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志茗:张之洞与赵凤昌:非同寻常的主幕关系

更新时间:2020-08-22 17:32:27
作者: 李志茗  

   摘    要:

   清代幕府繁盛,地方各衙门辟幕成风,主幕关系是当时主要社会关系之一。出于不同目的而走到一起的主官和幕僚是否投缘,相得益彰,取决于多种因素。赵凤昌进入张之洞幕府后,表现出的勤勉敬业、稳重可靠、严谨周密等作风能弥补张之洞个性之不足,深为张之洞所激赏,同时张之洞对他也非常倚重信任,两人关系十分亲密。这种亲密关系即使在赵凤昌被迫离开幕府后仍延续终生。他们的交往不仅留下主幕相得、以道义亲的佳话,而且也颠覆了人们对张之洞的刻板印象。更重要的是,使赵凤昌从一个读书不多的普通幕僚跃身为东南精英,对清末民初政局产生了影响。

   关键词:张之洞; 赵凤昌; 主幕关系;

  

   由于行为怪异、性格乖张,张之洞在晚清时期就饱受诟病,如说他兴居无节、号令不时、骄蹇无礼、看重功名、用人首选科甲等。这些文献可征,确有其事,反映了他独特的生活习性以及为人处世的方式,但也不能一概而论,轻易给他贴标签。即以其幕僚赵凤昌为例,赵读书不多,是捐纳出身,未参加科举考试,连最低的功名都未取得,可他不仅被张之洞延揽入幕,还受到重用,主幕关系非常亲密。1这种亲密关系即使在赵凤昌离开幕府后仍延续着,与他在幕期间相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什么张之洞会接纳赵凤昌?又是如何放下傲慢与偏见,与之交至忘形?他们的主幕关系是怎样的一以贯之,维系终生的呢?本文拟就此展开论述。

  

   一 主幕结缘

  

   清代地方衙门事繁,“夫督抚司道郡县,即有杰出之材,不能不待助于襄赞之人”2,所以辟幕成风,幕府盛行。张之洞尽管精明强干,但也不能免俗,从京官外放为督抚后,每至一地,首要之事就是网罗人才,开设幕府。他转任疆吏之时,晚清幕府制度历经发轫、形成,已较为成熟,他又有所创新,进一步完善,即不聘请幕友,改用属员做幕僚。在清代中叶以前,清政府严禁督抚留用或奏调属员为幕僚。因此,在晚清幕府的发轫阶段,这种情况尚不多见。可自咸同年间内战兴起后,出于便宜行事的需要,很多地方大员或领兵大臣都调用和留用属员做自己的幕僚。如曾国藩、李鸿章的很多幕僚都是通过上述途径入幕的。不过,他们毕竟熟悉原来的体制,对朝廷禁令也有所顾忌,不敢过于逾越雷池,也礼聘了一些刑名、钱谷和奏折幕友装点门面。是以时人在谈及他们的幕府人物时,往往称为“宾僚”,意即他们幕中既有幕友,又有幕僚。3但张之洞一当上督抚,就“废聘请馆宾而札委文案”,从此,“幕宾制度永除,幕僚制度流行矣”。4

   山西巡抚是他督抚生涯的第一站,据称其幕中“不用幕友,惟慎选属吏,委以簿书笔札而已”。光绪十年(1884)四月,他由晋抚升任两广总督,闰五月二十日接篆视事,随即在督署中设立幕府,依然“不用幕友,令司道首府各保候补人员才胜文案者数人,入署办事”。5这只是概而言之,较为粗略,实际过程慎重、复杂。未刊张之洞档案为我们揭示了许多细节:六月初八日,他下札曰:

   照得本署部堂衙门政务殷繁,兼综中外交涉事件。现值海防、边防吃紧之际,庶务尤形纷繁,书檄文移在在胥关重要,亟应派委专员办理文案处事件,以专责成。查有暂留广西查探军情委员、前河南候补道朱寿镛堪以派充总办,奏调山西候补知府杨玉书、试用同知吴景萱、试用知县杜承洙、试用知县章毓桂堪以派充分办。除分札饬遵,并札东善后海防局各按官阶照章支给薪水,暨行知东藩司、营务处、洋务局外,合亟札委,札到该道、守、丞、令,即便遵照来辕,在文案处充当总、分办委员,将洋务、防务、整军、筹饷、缉匪、制械一应事宜,妥为办理。每日清晨进院,在署轮班住宿,如遇事机紧要之时,即须常川住院。务须勤敏慎密,考核例案,研究事理,勿稍疏率漏泄,致负委任。6

