济合作,以与该地区国家关系所取得的重大进展为依托,扩大与这些国家在国际组织中的合作,鼓励俄罗斯科技密集型产品出口拉美国家,在能源、基础设施和高技术领域落实合作项目,包括在地区一体化组织制订的计划框架内落实合作项目。

俄格战争后俄罗斯进一步加强了对拉美的外交政策。2008年8月,谢钦作为俄古政府间合作委员会新任主席,与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一起访问了古巴。此次访问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美国在捷克部署雷达站协议的反应,俄罗斯甚至提到了军事设施重返古巴的可能性。俄格战争后,谢钦再次访问拉美讨论建立联盟的可能性,实际上是回应美国在独联体地区的积极活动。2008年9月,谢钦访问了委内瑞拉和古巴。俄罗斯在拉美寻找盟友的外交行动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比如尼加拉瓜是极少数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的国家之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841.html
文章来源:《拉丁美洲研究》2020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