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朴民:《孙子》的著录、流传及版本

更新时间:2020-08-06 23:24:32
作者: 黄朴民 (进入专栏)  
便以较大的注意力投入于军事领域,提倡研读兵书,探求富国强兵之道。北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宋神宗诏命国子监司业朱服和武学博士何去非等人“校定《孙子》、《吴子》、《六韬》、《司马法》、《三略》、《尉缭子》、《李靖问对》等书,缕版行之”(南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303)。将《孙子兵法》等七种古代兵书勒为一编,号曰《武经七书》,颁行于武学,为将校所必读。《孙子》自此而成为国家钦定的武学经典著作。此种情况一直沿袭至明、清而不变,如清代“武试默经”,依然是“不出孙、吴二种”( 朱墉《武经七书汇解·吴子序》)。

   与此相应,对《孙子》的著录也成为历代各类公私目录书编写时所关注的重点之一。《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宋史·艺文志》、《明史·艺文志》等“正史”,以及《郡斋读书志》、《直斋书录解题》、《遂初堂书目》、《祟文总目》、《秘书省续编到四库阙书目》、《四库全书总目》等公私目录书,对《孙子》的各种版本、注家均有详略不同的著录。据不完全统计,唐宋以来,为《孙子》作注者不下于二百余家,存世的亦在七十家以上。其中著名的注家,除上述魏晋隋唐的有关注家之外,在宋代有张预、梅尧臣、王皙、陈皞、施子美、何延锡、郑友贤等;在明代有赵本学、刘寅、李贽、黄献臣等;在清代则有邓廷罗、顾福棠、朱墉、黄巩等。可谓名家辈出,蔚为大观。

   宋代注《孙子兵法》成就最显著者,首推张预。其注集诸家之长,成一家之言。于《孙子兵法》义旨多有发明,博而切要,文字通畅优雅,堪为杜牧《注》之亚。这包括,他十分注意发明《孙子兵法》各篇之间的内在联系,而不仅仅是孤立地为《孙子兵法》只言片语作注;其次,张预之注在《孙子兵法》文字训解上颇多新意;其三凡征引史例能做到贴切精炼;其四,引录了为数不少的孙子佚文和诸葛亮、李靖等人的言论,具有相当的史料价值。此外,宋代注家中,梅尧臣、王皙、郑友贤、何延锡诸人之注也值得注意。如梅尧臣之注,高度重视探究《孙子兵法》本义精粹,时有新的见解,语言亦简洁洗炼,充分显示了作为诗人遣字用词的功力,像用简短九字“以智胜”、“以威胜”,“以力胜”,就非常到位而传神地说明了“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的准确要领,堪称精绝。又如王皙之注,“以古本校正阙误,又为之注”《郡斋读书志》,对于釐正《孙子兵法》文字,正确理解文义,实不无裨益。再如何延锡之注,征引史例繁富,用战例详尽说明《孙子兵法》的基本作战指导原则,这对于普及《孙子兵法》之义,多有帮助。

  

  

   三,关于《孙子兵法》的主要版本

   《孙子兵法》一书版本繁富,流传甚广,但考镜源流,穷本究底,不外乎三大基本系统:1.竹简本;2.武经本;3.十一家注本。不过,也有学者认为,影宋本《魏武帝注孙子》,应该是独立的版本系统,并强调它是现存最早的版本,价