   晚清幕府制度本为嘉道时期从地方大员幕府中应运而生的一种制度创新。随着近代社会的演进,其制度特征日益凸显,幕府中设立各种局所,越来越政府化;幕府人员来源广泛,各有职务,呈职官化趋势。而张之洞在此基础上,直接委派留用或奏调的道、守、丞、令等属员办理文案处事件,又明确规定他们的职责、分工、待遇等,将其幕府打造成一个政府机构,能指挥自如,提高效率,使得晚清幕府制度更加健全完备。

   在张之洞看来,书檄文移胥关重要。因此,对于文案处的设立,他非常慎重,分两步走:第一步即如上述,详细规定该机构的功能、职责、组织形式和纪律等,派定管理层总、分办的人选。第二步,又下札为文案处派委缮校委员。其文曰:

   照得本署部堂衙门兼综洋务、防务,庶政殷繁。现值海疆多事,军书旁午,昨经派委朱寿镛等暨同通、州县各员,分别充当总办、分办在案。惟一切电信、照会、密咨、密札、密函缮写校对,查案记档,在在需人,历经前部堂派员管理校对收发事件。查前派各员现在多已销差,亟应另行选派委员,以便分手经理。查有补用县主簿邵芝、试用县丞王庆勋、候补从九品姚近诏、试用巡检刘思翘、候补县丞赵凤昌、候补盐大使卓景瀛、候补从九品吴元彬堪以派委。内除邵芝、王庆勋二员,兼充巡捕,不支薪水外,其余各按官阶照章支给。……除札行善后局分别照章支给外,合亟札委,札到该员,即便遵照来辕,在文案处充当缮校委员。遇有派办事件,妥办经理,常川在院住宿,务须勤敏慎密。7

   由上文可知,张之洞不用前任总督的文案委员,另行委派自己的幕僚充任。这些幕僚虽然只是缮校委员,但都有官职,均为他的属吏。其中就有赵凤昌。

   赵凤昌,字荣庆,号竹君、惜阴等,出生于江苏武进的一个累世耕读之家,迫于家累,仅受过两年家塾教育,便不得不出外谋生,走上作幕之路。光绪元年(1875),他20岁时,游幕湖北,因与湖北按察使姚觐元有姻亲关系,成为其幕僚。后姚觐元升任广东布政使,他通过捐纳县丞,分发到广州,随姚觐元赴任,仍当其幕僚。好景不长,光绪八年(1882)姚觐元被参劾革职回籍,赵凤昌失去了藩署幕僚的职位,只得四处谋差,有两年时间陷入困境,漂泊不定,生活非常窘迫。因姚觐元曾与张之洞共事,相处不错,且一直保持交往,光绪十年张之洞升任两广总督时,很可能是姚觐见借机帮忙,推荐赵凤昌入张之洞幕府。8这使得他们两人由此结缘,确立了主幕关系。

  

   二 主幕相得

  

   赵凤昌的堂兄赵新当时也在广东作幕,对于赵凤昌从姚觐元那里失去幕僚职位后将近两年时间的窘状颇多了解,经常给他写信,予以开导、安慰和鼓励。9光绪十年六月,赵凤昌被张之洞“委以簿书笔札”后,赵新很快就知道了,马上致函祝贺,说该月中旬,他陪幕主——署高廉道崇紫岩出巡化州等地,“适遇梅菉大□,得阅省钞,喜吾弟见赏燕公,拔充从事”,不禁佩服“制军用人得当”。他认为“此任最重,即唐宋节度巡官之流”,“不妨借此救贫”。10赵新的话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赵凤昌此前谋差不易、处境艰难的情形。因此,他希望赵凤昌好好珍惜眼前的差事,抓住这个难得机会,力争有所作为。八月十七日,他再次去信,殷殷谆嘱:“弟从事节院,当此军书络绎,务宜小心恭谨,以博令名,无益周旋大可省却,盼佳音之频惠,开愚蠢之胸襟。”11而赵凤昌确实是个善于发挥所长、把握机遇的人,不负赵新所望,很快就有佳音传来。他的字写得好,酷似草圣张旭,在诸缮校委员中脱颖而出,名声在外。赵新听说后,大为兴奋,不吝赞美之词:“迩闻开笔入□,有一台二妙之誉,足征精神贯注,聪慧夙成。老兄才拙性高,不觉失声钦佩,又况加以谨慎周密、庄重老成,千里名驹,未易量也。”12

