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陶林 车軑珏: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五重维度

更新时间:2020-08-06 22:00:17
作者: 陶林   车軑珏  

   摘要:习近平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具有丰富的内涵,从历史维度看,是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思想的继承和发展;从实践维度看,是针对全球治理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的出场;从文化维度看,是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基因的继承和创新;从价值维度看,是对马克思共同体思想新时代的继承和发展,体现了人民性和人类性的辩证统一;从未来维度看,是具有前瞻性引领性的国际秩序新主张。

   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五重维度;中国方案

   作者简介:陶林,河海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南京大学法学博士后,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高级访问学者,从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中国政治研究。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18BKS027);国家社会科学基金(15BKS074);河海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经费课题项目(2016B02414)

   当前,学术界对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内涵存在不同的界定和解读。例如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基础,有“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说” “人类共同价值底蕴说” 和“中国传统文化基础说”; 再如现有成果大多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有三个维度:历史、现实与未来维度; 也有学者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四个维度。 应该说这些论述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笔者认为其研究视角不够开阔,需要进一步拓展。笔者认为需要从整体性的视角深入研究,才能真正全面准确把握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丰富的时代内涵。人类命运共同体是马克思主义国际政治理论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具有历史维度、实践维度、未来维度、价值维度与文化维度五重维度,这五大维度相互支撑,缺一不可,分别从历史、实践、文化、价值、未来不同层面立体多维地阐述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丰富内涵,为全球治理提供了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

   一、历史维度: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中国共产党一以贯之的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核心理念的继承和发展

   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逐渐在实践中探索形成了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成功地走上了一条与本国国情和时代特征相适应的和平发展道路。从历史维度来看,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中共几届领导人外交思想的继承与发展。“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和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中央领导核心外交战略思想一脉相承而又与时俱进的产物”。 从历史发展来看,全球化是客观的历史潮流,但构建合理的国际秩序,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始终是全人类共同的价值目标与追求。马克思在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中论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使得人类历史成为世界历史,各个民族国家之间联系紧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全球扩展“首次开创了世界历史……因为它消灭了各国以往自然形成的闭关锁国的状态” 。国与国之间的联系紧密,寻求共同的人类命运是人类共同的孜孜以求的长期目标。

   新中国成立之初,面对美国的封锁包围,毛泽东、周恩来确立了“一边倒,另起炉灶,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的方针。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1974年毛泽东提出“三个世界”划分理论,为中国外交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政治框架,中国外交取得了辉煌成就,1971年第26届联合国大会恢复中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中国外交的对外话语权逐渐凸显。1972年中日建交,1979年中美建交,这是20世纪70年代新中国外交的重要成果。“文革”结束之后,邓小平正确分析世界局势,提出了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第三次世界大战打不起来,中国可以争取较长的和平时间搞经济建设等著名论断。中国应该从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十一届中全会就是一个里程碑意思上的重大转折。邓小平强调,中国要聚精会神地搞经济建设。中国开始实施改革开放,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1991年苏联解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面对严峻的国际形势,邓小平高举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伟大旗帜,提出中国不当头、不争霸,冷静观察,稳住阵脚,要韬光养晦,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继续前进。他认为要建立国际政治新秩序和国际经济新秩序,“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最好的方式”。 江泽民继续坚持和平和发展是时代主题的重大论断,积极应对国际形势的挑战,强调要“顺应历史潮流,维护全人类的共同利益”。 20世纪90年代以来,江泽民在邓小平“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战略方针基础上,坚持“独立自主、互利共赢”的外交思想,提出“坚持多边外交政策,参与国际事务,推动国际合作,承担国际义务,在国际政治舞台发挥更大的作用”。 2001年中国加入 WTO,这是中国外交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面对国际形势的变化,提出“中国和平崛起,构建和谐世界”的外交思想。他强调发展国家关系“应该遵循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恪守国际法和国际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 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强调,“弘扬平等互信、包容互鉴、合作共赢的精神,共同维护国际公平正义” 。习近平总书记结合新时代国际形势的新变化,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从历史维度看,这一理念继承了中国领导人一以贯之的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思想。“在当今的全球体系中,中国正扮演着四种角色,利益攸关方、积极行动者、行为倡导者和变革引导者。”

   总之,1949 年新中国成立至今,中国外交走过了70 多年的历程。不管国际风云如何变化,中国始终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三个世界”战略思想的提出,到邓小平提出和平和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两大主题,建立国际新秩序的思想,再到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提出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主张、新安全观、世界文明多样性理念,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生成和发展提供了进一步指导。“三个世界”划分理论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实际上体现了中国外交的核心理念,独立自主,和平共处,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建立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这些重要理论蕴含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即世界不同的国家需要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应尊重各个国家文明的多样性,寻求全球治理。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的构建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的理念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最直接的理论资源和思想动力。从历史维度看,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论述可以说是一脉相承,延续了中国领导人独立自主、和平外交的思想,充分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

