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启讷:中印边界问题的回顾与展望

更新时间:2020-09-07 23:13:03
作者: 吴启讷 (进入专栏)  
不仅和中国,也和其他邻邦缅甸、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发生冲突(与巴基斯坦的冲突最严重),而印度内部的阿萨姆邦、曼尼普尔邦等地也时有族群冲突。

   这些冲突形成的原因,必须回归印度国家的性质──英国殖民遗产的继承者。英国人统治各殖民地的一贯手段是“分而治之”,如向北把西藏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但将西藏管辖的部分土地划归给印度,至于印度能否实际控制则是另一回事。

   今天印度的阿萨姆邦、曼尼普尔邦有大片的领土即属于原来缅甸的雍笈牙王朝(同样的手法亦见于二战之后,苏联人将德国东部领土划归波兰,又把波兰东部领土划给自己)。

   西方列强长期玩弄这种帝国主义的游戏,导致各殖民地,包括印度内部出现非常强烈的族群冲突。此即印度做为一个现代国家的形成和中国有巨大差异之处,印度内部的族群关系很大程度上由政治利益强行组成,迥异于中国内部族群由2,000年以上长期互动所形成的关系。

  

   四、印度的战略目标及中印关系前景

  

   最近媒体上很多文章,都在讨论有关印度的战略目标。西方倾向低估印度的战略目标,反而特别夸大、强调中国的战略目标,认为“中国为了自己的商业与政治利益要控制东南亚以及南亚”、“中国是一个扩张型的国家”、“印度好像一直在防守”等根本的误判。

   中文媒体同样也有误判,认为“印度采取守势,没有多大的侵略性”,在边境冲突里“基本上是中国人占了便宜,印度人占不了什么便宜”,并且“将来没有什么便宜好占的时候,印度大概就会退出去,有所收敛”。这是严重低估了印度。

  

   中印边境问题示意图

  

   中国与西方严重低估印度战略目标

  

   在战略上,印度从建国开始就有很强烈的目标,不仅要主宰南亚次大陆,而且要主宰印度洋,甚至将势力范围进一步扩大到曾受印度影响的阿拉伯区域、东非以及东南亚(中国和印度之间的东南亚曾泛称“印度支那”,缅甸、泰国、寮国、越南、柬埔寨、马来半岛、印尼等地都是同时受到印度文化和中国文化影响的地方)。

   1980年代以后,印度的战略目标更加明确,它要成为世界经济强权。尽管印度的经济进展比中国慢,但仍比许多开发中国家要快得多。假若把中国放在一边,印度的经济成长是很惊人的,已超越了原来的殖民宗主国英国的经济总量。经济总量的增长虽使印度增加了国民自信,但国民自信的背后还有几个潜在危机。

   比如印度人口已接近中国,名义上排在世界第二,实际上可能已超过中国(因为印度的统计不足),而印度的耕地面积虽比中国大,但印度的农业生产效率较为低落,仍存在严重的饥荒问题。

   印度认为在实现农业以及工业现代化的过程中,必须不断扩张势力范围与战略安全范围。印度的思维完全继承英国,所以不只是前面所提的区域,连西藏、阿克赛钦、新疆管辖的一些地方都被它视为势力范围。

   印度在这些地方采取非常强烈的作为,远从1947年建国以来,它就积极维护英国人在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影响力。殖民时期的英国官员被留下来当顾问,由他们帮忙控制喜马拉雅山南麓。

   从1950年开始,又进一步向北扩张,在最东段占领中国的藏南,即印度后来所建立的、非法的阿鲁纳恰尔邦,同时还将不丹与锡金都变成印度的保护国,并且渗透至尼泊尔的王室政治里。尼泊尔王室最后的衰微与消灭都与印度有直接关系;往西,则继承了英国的殖民遗产──克什米尔与拉达克,蚕食了一些中国领土,并和新成立的邻邦巴基斯坦发生战略冲突。

  

   印度掌控中印边界各小国

  

   喜马拉雅山南麓、被称作“喜马拉雅山的牙齿”的这些小国家中,第一个被拔下来的牙齿,是锡金。印度在1950年把锡金变成保护国,签订所谓的“印度锡金友谊条约”,全面控制锡金的政治和经济命脉。

   然而锡金的整个国民组成和宗教皆与西藏相同,他们对印度的作为非常不满,遂于1968年发动反印度游行示威,却遭到印度的强力镇压与大量屠杀,并于1973年进一步驻军、军事接管锡金。

   军事接管使锡金异常焦虑,曾在1974年的一年中,发了一百六、七十封信件予世界各国,要求各国关注锡金的独立主权及领土完整,可是无人理会。事实上,因为锡金和西藏、清朝的传统关系,当时锡金对中国抱持最大期待,希望中国可以干预、保护锡金的独立,然而当时中国正值文革期间,经济和政治都比较混乱,自顾不暇。

   在1974到1975年期间,锡金曾在所有的政府大楼升起五星红旗,单方面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锡金特别行政区,但是当时的中国政府除了对印度做口头抗议之外没有任何动作,印度则以军事强力镇压,将维护锡金独立的人士(包括一些亲中人士)全部杀害。甚至到了21世纪,中国为了强化与印度的关系,干脆承认印度对锡金的主权。

   印度吞并锡金的重要原因在于,它要扩大本土到东部阿萨姆邦之间的“西里古里走廊”战略通道的宽度。西里古里走廊靠近锡金,印度将锡金灭掉以后,走廊的宽度自然扩大许多。

   这件行动非常清楚地呈现了印度实现战略目标的取向,它的下一个目标是不丹。不丹的领土比锡金大得多,并且在世界上拥有较大影响力,有类似于“亚洲瑞士”的形象。印度这些动作对中国来说是一个警讯。

  

   壮大印度必先压制中国?

