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强:近代蛋品出口贸易与蛋业发展

更新时间:2020-07-30 23:23:45
作者: 王强  

   摘    要:

   20世纪以后, 蛋品在我国出口贸易中所占比例增长迅速, 成为仅次于丝、茶的第三大出口商品, 近代蛋品加工业亦随之兴起, 并催生了国内蛋业市场。但由于养殖技术落后、政府扶持缺位、外商贸易垄断、国际市场竞争等原因, 作为出口大宗的蛋品贸易并未能带动农村养殖副业产业化, 也未能给农民带来实在利益, 而且在国际市场竞争中亦日趋没落。蛋业发展脉络及特征集中反映了近代农副产业种类杂而不专、数量多而不优、经营散而不聚等一系列问题。

   关键词:蛋品出口; 近代蛋业; 农副产业; 世界市场;

  

   养鸡产蛋是我国农村普遍的家庭副业, 农家所产鸡蛋, “随时售卖, 颇为日常油、盐、酱、菜之补助, 是盖副业中之最简易又最有利益者”。 (1) 据1920年代金陵大学对华北和华东地区农村调查资料, 八成以上的农村家庭均以养鸡为副业。 (2) 1922年北京政府农商部第七次农商统计估计全国蛋产量在40亿枚以上, 至1937年, 全国蛋产量已达70亿枚。 (3) 蛋品出口贸易, 最初数量寥寥, 但20世纪以后, 随着西方国家对蛋品需求的旺盛, 中国逐渐成为世界蛋品市场的最大供应国, 蛋品在我国出口贸易中所占比例增长迅速, 至1929年, 蛋品已成为仅次于丝、茶的第三大出口商品, 国内制蛋工业与蛋业市场亦随之兴起。但作为出口大宗的蛋品贸易由于养殖技术落后、政府扶持缺位、外商贸易垄断等原因, 并未能带动农村养殖副业产业化, 也未能给农民带来实在利益, 在国际市场竞争中亦日趋没落, 败于日本、荷兰等后来居上的现代农业国。可以说, 蛋业发展脉络及特征集中反映了近代农副产品出口贸易与农村经济的关系及其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4)

  

   一出口利导下的贸易增长与制蛋业勃兴

  

   早在19世纪60-70年代, 海关即有鲜蛋、咸蛋、皮蛋出口的统计记录, 其中以鲜蛋为大宗, 输出地区主要为香港及东南亚的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处, 为数甚少。后有日本商人来华设庄收买鲜蛋, 运回日本, 再转销欧美各国。此种鲜蛋贸易由于夏秋两季天气炎热, 鲜蛋易于腐坏, 故多集中于冬春两季, 且鲜蛋易碎, 不宜长途贩运, 因此交易量并未有显著增长。 (1)

   19世纪末, 蛋白被发现可作为制造肥皂、发光漆、染料、胶水、胶卷等工业品原料, 再加上随着食品工业的兴起, 欧美各国人民每日所嗜茶点中蛋质食品所占比例有所提高, 以致蛋品需求量迅速增长。1903年中国蛋品出口价值120万两, 1912年已达360万两, 1913年即增至近600万两, 这个数字在1930年已高达近8000万两, 这些增量大部分系出口至欧美国家或地区。 (2) 兹将1905年至1930年的蛋品输出额列表如下:

   表1 1905-1930年蛋品出口贸易额统计   

  

   资料来源:实业部上海商品检验局:《中国出口蛋业 (续) 》, 《国际贸易导报》第9卷第2号, 1937年。

   从上表蛋品出口价值方面观察, 除1918年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甫告结束, 欧美各国经济疲惫, 1920-1921年世界经济不振以及1927年因北伐致使长江航运不通以致蛋品输出价值有所减少外, 自1905年至1930年, 中国蛋品出口贸易额总体上是增长的, 而且增长速度十分迅速。1905年时蛋品出口额仅为200万两, 至1930年即增至近8000万两, 二十多年间增长了40倍!而同一时期海关出口贸易总额也仅由3.7亿两增至10.1亿两, 增加三倍而已。再从蛋品所占出口贸易比例上观察, 二十年中蛋品在中国出口贸易总额中所占比例由0.89%增至5.7%, 其在出口商品中的地位次序亦由最初的微不足道一跃而居第三位。蛋品已然在我国出口商品中占有重要地位。

