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永全:欧亚地缘政治形势与大国博弈

更新时间:2020-09-11 23:22:42
作者: 李永全  

   内容提要: 欧亚地区对于中国发展与安全具有重要意义。新中国的发展历史与欧亚地区地缘政治进程有着密切联系,70多年发展历程中的几乎所有重大事件都发生在欧亚地区或者与之相关。欧亚在世界地缘政治版图中的地位决定了该地区的复杂性和重要性。当前欧亚地缘政治进程的主要内容包括:俄罗斯主导的欧亚一体化进程、美国与俄罗斯在后苏联空间的博弈、后苏联主权国家建设进程及其多元外交、中俄两国在欧亚地区的对接合作等。欧亚地区也是各种地缘政治理念和国际关系行为体碰撞的舞台,既有冷战思维、行为的遗毒,也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和多极世界理念的实践。新冠疫情不同程度地改变了人们对国际关系的看法,各国开始更加重视主权和民族利益,更加关注在复杂的世界变局中谋求公平、公正的合作进程。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健康发展,正成为欧亚地区和平与稳定不可替代的积极因素。

   关键词:欧亚地缘政治;中俄关系;多边战略稳定;欧亚一体化

   作者简介:李永全,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中俄关系高等研究院教授、国际关系学院院长,中国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长。

  

   本文所界定的欧亚,不是地理学上的欧亚大陆,而是狭义的欧亚,即后苏联空间、独联体地区。目前的独联体是一个分裂的、不确定的、模糊不清的结构。但是,独联体对于俄罗斯、独联体国家本身和美国来说,也是一个具有重要地缘政治意义的结构。对于俄罗斯来说,它意味着势力范围、扩展的安全空间;对于独联体国家本身来说,它至少意味着不可或缺的经济联系、发展要素以及政治安全因素;对于美国和西方来说,它是遏制俄罗斯崛起的重要手段。在欧亚地区,俄罗斯无疑是最重要的国家和地缘政治参与者。俄罗斯是苏联解体的“遗产”,这个历史事实与欧亚地缘政治进程具有极其密切的联系,甚至决定着几乎所有其他地缘政治进程,从而使得欧亚地缘政治形势与大国博弈具有非常鲜明的特点。

   一、俄罗斯主导的欧亚一体化进程

   1991年底,超级大国苏联解体,俄罗斯成为苏联的国际法继承者。俄罗斯与苏联相比,领土减少24%,从2240万平方公里减少到1700万平方公里;人口减少49%,从2.9亿人减少到1.48亿人。当前俄罗斯国土面积就是苏联的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领土。苏联解体还导致统一卢布区解体,统一苏联武装力量解体,统一经济联系和产业链断裂,虽然统一市场尚存,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瓦解。苏联时期,中苏边界长7700多公里,现在中国与俄罗斯边界只有4350公里,而与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总共有3300多公里接壤。

   俄罗斯作为苏联的继承者,继承了苏联在俄罗斯境内和国外的财产,继承了苏联的债务,继承了雄厚的科技力量,继承了强大的军队与核武库。所以,脱离苏联独立的俄罗斯仍然是一个大国。但是,俄罗斯产业结构畸形,能源矿产采掘业独大,机电等制造业严重萎缩,政府财政收入的一半来自石油天然气出口。虽然俄罗斯政府提出创新经济等发展理念,鼓励应用技术的研发,大力改善投资环境,但时至今日,俄罗斯经济结构并未出现明显改善,甚至有继续恶化的趋势。以2019年为例,俄能源出口占出口总额的63.33%,金属及其制品占8.87%,机电产品仅占5.32%。这种经济结构与苏联解体有密切联系。苏联是一个统一的经济结构,是按照计划经济规划出来的,一个产品的生产是由多种部件构成的,而这些部件分别在不同的地方生产,尤其是军工产品。比如,图-160战略轰炸机是在乌克兰生产,但是由俄罗斯设计;伊尔-62飞机在乌兹别克斯坦生产,也是由俄罗斯设计。目前俄罗斯有350多座单一城市,军工城,整个城市只生产一种产品,一旦这个产品失去意义或者市场,则整座城市陷入危机。

