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志香: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创新研究

更新时间:2020-08-15 01:44:38
作者: 孙志香  

   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局中,把准国家安全历史方位,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奠定实践基点;创新国家安全指导思想,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奠定理论基础;成立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完善领导体制;完善国家安全治理体系,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健全工作机制;构建国家安全法治体系,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奠定法治基础;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明确中心任务。在实践创新和理论创新推动下,国家安全工作取得历史性成就,实现全方位、多领域协同发展,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以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保驾护航。

   关键词:国家安全; 总体国家安全观; 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 国家安全法;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局中,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着力点,把准国家安全历史方位,创新国家安全指导思想,健全国家安全领导体制,完善国家安全治理体系,构建国家安全法治体系,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推动国家安全工作实现总体性、全方位、多领域协同发展,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

   一、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历史方位,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奠定实践基点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和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构成国家安全新的历史方位,推动国家安全进入发展机遇与风险挑战并存的新时代,并迎来全面拓展期。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1),我国既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也遇到异常严峻的风险挑战。

   一方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为国家安全带来新机遇。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推动下,我国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等显著提高,“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2)。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多领域、多层面全面发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项制度优势不断彰显,我国的发展站到了新的历史起点上,国家安全迎来全面护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使命。

   另一方面,国家的快速发展与进步给人们的思想观念、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等带来深刻变革,我国面临的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因素明显增多。随着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已成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国家安全的领域大大扩展,人们对安全的需求大大增强,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等造成的各种矛盾相互交织并持续积聚,诱发社会动荡的风险点逐渐增多,再加上境外势力的渗透颠覆破坏,以及境内外势力相互勾连策动的暴力恐怖、民族分裂及宗教极端活动的威胁仍然严峻,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面临的压力十分艰巨。

   (二)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当今世界深处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国际战略格局深刻演变、全球治理体系深刻调整、国际力量对比快速变化,人类社会同样已进入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新时代。

   一方面,和平与发展仍是时代主题。全球化、信息化以及文化多样性持续深化带来新机遇,给我国的发展注入新动力。全球化进程持续深化,世界经济格局深刻调整,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人类文明交流日益密切、互鉴日益广泛,有利于我国深度参与全球化实现共同发展,抓住新科技革命的历史机遇实现快速发展,以及在深入推进全面对外开放战略中,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全面拓展海外利益。作为一个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大国,我国面临与世界联系更紧密、合作更深入的难得发展机遇。

   另一方面,国际形势风云激荡,国际斗争复杂尖锐,国际安全复杂严峻,对我国国家安全造成巨大挑战。世界经济增长动能不足,“冷战”思维尚存,逆全球化思潮上扬,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再次抬头,“颜色革命”暗流涌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热点问题交替升温,传统安全形势严峻。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竞争领域已经延伸到网络、太空、极地等领域,金融危机、网络安全、能源安全等领域,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断上升并持续蔓延。网络犯罪、跨国犯罪等新型犯罪等威胁成为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我国面临多元复杂的安全威胁,外部阻力和挑战增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任务相当艰巨。

   (三)国家安全事业迎来全面拓展期

   国内外发展形势的深刻变化,使全球安全问题的“联动性”“跨国性”以及“多样性”更加突出,安全需求的综合性、全域性以及外向性特征更加明显,各种矛盾和挑战、困难和问题叠加,交织共振风险越来越高,掌控和处理难度越来越大。“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国家安全的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影响国家安全的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3)

   新的历史方位既给国家安全带来了新挑战、新风险,也赋予其新任务、新使命,国家安全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并进入全面拓展期。新时代的国家安全必须既要维护我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护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又要借力全球化的历史机遇,推动跨越式发展。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国家安全,必须“立足国际秩序大变局来把握规律,立足防范风险的大前提来统筹,立足我国发展重要战略机遇期大背景来谋划”(4)。这就要求对内实现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相契合、与改革发展战略相协调、与破除安全挑战相对应的国家安全状态与能力,对外实现与发展中国家地位相匹配、与全面对外开放战略相协调、与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使命相符合的国家安全状态与能力。