   蛋品出口贸易的增长催生了近代蛋品加工业的兴起。洋商蛋厂首先在沿江口岸发展起来。据资料记载, 最早出现的是1887年德商美最时洋行和礼和洋行在汉口设立的两家蛋厂, 至1911年, 汉口已有蛋厂12家, 其中外商10家, 华商2家。 (3) 芜湖制蛋工业开始于1897年, 其时已有两家外商蛋厂开业。1903年德商宝丰洋行在苏北兴化开设同茂盛蛋厂。 (4) 中国本土商人, 见制蛋业获利丰厚, 且手工操作, 设备简便, 所需资金不多, 纷纷设厂生产。其首创者, 浙江宁波人阮文中氏, 1909年分别于河南驻马店、安徽宿州等处创设蛋厂五处, 厂名元丰。其后又有上海人汪新斋在清江、徐州、济宁各设蛋厂一处, 名为宏裕昌。其他如“河南新乡张殿臣、杨东础、冀文泉等人, 均创设蛋厂数处, 营业尚称发达”。 (5)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 华商“加工蛋厂林立, 达百余家之多” (6) , 分布于上海、安徽、江苏、山东、河北、山西等地, 尤以蛋产大省山西最为发达。 (7) 从生产技术上看, 这一时期的中外蛋厂大多采用手工土法制造干蛋 (包括干全蛋、干蛋白和干蛋黄, 干全蛋即将全部蛋液烘制成蛋片或蛋粉, 干蛋白、干蛋黄是指将蛋液黄白分离后, 再分别烘制成蛋片或蛋粉) 或湿蛋 (加入食盐、硼酸等防腐剂的鲜蛋蛋液) 出口。

   20世纪初美国人发明了工业冷藏技术, 更便于储存和运输的冰蛋制法 (即将蛋液冷冻储运, 包括冰蛋白、冰蛋黄和冰全蛋) 被广泛采用。相较于土法制蛋, 冰蛋由于能够保持原有的色、香、味, 且具有相对卫生、较少掺用防腐剂、不易变质等特点, 很受西方市场欢迎, 但冰蛋制造所需制冷设备、冷藏仓库代价昂贵, 采用此法制蛋的多为资本雄厚的企业。1911年, 专门从事中国农副产品出口贸易的英商和记洋行首先在汉口设立冰蛋厂, 次年又于南京设厂, 1915年美商班达洋行亦在上海仿行生产冰蛋, 皆获得成功。此后外商洋行纷纷接踵而起, “英商培林洋行、怡和洋行、美商海宁洋行、滋美洋行、德商天成洋行、日商石桥洋行等, 或在上海设厂, 或在天津、汉口、青岛制造, 并于内地产蛋之区, 设庄收买” (1) 。华商中最早从事冰蛋生产的是1923年成立的上海茂昌蛋厂, 其前身是承余顺记蛋号。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 欧美蛋品销路旺盛, 上海蛋行“为谋一致对付外商及避免同业竞争起见”, 1916年“由介顺、协记、新记、朱慎昌、郑源泰、郑恒记、裕兴、永泰、董源兴等行号, 组织承余顺记蛋号, 资本定为两万元”, 1923年蛋号改组, 资本扩充至20万元, 增设为茂昌蛋厂, 经营出口冰蛋、制造机冰及冷藏业务, 并于上海、青岛各设分厂。 (2) 嗣后又有1929年由华商严子裕、虞文洁合伙设立的中央冷藏厂, 以制造和输出冰蛋为主要业务。 (3) 据资料统计, 1933年全国由华商创办的资金在20万元以上规模的冰蛋厂计有大昌、豫昌、同记、广兴、福来、同兴祥等10家, 另有小规模之冰蛋厂数百家, 分布于河南、山西、湖北、山东、江苏等地。 (4)

   在生产能力上, 上海最大的六家蛋厂茂昌、培林、班达、海宁、怡和与和兴, 年产量在4.5万吨, 约75万担左右。而英商和记洋行位于南京下关的冰蛋厂, “年产能力可达100万担, 每日消耗鲜蛋400万个, 超过上海六家蛋厂之总和, 规模之宏大, 可见一斑” (5) 。天津与汉口的冰蛋厂, 均为和记洋行分厂, 年产量约有8.4万担左右。 (6) 其他地方如河南、山西、湖北等地蛋厂, 多系华人经营, 以小规模者居多, 各蛋厂生产能力, 虽多不可考, 但根据海关贸易数字来看, 1927年这些蛋厂年产约74万担, 1929年增至93万担上下, 与上海、南京、天津、汉口四地规模蛋厂产能相加, 总额约在每年200万担左右。 (7)