   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对于苏联和俄罗斯来说,是一场政治灾难。苏联大厦似乎是在平静中解体和坍塌的,世界为之震惊。但是,后续的地缘政治进程表明,苏联解体与其说是某个时代的结束,不如说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俄罗斯精英从来没有平静地对待这个事件。用普京的话说,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悲剧,“谁不惋惜苏联解体,他没有良心,谁想恢复过去的苏联,他没有头脑。”

   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在国内,而非国外。解体后的十年即叶利钦统治时期,俄罗斯以政治动荡、经济危机、社会混乱而闻名于世,甚至有继续解体的风险。普京在2000年成为俄罗斯总统后,开启了俄罗斯振兴进程。这个进程是从国内稳定开始的,所采取的措施包括:整顿宪法秩序,巩固国家统一;理顺权力与资本的关系,防止寡头干政;规范媒体行为,查实媒体背后的利益结构;依法对待反对派,遏制其国外代理人;摆脱叶利钦“家族”控制,等等。在对外政策方面,最主要的是重视加强对后苏联空间新独立国家的影响,强化独联体政策。在俄罗斯外交政策和外交构想中,独联体,即后苏联空间,始终占据特殊重要的地位。

   普京时期的俄罗斯,最重要的地缘政治标志是欧亚一体化进程。普京认为,欧亚一体化是俄罗斯振兴的必要条件,俄罗斯将与欧亚联盟国家一起构成世界的一极。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曾经寄希望同欧洲一体化,从而融入西方世界。但是这个天真的想法很快破灭,回归传统发展道路的俄罗斯开始把政策重心放在欧亚地区。普京在2011年10月正式提出欧亚联盟的设想,后来聚焦联盟的经济方面,称为欧亚经济联盟。这个建议或倡议得到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的积极响应。

   2015年1月1日,俄罗斯主导的、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组成的欧亚经济联盟正式启动。同年,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加入欧亚经济联盟。欧亚经济联盟面积2000万平方公里,人口1.8亿,天然气储量占世界的20%,石油储量占15%。根据欧亚经济委员会的统计数据,2013年关税联盟成员国间贸易总额为641亿美元,与第三方贸易总额达9301亿美元。除承诺保证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还将在一些关键的经济部门,如能源、工业、农业和运输等领域协调彼此的政策。欧亚经济联盟启动后,由于运输成本的节约,商品价格将降低。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的拉平,将刺激在欧亚经济联盟共同市场上的“健康”竞争。由于减少成本和提高生产率,平均工资将增加。由于商品需求量增加,生产将扩大。由于市场容量扩大,新技术和商品的投资回收率将提高。欧亚经济联盟成立后,虽然遭遇全球经济危机的冲击,自身发展遇到一定的困难,但是它对地区经济发展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现在,欧亚经济联盟又增加了两个观察员国:摩尔多瓦和乌兹别克斯坦。

   总的来看,欧亚地区一体化是多层次的。最高形式的一体化是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联盟国家,其次是欧亚经济联盟,还有针对所有国家的独联体自由贸易区。目前运转最成功的是欧亚经济联盟。不仅如此,还有其他一体化进程,比如在军事领域的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军事一体化、安全领域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等等。由于上述问题的缘故,欧亚一体化注定是一个复杂的进程。欧亚一体化不仅是俄罗斯的基本国策,是俄罗斯对外政策的重中之重,而且已经成为俄美关系中的核心问题之一。

