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永全:欧亚地缘政治形势与大国博弈

更新时间:2020-09-11 23:22:42
作者: 李永全  
比如,俄罗斯《国防》杂志主编伊·科罗琴科(Игорь Коротченко)认为,CHB-3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它可以使俄罗斯和美国未来发展和完善核力量的过程置于监控之下。条约是妥协的产物,其中无疑考虑了俄罗斯国家安全利益,包括放弃此前条约中规定的对俄罗斯移动导弹部署区域的限制。也就是说,这个条约也使俄罗斯解开了束缚,可以放手独立选择发展战略核武器的种类。从国家安全角度考虑,这有利于俄罗斯。对运载工具和弹头的限制也适用于美国。双方明白,保持战略核力量平衡是可以接受的,无论从政治角度还是从财政经济角度考虑都是如此。但俄罗斯武装力量前总参谋长巴卢耶夫斯基(ЮрийБалуевский)将军则认为,虽然条约具有平等条件,但是这个条约对美国更有利,“有什么能让俄罗斯驯服?唯有剥夺它的安全保障即核武器。”根据俄罗斯专家的判断,美国不想延续CHB-3,美国专家不断问俄罗斯人:为什么俄罗斯那么迫不及待地想延续CHB-3,你们的利益是什么?这个问题本身是很有意思的。言外之意,CHB-3对美俄没什么影响,美俄是平衡的,而美国不延续条约是不想受条约的牵制。的确,俄美之间是达到战略平衡的,全球战略稳定实际上就是美俄之间的平衡,因此在全球战略稳定问题上,在是否继续执行即将到期的CHB-3问题上,首先是指两个核大国对世界和平的责任,对核不扩散的义务。

   至于俄美经济关系,对于美国来说,与俄罗斯的贸易没有什么重要意义。俄罗斯在美国出口中只占第31位,在进口中占第33位。俄美经济关系被政治化,双边贸易因此受到很大影响。从2014年3月起,美国对俄罗斯诸多自然人和法人实施制裁(总共有700个),使双边经济关系几乎中断。目前,俄美贸易额只有200多亿美元,美国在俄罗斯对外贸易中占据第6位。俄美经济关系近几年增加了一些新的因素。首先,美国开始在欧洲能源市场排挤俄罗斯,为美国页岩油气和液化气开辟市场,美国阻击北溪2号就是例证。其次,俄罗斯也不示弱,不久前爆发的石油价格战即是明证。但是,从总体上看,俄美经济关系比较简单,真正值得关注的是俄美在欧亚地区的地缘政治博弈,或地缘政治关系。这种关系与博弈的核心内容,是美国阻止俄罗斯的一体化进程,防止俄罗斯再次复兴为强国。

   普京的俄罗斯复兴战略是与欧亚国家,即原苏联地区国家,或者至少是欧亚经济联盟国家一起成为世界的一极。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坚决反对并阻挠欧亚一体化。希拉里·克林顿担任美国国务卿时曾经明确表示,美国坚决反对俄罗斯主导的欧亚一体化,不管这种一体化怎样称呼,是欧亚联盟还是欧亚经济联盟。希拉里认为,无论怎样称呼,俄罗斯都是想恢复苏联。在欧亚一体化进程中,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立场是具有决定性的。俄方认为,三个斯拉夫民族由于历史、语言、文化的关系,是任何一体化结构的核心。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尝试组建联盟国家,白俄罗斯对一体化基本持积极态度,尽管仍问题重重。而乌克兰在这个进程中则成为俄美博弈或争夺的重要对象。美国地缘政治战略家布热津斯基认为,“任何没有乌克兰而仅建立在俄国力量之上的新欧亚帝国,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欧洲化色彩将不可避免地减弱,而日趋更加亚洲化”;同时,华盛顿坚信,“丢掉了乌克兰及其5200多万斯拉夫人,莫斯科任何重建欧亚帝国的图谋均有可能使俄国陷入与在民族和宗教方面已经觉醒的非斯拉夫人的持久冲突中。”俄罗斯与美国争夺乌克兰的博弈异常惨烈,乌克兰的下场也异常残酷,不仅发生若干颜色革命,而且2014年危机最终导致失去克里米亚和国家陷入长期动荡。其实,苏联解体后,美国一刻也没有放松对俄罗斯的警惕,并试图继续瓦解俄罗斯,原苏联地区发生的系列颜色革命无不与美国有关。在俄罗斯方面看来,美国在欧亚地区针对俄罗斯搞混合战争,而颜色革命是混合战争的一部分。

   俄美之间的地缘政治博弈是全方位的,既包括政治,也包括经济、社会和人文等领域。如果我们把独联体大致划分成若干地理板块,斯拉夫板块(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高加索板块(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和中亚板块(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则会发现:在斯拉夫板块的乌克兰,高加索板块的格鲁吉亚,明显是美国在与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博弈中获得的战利品。美国对中亚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通过“C5+1”机制和各种传统影响手段,在中亚培养了大批亲美精英,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外交政策中表现出的独立自主成分,除本国政治进程因素外,不同程度地是受到了美国和西方的影响。独联体各国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状况,尤其是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和经济体制的差别,以及各国独立近30年来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之间的差距,为俄美博弈留下了广阔的空间。

   当然,俄美关系发展具有一系列制约因素,也具有促进因素。制约因素包括:第一,俄美之间在战略武器平衡领域实际上是非对称平衡,因此美国对俄罗斯的警惕不会消失,俄罗斯对美国的失望和警惕也不会消失;第二,俄罗斯要实现振兴,必然继续推进欧亚一体化,俄美在后苏联空间的博弈不会停止;第三,俄美关系不仅仅是双边关系,俄罗斯与欧洲某些国家的关系,尤其是与东欧国家的关系以及俄罗斯在欧洲安全体系内的复杂关系,无疑都受俄美关系的影响。所谓促进因素,俄美作为掌握全球90%以上核武库的两个大国,对全球核安全具有重要的不可推卸的责任。首先,俄美之间无论产生什么矛盾,历史上形成的对话渠道和相互熟悉的博弈套路,总会使双方把控分歧;其二,在全球反恐与核不扩散问题上,双方都有对话和适度合作的愿望;第三,作为在相当长时期内相互之间唯一的军事战略对手,保持对话与适度合作,无论在客观上还是主观上,都有其必要性。总之,俄美之间在全球战略稳定领域的博弈,最终结果是双方在保持战略遏制基本平衡的前提下,各自可以放手实施自己的地区战略或策略,乌克兰危机和叙利亚冲突最明显地体现了这种特点。俄美之间在独联体地区的博弈,对欧亚地缘政治形势的影响将是长远和深刻的,对欧亚地区各国社会政治进程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也将是显著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840.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研究》2020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