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一兵:定在概念:马克思早期思想构境的历史线索

更新时间:2020-08-24 23:58:18
作者: 张一兵 (进入专栏)  

   作者简介:张一兵,南京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南京 210023

   原发信息:《中国社会科学》第20199期

   内容提要:在海德格尔存在论中扮演关键性角色的此在概念,在康德、黑格尔哲学中实为一定的存在——定在。青年马克思在早期文献中,多用定在、社会定在和定在方式等概念,而在1845-1847年历史唯物主义创立时期,如同不再使用异化、类本质等概念一样,马克思刻意回避使用了社会定在等带有思辨哲学色彩的话语。然而,他却用一定的、历史的、具体的现实社会生活情境来表征历史唯物主义的特殊质性。一直到1848年之后,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等经济学手稿中重新恢复使用社会定在、定在方式等概念。可以说,并不是抽象的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而是社会定在规制人的全部观念,这才是历史唯物主义最重要的科学原则。

   关键词:马克思/黑格尔/定在/定在方式/社会定在/历史唯物主义

   标题注释:本文为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数字化基础上的马克思恩格斯原始文献典藏与研究”(18JJD710003)阶段性成果。

   在传统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社会存在概念被视作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中的关键词,但是,如果我们回到马克思的原始文献中,我们却发现他极少使用社会存在(gesellschaftliches Sein)这个概念,在创立历史唯物主义之前和他后来在经济学和历史学研究中表述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的时候,在德文原文中,他通常使用了一个更加精准的科学概念:社会的、历史的关系性定在(Dasein),以及定在方式(Daseinsweise)。可以说,这是来自黑格尔哲学逻辑中的一个被否定的有限环节,却成为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构架突现的关键,然而,gesellschaftliches Dasein恰恰是以它的不在场方式出场,并且,它又是海德格尔后来存在论变革中对个人主体的历史性界定的开端——此在。文本试图去复原Dasein概念在从黑格尔到马克思前期思想构境①中的历史线索,以期引起进一步的学术关注。

  

   一、黑格尔与青年马克思的有限定在规定

   在德文中,Dasein可直译为“这个是”,通常指一个在特定时空中已经成为现实的存在,或者是某种现成的既有存在状态和先在条件。②通过文本检索和分析,我们可以看到,青年马克思最早在面对社会生活中所使用的定在概念,缘起于黑格尔的思想构境。

   Dasein在黑格尔的哲学逻辑构境中,有着两个构境层:首先是对Dasein的一般哲学规定,在这里,黑格尔没有依循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对Dasein的泛化杂多使用,③而是将其限定在“一种规定性的存在”,或者“在那里存在着的东西,或某物”。④在有些地方,黑格尔也将其更精准地表述为“bestimmtes Sein”(一定的存在)和“ist da”(存在于此)。有时候,这个bestimmt就等于Dasein。这一等值构序以后在马克思1845年创立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构境中,我们还会直接看到Dasein概念缺席时bestimmt的特定构序作用。在“伯尔尼笔记”中,列宁直接摘录了黑格尔在《逻辑学》中的这一表述,“Das Aufheben des Werdens——das Dasein”(变易的扬弃——这个定在),“Dasein ist bestimmtes Sein”(定在是一定的存在)。并且,列宁在《黑格尔〈逻辑学〉一书摘要》中对Dasein做了存疑式的理解:“具体的、规定的存在(?)”⑤其次,第二个构境层中,Dasein出现在绝对观念对象化和异化为一定的现实历史存在,并扬弃异化的历史定在复归自身的进程中。在黑格尔那里,当绝对理念通过外化沉沦于自然物性定在(对象化和异化的第一阶段),并逐渐在社会历史进程中通过对象化个人的“激情”感性定在(异化的第二阶段,这正是海德格尔“此在”的启思点)实现自己的“理性的狡计”。在这里,异化是人的意识对象化为他劳动的产品,客观精神异化为市民社会活动中“看不见的”规律。在这个更高的社会历史场境中,人的主体性存在物化于社会财产(第二自然的定在)的生产与占有,表征了必然王国中新一轮更深刻的经济所有关系定在异化的出现。显然,黑格尔定在概念的这个第二个语境对于后来的马克思是更重要的构序方向。