   二、俄美在欧亚地区的博弈

   俄美关系是从苏美关系继承下来的。因此,同苏美关系一样,俄美关系主要是军事政治关系。但是,伴随着俄罗斯的复兴进程,俄美关系又增加了新的地缘政治内容。从军事政治关系方面看,裁减军备仍然是双边关系的重要内容。这一方面是维护全球战略稳定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各自全球或地区战略的需要。虽然苏联解体导致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但是继承苏联的俄罗斯仍然是全球除美国外最大的核国家。这个时期战略稳定问题包含三个内容,一是俄美两国的军事政治关系,二是如何处理新独立的原苏联有核国家的核武器,即白俄罗斯、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核武器,三是如何保证核不扩散。

   关于后两个问题,即原苏联俄罗斯以外有核国家的核武器和保证核不扩散,1992年5月23日,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与美国在里斯本签署《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里斯本备忘录,同意白俄、哈、乌参加该条约,同时要求其参加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一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由条约文本和附件组成,俄文总共500多页。受第一阶段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监督的武器有: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及其发射装置、潜射弹道导弹及其发射装置、重型轰炸机。双方各自应该削减的总数为1600枚。拥有的核弹头上限为6000枚。弹道导弹投放总重量不得超过3600吨。双方有责任不研制新型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以及搭载弹头超过10枚的导弹,对新型进攻性战略武器也做出了限制,等等。

   1993年,《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下称CHB-1,即START I)还未生效,俄美又签署了《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即所谓的CHB-2(第二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由于CHB-2是在CHB-1签署不久达成的共识,双方商定,CHB-2在双方换文后生效,但是不能早于CHB-1生效。第二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武器条约命运多舛。美国1996年1月就批准了条约,但是俄罗斯外长和美国国务卿1997年9月26日签署了关于CHB-2的议定书,规定推迟5年实施CHB-2。由于美国没有批准1997年9月26日的议定书,所以理论上应该视为没批准CHB-2。俄罗斯军方一直认为第二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武器条约有利于美国,严重损害了俄罗斯的利益,对条约的签署提出严厉批评。但俄罗斯还是于2000年4月14日与议定书一起批准了该条约,不过设置了前提条件,即必须保持1972年签署、2002年到期的《反导条约》。2002年6月13日,美国退出《反导条约》后,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说:“俄罗斯联邦认为CHB-2生效的前提条件已经丧失,自己不再受有关国际法约束的限制。”所以,第二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实际上没有生效。2002年,俄美又签署《关于限制进攻性战略力量条约》,这是为了挽救《反导条约》谈判的结果。结果是美国照旧退出《反导条约》,双方签署的《关于限制进攻性战略力量条约》规定双方实际部署的核弹头为1700-2000枚。到2012年12月应该达到这个水平。这个条约实际上没有什么意义。当时美国执意退出《反导条约》,俄罗斯需要一个手续和“面子”……所以《关于限制进攻性战略力量条约》签署后,美国专家说,俄罗斯得到了条约,而美国得到了一切。

   2008年后,梅德韦杰夫任俄罗斯总统期间,美俄关系有所缓和,俄罗斯再次尝试与美国改善关系。2009年4月1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伦敦达成协议,就签署俄美间新的协议开始谈判,以替代在2009年12月5日到期的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经过几轮谈判,2009年7月6日俄美两国总统签署了关于进攻性战略武器的框架文件。这个没有法律约束力的政治文件为未来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协议提出了大致的数据,双方谈妥,新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关于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应该在近期签署。俄美在这个文件中声明,将核弹头减少将近一半,减少到1500-1675枚,而运载工具减少到500-1100件。具体数据在谈判中协商解决,新条约的有效期为10年。[7]正式条约是2010年4月8日由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布拉格签署的,俗称“布拉格条约”,也是第三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武器条约(CHB-3)。

截至2016年1月1日,美国武装部队中总共部署762件装载核弹头的运载工具,俄罗斯有526件;美国部署在运载工具上的核弹头总共有1538枚,俄罗斯是1648枚。总体上,已经部署的和未部署的陆基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和重型轰炸机等各种发射装置的数量,美国是898件,俄罗斯是877件。对于CHB-3,俄罗斯军事专家大都给予积极评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840.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研究》2020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