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文林:西方对中东的意识形态渗透及其深远影响

更新时间:2020-08-31 10:26:29
作者: 田文林  

   内容提要: 意识形态渗透是西方大国维护霸权的重要方式。西方长期对中东伊斯兰世界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旨在实现三大目标:诋毁伊斯兰世界形象,引导中东国家自我变革;灌输新自由主义教条,引导中东国家走依附性道路;破坏伊斯兰教传统信仰,动摇中东国家传统政治制度。在西方长期意识形态渗透下,中东国家的政治变革日趋陷入困境,经济发展日趋偏离工业化道路,政权与教权内耗日趋加剧。中东国家只有警惕和反思西方意识形态渗透的负面作用,才可能找到正确道路。

   关键词: 西方;中东;意识形态渗透

   作者简介:田文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一、意识形态渗透是西方维护霸权的重要方式

   西方大国谋求霸权历来是军事扩张、经济掠夺、意识形态渗透“三位一体”。相比于武力征服和经济控制,意识形态渗透隐蔽且威力强大。如果说军事霸权目的是攫取他国领土、迫使他国屈从,经济扩张是最大限度攫取他国资源和财富,思想渗透就是着眼于控制、摧毁非西方的价值观和灵魂,最终目的是通过文化渗透和价值观输出,摧毁、颠覆乃至替代对象国的信仰体系、价值标准和文化自信,使后者按照西方的意志和利益思考和行事。

   因此,价值观领域实际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尤其是在和平时期,思想观念的塑造力和穿透力威力巨大。决策者和知识精英总是受到特定观念和理论的影响,并在很大程度上将这些观念外化为战略和政策,由此对现实政治产生实实在在的影响。凯恩斯曾说过:“统治世界的不过就是这些思想。许多实干家自以为不受任何理论的影响,却往往已沦为某个过往经济学家的奴隶。”

   文化渗透注定是个“温水煮青蛙”的渐变过程。这是因为,世界观改造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简单粗暴的行政命令和暴力强制,只能使人“口服而心不服”。唯有用一种思想取代另一种思想,用一种价值观替换另一种价值观,才能使人“心服口服”。文化渗透一旦完成,它便可以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伊斯兰世界就是西方文化渗透的典型牺牲品。

   近现代以来,西方世界两大霸主———英国和美国,恰好都是孤悬于欧亚大陆之外的海权国家,因自身疆域无法扩大,其地缘战略的基本目标就是尽可能弱化和分化欧亚大陆国家,使之无力挑战海权大国。伊斯兰世界就是其重点打压的目标之一。伊斯兰世界是世界主要文明板块之一,近代以来,尽管其由辉煌走向衰落,但仍是国际政治中不容小觑的战略性力量。对主宰国际体系的西方大国来说,一个团结强大的伊斯兰世界并不符合其战略利益,一个虚弱、分裂的伊斯兰世界才真正符合心意。美国驻德黑兰大使洛伊·亨德森曾直言不讳地说,阿拉伯的团结一致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萨米尔·阿明指出,一个现代化的、富强的阿拉伯世界,会妨碍西方国家畅通无阻地窃取这里的石油资源。

   为软化、弱化、分化伊斯兰世界,西方大国无所不用,其中一种重要手段便是意识形态渗透。中东是伊斯兰世界的核心区,同时也是西方推行意识形态渗透的“重灾区”。在欧风美雨的长期影响下,伊斯兰/阿拉伯世界日渐迷失自我,发展之路越走越窄,最终在2011年爆发“阿拉伯之春”。

   二、西方对中东伊斯兰世界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总体目标

   西方对中东伊斯兰世界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手法多种多样,总体看,这些手段主要是为了实现三大目标。

   (一) 诋毁伊斯兰世界的整体形象,引导中东国家自我变革

   国家是民族生息繁衍的终极庇护所。国家通过提供安全保护、制定发展战略、汲取和分配资源等方式,为民众提供多种服务,确保社会正常有序。但对西方列强来说,发展中国家的国家主权,恰恰是其进行跨国资本扩张和地缘政治控制的最大障碍,因此总是想方设法动摇、削弱乃至颠覆第三世界的政治制度和统治根基,为西方政府推行霸权政策提供舆论先导。西方媒体针对包括伊斯兰世界在内的亚非拉国家,总是集中报道其不稳定、犯罪和灾难等阴暗面,对其积极面则甚少报道,故意歪曲其国家形象。