   可以看到,在《法哲学原理》一书中,黑格尔关于定在概念的第二构境层,是在阐释古典经济学构境中市民社会经济关系时设定Dasein的现实指归的。黑格尔在此书共计300余次使用Dasein概念,并3次使用了Daseinsweise(定在方式)。一是黑格尔用社会关系存在来确定社会历史活动中的定在概念,这一定位在后来赫斯和青年马克思的社会定在概念中成为主要构序线索;二是黑格尔指认市民社会中原子化的个人在市场交换关系中深陷既定的经济关系之中,Dasein为特定物质利益关系中的经济人之自在锚定。这很像卢梭曾经所说,人拥有物则为物所粘黏。黑格尔说:个人在市场交换中利己的目的,就在它的受普遍性制约的实现中建立起在一切方面相互依赖的制度(System allseitiger Abh ngigkeit)。个人的生活和福利以及他们的获得的定在(Dasein),都同众人的生活、福利和权利交织在一起,它们只有建立在这种制度的基础上,同时也只有在这种关联(diesem Zusammenhang)中才是现实的和可靠的。⑥

   这个“普遍性制约”,来自市民社会中原子化个人在资产阶级市场交换中生成的特定的中介性的经济关联(Zusammenhang)⑦定在中拥有的“生活、福利和权利”。你有什么样的经济关联定在,你就有什么样的“这个是”。转换到后来马克思的经济学构境中,即是说,你一无所有,就必然是无产阶级劳动者的定在,你的“这个是”只能是在商品交换关系场中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商品;而如果你拥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你就会获得无偿占有剩余价值的资本关系定在。后面我们也会看到,马克思那里使用的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定在概念也是在黑格尔这里的构境中使用的,因为,工人和资本家都不再是主体,而是经济关系的特定人格化。这是一个很深的批判性构境。

   三是市民社会中定在的非自主的他性特征。有如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定义自我意识一样,自我意识总是在他性意识的反指镜像关系中反向确认自己,在市民社会中,一切经济关系中自发的定在都是与在交换市场中的价值实现相关的,所以黑格尔认为,市民社会中出现的“需要和手段,作为实在的定在(reelles Dasein),就成为一种为他人的存在(Sein für andere),而他人的需要和劳动就是大家彼此满足的条件”。⑧市民社会中的个人存在都是非自为的,而只有在交换关系构序的他性定在(“看不见的手”)中被反指。在谈及市民社会的经济契约关系的他性定在属性时,黑格尔说,在契约关系中,定在(Dasein)作为特定存在,实质上是为他的存在;所有权,从它作为外在物的定在这方面看,对于其他外在物以及在它们的联系范围内来说,是必然性和偶然性。但是,作为意志的定在,所有权这种为他的存在,则只是为他人的意志的存在。这种意志对意志的关系,就是自由赖以获得定在的特有的和真正的土壤。这种中介——有了它,我就不再仅仅通过某物和我的主观意志拥有所有权,而且同样可以通过他人的意志,从而在共同意志的范围内拥有所有权——构成契约的领域。⑨

   不难体会到,在这里,Dasein如同黑格尔在《逻辑学》中的被否定的具体实在的消极位置相近,在市民社会的市场交换关系中,契约一类经济关系定在是个人在第二自然中出现的消极本质。黑格尔的这种对社会关系定在的否定性描述,我们不久之后会在《神圣家族》中看直接看到。

   1839年,费尔巴哈在批判黑格尔哲学的过程中,针对黑格尔的逻辑抽象一般和无限性,从一个唯物主义的立场上指认出黑格尔哲学“实际上是一种一定的、特殊的哲学”:

   黑格尔哲学是在一个时代里产生出来的,在这个时代里,人类正如在任何其他时代里一样,是处在一定的思维阶段上,在这个时代里,是有一种一定的哲学存在的;黑格尔哲学与这种哲学相联系,甚至与这种哲学相结合;因此它本身就应当具有一种一定的、因而是有限的性质。所以,每一种哲学,作为一种一定的时间上的现象,都是从一个前提开始。⑩

   费尔巴哈认为,很多哲学家都以为自己的哲学是没有前提的,可事实上一切哲学都只能从一定的时代出发。显然,这是一个十分深刻的观点,其构序意向更接近黑格尔定在概念的第一个方面。不同的是,这个bestimmt在唯物主义构境中却反转为肯定性的意向。此构境意向也链接马克思后来在历史唯物主义中的那个“一定的”语境。

   我们都知道,青年马克思的理论开端是他跟随青年黑格尔派凸显个人主体性的资产阶级哲学理念,即从黑格尔哲学中特意裁剪出来的自我意识哲学。青年马克思通过一篇古代唯物主义自然哲学原子论的比较研究论文,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在这篇关于德谟克利特和伊壁鸠鲁的原子论唯物主义之差异性的研究论文中,青年马克思将德谟克利特原子说中垂直下降的“定在”状态视作一种不自由不独立的被决定状态,而经过马克思过度诠释过的是伊壁鸠鲁超越了“定在”状态的偏斜下落原子论:超越定在,实现自由、自为存在、不依赖于直接定在的独立性。穿透这个逻辑隐喻,这实际上是德国新兴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象征性写照。

   青年马克思在博士论文中,将德谟克利特原子说里那种在虚空中沿着直线下降运动的原子视作丧失了自由个性的点:“每一个物体,就它处在下落运动中来看,不外是一个运动着的点,并且是一个没有独立性的点,一个在某种定在(Dasein)中——即在它自己所划出的直线中——丧失了个别性的点。”(11)正是在这一语境中,青年马克思第一次运用了黑格尔哲学构序中的Dasein概念,并将其放在一种否定的构境意向上,来指涉必然性的直线运动之中的有限物质存在,他甚至说,定在的“存在(Existenz)就是纯粹物质性的存在”。这当然是唯心主义的构序逻辑。

   在青年马克思看来,与德谟克利特不同,伊壁鸠鲁原子论偏斜运动中的原子才体现了精神个性与自由。他说,“同原子相对立的相对的存在(Existenz),即原子应该给予否定的定在(Dasein),就是直线。这一运动的直接否定是另一种运动,因此,即使从空间的角度来看,也是脱离直线的偏斜”。(12)这也就是说,伊壁鸠鲁的原子下降时偶然发生的偏斜运动是对直线定在的否定和积极超越。后来晚年阿尔都塞在“偶然相遇的唯物主义”构境中对“偏斜”的理解,恰恰悖反于青年马克思的这一构序意向。(13)在此处青年马克思隐喻的构境中,凝固不变的直线运动象征着现实中的旧式普鲁士专制现实的定在,而否定和超越直线的偏斜运动则是要求变革的青年黑格尔派主张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自我意识)呼声。这里,表面上抽象的偏斜运动的原子,实际上是对社会现实中资产阶级革命的理想化憧憬。也就是说,青年马克思此处关于定在概念的构序逻辑,看起来是处在黑格尔第一构境层中的抽象定在规定,却隐喻着第二构境层中对现实历史定在的否定。这是一个复杂的话语构式。但是,显然此时马克思并没有达及黑格尔对定在的关系定位和市民社会经济关系的否定性构境层。准确地说,青年马克思还没有进入资产阶级的经济世界。

我们都知道,在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哲学的影响下,青年马克思在1843年春夏写下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和《克罗茨纳赫笔记》中,实现了自己从唯心主义向哲学唯物主义的第一次转变。也是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手稿中,我们看到了马克思对定在概念的集中使用。从原文中看,他一共计130余次使用了Dasein,3次使用Daseinsweise(定在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