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铁芳 孙意远:儿童何以成为整全的生命:儿童教育的意蕴及其实现

更新时间:2020-08-24 23:28:28
作者: 刘铁芳   孙意远  

   摘 要:早期儿童发展具有整体性,这意味着儿童教育就是带出儿童作为整体生命的健全发展。儿童早期生命的整体而优雅的展开离不开成人的陪伴,成人积极性的爱与陪伴,潜移默化地引领着儿童整体性生命发展的内在方向。儿童教育就是在富于爱心的交往之中,激发儿童美好事物的生命体验。儿童的游戏、交往作为儿童教育的基本形态,就是儿童整体地打开自我的方式。儿童的教育基本目标是过充分的儿童生活,也即以健康为基础,以爱的交往为基本形式,以理智世界的充实为基本内容,一点点带出儿童健全而完整的生命存在。

   关键词:儿童发展;儿童教育;儿童学习;儿童生活

   作者简介:刘铁芳,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孙意远,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研究生。

   谚语云:“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开端对一个人的发展无疑具有关键性的奠基作用。开端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个体成长伊始,就是作为一个整体而得到孕育。人生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早期儿童生活的展开实际上奠定了个体其后人生发展的潜在生命结构。正如柏拉图所言:“凡事开头最重要。特别是生物,在幼小柔嫩的阶段,最容易接受陶冶,你要把它塑成什么型式,就能塑成什么型式。”这意味着不断地回到开端,切实地理解儿童及儿童教育的意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一、重新认识儿童:作为整体的生命

   “幼稚期(自出生至7岁)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个时期,什么习惯、言语、技能、思想、态度、情绪,都要在此时期打一个基础。若基础打得不稳固,那健全的人格就不容易形成了。”陈鹤琴在这里提出了儿童早期对个体整体性人格的影响,实际上已经提到了儿童作为整体生命的问题。关键的问题在于,什么是儿童发展的“基础”?这个“基础”究竟从何时开始?儿童发展是一个整体,特别是早期儿童发展,犹如一个模糊的黑箱,我们无法观察清楚,但其确实蕴藏着儿童情感与思维的萌芽,并在某一时刻以整体的方式显现出来。

   我们来看一个1岁多的婴儿(辰,男孩,2015年8月出生)的表现:

   接连几个早上,外公刚把面端到桌子上,辰就马上到书房,直接把我拖出来,一直拉扯到餐桌旁,坐下来吃面。这几乎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了。

   不仅如此,每天早上姐姐要上学了,辰马上就会从沙发上拿一条红领巾给姐姐。我要出门的时候,辰马上过来给我拿鞋子,正如我每次回来,辰都会跑过来给我找鞋子一样。(2016年12月7日)

   辰拖爸爸出来吃面,这个在成年人看来十分简单的日常生活行为,其实蕴含着不简单的意义。这其中至少包含五个环节:一是观察与记忆,也即记住曾经观察到的爸爸吃面;二是观看与联想,也即看到外公端出面条来,马上联想起爸爸层面的场景;三是思考与判断,看到面条出来了,推断爸爸要吃面了;四是十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对爸爸的爱,正是爱才使得辰关注爸爸的事情,进而想到要喊爸爸来吃面;五是直接跑过去喊爸爸来吃面的行动。这样,辰的行为隐含了彼此关联的五个环节:观察与记忆,联想,思考与判断,爱,行动。不难发现,1岁多一点的幼儿,已经表现出较完整的生命行动。也可以说,到这个时候,其实就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出个体成人的初始形态了,也即一个人懂得把自我置于与周遭人与物的关联结构之中,怀着爱心来整体地回应周遭情景。

   很有意思的是,从辰的行为中可以明显地看出辰认知发展的过程:首先,认识爸爸、妈妈、姐姐、红领巾、面条,也就是静态的人和事物;其次,逐步认识爸爸吃面、姐姐上学、爸爸出门换鞋、爸爸回家换鞋这些关联性情境,也即开始认识人与事物之间的关联;最后,开始意识到自己与周遭事物的关系,让自我置身情境之中,也即从意识到爸爸、面条作为静态的物,到爸爸吃面条作为动态的情景,再到“我”要喊爸爸吃面条这一自我参与其中的整体性情景。这一情景中,辰不仅给自己的世界创造了意义,即一方面证实自己的能力“我能喊爸爸吃面条了”;另一方面真实地活在与爸爸的关联之中,找到自己进入爸爸的世界的方式,或者说爱爸爸的方式;同时也给爸爸的世界创造了意义,爸爸的世界不仅有一个静态的儿子,而且是一个鲜活的、逐步变得有爱心的、真实地关联于爸爸生活中的不断成长中的儿子。

