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文良:《宋史·苏轼传》补证——以苏轼、章惇关系为中心

更新时间:2020-08-16 08:30:40
作者: 彭文良  
苏轼兄弟与章惇的关系出现转折和裂痕, 发生在元祐初年。元丰八年 (1085) 十月苏辙为右司谏, 掌管言路, 次年还朝;苏轼元丰八年十二月除起居舍人, 亦于次年初还朝。至元祐初旧党纷纷还朝, 开始排挤新党。元祐元年二月二十七日苏辙上《乞选用执政状》云“枢密使章惇, 虽有应务之才, 而其为人难以独任”, (5) 首论章惇。此状中还涉及了其他人, 还算不上攻击。闰二月十八日再上《乞罢章惇知枢密院状》, 开始直接弹劾章惇:

   臣窃见知枢密院章?, 始与三省同议司马光论差役事, 明知光所言事节有疏略差误, 而不推公心, 即加详议, 待修完成法然后施行, 而乃雷同众人, 连书札子, 一切依奏。及其既已行下, 然后论列可否, 至纷争殿上, 无复君臣之礼。然使?因此究穷利害, 立成条约, 使州县推行更无疑阻, 则?之情状犹或可恕。今乃不候修完, 便乞再行指挥, 使诸路一依前件札子施行, 却令被差人分户具利害实封闻奏。臣不知陛下谓?此举其意安在, ?不过欲使被差之人有所不便, 人人与司马光为敌, 但得光言不效, 则朝廷利害更不复顾。用心如此, 而陛下置之枢府, 臣窃惑矣……故臣乞陛下, 早赐裁断, 特行罢免, 无使?得行巧智以害国事。谨录奏闻, 伏候敕旨。 (6)

   此后在弹劾其他人的奏章中都不同程度地继续攻击章惇, 如三月十六日上《乞责降韩缜第八状》云:“夫缜与蔡确、章惇均是奸邪, 皆能虐民乱国。章惇虽不能自引, 而褊中易动, 轻肆狂言……只如章惇之事, 台谏久以为言。是时陛下若即付三省议其可否, 则章惇之去留自出公议。陛下始既不忍, 养成惇恶。” (1)

   五月二十八日上《乞责降吕和卿状》云:“谨按金部员外郎吕和卿, 本惠卿之弟, 而章惇所荐。和卿始以奏补入仕, 赋性愚騃, 方其历任未成考第, 而惇称其所至有声。当时士人无不窃笑。” (2)

   八月八日上《言张璪札子》云:“昔王安石、吕惠卿首加擢用, 被以卵翼之恩, 收其鹰犬之效, 与章惇等并结为死党。熙宁弊法, 皆惇等所共成就。” (3)

   为了配合攻击, 苏轼在苏辙的《乞罢章惇知枢密院状》后, 于同年三月二十日上《缴进沈起词头状》:“臣伏见熙宁以来, 王安石用事, 始求边功, 构隙四夷。王韶以熙河进, 章惇以五溪用, 熊本以泸夷奋, 沈起、刘彝闻而效之, 结怨交蛮, 兵连祸结, 死者数十万人……伏望圣明深念先帝永不叙用之诏, 未可改易, 而数十万人性命之冤, 亦未可忽忘。明诏有司, 今后有敢为起等辈乞叙用者, 坐之。” (4) 就章惇平定南蛮事进行论奏, 而苏轼此状与时论及其本人之前持论明显不合。

   关于章惇用兵五溪事史传皆有记载, 如《续资治通鉴长编》熙宁五年 (1072) 七月庚戌条载:“遣秘书丞、集贤校理、检正中书户房公事章惇察访荆湖北路农田、水利、常平等事。始议经制南、北江, 故徙夙及构, 又使惇往密图之。” (5) 《东都事略·章惇传》载:“熙宁初王安石秉政, 以惇编修三司条例, 除秘书丞集贤校理、检正中书户房公事, 察访荆湖用兵, 于是溪洞拓境数百里。” (6) 《宋史·章惇传》:“熙宁初, 王安石秉政, 悦其才, 用为编修三司条例官, 加集贤校理、中书检正。时经制南、北江群蛮, 命为湖南、北察访使……惇竟以三路兵平懿、洽、鼎州。以蛮方据潭之梅山, 遂乘势而南。” (7)