   国家领导人和中央政府是国家职能的具体承载者和人格化象征,因此,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和政府首当其冲,成为西方媒体诋毁和妖魔化的重点对象。那些不听从西方国家号令的中东地区国家领导人,经常成为西方媒体冷嘲热讽的对象。20世纪50年代,为推翻摩萨台政府,美国舆论不如实介绍摩萨台在伊朗的受欢迎程度,反而将其描绘成一个“穿着睡衣在床边举行会议、在公开会议上哭泣的傻瓜”。相比之下,为扶植听话的巴列维国王,美国媒体将残酷镇压反对派人士的专制国王,描绘成一个“进步”君主。美国军方和情报局在这种宣传中发挥了“支配性作用”。

   而叙利亚的巴沙尔政府、伊拉克的萨达姆政府、利比亚的卡扎菲政府以及苏丹的巴希尔政府,在其遭受西方国家破坏和“政权更替”之前,就已成为西方媒体的攻击目标。伊拉克萨达姆政府是西方舆论妖魔化的重点对象。1990年8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美国主流媒体马上将萨达姆描绘成当代希特勒,并伪造伊拉克军队施暴事件。西方媒体进行妖魔化宣传,目的就是激起民愤,方便其发动侵略战争。

   “9·11”事件后,小布什政府决意借机再次对伊拉克发动军事打击。为此,美国国防部专门成立了“战略影响办公室”,为美国军事干预伊拉克提供借口。美国媒体制造假新闻,大肆炒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渲染“美国将被袭击”的威胁,由此证明美国发动的“先发制人”军事打击是一场反对“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正义战争和“自卫战争”。

   这些虚假宣传成功说服美国公众,使其相信入侵伊拉克是公正的。但事后证明,伊拉克根本没有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与“基地”组织毫无瓜葛。尽管美国主流媒体事后道歉,但伊拉克已经陷入战乱,数十万民众流离失所。

   总之,西方媒体通过歪曲报道抢夺意识形态话语权,积极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霸权政策进行辩护,同时将中东国家置于道义的审判席,由此使西方国家有可能打着“捍卫人权”“反对暴政”等旗号,堂而皇之地推行霸权主义,肆意蹂躏他国主权和合法权益。更可悲的是,西方对伊斯兰世界的负面评价,一定程度上促使广大穆斯林不自觉地“对号入座”,自我贬损,最终盲目跟随和效仿西方制度和价值观。不同于强制性方式,意识形态渗透是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最终使受害者也主动或被动地接受西方期待的价值观和事实,这正是其可怕之处。

   (二) 误导中东的发展战略,使之依附西方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

   发展问题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头等大事。对那些在民族解放运动中独立的欠发达国家来说,奉行何种发展理念和发展战略,事关未来能否繁荣富强,事关在赢得政治独立后能否赢得经济独立。对西方国家来说,一切则恰恰相反。在殖民时代终结后,西方对发展中国家的控制更加依赖经济控制。由此,西方国家想方设法误导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战略,使之尽可能符合西方的利益需求,继续依附于西方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

   通过意识形态渗透误导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理念和发展战略,就是实现上述目标的关键举措。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将那些符合西方整体利益的发展理念,灌输给非西方国家的精英,使之自觉自愿地制定和推行有利于西方的发展战略。有学者正确地指出:“发展话语构成了帝国主义过程的一部分,而其他国家的人民则被剥夺并变成了目标。这一过程中的本质部分就是‘发达’国家管理、控制甚至创造第三世界的经济、政治、社会及文化等各方面。在这一过程中,许多人的生命、规划、希望和梦想都掌握在那些与他们生活方式、希望和价值观格格不入的人们手中。”