   “个体发展早期,人作为感性自然的存在,更多地是以个体身心感官来接触世界,形成个体与世界的感性的联系,这种联系往往是整体性的,未分化的,可以名之为感性的综合阶段。”个体对世界的认知方式折射出来的正是个体自身的存在方式。换言之,早期儿童尽管不能准确地认知周遭世界,但却可以凭借自身的天赋本能与模糊而开放的多维身体感知,形成对周遭事物的直觉而整体的判断与回应。这里十分重要的一点就是,儿童不仅仅是整体地感知世界,同时这种感知会直接地唤起个体对周遭世界的态度,并转化成实际的行动。这提示我们儿童发展的整体性,也即儿童一开始就作为整体而发展。一个人年少的经历之所以在个体成长中起着重要的奠基性作用,正在于儿童发展初始阶段的模糊或混沌的整体性。换言之,早期儿童乃是作为模糊而整体性的存在。“儿童的好奇,他的探索,他的涂鸦,他的绘画,他的幻想、梦想,他的游戏,他的言说,他对世界的童话般、神话般的理解与把握,他以自己的五官、肢体、躯体对世界接触、感知、互动,从而全方位把握世界。”正因为早期儿童发展具有模糊性,故儿童发展充满着不确定性,有着无限可能性;正因为早期儿童发展具有整体性,故儿童发展具有包容性,也即包容、孕育着个体其后发展的几乎一切重要的质素,诸如认知、情感、态度与价值偏好等在混沌中的孕育与生长。

  

   二、儿童教育:激发儿童美好事物的生命体验

   沉浸于吃奶的婴儿、在妈妈怀抱里咿呀学语的幼儿、在草地上蹒跚学步的幼童,总会给人一种纯净的美感。早期儿童作为一个混沌的生命整体,自有某种内在的单纯、素朴与和谐。儿童早期发展中保护性的爱与引导,正是建立在对儿童早期发展之初始性内在秩序的保护与促进。换言之,儿童早期教育需要某种基于爱、美与和谐相统一的纯一性,这乃是要保护个体初始生命形态本身的和谐、单纯与宁静。这意味着儿童教育,尤其是早期儿童教育不能繁杂,也即不能过于复杂、多样。早期教育的繁杂,容易破坏个体生命发展基于自然的初始整体性,导致早期儿童心灵发展的无序化。正如柏拉图所言:“一个儿童从小受了好的教育,节奏与和谐浸入了他的心灵深处,在那里牢牢地生了根,他就会变得温文有礼;如果受了坏的教育,结果就会相反。”柏拉图提出早期优美文艺教育的重要性,乃是要塑造个体生命的原型,使得个体孕育出一种趋向美好事物而排斥丑恶事物的生命意向,由此而奠定个体明智、美好的品格雏形。站在早期儿童生命自身成长的内在秩序而言,早期儿童教育中侧重美好事物的优雅引导,正是要在保护个体初始自然生命整体的单纯与和谐的基础上,一点点激活儿童对美好事物的经验与欲求美好事物的生命意向。

   个体成长在混沌之中,这种混沌的经验不断地生长,不知不觉之中形塑着儿童发展的内在方向。承认早期儿童发展的整体性,意味着早期教育的根本任务乃是激活、引发、扩展这种整体性,让年幼个体与世界的整体性相关联,由此而带出儿童作为整体性的生命存在,避免过早单一的训练,弱化了儿童向着世界的整体性感知,与由此而来自我生命在潜移默化之中的整体性打开。早期儿童教育的重心就是让儿童个体充分舒展自己的感知、想象,把自我身心整体融入与周遭事物的关联之中,让此时此刻的儿童生命充分地舒展、自由地显现,让他们的生命趋于丰盈而饱满。