   从相关史料看章惇用兵五溪也是取得成效的, 如《续资治通鉴长编》熙宁五年十一月庚申条载章惇上奏言:“招谕梅山蛮猺令作省户, 皆欢喜, 争开道路, 迎所遣招谕人。得其地, 东起宁乡县司徒岭, 西抵邵阳白沙寨, 北界益阳四里河, 南止湘乡佛子岭。” (8) 熙宁六年 (1073) 六月癸亥条载章惇奏言:“权发遣荆湖南路转运副使蔡烨元奏梅山利害及措置梅山、武冈猺人, 得主客万四千八百九户, 丁七万九千八十九口, 田二十六万四百三十六亩, 起税租及修筑武阳、关硖城寨, 其提点刑狱孙颀、权发遣提点刑狱朱初平、管勾常平司乔执中、知潭州潘夙并协力同议。” (9) 《宋史·神宗纪二》载“ (熙宁五年) 十一月壬申章惇开梅山, 置安化县”, “ (熙宁六年) 冬十月辛未, 章惇平懿、洽州蛮”。 (10) 《宋史·孙构传》:“章惇兴南、北江蛮事, 构谕降懿、洽二州, 纳归附州十四。” (11) 《宋史·张颉传》:“熙宁中, 章惇取南江地, 建沅、懿等州, 克梅山。” (12) 《宋史·蛮夷传一》:“初, 熙宁中, 天子方用兵以威四夷, 湖北提点刑狱赵鼎言峡州峒首刻剥亡度, 蛮众愿内属。辰州布衣张翘亦上书言南、北江利害, 遂以章惇察访湖北, 经制蛮事。而南江之舒氏、北江之彭氏、梅山之苏氏、诚州之杨氏相继纳土, 创立城寨, 使之比内地为王民。” (13) 《宋史·蛮夷传三》:“熙宁间, 以章惇察访经制蛮事, 诸溪峒相继纳土, 愿为王民, 始创城寨, 比之内地。” (14)

   苏轼熙宁间对章惇平蛮战事也是积极肯定的, 熙宁八年 (1075) 他在所作的《和章七出守湖州二首》 (其一) 云:“功名谁使连三捷, 身世何缘得两忘”, (1) 其中“功名”正指用兵五溪事;而至元祐初年的奏状中则成为“结怨交蛮, 兵连祸结”, 足见苏轼前后持论标准之不统一。

   在元祐旧臣的攻击下, 章惇罢去。《宋史·章惇传》“哲宗即位……刘挚、苏辙、王觌、朱光庭、王岩叟、孙升交章击之, 黜知汝州” (刘挚等人弹劾奏章皆见《续资治通鉴长编》元祐元年各卷记事) , (2) 其中以苏辙的攻击最为有力:《宋史·苏辙传》云“哲宗立, (辙) 以秘书省校书郎召。元祐元年, 为右司谏。宣仁后临朝, 用司马光、吕公著, 欲革弊事, 而旧相蔡确、韩缜、枢密使章惇皆在位, 窥伺得失, 辙皆论去之。” (3) 《东都事略·章惇传》:“谏官苏辙论其奸恶, (章) 惇与 (蔡) 确皆逐去, 惇知汝州、徙扬州, 提举洞霄宫。” (4)

   章惇被苏辙弹劾罢去, 埋下了此后章惇报复苏轼兄弟的伏笔, 也拉开了章惇与苏轼交恶的序幕, 宋人施元之曾云:“子厚时知枢密院, 以子由论罢, 致怨。绍圣初相哲宗, 东坡遂谪领海。” (5) 清人王文诰亦云:“公 (指苏轼) 与章惇自来交厚, 时子由既奏逐之, 公复形于奏牍, 自是为不解之雠矣。” (6) 施元之、王文诰所论比较公允。

  

   四绍圣以后章惇报复苏轼

  

   哲宗亲政, 绍圣元年 (1094) 四月章惇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 十一日苏轼落端明殿学士、翰林侍读学士, 依前左朝奉郎知英州, 六月道贬惠州;苏辙当然未能幸免, 三月除端明殿学士、知汝州, 六月再降左朝议大夫、知袁州。章惇秉政裹挟私人恩怨和两派分歧, 试图扫除整个元祐党人的势力, 《宋史·刑法志》云:“绍圣间, 章惇、蔡卞用事, 既再追贬吕公著、司马光, 及谪吕大防等岭外, 意犹未快, 仍用黄履疏高士京状追贬王珪, 皆诬以‘图危上躬’, 其言浸及宣仁, 上颇惑之。最后, 起同文馆狱, 将悉诛元祐旧臣。” (7) 《东都事略·章惇传》亦载:“哲宗亲政, 召拜左仆射兼门下侍郎。惇既相, 引蔡卞为右丞。惇、卞执政, 谋所以释憾于元祐旧臣者……肆罗织窜逐元祐臣僚于岭海。” (8) 手段之刻薄也是前所未有的, 明显胜过元祐党人, 如打击司马光:“绍圣初, 御史周秩首论 (司马) 光诬谤先帝, 尽废其法。章惇、蔡卞请发冢斫棺, 帝不许, 乃令夺赠谥, 仆所立碑。而 (章) 惇言不已, 追贬清远军节度副使, 又贬崖州司户参军。” (9) 《宋史·许将传》亦载:“章惇为相, 与蔡卞同肆罗织, 贬谪元祐诸臣, 奏发司马光墓。” (10) 司马光卒后, 苏轼成为旧党的中坚人物, 自然会成为政敌章惇的打击对象, 而出于回击苏辙元祐初年的弹劾, 加害手段会更残忍和刻薄一些。