   西方国家近代经济成功始于工业革命,工业革命之所以率先在欧洲爆发,又得益于欧洲发现新大陆后从事“三角贸易”所带来的原始资本积累。欧洲国家走上工业化道路的种种原始积累方式,如殖民掠夺、圈地运动、贩卖奴隶等,后发国家很难复制和效仿。而且,西方国家奉行零和思维,容不得别国发展壮大,其他国家越是处于积弱积贫状态,它们才越认为自己的发展是成功的。因此,西方大国心心念念想要塑造的乃是一种“中心—外围”的等级分工体系。

   在这种背景下,西方国家绝不肯将自己的“成功秘诀”外示于人,而是有意识地向后发国家推销无效乃至“有毒”的发展药方。由于西方国家已经实现工业化,亟须开辟更多的原料供应地和产品销售市场,因此其对外宣传上总是刻意渲染“自由贸易”和“比较优势”理论,哄骗发展中国家打开国门,用本国的原材料和初级产品交换西方国家的高附加值工业品,西方国家借以攫取更多财富,并使资本主义实现全球扩张。因此,不同于欧洲扩张主义者以前传播的思想意识,当前意识形态渗透的重中之重就是将新自由主义视为普世价值到处传播。

   新自由主义以“华盛顿共识”为代表,主要内容包括私有化、自由化、去管制化、自由贸易等。这些原则既是一种经济教条,也具有很强的意识形态属性。从方法论看,新自由主义带有很强的反社会、反科学属性。这种思潮以个人主义价值观为前提,“试图通过暗示其本身不可能存有的经济合理性,来限制社会科学洞察社会关系现实的能力”,但“该理论没有扩大我们对社会环境的理解,它只是擦掉了人类的知识和意识”。从政治角度看,这种思潮夹带“私货”,它为西方关于人权以及良治的垄断性观念、西方流行文化和旅游业的涌入铺平了道路。

   从效果看,这种倡导私有化、市场化、减少政府管制的新自由主义学说,符合西方跨国资本的利益,却有损第三世界国家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因此,第三世界国家推行新自由主义过程中,与之相伴的经常是独裁主义和警察国家。当权者推行的政策无法满足广大民众的需求时,不得不更多借助暴力加以回应。

   由此不难理解,“新自由主义+独裁统治”的模式至今在第三世界国家仍十分流行,并受到美国的高度赞赏。为诱使发展中国家主动迎接西方资本,美国许多大学大肆向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学生兜售“华盛顿共识”,例如制造“市场万能”神话,通过私有化使企业破产,解除资本管制,国家信用靠国际金融机构评定,鼓励进口依赖等。有学者指出,新自由主义的目标是发达国家通过强行实施自由贸易和自由资本流动,在发展中国家中拥有不受限制的财产权,进而着手打断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

   美国等西方国家还有意培养一批“经济杀手”,他们披着经济学家、银行家、国际金融顾问之类的合法外衣,却肩负着建立美国全球霸权的战略任务,他们主要以经济而非武力方式操控别国,诱骗发展中国家落入预设的经济陷阱,控制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和自然资源,通过欺骗手段让成万亿的资金不断流入美国,最终巩固并扩大美国在全球的经济、政治和军事霸权。

   为使第三世界国家对西方产生依赖性,西方国家常用的策略之一,就是向这些国家的精英阶层提供低息贷款。它往往伴随着对商品的奢侈消费,而企业生产出的这些商品并非任何生产性的投资。一旦一国大量负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会出面干预,要求该国进行结构改革。这就像唆使一个成瘾的赌徒继续在赌场借钱赌博,然后拿走他无辜的妻儿所居住的房屋,因为他还不起自己输掉的赌债。而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标准下,这完全是合法的。

在引导和塑造发展中国家发展战略过程中,以“西方中心论”为底色的学术研究和学术交流,发挥着重要但不为人知的关键性作用。学术研究表面上远离政治,实则是塑造话语权、参与政治决策的强有力方式。西方国家的学术研究(尤其是涉及亚非拉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理论),用一套看似缜密的逻辑推理以及繁复琐碎的学术论证,为发展中国家指出了一条不容辩驳的发展道路,最终目的就是避免第三世界国家实现经济赶超,继续与西方保持依附与被依附关系。具体到操作层面,西方社科界有意识地制造和强化某些概念和理论,尤其是通过“数理论证”和构建“指数话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94.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20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