  

   印度近年来在新形成的中印边境的中段及东段大规模修路,东段修筑了更多高品质的道路,可供包括俄制的T90坦克(比解放军在青藏高原的15坦克重得多)行进。

   印度在中印边境的西段阿克赛钦地区也修路,因当地本是无人区,原本双方驻兵稀少,2017年以后印度的驻军开始大增,从一个团增加到一个旅、一个师、一个军,现在又专门成立了14军(取代原来负责控制克什米尔的15军),专门对付驻守在阿克赛钦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相对于印度在边境上的强硬动作,中国方面则显得相当保守。原因之一是中国面临地理条件上的限制,印度则否。印度军队前往喜马拉雅山南麓,是从人口稠密区上来,调动容易,资源丰沛;但对于中国而言,无论是从新疆还是从西藏过来,都要经过很长时间,中间都是人口稀少(今天新疆总人口约两千万,西藏则为两三百万)、资源稀缺的区域,道路条件并不好,中国对于边境的经营和印度相比向来较为弱势。

   另外的关键则在于河谷,中印边境间的河谷大约只有半数有中国驻军及哨所,剩余没有任何哨所的河谷,在印度实际控制的那侧已被印军使用人海战术全都填满。

   这里额外补充一点,1962年中印冲突发生时,当时台北《联合报》的报导写道“匪军(人民解放军)用的是人海战术击败印军”,这是非常荒谬的描述,不仅无知还带有意识形态的偏见。当时解放军的人数大约只有印军的1/10,完全不占人数优势,靠的是战力而非人海。

   印度的战略目标早已呈现得相当明显,即希望在面对未来国家成长中最大的对手中国时,能展现出主控的姿态。对于中国而言,它必须体认到将来在世界上面临的最大战略对手虽然仍是美国,但第二大战略对手就是印度;印度也是中国在亚洲最大的战略对手,而非国力正在衰退的日本。

   日本和中国今天真正的冲突点已然不多,尽管日本在政治上不得不服从美国,但在经济上中日的互补远远大于竞争,经济上乃至政治上的共同利益亦多于冲突,这是今天中日关系的实质。

  

   中国须认清第二大战略对手是印度

  

   中国的战略目标不在于扩张,在面对印度扩张性战略目标时,会有很大危机。印度的战略目标包括要控制南亚次大陆的制高点──中国的青藏高原。面对印度的领土威胁,中国必须警惕,可是中国自身好像有点轻忽。全球观察家看到的可能也都跟事实相反,他们觉得“中国威胁了印度”。

   以1962年印度陆军全面溃败为例,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若从青藏高原向下推进到南亚次大陆,印度是完全没有抵抗之力的,印军将在一个多星期之内全军覆没,印度会被占领。可是,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政治局开会表明“我们不能打下去”,“因为我们会背上(当时)6亿印度人口的大包袱”、“背了以后可能自己都会亡国”。

   现在的想法和那时仍然相同,中国对印度没有任何政治上、领土上的野心,亦不想影响印度的战略利益,基本承认印度在南亚是一个大国,以及做为第三世界国家、不结盟国家的地位。中国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对印度相当友善。

   但是印度却一直很鄙视中国,后来则把中国视为竞争者。印度鄙视中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印度人的“后殖民情结”,他们觉得自己从殖民者那里接受了英文教育、他们的“英文比中国人好太多”,“制度和设施比中国好太多”等等。印度可能是世界上最大而且还保留“后殖民文化”的国家,对此台湾读者应比大陆读者更容易理解。

   “后殖民情节”使印度人看不起中国人,从1962年一直到今(2020)年和中国人发生冲突之前,印军都是用非常蔑视的心态去看待解放军,直到动手之后才发现和他们想像的不太一样。由于每一次上来的都是新兵,所以每个印度兵都经历过一次心理幻灭的过程。

   对于印度的战略目标,观察家以及中国都有严重低估的现象。未来印度的人口还在高速成长,印度的经济增长在疫情之后向上的趋势应当也不会停,虽然它还有一些结构性的问题。那些认为印度会为了中印共同利益而搁置争议的想法,恐怕是“天真的期待”。冲突将是中印关系态势的主流,中国只能尽早做好准备。

  

   吴启讷,台湾“中研院”副研究员,台湾大学副教授

   原载《远望》2020年第7-8月号

   、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79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