   总之,传统的国家安全理念、体制、机制等已经远远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必须以全新的理念思考国家安全,以更宽广的视野定位国家安全,以整体性的思路规划国家安全,以前瞻性的眼光推进国家安全。这迫切需要创新与时代发展需要相适应的国家安全理念,迫切需要建立统御国家安全全局的领导机构,迫切需要构建系统协同高效的国家安全治理体系,迫切需要构建国家安全法治体系,迫切需要不断开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的重大斗争。

   二、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奠定理论基础

   国家安全所处的历史方位的深刻变化,决定了传统的国家安全观念和理论已经远远不能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必须在科学判断国家安全环境发生深刻变化、准确把握国家安全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基础上,创造顺应时代发展潮流、适应国家发展战略全局,以及与国家安全拓展深化相适应的新思想新理念。

   (一)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提出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敏锐洞察国家安全形势的新变化新特点新趋势,始终把国家安全置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局中来把握,坚持“解决好大国发展进程中面临的安全共性问题”与“处理好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关键阶段面临的特殊安全问题”有机结合,从战略高度主动运筹国家安全和深刻探究其内在规律,创造性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

   2014年4月15日,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习近平首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5)。2015年7月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十五次会通过的《国家安全法》,以法律的形式确立了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指导地位。2017年2月17日,习近平在国家安全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形势,牢固树立和认真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努力开创国家安全工作新局面,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坚实安全保障。”(6)

   2017年10月,“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并被纳入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强调“统筹发展和安全,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重大原则”,要求“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7)。党的十九大通过的党章,明确写入“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总体国家安全观作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的指导思想。

   2018年4月17日,习近平在新一届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强调:“国家安全既要维护,也要塑造,塑造是更高层次、更具前瞻性的维护。”(8)这进一步丰富了对总体国家安全观的认识。

   (二)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内涵

   在总体国家安全观这一新思想的指导下,我国国家安全的内涵和外延大大拓展,即“国家政权、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人民福祉、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其他重大利益相对处于没有危险和不受内外威胁的状态,以及保障持续安全状态的能力”(9)。

   当今世界时空联系更加紧密、相互影响更加明显的特征,决定了必须运用全面、系统及发展的眼光定位和把握国家安全问题,通盘考虑国家安全体系内各要素间的关系。总体国家安全观从战略和全局高度审视国家各层面、各领域的安全问题,统筹不同领域、不同性质的安全问题,汇聚成维护和塑造国家安全的强大合力。

   总体国家安全观是坚持人民安全、政治安全、国家利益至上三者有机统一的新型国家安全观。人民安全是维护和塑造国家安全的根本目的,政治安全是维护和塑造的根本保证,国家利益至上是制定国家安全战略的根本出发点,三者构成相互协调、相互促进的有机统一体,成为总体国家安全观最鲜明特色和最本质特征。

   总体国家安全观重在统筹国内和国际两个大局,统筹发展和安全,构建集各领域安全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总体国家安全观将发展问题与安全问题、外部安全与内部安全、国土安全与国民安全、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以及自身安全与共同安全通盘考虑、有机统一起来,谋求构建广泛涵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布局,包括国土、军事、科技、网络以及海外利益安全等在内的国家安全体系。

   总体国家安全观坚持维护国家安全和塑造国家安全相统一。总体国家安全观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布局及“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密切关联。总体国家安全观不仅着眼当前,立足现实需要,更考虑未来,是构建全方位国家安全体系的总体思路。总体国家安全观既着眼当前伟大斗争,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维护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又放眼实现伟大梦想,强调主动塑造国家安全,牢牢掌握维护国家安全的全局性。因而,新时代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意味着“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努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通盘的考虑、高明的战略和灵活的策略”(10)。

   总体国家安全观是一个开放的、动态的理论体系。总体国家安全观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耦合性,决定了它的内涵及理论体系会随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发展而不断丰富和完善。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以后,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在国家安全中的地位更加突出,非传统安全和传统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的相互影响更为明显,大大丰富了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内涵。

总之,总体国家安全观契合了新时代发展战略对国家安全的要求,符合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阶段对国家安全的新需求,为新形势下维护和塑造中国特色大国安全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469.html
文章来源:《科学社会主义》2020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