   二、实践维度:全球治理失灵呼唤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

   从实践维度看,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为全球治理提供了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在全球化的当今时代,资本主义现代性出现了危机,主要集中表现就是全球治理失灵,资本主义主导的价值观和治理秩序失范。当前西方新自由主义价值观主导下的全球治理出现治理危机,正如赵汀阳教授认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危机就是人类命运的危机和人的幸福危机” ,主要表现为以下方面:

   1.经济失衡。全球化一方面给发展中国家抓住机遇发展自己提供了机遇,另一方面,由于美国主导下的西方经济秩序和技术优势,客观上也给一些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带来严峻的挑战和风险。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是其集中表现。2008 年美国次贷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一蹶不振,发展缓慢。全球化背景下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差距也在进一步拉大。一项研究表明,“在2019年,全球最有钱的2153个富豪所占有的财富相当于全球最贫困的46亿人(约占全球总人口的60%)的财富总和”。 截至2015年底,全世界仍有近7.36亿极端贫困人口,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贫困发生率高达40%以上。

   2.政治失范。国际政治失范的集中表现就是出现一股逆全球化浪潮,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上台。在国际政治秩序上,美国搞单边主义,强权政治,推卸大国责任,退出 TPP协定、《巴黎协定》,限制移民政策,强调美国优先。特朗普政府面对全球危机和国内的经济衰退等各种问题不从自身角度找原因,而是从意识形态的视角分析,千方百计遏制中国的崛起,鼓吹“中国威胁论”,实行贸易保护主义,主动挑起中美贸易战。

   3.文明冲突。西方国家最推崇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价值观,他们鼓吹文明冲突论,向发展中国家进行民主输出和价值观的渗透。文明冲突论的集中代表是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他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主要论述了文明冲突论的四个观点:(1)未来冲突的根本原因是文明的差异。(2)文明冲突的理由有:文明的差异是根本性的;文化特性和差异不易改变,也难以用妥协的方式解决。(3)西方和非西方的对抗将成为冲突的焦点。(4)文明冲突的主要形式一般有两种,一是地区冲突;二是全球冲突。文明冲突论对于一些发展中国家不是福音,反而是一种文化侵略和文化殖民主义。21世纪以来,面对西方的文化殖民主义,一些发展中国家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兴起。比较集中的表现就是网络民粹主义,主要表现为网民政治参与的不理智行为,网络谩骂、网络发泄、网络暴力成为新时期民粹主义的主战场。

   4.生态危机。当前全球气候变暖,温室效应加重,臭氧层空洞严重,物种的灭绝,水源和能源的危机严峻,这些日益严重的全球生态危机迫切需要加快加强国家之间、国家和国际组织之间的合作与交流,共同协作治理。

   从实践维度看,习近平总书记“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核心的中国方案超越了资本主义现代性逻辑的全球治理方案,解构了 “西方中心主义”的国际话语体系,是中国应对全球治理失灵的新理念、新主张。“我们要顺势而为,推动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这一思想主要表现为五大方面:第一,中国特色的和平观。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时代,国与国之间在经济、生态、安全问题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传统的国家之间权力争斗、零和博弈已不适应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国倡导的和平观,强调共同追求全人类的福祉,是一种全新的理念。第二,中国特色的利益观。人类命运共同体追求共同利益,世界各国要“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利益,在谋求自身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 。第三,中国特色的全球治理观。面对全球性问题,单独一个国家无法解决,要求从国家治理到全球治理,要求各个国家之间加强合作,共同建立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国际规制。第四,中国特色的文明互鉴观。国家之间、不同文明之间可以互相借鉴,习近平强调,“让文明交流互鉴成为增进各国人民友谊的桥梁……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 。第五,中国特色的生态观。习近平强调,“坚持环境友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 。就是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共同建设一个清洁美丽的地球村。就是要坚持环境友好,共同保护人类共同的家园,积极合作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走绿色、低碳、循环的发展道路。

习近平还提出构建人类 命 运 共 同 体 的 内 涵、目 标、原 则。 首 先,人 类 命 运 共 同 体 的 内 涵 包 括:“(1)建立平等相待、互商互量的伙伴关系;(2)营造公道正义、共享共建的安全格局;(3)谋求开放创新、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4)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5)构筑崇尚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 。其次,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十九大 报 告 中 强 调,“建 设 相 互 尊 重、公 平 正 义、合 作 共 赢 的 新 型 国 际 关系”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博鳌论坛亚洲论坛的讲话基础上,将人类命运体理念进一步发展,在2017年十九大报告中将其进一步深化为“五个坚持” 。再次,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五项原则:“一是坚持对话协商,二是坚持共建共享,三是坚持合作共赢,四是坚持交流互鉴,五是坚持绿色低碳。”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战略高度,提出实施“一带一路”的倡议,五年多来,取得了很多伟大的成就。中国设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与中国周边国家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国还积极支持联合国的改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387.html
文章来源:《江苏大学学报》社科版2020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