   值要高于“武经本”与“十一家注本”(参见李零《现存宋代孙子版本的形成及其优劣》,载《文史集林》第二辑。可备一说)。

   竹简本。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竹简《孙子兵法》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孙子兵法》最早手抄本。据专家研究,汉简本《孙子》陪葬的年代大约在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到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之间。从字体风格来看,其抄写年代当在秦到汉文景时期,较历史上早期著录《孙子兵法》的《史记》要早数十到上百年。有的学者据此而论定汉简本与今之传世本相比,更接近于孙武的手定原本(参见吴九龙:《简本与传本孙子兵法比较研究》,载《孙子新探》,解放军出版社1990年版),并推论简本《孙子》或与之相类的抄本,当是传本《孙子》的祖本。我们认为,这一说法有一定的道理,汉简本在校勘传世本《孙子兵法》方面确有相当的价值,但却不尽全面。因为汉简本虽弥足珍贵,但终究并非完璧。况且,刘向、任宏诸人校书,乃是综合勘比众多《孙子兵法》古抄本,多方征考,择善而从,而成定本的,其质量当较汉简本为胜。从这个意义上说,汉简本可资参考,然不宜过于迷信。我们将在今后撰文对“竹简本”的文献学价值做比较系统的介绍,兹不赘述。汉简本的最佳整理本,系文物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银雀山汉墓竹简·【壹】·孙子》。

  

   武经本。即指宋刻《武经七书·孙子》。《武经七书》最早著录在尤袤《遂初堂书目》中,称之为《七书》,后因“武举以七书试士,谓之武经”。( 见《直斋书录解题》卷十二((李卫公问对·题解》)宋本《武经七书·孙子》,是现存《孙子兵法》的最重要的版本之一,原为陆心源皕宋楼藏书,据陆心源《仪顾堂题跋》卷六记载,此书“殷、徵、贞、恒、警、敬、完、构、让、慎皆缺避,当为宋孝宗时刊本”。后为日本岩崎氏购得,收藏在东京静嘉堂文库。今有《续古逸丛书》影印本。自宋代至明末清初,《孙子兵法》书流传始终以《武经》本为主导。相对而言,十家注本的影响则比较微弱。与《武经》本有一定联系的是《魏武帝注孙子》,收录在清代孙星衍《平津馆丛书》卷一《孙吴司马法》内。它为现存的《孙子》最早注本,也是后世各种传写本、刊刻本的祖本。有影宋本传世。有学者认为,它与武经本属同一版本系统,但年代更早,错讹之处也较武经本、十一家注本为少(见李零《银雀山汉简<孙子>校读举例》,载《中华文史论丛》1981年第4辑)。历史上武经本系统质量上乘、影响广泛的研究著作主要有:金施子美《武经七书讲义·孙子》、明刘寅《武经七书直解·孙子直解》、明赵本学《孙子书校解引类》、明黄献臣《武经开宗·孙子》、明李贽《孙子参同》、清朱墉《武经七书汇解·孙子》、清顾福棠《孙子集解》、清黄巩《孙子集注》等等。

   十一家注本。即宋本《十一家注孙子》,上海图书馆藏本,1961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影宋本,此外,还有国家图书馆藏足本宋刻本与残本宋刻本。学者一般认为,《十一家注孙子》初刻于南宋绍兴年间,现存的诸宋本当刻刊于乾道年间(参见杨丙安《宋本十一家注及其流变》,载《孙子新探》,解放军出版社1990年版)。它也是传世《孙子》书中的最重要版本之一,乃与武经本共同构成《孙子》书传本两大基本系统的源流(杨丙安、陈彭《孙子书两大传本系统源流考》,中华书局,《文史》1986年第17辑)。其书著录初见于尤袤《遂初堂书目》,《宋史·艺文志·子部》共著录三种《孙子》集注本,均从属于十一家注本系统。其中吉天保《十家孙子会注》当是十一家注本的重刻本。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十一家注本在社会上并不十分风行。这种状况,一直到清代孙星衍手里才得以改变。当时他以华阴《道藏》本《孙子集注》为底本,依据《通典》、《太平御览》等典籍,对明传宋辑的“孙子兵法”之注释开展校订,就十一家注本作了一番认真细致的校订考辨工作,使之重新焕发青春,声誉鹊起,一举打破了自宋代以来《孙子兵法》主要以武经本流传的格局。孙星衍所校《孙子十家注》也就成了近世流传最广、影响最大、最敷实用的《孙子兵法》读本。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393.html
文章来源:黄朴民读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