  

   二国内蛋业贸易与蛋业市场

  

   蛋品出口旺盛与蛋品加工业的发展, 使蛋源的市场需求增大, 推动了蛋产区蛋业贸易与蛋业市场的繁荣。

   养鸡虽为我国最普遍的农村家庭副业, 但真正有蛋可供出口和蛋品制造的省份, 仅限于山西、河南、黑龙江、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山东、河北等十余省, 其它如广东、福建、湖南以至甘、陕、内蒙、绥远、热河等地, 蛋产仅足供各该地消费, 其他四川、西康、云南、广西等省尽管蛋产较多, 但因交通不便, 运输困难, 虽间有输出, 但数量较少。 (8)

   蛋产区的鲜蛋交易, 以春季最多。每年春季, 各厂商为争取优质鲜蛋, 纷纷派员赴各蛋产区收买鸡蛋。收买方式, 主要有以下三种:

   1. 蛋贩农家养鸡所产鸡蛋, 或供自己消费, 或留存家中, 很少携往市镇买卖, 收买鸡蛋者, 必亲往农村, 挨家收买。此种蛋贩并不限于商人, 或为农民。所收之蛋, 售于蛋行或采办处, 此类收买多以现款交易, 间有将碗、肥皂、洋货、钢精器皿等日用品向农户交换的。

   2. 蛋行上海等大商埠蛋行, 多自备资本, 向各产地收买鲜蛋, 转售于同行、厂家或出口行商, 亦间有自行装运出口, 不一而定。如在内地, 所有蛋行, 多为代厂商采办, 往往先取款后交货, 所得之款, 转贷于蛋贩。蛋行性质, 有合伙与独营之分, 上海等埠大资本蛋行, 以合伙居多, 内地蛋行, 资本有限, 以独营为多。蛋行一般设经理、账房各一人, 以及职员、蛋司若干人。

   3. 蛋庄或采办处蛋庄、采办处多为厂家或蛋行所分设, 一般以自有资本收买鲜蛋, 运交本行或本厂, 间有因本行货满转售他行者。组织与蛋行略同, 营业期间, 大概以三、四、五、六月为旺。采用此种方式者, 多为资本较大之蛋厂, 如外商和记、培林、怡和, 华商茂昌等。 (1)

   蛋行、蛋庄等收购组织与蛋贩之间, “关系密切, 相互信赖, 各蛋贩常有一定之蛋行, 蛋行亦须依靠蛋贩”, 如无特别原因, “必不另换蛋行贩卖”。 (2) 在广布乡村各处的蛋贩的支持下, 蛋行、蛋庄成为蛋产区蛋业贸易的中坚力量。河南京汉铁路沿线各站, “均有收买鸡蛋之厂所”, “收买时期, 以三四月为最盛”, “产量以开封为最多, 旺盛月份, 每月运出二百车” (3) 。杭州蛋商行家“皆本地人设立, 或自有经营, 或为厂家代办人, 行家收货, 皆向小贩买进, 每年交易鸡卵, 约五千万个以上” (4) 。山西河东道、北路各县, 尤其是大同、阳高等地, 亦有天津蛋商设庄收购, “凡有津商到境, 即与省垣各小贩接洽, 下乡代买, 各小贩即至离省数十里至百余里间各乡镇上之小贩接洽, 间接收买, 故数日间, 即可收集大宗鸡蛋” (5) 。

蛋行所收鸡蛋, 大多转售于中外蛋品加工厂或经营鲜蛋出口业务的洋行。双方交易方式有“抛货”与“现货”两种:“抛货, 蛋业对外商交易方式之一种, 事前由双方将货物数量, 交货日期及价格谈妥, 成立契约, 然后蛋业再行收买, 按期交货。无论将来货物来源踊跃与否, 与夫市价齐跌如何, 双方均须恪守契约规定, 不能有所异议;现货, 则为先有现货可售, 然后议定价格成交。此项业务之对象有外商洋行、蛋号、蛋贩及各大食品商店。一般除外商洋行系现款交易外, 其余售主大多按比期付款。” (6) 其间若有货源充足而厂商收购不力时, 蛋行也有直接运至上海、天津等埠出售的, 但由于鲜蛋不易保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312.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14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