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侠 邢润川:论科学知识社会学对科学主义的消解

更新时间:2020-08-21 22:19:26
作者: 李侠 (进入专栏)   邢润川  

  

论科学知识社会学对科学主义的消解

李  侠 , 邢润川

( 山西大学 科技哲学研究中心, 山西 太原 030006)

  

   摘 要:科学知识社会学对科学和科学主义的消解, 主要采取三种路径:一是认识论和方法论上的相对主义和建构主义;二是实验室研究和文本分析;三是对科学争论的社会性解释。 科学知识社会学在社会语境下重新审视科学和科学主义, 认为形成科学的诸多要素都包含社会性因素, 如信念、研究传统、实验室、科学争论等。 由此, 它彻底消解了科学的客观性基础, 进而把科学看作一种社会建构的产物。 这种 对 科 学的 相 对化 的 解 释, 成为当前理解科学和科学主义的一种独特视角。

   关键词:科学知识社会学;强纲领;相对主义;科学;科学主义

   中图分类号:G3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8-0460(2003)01-0090-10

  

  

   科学主义作为对科学的一种极端崇拜态度, 日益受到人们的质疑。哲学家们对这个问题已有很多深刻的讨论 。而当我们把视野从哲学领域转向社会学领域时, 我们将会看到, 社会学家对这个问题也给予相当的关注, 并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解读。众所周知, 科学社会学和晚近形成的科学知识社会学( SSK) 一直是以科学为研究对象的, 自 20 世纪 30年代默顿创立科学社会学以来, 它的范式已经广为人知。我们这里着重探讨晚近形成的科学知识社会学视野中的科学和科学主义的命运与地位, 以期对科学和科学主义有一个更全面的理解。

  

  


一 、以相对性取代客观性 :科学知识社会学对科学的重新解读

   科学知识社会学主要以社会学的方法研究科学知识的产生 、发展 、传播 、评价、认同、磋商 、科学争论等问题, 涵盖了科学从酝酿到生产、成型的全过程。早在 20 世纪 20 -30 年代, 就有许多学者用社会学的方法研究知识问题, 如马克斯·舍勒、卡尔·曼海姆等都研究过知识社会学问题。而科学知识社会学 ( sociology of scientific knowledge, 即 SSK) 则是 70 年代才在英国兴起的, 当时最著名的当属爱丁堡学派;到 80 年代中期法国也出现了一个很有影响的学派即巴黎学派, 此后, 科学知识社会学才逐渐被学术界认可和接受。按照爱丁堡学派的领军人物巴里·巴恩斯的观点, 科学知识社会学“作为一种社会学研究, 它主要关心的是科学知识的形式和内容, 而不是科学知识的组织或分布” [ 1] (前言) 。这样, 科学知识社会学与知识社会学 、科学社会学都有了明显的区别 。因为知识社会学不研究自然科学的内容;而以默顿为代表的科学社会学则只研究社会对科学知识的结构和发展的影响, 它关注得更多的是科学的社会建制问题, 因此默顿学派成了典型的结构功能研究。而爱丁堡学派则是一种建构论的研究, 他们关心的是科学是如何建构的, 以及如何可能的问题。

   在早期的社会学家中, 涂尔干比较系统地说明了科学被排除在社会学视野之外的原因 。他认为:“这种文化差异的存在表明, 我们的基本概念范畴和我们的逻辑规则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那些历史性及相关的社会性因素” [ 2] ( P6) ;而科学则很少受这些社会因素的影响, 从一定意义上说, 科学具有更多的客观性 。因此, 他把科学知识排除在社会学考察的范围之外, 但他并没有完全取消对科学的分析, 只是认为对科学的研究应该有一个限度。而马克思则更多地强调了科学的社会性, 他认为科学是人们在改造自然的过程中产生出来的, 社会的需要可以极大地推动科学的发展 。但这里的问题是社会因素如何影响科学的产生与发展。社会因素是否只影响科学的取向与发展速度, 而与科学的概念和内容没有任何关系? 科学知识社会学的学者们首先对传统的科学观进行消解, 破除它的神秘性, 然后从科学知识的生产过程入手, 逐一地分析了科学的真实性质 。

  

   1.强纲领对科学的客观性的摧毁

   强纲领( strong programme) 是爱丁堡学派的主将大卫·布鲁尔于1976 年首次提出的, 主要体现在《知识和社会意象》一书中 。强纲领的内涵, 按照布鲁尔的说明, 即是科学知识社会学应当遵守的以下四个信条 :“( 1) 它应当是表达因果关系的, 也就是说, 它应当涉及那些导致信念或者各种知识状态的条件;( 2) 它应当对真理和谬误 、合理性或者不合理性、成功或失败, 保持客观公正的态度;( 3) 就它的风格而言, 它应当具有对称性;( 4) 它应当具有反身性 。” [ 3] ( P7-8)

   在这个基本原则指导下, 布鲁尔首先分析经验主义与知识的关系, 因为经验主义传统历来是知识产生的出发点 。他认为, 经验主义的至关重要的特征是它的个体主义特征。在这点上,布鲁尔无疑是正确的, 因为任何经验都是个体的经验, 而不是集体的经验 。但是, 他又指出 :“难道个体的经验实际上不是在由人们共享的各种假定 、标准 、意图以及意义构成的框架之中发生的吗? 社会使个体的心灵具备了这些东西, 也向他提供了他可以用来维持和强化这些东西的条件 。” [ 3] (P20) 这指涉了任何个体的经验都不能脱离特定的社会情境。那么, 我们所接触到的知识是否是各个个体知识的集合呢, 显然不是。布鲁尔明确指出:“它是一种由各种迹象和模糊认识编织而成的故事。所以, 我们应当使知识与文化等同起来, 而不是使之与经验等同起来 。” [ 3] (P21) 从这个意义上说, 各种理论和理论知识在我们经验中都不是既定的东西 。另外在经验形成的过程中, 我们还受到各种信念的强烈影响, 因为任何人都是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去经验的, 而这个特定的社会环境以它特有的信念影响着我们对经验的判断和取舍。即使是同一种经验, 对不同的信念系统产生的影响也是不同的, 科学史的研究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们这种情况的存在。而我们的教育 、培训系统也在无形中强化了这种信念的灌输,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 信念系统也是制度化了的规训系统。

