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剑:社会主义与民营经济

更新时间:2020-08-24 10:57:19
作者: 陈剑 (进入专栏)  
(一)发展民营经济有利于以人为中心发展思想的落实

   民营经济作为市场经济主体 ,是市场经济中最活跃、最具生命力的内容。他们是市场基础,他们的存在,提升了天下人社会性,提升了社会主义共有共治共建共享水平。

   党的19大提出以人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意义重大。成千上万的个体经济和私营企业汇聚成的民营经济是市场经济基础,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市场经济中的体现。市场经济要求经济自由和经济平等,有利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以人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奠定了基础。在中国,民营经济已经成为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主要力量。

   (二)民营经济是市场经济基础

   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高度契合,而民营经济是市场的基础。这极大提升了民营经济的社会主义性质。

   民营经济量大面广,是市场经济主体中最活跃的部分。正因为此,市场对资源配置所起的决定性作用才有其土壤和条件。并由此带来生产效率明显提高,带来了整个社会生活发生了历史性的改变。以中国2017年数字为例,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如果作更详尽分析,特别考虑到一些国有企业通过对行业和资源的垄断,所创造的GDP中实际含有大量民营经济成果,上述数字只会更高。

   民营经济是市场的基础。何谓基础,就是在数量上占居了市场主体的大多数。民营经济占全部企业90%以上,就是市场的基础。不然,市场对资源配置所起决定作用的土壤和条件就发生了根本变化。如若如此,就使得市场经济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一般规律所发挥作用的空间受到很大扭曲。正因为此,党的18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条规律”。

   (三)民营经济的社会主义性质在于共有

   这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

   1. 生产的社会化推进了社会共有

   对于民营企业来说,企业资产在初创时期,相当大的比重属于企业家个人的。但随着企业不断成长壮大,企业的社会性质愈益体现,企业主所占比重愈益缩小。生产的社会化必然要求在生产关系上实现对生产资料的社会共同占有。而这需要通过健全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通过市场公正进而通过诸多手段实现社会公正才能够实现。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一书中,从生产资料的社会化、生产过程的社会化和劳动产品的社会化等方面,说明了资本主义生产社会化的特征。而这种生产的社会化,显然不属于资本主义特有,而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过程。在资本主义发展初期,生产资料越来越集中在少数资本家手中,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成为那一时期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但资本主义几百年发展,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也在不断调整,私人占有也越来越具有共同占有特征。包括生产社会化所创造的巨大财富,很大比重也越来越社会化,越来越为社会共有。

   2. 微观分析

   社会所有对一个企业而言,意味着真正把企业职工作为企业主人落到实处。任正非的华为公司可以看作是社会所有的一个类型。大午集团的私企立宪,也同样包含社会所有的内容。上个世纪80年代初,浙江温岭市探索出的股份合作制模式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这种股份合作制无疑也含有丰富的社会主义因素, 也是一种社会所有的形式。上述社会所有形式,在民营经济中所占比重愈益增长,说明民营经济的社会主义性质愈益突显。

   (四)“公”“私”转化

   民营经济的股份合作、公司全员持股都是社会所有的重要形式,含有丰富的社会主义因素,属于社会主义共有性质。也就是说,民有经济可以姓“公”,也可以姓“共”。国有经济,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实现形式问题,国有经济也有可能姓“私”。

   国有经济相对应民有经济,公有制相对应私有制。国有经济或许意味着是公有制,但是否一定是“共有”,需要作具体分析。很多情形下,国有经济,由于是政府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天下大多数公民是否有直接关联,与社会所有是否有直接关联,需要具体分析。如果不能够很好地解决共治的问题,不能够让天下人参与对国有经济,包括对国有企业的有效治理,国有经济,或国有企业很有可能演变成少部分官僚特权阶层的的“私”有。2020年8月1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报道了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华融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受贿、贪污、重婚一案。针对赖小民的起诉书指控,2008年至2018年,被告人赖小民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88亿余元。赖小民曾经担任董事长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是属于财政部控股,进入了中国500强的大型央企。赖小民的贪腐显然不是个案。类似的贪腐案例也时有所闻。赖小民的贪腐案例说明,国有企业如果不能够很好地解决共治问题,不能够找到天下人参与治理的有效形式,即真正有效的民主监督形式,那么“国有”就有可能演变成纯属的私有。

   现实情形下,国有可以“公有”但并不意味着一定“共有”。民有经济,如果组合方式发生改变,民有经济可以成为共有经济,成为社会所有经济。

  

   民营经济具有社会主义性质,并不意味着,民营经济完全属于社会主义。民营经济在自身发展过程中,也有一些不属于社会主义因素。例如,企业主对财富的过度挥霍,员工合法权益得不到尊重,等等。因而,民营经济在发展过程中,需要适应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变动的需要做出相应调整。例如,如何真正发挥工会组织的作用;在保护企业员工合法利益的同时,保护企业主的合法利益。就整个大环境分析, 中国民营经济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做出 了巨大贡献。现在的问题是,民营经济在练好自身内功的同时,政府和社会如何为民营经济发展提供平等的法治的市场环境,严格保护民营企业家合法财产,进而使民营经济对未来发展有清晰的预期,以提升民营经济的信心,进而推动中国经济持续增长。

   参考文献  :

   1. 恩格斯《反杜林论》,人民出版社1999年12月出版;

   2. 陈剑:我的新社会主义观(上),学习俱乐部,2020年1月7日;

   3. 陈剑:我的新社会主义观(上),学习俱乐部,2020年1月21日;

   4. 陈剑:利益表达和利益诉求机制——社会主义基本特征重要表现形式。学习俱乐部,2020年6月5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0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