   早期儿童发展具有整体性,这意味着儿童教育就是带出儿童发展的整体性。值得特别关注的是,儿童早期生命的整体而优雅的展开,离不开成人积极的爱与陪伴。直白地说,儿童早期发展过程中成人的陪伴,潜移默化地引领着儿童整体性生命发展的内在方向。儿童以游戏的方式自由地打开自我生命,获得多样而充实的生命体验,并经由成人的参与而在不知不觉中得到某种引导与暗示,在唤起孩子对生活世界的爱与热情之时,潜移默化地指引儿童一点点向前发展的方向。这意味着早期儿童美好生活体验的完整性,本身就内蕴着整合自身发展的内在力量的萌芽。换言之,儿童正是凭借美好事物的体验而趋于生命的丰盈与美好,并在此过程中敞开儿童发展的内在方向,一点点萌生出引导个体人生发展的美善力量。“我们必须寻找一些艺人巨匠,用其大才美德,开辟一条道路,使我们的年轻人由此而进,如入健康之乡;眼睛所看到的,耳朵所听到的,艺术作品,随处都是;使他们如坐春风如沾化雨,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之间受到熏陶,从童年时,就和优美、理智融合为一。”儿童早期发展就是在美好事物的引领中让年幼的个体生命整体得以涵化,一点点敞开朝向美好事物的生命通道。儿童教育就是在富于爱心的交往之中,激发儿童美好事物的生命体验。

   斯宾塞在《什么知识最有价值》一文开篇这样写道:“从时间的先后看,可以说人类先有装饰后有衣着。一些忍受身体上很大痛苦去文身的人都经得住高温而很少设法去减轻这种痛苦。……就是在我们中间,多数人对衣料的华美比对它的温暖考虑得多,对剪裁的式样比对穿着的方便考虑得多——当我们看到效用仍然多半从属于外观这个事实,我就更有理由来推断出这样一个起源。奇怪的是在心智方面也有同样的情况。在心智方面同在身体方面一样,我们所追求的都是装饰先于实用。不只在过去,在我们现代也差不多一样:那些受人称赞的知识总放在第一位,而那些增进个人福利的知识倒放在第二位。”斯宾塞原本是要论证教育应该从实用出发,以此来针砭传统教育不顾及实用价值,但他在这里却道出了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就人类发展史而言,表现出来的基本规律乃是装饰先于实用。换一种说法,人之为人,一开始就体现了装饰与实用的统一。简言之,人之为人,不仅仅是作为消耗物质而保障自我身体的存在,同时是作为超越物质享受而敞开自我精神世界的存在,个体敞开自我精神世界的基本方式正是装饰,也即审美。对于幼儿而言,在生存本能之上,游戏可以说是第一位的。在儿童生活世界之中,有亲近的人陪着玩游戏,远胜过好吃好穿。简言之,在保持基本生活条件的基础上,孩子更在意的是非功利性的游戏,而非物质的享受;是让自己游戏起来,而非物质条件的改善。这提示我们,考察个体成人的开端,伴随个体成人意识的萌芽,个体生命所敞开的乃是作为实体的存在与作为精神的存在之统一。

这里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儿童生活的事实如何促成儿童成长的价值性生成?18世纪,休谟(David Hume,1711—1776)曾提出著名的伦理难题:什么是事实和什么应该是事实,是逻辑上不同的两个概念,从一个之中无法推出关于另一个的结论。从理论逻辑而言之,一个人怎么做不能推断出一个人应该怎么做,事实推不出价值;但就现实而言,一个人确确实实地从单纯自然的存在逐步成长为一种为美善价值所浸润的存在,也即价值感成为个体生命的事实。“一个儿童从小受了好的教育,节奏与和谐浸入了他的心灵深处,在那里牢牢地生了根,他就会变得温文有礼;如果受了坏的教育,结果就会相反。再者,一个受过适当教育的儿童,对于人工作品或自然物的缺点也最敏感,因而对丑恶的东西会非常反感,对优美的东西会非常赞赏,感受其鼓舞,并从中吸取营养,使自己的心灵成长得既美且善。对任何丑恶的东西,他能如嫌恶臭不自觉地加以谴责,虽然他还年幼,还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等到长大成人,理智来临,他会似曾相识,向前欢迎,因为他所受的教养,使他同气相求,这是很自然的嘛。”一个人年少阶段好的或坏的价值体验,潜移默化地滋养着个体心灵,成为个体惊艳世界的价值原型。价值对于个体而言乃是活出来的事实,也即个体成长过程中体验到某种价值,进而唤起个体内在的价值体验结构,由此而形成个体向着外在世界的价值期待与价值意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13.html
文章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20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