   布鲁尔进而对真理进行了解构 。他认为 :“一方面, 我们一般地谈论真理, 所以我们可以推荐这样那样的具体主张;另一方面, 我们又恰恰是把真理当作关于某种事物的 、与我们接受的任何一种意见都可能不同的观念来援引 。” [ 3] (P61) 在这里我们看到, 布鲁尔所说的真理与西方传统意义上的真理相去甚远, 如果基于这种观点, 那么科学所得来的所有理论都不再具有真理的属性, 这将导致彻底的相对主义 。美国科学哲学家奎因曾说 :“我们关于外在世界的知识的客观性仍然植根于我们与外在世界的联系中, 因此在我们的神经摄取和与之相符的观察句中。” [ 4] ( P30) 在这点上, 奎因要比布鲁尔对客观性的摧毁轻得多 。因为在这里真理的存在对我们而言是一种本体论的承诺, 如果没有这种承诺, 我们将陷入不可知论的怪圈, 也将陷入康德的对物自体的不可言说中 。科学的目的就是求真, 追求真理是科学的最高目标 。那么, 什么是真理呢 ?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解, 真理就是主观对客观的规律性的正确反映 。对于科学所追求的真理而言, 它的基础应该是客观性, 如果客观性不存在了, 还谈何真理? 而科学知识社会学家们恰恰对科学的客观性基础进行猛烈攻击。

   在科学知识社会学家看来, 客观性只是一种社会的意象 。布鲁尔指出 :“客观性是存在的,但是, 它的本性却与人们所可能设想的东西完全不同。” [ 3] ( P255) 布鲁尔完全从相对主义的立场来看待客观性, 认为客观性是一种信念和社会意象构成的东西 。他通过对波普尔和库恩理论的分析来证明, 即使是传统中的客观性也是未能达到完全的一致。他认为, 库恩的范式概念恰恰是一种包含了众多心理、信念等内容的范例或模型 ;在库恩看来, 科学的范式不是关于客观世界的知识, 而仅是不同科学家集团在不同心理条件下所产生的不同信念, 因而它们是没什么真假之分的, 也没什么真理性可言。由于库恩理论的这种特色, 布鲁尔称之为浪漫主义的意识形态。波普尔虽然承认客观世界的存在, 但在真理方面采纳了塔尔斯基的“真理符合论”即与事实相符合 ;在他看来, 客观世界存在于人的经验之外, 它是不可能被人经验或认识到的 。波普尔在《猜测与反驳》中写道 :“真理———我们也许永远不能得到它, 也许即使得到了, 也不知道。因为, 它是在我们可及的范围以外的 。” [ 5] ( P165) 他认为理论是一种猜测, 并不是对自然的反映, 因而提倡不断猜测与反驳, 通过对理论的不断证伪而达到最大程度的逼真性。布鲁尔认为, 波普尔的最大贡献在于证明 :“科学本身既不受理性权威的支配, 也不受经验权威的支配 。就获得真理而言, 理性权威和经验权威都不是可靠的指南 。” [ 3] ( P85) 至此, 人类求真的努力都在相对主义的社会意象中消融了, 科学的基础在这种社会意象中被巧妙地消解了。

   科学知识社会学家们就是通过不断地向客观性发起挑战, 来达到消解科学的目的 。布鲁尔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他对被认为是最客观的学科, 即数学和逻辑学的客观性进行了解构,以此说明所有所谓的客观性都是成问题的。他通过对数学的考察得出这样的结论:它揭示了一种与社会过程和心理过程有关的 、非常重要的因素 ;它表明, 人们并不是由他们那些观念或者概念支配的, 即使就数学这种最需要运用脑力的学科而言, 也是人们支配各种观念, 而不是各种观念支配人们。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 他认为答案很简单 :“各种观念都是由于人们不断主动地给它们补充某些东西才增长的。人们把它们建构和制造出来, 是为了可以对它们进行扩展 。这些对于意义和用法的扩展并不是预先存在的。” [ 3] (P245) 这样一来, 他把数学的发展归因于社会的和心理的因素。虽然早在 20 世纪初哲学家胡塞尔和数学家弗雷恪就曾批判过这种心理主义的倾向, 但是布鲁尔认为, 在数学中这些因素是无法克服的。他用了很大的篇幅研究欧拉定理扩展的原因, 说明由于人们对最初“多面体”概念的重新思考与界定, 把各种反例如何扩展进新的理论中, 而所有这些努力都反映了人们对概念的支配 。布鲁尔不无得意地说 :一条从社会角度得到维护的界线, 就在这种心理倾向的流动过程中被划出来了 。这样, 布鲁尔就通过他的强纲领的四条准则, 对科学的客观性从学理上进行了批判 。

  

2.信念 、研究传统与科学建构的社会性维度

既然科学成果是在一定的社会语境中产生的, 那么在科学成果的生产过程中, 是什么东西在指导着科学家的思维与行动呢? 这个问题一直是科学哲学关注的核心问题。随着科学哲学家库恩的范式概念的提出, 强调社会的、心理的因素的作用, 迅速成为关于科学的各门学科的热点话题。但是, 科学知识社会学的切入角度与科学哲学有着明显的不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5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