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嘉健:人道主义政治与文化同化的冲突

更新时间:2020-08-18 22:50:41
作者: 吕嘉健 (进入专栏)  

   而他们已经习惯并善于采用大型“示威运动的形式”来达到自己的目标。

  

   用中国话来说,几十年来的黑人运动已经陷入一种恃宠生骄的“作”的状态。

  

   黑人族群以曾经被种族歧视的历史背景为理由,有自由主义进步派撑腰,其族群里的流氓无赖阶层养成了一种坏脾气,行情见长就嚣张地向警察挑衅,故意挑战法律。只要暴动的势力够壮观,地方民主党政府就会命令警察局放弃执法。故意触犯法律是一种心理较量的策略,只要犯事者够嚣张和强势,而主流社会有了欠债和畏惧心理,警察就不敢对他们实施法律制裁。只要过了这个心理警戒线,渐渐地警察就会放弃强硬执法的态度。这种对黑人族群无奈的心理蔓延开去,黑人们就可以任性行事,以充分发泄400年来的郁闷和仇恨心理。

  

   在平权运动后成长起来的黑人领袖,年轻、好战、富于进攻性。他们并未受到过前辈所受过的直接侮辱,他们常常得到的是特殊的赏赐,因此他们在心理上更自信、更坦率、更容易走极端。因为他们在发泄怒气时不会受到惩罚,倒是会得到更多的报酬。由于整个社会在原则上容忍变革,人们更容易地竞相向“左”转或走极端。更重要的是:在努力争取内部团结和社会地位的同时,斩钉截铁地强调民族主义。[6]

  

   黑人族群有一种劣根性“任性暴力发泄情结”,有极其强烈的逆反心理。越是用法律制裁它,它就越过度反应。你很好地供养和支援着他们,他们尚且会胡作非为,只要用规范性制度来约束他们,他们就会用大规模闹事来表达对抗态度和仇恨情绪。

  

   要命的是白人主流文化欠了黑人族群400年的“歧视债”。这类人在无理状态下尚且以流氓暴力手段耍赖,当要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过往耍横时,则一定“作”到翻天覆地的程度。

  

   上个世纪60年代黑人掀起的平权运动有两派势力,一派是马丁·路德·金,带领30万人“进军华盛顿”,采取和平抗议运动的方式;另一派采取的是极端激进的方式,主张暴力斗争,其领袖是马尔科姆,他对和平斗争不屑一顾,说了一句名言,一直影响到今天的黑人运动:

  

   “一天时间的‘种族嘉年华’,如何能抵消掉美国白人深埋了400年之久的心理偏见?”

  

   克劳德·布朗1960年告诉肯尼迪总统:“唯一使白人社会对黑人社区作出重大让步的事情就是暴动。”[7]

  

   现在的趋势是:“良性的等级差异”遭受到任意的抵制和否定。

  

   所谓的“反种族歧视”抗议,就是发泄得不到一致平等结果的不平衡心理。只要白人获得政治、经济和学术成就上的优势,那就是白人垄断优势资源和种族歧视的体现。

  

   今天的黑人并不管你是否有意歧视或按照公正程序标准来给与机会,他们只看结果。只要结果显示出贫穷人口最多、大学入读率最低、失业率最高、参议院议员最少等等,他们就从结果公平的要求出发,指认白人文化的种族歧视。他们绝不会从自我本身反思问题。

  

   你不同意优先照顾他们,你就是歧视。这就成了白人文化对少数族裔种族歧视的根据。

  

   今日因为黑人犯罪嫌疑人被警察制裁而动辄骚乱闹事已是美国政治生活的常态,这是从上世纪60年代平权运动以来发展的“逆向种族歧视”的一种方式。以种族歧视的名义为野蛮暴力和对抗执法张本,每一次闹事都会得到白左和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精英的支持,然后社会作出让步。

  

   黑人逐渐变成借助“政治正确”的思想而获得了政治斗争的优势,而对白人文化予以轻易的打击和歧视。

  

   对于政商媒学教界的精英阶层来说,他们深深地知道黑人文化问题的症结所在,希拉里和她的竞选经理波德斯塔在私下的邮件中谈论到黑人和穆斯林时,称黑人和穆斯林是“糊不上墙的烂泥,在任何社会都是差生,而华人和犹太人,在任何社会中都是优等生”。

  

   作为社会精英的左派势力,他们内心并不相信种族之间没有优劣差异,也不相信圣母般的政治正确口号。他们只是表面上借助一种虚荣的旗帜,实质追逐自己的功利目标,借助全球化的助推,在变成国际公民的同时“去美国化”,他们不再会从“美国信条”和美国利益出发,他们有更优越的资本去赚取全世界的财富和政治或学术的优势。他们决意完全避开黑人困局、甚至拉美裔化的难題,伊斯兰势力的麻烦,避开一切政治正确的僵局,他们实行“精致利己的现实主义”策略。