   赵新所言洵非过誉。张之洞“目营四表,而事事考核精详”,其幕僚许同莘后来回忆说,正因为张之洞要求严格,故其“掾吏兢兢,无或敢一字苟者”。13赵凤昌光绪二年(1876)从湖北回家省亲时,得到其堂兄篆刻家赵穆赠予的石印,上刻篆体“勤”“慎”二字,边款则是“惟勤惟慎,乃可立身”两语。他自言本以勤慎立身,与堂兄石印所刻不谋而合,“颇异之”,遂更加自警自励。14进入张之洞幕府后,他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做事认真,有条不紊,达到张之洞要求的“勤敏慎密”,逐渐获得其赏识和信任。不久,他列名剡荐,受到褒奖。赵新为之抃庆不已:“闻得保奖业已核准。难逢机遇竟获孙阳,皆平日孝悌忠诚笃于天性,行见弦歌作宰,誉擅神明。”15赵凤昌在生活稳定、工作有起色后,于光绪十年冬将其母亲迎养至粤,其妻子“暨诸女侄随侍来羊”。赵新对他能够“天伦乐聚”,深表高兴,“抃舞攸加”。16次年,他续办姻事,纳周南为妾,可谓喜事连连,“百凡遂意”。17

   张之洞是晚清一个特立独行、极具个性的督抚。他爱才如命,凡为他所欣赏和信任的幕僚则加倍关照、提携,“所喜者一人而兼十数差”,往往能者多劳。最典型的就是蔡锡勇,凡与洋务有关的事都交给他去办,张之洞曾奏称其“在两广总督任内办理交涉事务,开设银元局、枪弹厂、水陆师学堂、鱼雷局,及创造兵轮等事,悉以咨之”。18赵凤昌兼差也不少,除了本职的缮校委员,还兼巡捕以及潮桥盐榷等。其二哥来粤之后,潮桥盐榷便“邀兄代往主之”。赵新曾因“刻下机遇颇难”,担心赵凤章没有谋食之地,当得知“承卿二弟兹已得馆潮阳”,不禁为他们的兄弟友爱之情而感动,因为其时赵凤昌尚有欠债在身。得差、迎养、完婚无论办哪件都“谭何容易”,19但赵凤昌不仅一举完成,还为哥哥解决了衣食之忧。这一方面说明入张之洞幕给他带来了比较丰厚的回报,让他摆脱困境;另一方面也体现出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有很好的把控和预期。

   清代名幕汪辉祖曾论主幕关系云:“宾利主之修,主利宾之才,其初本利交,第主宾相得,未有不以道义亲者。”20张之洞与赵凤昌的遇合类似于此,“其初本利交”。前者需要后者办事,后者则借此救贫,双方各取所需,为互利关系。然赵凤昌很珍惜这个得差机会,而这个差使恰好在他能力范围之内,适合他来从事,他勤勉敬业、严谨周密等特性深为张之洞激赏,诚如赵新所言“弟为当辖器重,咸称为少年老成”。21由此,主幕相得,关系融洽,双方以道义亲。张之洞对赵凤昌的信任和器重表现为不仅仅是让他兼差,还能听取其建议。比如据赵凤昌自称辜鸿铭和王孝祺二人都是他推荐给张之洞的,前者为张之洞幕僚,“任邦交诸务”;后者率兵援越,取得谅山之捷。22当然,更重要的是,张之洞通过多次保举,使赵凤昌由捐纳县丞升为候补知县。光绪十二年(1886),张之洞即将赵凤昌列入创办两广电报出力人员保案内,奏保以知县留省补用。三年后,在《候补知县赵凤昌甄别片》中,张之洞称:“前准吏部咨,凡劳绩保举应须甄别人员,均令该督抚详加试看。在省人员,以保案奉文之日起,扣满一年,分别奏知甄别后,方准按班补用”,遵此办理,则“候补知县赵凤昌,年壮才优,办事稳细,业经详加考察,照章考试,堪以本班候补”。23由此可知,赵凤昌能获本班候补知县资格又与前一年张之洞的保举有关。

张之洞保举赵凤昌的评语是才能优异,办事稳细,与上述赵新谨慎周密、庄重老成等说法不谋而合。就此可勾勒出赵凤昌的性格特征:细心踏实、精明能干、稳重可靠,而这些有的能弥补张之洞个性之不足,有的为他日常生活、行政所必需。试举两例时人的记载以资佐证:其一言赵凤昌之所以能得到张之洞的亲信,是“因为他记忆力极佳,之洞办事没有一定时间,有时正在办公事文书的时候忽然睡着了,又忽然想到要检查书籍;有时正在看书,忽然又想检查档案。只有赵凤昌有此记忆力,替他随时检查。又他对日行公事之来往文件卷宗,往往随手抛弃,事过辄忘不易搜寻。只有赵凤昌能替他整理安排,井井有条,一索即得”。另一云内阁学士吴郁生曾有公事到湖北督署拜访,张之洞“以老友也,故不拘常礼,一面剃发,一面畅谈,不料尚未及谈正经公事,而张已昏昏睡着了”,这时侍列外厢的赵凤昌见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590.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20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