   章惇绍圣年间在相位前后八年, 对苏轼兄弟的打击, 可谓无所不尽其极。苏轼绍圣元年十月初抵达惠州, 章惇随即命程之才 (正辅) 为广南东路提点刑狱。程为苏轼的表哥兼姐夫, 却因为苏轼姐姐在程家被虐至死, 两家遂成世仇, 四十年间不曾往来, 章惇作为苏轼的旧友当然知其详情, 遂欲借刀杀人:“东坡先谪黄州, 熙宁执政妄以陈季常乡人任侠, 家黄之岐亭, 有世仇;后谪惠州, 绍圣执政, 妄以程之才, 姊之夫, 有宿怨, 假以宪节, 皆使之甘心焉。” (11) 黄庭坚曾云:“子瞻谪岭南, 时宰欲杀之” (《跋子瞻和陶诗》) , (1) “时宰”即章惇。令章惇很失望的是, 程之才到惠州后不仅没有加害苏轼, 相反, 二人化解了两家四十多年的恩怨, 握手言欢、言归于好了。故绍圣三年 (1097) 三月即召程之才回京。绍圣四年 (1098) 苏轼再贬儋州, 昌化军安置, 当然背后的操刀手仍为昔日好友、今之政敌章惇。据载:“苏轼谪惠州, 有诗云:‘为道先生春睡美, 道人轻打五更钟’, 传至京师, 章惇笑曰:苏子尚快活耶?复贬昌化。” (2) “东坡海外《上梁文口号》云:‘为道先生春睡美, 道人轻打五更钟。’章子厚见之, 遂再贬儋耳, 以为安稳, 故再迁也。 (3) 绍圣四年与苏轼同时遭贬还有苏辙贬雷州, 刘挚 (莘老) 贬新州, 黄庭坚 (鲁直) 贬新州。关于四人的被贬情况, 宋人有很多说法。如陆游《老学庵笔记》卷4载:“绍圣中, 贬元祐人苏子瞻儋州, 子由雷州, 刘莘老新州, 皆戏取其字之偏旁也。时相之忍忮如此。” (4) “时相”即章惇。罗大经所载更详细:

   苏子瞻谪儋州, 以“儋”与“瞻”字相近也。子由谪雷州, 以“雷”字下有“田”字也。黄鲁直谪宜州, 以“宜”字类“直”字也。此章子厚鎚谑之意。当时有术士曰:“儋”字, 从立人, 子瞻其尚能北归乎!“雷”字, “雨”在“田”上, 承天之泽也, 子由其未艾乎!“宜”字, 乃“直”字, 有盖棺之义也, 鲁直其不返乎!后子瞻北归, 至毗陵而卒。子由退老于颍, 十余年乃终。鲁直竟卒于宜。 (5)

   苏轼贬谪到海南后, 章惇意犹未尽, 因程之才前往广东按察没有达到目的, 再派为人险恶刻薄、并且与苏轼有仇的吕惠卿之弟吕升卿以及董必前往两广, 伺机加害苏轼。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载:

   曾布:“近闻遣吕升卿、董必察访二广, 中外疑骇, 以谓恐朝廷遣此两人往处置已窜黜者, 人言殊篏篏……况升卿兄弟与轼、辙乃切骨仇雠, 天下所知, 轼、辙闻其来, 岂得不震恐?万一望风引决, 朝廷本无杀之之意, 使之至此, 岂不有伤仁政。兼升卿凶焰, 天下所畏, 又济之以董必, 此人情所以尤惊骇也。必在湖南按孔平仲殊不当, 今乃选为察访, 众论深所不平。”上改容曰:“甚好。”陈次升又言:“陛下初欲保全元?臣僚, 今乃欲杀之耶?”上曰:“无杀之之意, 卿何为出此语?”次升曰:“今以吕升卿为广南按察, 岂非杀之耶?升卿乃惠卿之弟, 元?中尝监真州转般仓负罪, 恐外台按发, 尝托疾致仕。太皇太后上升, 自真州泛小舟, 隐姓名, 不七日至京师, 投匦上书。其人资性惨刻, 善求人过失, 今将使指于元?臣僚迁谪之地, 理无全者。”于是升卿罢其行。 (6)

   尽管狠毒的吕升卿最终没有被派往两广, 而派出的董必同样是章惇的忠实爪牙。苏轼作为天下名士, 他初到海南, 一位名叫张中的军官慕其名节, 派兵将官驿修葺一番后留给苏轼暂时居住, 董必按察之后, 将张中降职, 后竟贬谪死在雷州监司任上, 其他人员也遭受了处罚:

(元符二年四月) 朝散大夫、直秘阁、权知桂州、广南西路都钤辖程节降授朝奉大夫。户部员外郎谭脄降授承议郎。朝散郎、提点荆湖南路刑狱梁子美降授朝奉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477.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16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