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米军:金砖国家推动全球经济治理的路径选择

更新时间:2020-09-03 14:07:04
作者: 米军  
可以说,在全球经济和金融治理方面,份额改革固然效果显著,但改变国际金融治理的根本理念和规范,建设一个以新的理念为基础的国际经济治理体系,应该是当下国际体系变迁影响最为深远的愿景。因此,将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治理经验注入由西方为主导的国际经济和社会治理体系中去,这可能是当下和未来国际体系大变革的主要发展路径之一,有助于在某种程度上协调好新的和旧的、全球的与地区的多元多层面国际制度之间的关系。

  

   三、金砖国家推动全球经济治理的发展前景

   我们同样认识到,金砖国家深化全球经济治理面临诸多困境。其一,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化建设滞后制约其推动全球治理的政治意愿和行动能力。直到目前,金砖国家集团依然属于领导人引领性质的以论坛为主的决策机制,而凝聚金砖国家合作主要依靠共享类似发展阶段和未来前景,以经济驱动和政治信任为纽带形成的特殊多边合作关系。由于不设常务秘书处,非正式特点突出,导致金砖集团非机制化突出,合作成效差。不适度推进金砖国家合作的机制化,就不能提升其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金砖国家组织只有实现一定程度的机制化,才能抵消各国分歧造成的消极影响,发挥集体行动的合力,提升金砖国家推动全球经济治理的成效。其二,来自金砖国家自身发展面临的威胁。尽管金砖国家经济基本面最近有所改善,但经济本身的脆弱性、风险和不确定性仍然存在,特别是普遍存在金融体系不完善等问题。金砖国家经济较快发展,但在世界经济价值链分工体系中处于外围位置,对发达国家市场依存度高,经济自主权不足。金砖国家需要通过技术改进和创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第四次工业革命进程。否则,美国和欧洲联盟将在今后数十年保持其作为世界贸易和金融领导者的地位。更为重要的是,金砖国家间的经济联系弱制约了集体行动力。贸易是金砖各国经济发展的发动机和联系纽带,但金砖国家的贸易关系总体上不够紧密,贸易结合度平均水平较低,五国相互间贸易只占各自对外贸易总和的5%。不仅贸易潜力没有得到发挥,而且金砖国家间投资只占五国对外投资的6%。同时,金砖国家间经济一体化程度低,没有建立诸如金砖国家自由贸易区等一体化合作机制。因此,不提高金砖国家间贸易的结合度和互补性,金砖国家就会缺少深化经济贸易合作的动力,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各国合作的战略升级。其三,金砖国家推动全球经济治理受到西方发达国家的阻碍。目前金砖国家对全球治理提出的许多变革方案受到其他发达国家的忽视乃至强烈抵制,在各种金融监管的谈判过程中还受到发达国家的排挤和打压,散布负面言论从未停止。

   当然,对金砖国家深化合作与参与推动全球经济治理,我们也要乐观其成。其一,金砖国家的诉求符合时代要求并具有群众基础。金砖国家在多次宣言中强调,金砖国家并不是要取代现有的国际政治经济治理制度,而是以改革者的身份要求现有全球经济治理机制适应新时代要求,以满足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发展需求,也得到广大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其二,金砖国家具有推动全球经济治理的坚实的经济基础,也是其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根据国内外权威机构预测,未来新兴经济体仍将持续增长,金砖国家仍是后危机时代引领世界经济走出危机的火车头,并将长期影响全球经济,这是金砖国家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最重要的基础。其三,“金砖失和论”是伪命题,利益交汇、战略协作与不断深入的务实合作是金砖国家合作的主流。金砖国家都是后起的新兴经济体国家,都是第三次现代化浪潮的弄潮者(也因此对欧美既得利益者造成较大冲击),都不是传统的“自由资本主义+民主体制”的国家,在世界资源的分配上是有共同利益的,这些是金砖合作重要的政治经济联系基础。国内外的实证研究均表明,金砖国家在贸易、投资、基础设施融资、运输、能源和粮食安全、研究开发创新、人力以及国际问题等领域具有巨大的合作潜力,这是金砖合作重要的政治经济联系基础。习近平总书记在金砖厦门峰会指出,“金砖合作潜力还没有充分释放出来,金砖国家之间还有广阔的合作空间”。印度阿米提大学的卡尔帕纳·辛格研究表明,加强金砖国家集团内部的合作将有助于每个国家更好地利用这些潜在的比较优势。更何况,以金砖国家为首的新兴大国之间的合作在促进多元化和外交平衡、减少对发达经济体的依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也是发展中国家发展的需要。金砖国家目前在全球性治理机构代表性不足,决策权有限,加强合作不仅是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需要,也是后危机时代五国共同发展的一个安全选择。金砖国家只有不断增强政治互信,加强合作的深度和广度,才能对现行的全球治理体系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尽管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非机制化突出,各国在政策目标上存在分歧,但小分歧不会影响金砖国家合作的大格局,各国间超出预期的更广泛领域的务实合作必然会将机制化建设这一重大问题提上议事日程,没有充分理由对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建设过度悲观。为此,在完善现有的非正式化机制的同时,也应推动“软法与硬法兼施”的机制化构建,有利于降低内在不确定性。中国应该在推进金砖国家机制化建设上发挥重要作用。例如,在中国的倡议下,应当在金砖国家内部明确强调彼此的一致性和与西方世界的不一致性,在这个基础上寻求金砖国家间更多的一致性和彼此能做什么而不能做什么,比如不能与美国结盟,不在金砖国家内部树敌,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过度损害对方的利益(如非常敏感的贸易平衡问题),不要在意识形态上拉黑对方,等等。只有在金砖国家内部明确了底线,才能更利于商讨开拓共同事务,确定业务运行的共同规矩,机制化建设才可顺利推进。在全球经济治理的未来发展上,金砖国家走向深度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就是要在治理的规则、对象和目标上更关注跨国性、全球性和人类共同体的整体性治理,以治理主体多元和尊重现实走向有效全球治理,走向理性与和谐的全球治理。(注释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735.html
文章来源:《国外社会科学》2018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