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瑞龙:新中国成立70年来经济学研究范式的演变与创新

更新时间:2020-08-03 00:44:16
作者: 杨瑞龙  

   内容提要: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逐步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过渡,经济学研究范式也随之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改革开放之前,与高度集权计划体制相适应,流行的是传统政治经济学研究范式;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放权让利改革的推进与市场机制的引入,东欧经济学研究范式在我国产生广泛的影响;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西方主流经济学研究范式随着市场取向改革不断深化而在我国逐步流行。“中国道路”创造了“中国奇迹”,“中国道路”的本质就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条件下,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无论是传统政治经济学,还是西方主流经济学都难以回答我们在这场前无古人的伟大社会实践中遇到的难点与重点问题,因此创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就成为历史的必然。我们应该认识到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是一项长期的历史任务。为此,我们应努力做到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努力推进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当代化与中国化;第二,以全方位开放的学术态度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体系的构建;第三,倡导直面现实的研究方法;第四,推进研究方法的现代化;第五,充分认识到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长期性与艰巨性。

  

   关 键 词:研究范式;政治经济学;东欧经济学;西方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

  

   项目基金:本文是杨瑞龙主持的教育部“党的创新理论引领贯穿理论经济学知识体系研究”重大专项课题(19JZDZ002)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杨瑞龙,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国家与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范式是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提出的(库恩,2003),指在某一学科内被一批理论家和应用者所共同接受、使用并作为交流思想工具的一套概念体系和分析方法。所谓理论就是,人们基于一定的研究范式由实践概括出来的关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知识的有系统的结论,它对人们未来的实践活动具有重要的借鉴与参考价值。经济学作为一种经世济民的学说,其研究范式显然与实践有很大的关联性,随着实践的变化,研究范式也会相应做出调整。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逐步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过渡,经济学研究范式也随之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进入新时代,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经济学研究范式也面临创新。

  

   一、与高度集权计划体制相适应的传统政治经济学研究范式

  

   有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点,那就是在政治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之间画等号,尤其是把源自苏联的传统政治经济学看成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天然继承者。其实不尽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从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出发,认为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特定生产方式之下的社会生产关系,而不是物的关系,基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基本原理,经济学分析的逻辑起点不应该是经济人,而应是社会人。在社会人假设的基础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形成了整体主义阶级利益分析方法。基于整体主义分析范式,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从剖析商品开始,继承与发展了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并在劳动价值论基础上创立了剩余价值理论,指出资本家凭借对生产资料的占有而无偿占有劳动者在剩余劳动时间里创造的剩余价值,因此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矛盾是不可调和的(马克思,1975)。一无所有的劳动者要想获得个人自由的全面解放,只有在整个工人阶级获得整体解放的基础上才能实现阶级利益的最大化,而这只有通过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才能达到。而公有制一旦替代私有制,私人劳动与社会劳动的矛盾也随之消失,计划经济也将替代商品经济,最终走向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制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分析范式由此论证了一定的社会生产方式的产生、发展和被更高级生产方式替代的历史必然性。

  

   后来社会主义革命没有如马克思预想的那样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同时爆发,而是在资本主义的薄弱环节俄罗斯发生了。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建立了苏维埃政权,没收了全部资本家的财产,对农民实行余粮收集制,取消商品货币关系,按照共产主义的原则来组织生产和分配,实行计划配给,推行平均主义的分配制度。这样一种后来被学界称为“军事共产主义”的模式很快在实践中暴露出效率低下、物质匮乏等弊端,并随之引入“新经济政策”,如以征收固定的粮食税替代余粮收集制,引入租让制等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其实质是承认在一定范围内存在非公有制经济与商品货币关系。

  

   传统计划经济体制是在斯大林时期完成的。作为传统社会主义实践的理论总结,斯大林在他的晚年完成了《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书,构建了传统政治经济学的分析范式(斯大林,1952)。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基本模仿了苏联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模式,经济学的研究范式沿袭了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的理论体系。该分析范式具有以下特征:一是强调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生产关系,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形式作为生产关系的基础,决定了各种不同社会集团在生产中的地位和它们的相互关系,以及相应的产品分配形式。二是认为由于还存在着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两种公有制形式,所以在一定范围内还存在商品货币关系,但由于全民所有制内部不存在所有权的转移,所以不存在商品生产。三是价值规律只对流通起调节作用,而对生产不起调节作用,只有影响作用。四是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规律是,用在高度技术基础上使社会主义生产不断增长和不断完善的办法,来保证最大限度地满足整个社会经常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的需要。

  