  

   当然还有一种书生气十足的自由主义进步派。

  

   自由主义进步派的普世价值观出于一种博爱精神,他们一视同仁于人类所有成员的幸福,关心别人的程度毫不亚于关心自己,彼此相爱的程度与对自己家人和密友的感情不相上下,所以他们觉得生活极其幸福,也非常快乐。[8]

  

   这些就是启蒙运动以来平等、博爱、自由和民主思想泛滥的空想社会主义理想的过度表达。

  

   所以自由主义进步派极力主张多元文化主义,认为美国是自由天堂,打开大门让任何人都来到这里实现自己的“美国梦”,即使你是非法移民,难民,罪犯。

  

   从这种人道主义政治观出发,他们反对美国立国以来的“美国信条”和美国精神,要用美国的财富和成就为所有弱势群体提供福利和优先照顾。

  

   道德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深刻地否定了自由主义进步派的天真逻辑:

  

   保守主义只考虑自己的群体,而非全人类。对于他们来说,自由比平等更重要,公平比平等更合理,公平是在“对称性意义上的公平”,对称性是你的责任和权利、付出和获得、自由和限制是互为因果的,即互惠利他和因果报应的公平。

  

   “对惩罚的偏好似乎是实现大规模合作的关键之一。”

  

   “我们憎恨别人不劳而获。我们希望看到骗子和偷懒的人‘恶有恶报’。我们希望因果报应能够运行,也乐意协助其运行。”

  

   右派说:

  

   “拒绝工作的人,取消他们的福利。”

  

   “人们有对保护共同体不受骗子、偷懒者和搭便车者侵害的强烈需求,因为这些人要是不受干扰、大行其道,就会令其他人的合作终止,那么社会也就解体了。”

  

   一个涂尔干式社会重视自我控制甚于自我表现,重视责任甚于权利,重视对自己组织的忠诚甚于对其他组织的关心。

  

   一个努力创造财富的美国人这样说:

  

   “我投票给共和党是因为我反对其他人(有权的人)拿了我的(辛苦)钱去给一个不事生产、靠福利度日的单身妈妈,她们生出的毒瘾娃娃就是未来的民主党。”

  

   人们列出了投票给民主党的15个最重要的理由,首要理由是“低智商”,其余有:懒惰,不劳而获,将自己的问题归结到别人身上,压根就不愿承担任何责任,鄙视靠辛勤工作挣钱、自己掌握生活、不依赖政府提供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的人,等等。[9]

  

   塞缪尔·亨廷顿总结美国信条的基本理念是:

  

   “美国信念”的核心,涉及这样一些理想,即“人作为个人享有必不可少的尊严,人人享有根本的平等,在自由、公正和机会平等方面享有一定的不可剥夺的权利”。[10]

  

   在这个陈述里,有严密的互相制约的逻辑:尊严-平等-自由-公正是一个系统,根本的平等是机会的平等,这才是不可剥夺的权利,而不是结果的平等。这些是尊严和自由的保障,它们融合起来就是公正。

  

   用美国开国元勋之一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名言“自助者天助”,最能概括美国信条的核心。黑人族群如果不能自助自立,又岂能凭空要求国家优先照顾呢!

  

   积极的自我负责和自我制约的个人主义才可以获得宪政社会的自由和公平。

  

二、文化同化的失败与仇恨心理的异延

  

   深入考察黑人运动的内在原因,可以归纳为:

  

   同化的失败 仇恨的异延

  

   “同化”全称为“文化同化”,也称“内化”,指非主流族群被融入非原本,但具社会支配地位的主流文化之过程。

  

   非主流族群的成员要习得主流文化的生活方式和精神性格特质,接受其价值观,而逐渐被接受成为主流文化族群的一部分。

  

   在中国历史上,各少数民族随着汉族皇朝大一统和中央集权统治的过程,而逐渐汉化,包括先秦六国、百越(吴越、闽越、扬越、南越、瓯越、骆越等)、匈奴人鲜卑人西夏人党项人契丹人女真人满人等等,都是文化同化的成功范例。

  

   乔治·桑塔耶纳说:“美国生活是一种强烈的溶剂。”可是黑人整个族群却没有被这种溶剂有效地搅拌进去。他们虽然几乎属于最早的移民,但除了学会英语之外,其文化性格不属于美国人。

  

自从20世纪60年代平权运动至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49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