   传统政治经济学分析范式源自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但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具有差异性。第一,研究对象的差异。传统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聚焦于生产关系,在生产关系中聚焦于所有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一定生产方式下的社会生产关系,也就是由特定生产力水平与状况决定的社会生产关系。就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宣示的那样,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和交换条件(马克思,1975)。第二,未来社会的最根本特征有差异。消灭阶级和阶级对立,实现个人自由全面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未来社会的基本目标与根本特征;而消灭私有制和旧分工的消亡是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的基本前提。传统政治经济学则把国家对生产、分配、交换、消费过程的控制置于非常重要的地位。第三,公有制的地位不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始终把公有制作为实现个人自由全面发展的手段。只有建立在生产资料社会占有基础上对生产进行有意识的社会调节,个人自由全面发展才有可能。传统政治经济学则把公有制本身作为目的,追求越大越公越好的所有制结构。第四,公有制的内涵不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所界定的社会所有制包含三层含义:一是社会全体成员平等占有生产资料,二是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直接结合,三是劳动主权替代资本主权,劳动者成为生产的主人。传统政治经济学则把国家所有制等同于社会所有制,在剥夺剥夺者后,由政府代表国家掌握全民财产,政府而不是劳动者在生产过程中扮演组织者的角色。第五,对商品货币关系看法的差异。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随着社会所有制替代私有制,私人劳动与社会劳动的矛盾就消失了,商品货币关系就自然消亡了。传统政治经济学则把商品货币关系看作资本主义的专有属性而人为地加以消灭。第六,分配关系的不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在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分配制度。传统政治经济学则主张排斥物质利益刺激原则,实行平均主义分配。

  

   与这种传统政治经济学分析范式相对应,苏联及包括我国在内的所有模仿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建立起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模式。该模式的特点是:在所有制结构上,由国有制替代全民所有制,追求更大更公的所有制模式;在决策结构上,实行中央集权控制,从宏观到微观的绝大部分决策权都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国家按照详细的计划分配信贷、外汇和其他物资,把稀缺资源集中到国家认定应优先发展的重点部门;在信息结构上,以指令性计划配置资源,微观主体的行为基本不受市场信号的制约;在动力结构上,忽视物质利益刺激,实行平均主义的分配原则;在调节结构上,人为地压低利率、汇率、工资率,通过扩大工农业产品价格的“剪刀差”,使农业部门为工业部门的发展提供积累资金。

  

   二、与放权让利改革相对应的东欧经济学研究范式

  

   在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体制下,计划者同时就是国有企业的所有者,它可以直接向企业下指令。企业作为政府的行政附属物,完全听命于计划者,国有企业既没有独立的利益目标及自主权,也不承担企业的经营后果,其预算约束是软的,会通过低估预算成本、向上级施加压力或疏通各种关系争取投资资源,导致“投资紧张”。投资计划、投资品供应紧张和短缺感是企业扩张冲动和投资饥渴的重要动力,从而会进一步造成投资的周期波动。伴随着不断加剧的资源和消费品的短缺,强制替代、排队、等待、配额和票证就成为常见的现象,从而出现了官僚主义严重、动力不足、经济结构僵化、经济效率低下等弊端。

  

   统得过多、管得过死的传统计划体制所导致的低效率使大家越来越认识到改革的必要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大门,认为在社会主义经济中,价值规律不仅在流通领域发挥作用,而且在生产领域也发挥作用,应把计划建立在价值规律的基础上,建立“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体制。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了社会主义经济是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商品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不可逾越的阶段。这一阶段改革的特点是在坚持计划经济为主的条件下,适当给企业下放经营权,鼓励竞争,引入市场机制。与这种放权让利改革相对应,东欧经济学开始在我国流行起来。

  

   东欧经济学发端于20世纪20年代那场关于计划经济体制能否实行经济核算的争论。当时维也纳大学的米塞斯教授认为,私有制是进行经济核算的前提条件,而在计划经济条件下,缺乏生产资料市场和生产要素市场,市场机制无法发挥作用,从而不存在进行经济核算的可能性。哈耶克也认为,只有竞争的市场经济才能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而计划经济是做不到的。即使假设计划局可以通过求解经济均衡方程来进行经济核算,但由于经济过程是经常变化的,再加上信息资料传输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求解出的方程往往是无效的。波兰经济学家兰格在《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兰格,1981)一书中认为,在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中,中央计划局可以模拟市场的机能,用试错法求解经济均衡方程,并确定物价,以解决资源配置、经济核算和计划预测等问题。由于从不均衡到均衡的时间更短,因此,计划经济比市场经济更具有优越性。

  

20世纪50年代,追随苏联的若干东欧国家针对计划体制的弊端,先后开始了以下放企业经营权为主要内容的改革,在一定范围内发挥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东欧经济学也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而逐渐形成。波兰的布鲁斯、捷克斯洛伐克的锡克等人成为东欧经济学的旗手。东欧经济学分析范式主要有以下特点:在理论渊源上,继承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与基本逻辑,坚持计划经济、公有制等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在经济哲学方面,强调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性与经济模式的多样性;在经济体制方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337.html
文章来源:《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京)2019年第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