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利民 彭力:特朗普政府对朝政策趋向:新一轮“战略忍耐”?

更新时间:2020-07-27 13:30:29
作者: 林利民   彭力  
不少西方专家开始预测朝鲜政府也将很快“倒台”。奥巴马政府较之其前任更加迷信所谓“朝鲜崩溃论”; 加之朝鲜已经实际拥核且退出了“六方会谈”,奥巴马政府只能对“朝鲜崩溃论”更加坚信不疑,并以此作为奉行对朝“战略忍耐”的政策基础和依据。奥巴马政府坚信随着朝鲜“崩溃”,朝核问题将自动解决。特朗普上任以来,朝鲜政局稳定,朝鲜民众普遍拥护其政府及其新政策; 朝鲜经济则走出困境,缺粮问题基本解决,国内价格和生产也“相对稳定”。即使美韩之间,现在也不再侈谈所谓“朝鲜崩溃论”。特朗普显然不能再像奥巴马一样,以“朝鲜崩溃论”作为其对朝政策的决策依据。换言之,特朗普政府对朝采取“战略忍耐”的决策依据不再是“朝鲜崩溃论”。美国已经不再能指望通过朝鲜自行“崩溃”而实现促朝弃核目标,而是面对一个经济政治趋于稳定、已经在核武建设上取得突破性进展、有能力对美本土发动核打击、与美形成“核对峙”关系的朝鲜。正是基于这些认知,对于“得与失”极其敏感的特朗普,就难以继续坚守促朝弃核目标不动摇,寻求与朝妥协则是题中应有之义。

   再次,较之奥巴马政府对朝“战略忍耐”,特朗普对朝新一轮“战略忍耐”的表现形式也有差别。奥巴马政府在“战略忍耐”期间,对朝奉行一种所谓“不接受就拉倒”( take it or leave it) 的“不接触”政策,放弃了必要的外交努力,缺乏任何灵活性。与奥巴马不同,特朗普不是“君子总统”,而是“商人总统”“不按常理出牌”,特别在意实际利益,而不在意其个人形象和美国的国家形象、更不在意美国的“世界领导力”。他不像奥巴马那样死守所谓“理想主义”原则,而是随时准备就任何政治或战略议题进行“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讨价还价游戏。他的对朝政策逻辑是“谈不成就拉倒”,但一定不会拒绝谈。这看起来有点“不按常理出牌”,但增加了外交与战略方面的灵活性和灵敏度。上任后第一年,特朗普与金正恩打口水战,使用了不少过激的言语,如在媒体面前污蔑金正恩是“小火箭人”,宣称要“从地球上抹平朝鲜”等; 但从 2018 年春开始,他又急剧改变政策,三会金正恩,不惜当面赞美金正恩,并多次称他与金正恩是“好朋友”。甚至在“峰会外交”失败后,特朗普还宣称他与金正恩是“好朋友”。据此可以推断,特朗普由于既不能诱、压朝全面弃核,也不能寄希望于朝鲜“崩溃”,更不能对朝兵戎相见,因而除了奉行总体上可纳入“战略忍耐”范畴的对朝政策外,别无他途。但他不会像奥巴马政府那样保持对朝僵死的“不接触”政策、毫不作为,而是保持一定的外交灵活性,不放弃任何可能的与朝接触机会和“交易”机会。在特定条件下,甚至不能排除特朗普政府对朝政策及对朝核政策发生突变的可能性。

   最后,较之奥巴马政府对朝“战略忍耐”,特朗普对朝新一轮“战略忍耐”所依据的战略背景,尤其是美国与东北亚主要国家间的互动也不相同。奥巴马政府奉行对朝“战略忍耐”达八年之久,其间虽然也注意争取中俄合作,但始终坚守美与日韩的盟友关系,注意维持美韩日对朝政策的一致性,还注意调和韩日矛盾。2016 年朝鲜第四次核试后,奥巴马政府就曾借机成功撮合韩日,离间中韩,使韩日在慰安妇问题上达成妥协,并成功地实现了“萨德”入韩。特朗普政府则可能继续奉行单边主义和“美国利益至上”原则,不会特别在意是否保持美与韩、日等盟友对朝政策的一致性,也不会用心弥合韩日之间的政策分歧。特朗普政府要求韩日在贸易问题上向美让步,压韩日大幅增加美在韩日驻军费用,半真半假地放话不在乎日韩开发核武,以及美战略界激烈争论在东北亚是施行“离岸平衡”还是“在岸平衡”等,都可能使韩日疏离美国、向中国靠拢。韩、日尤其对于奉行对朝“战略忍耐”的特朗普是否会同时进行“越顶外交”,越过韩日私下与朝鲜“交易”存在疑虑,尤其怀疑美朝初步形成“相互确保摧毁”关系后,美国对韩、日的“核保护伞”是否还值得依赖?

  

   三 特朗普政府对朝“新战略忍耐”与东北亚安全

   特朗普政府奉行对朝“新战略忍耐”,无疑将对朝核问题、“朝鲜问题”及东北亚安全产生多方面影响。由于特朗普其人及其对朝“新战略忍耐”较之奥巴马时期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因而特朗普政府对朝鲜奉行“战略忍耐”政策对于东北亚安全的影响将更加复杂、更不确定。目前看,最值得注意的是: 特朗普对朝“新战略忍耐”将对东北亚安全产生正反两方面的影响。

   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对美国自告奋勇充当“世界警察”持消极态度,对美国在全球反核扩散事业中的“领导责任”也持消极态度,对促朝无核化的立场更不如奥巴马政府坚定; 同时,特朗普政府虽然也奉行对朝“战略忍耐”,但保持一定的灵活性,对与朝保持外交接触持开放立场。特朗普“三会”金正恩也为其继续与朝接触保留了惯性与通道。从“峰会外交”以来特朗普的一些表态看,特朗普也曾做出接受“双暂停”“双轨并进”及以某些让步换取朝“冻核”的表态或暗示。这表明美国有可能在朝弃核问题上采取一定的灵活姿态,包括非正式“默认”朝拥核国地位等。如美朝能 达成以朝鲜“冻核”换取美国某些让步,比如逐步松动对朝制裁、按印巴模式逐步“默认”朝鲜实际拥核国地位等,则美朝关系将解冻,朝鲜半岛及东北亚安全局势的紧张程度也将逐步缓解,这将有利于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并有利于推进东北亚区域合作。

   另一方面,特朗普在反核扩散问题上的消极立场有可能导致美国完全放弃它在东北亚所承担的反扩散义务与“领导责任”,美国对韩日核武开发的“漫不经心”有可能鼓励韩日以朝鲜核武开发取得突破性进展为借口而进行核“跟进”,亦即走上核武开发的危险之路。就能力而言,韩日两国都具有核武开发能力。韩国曾在冷战时期进行过核武研究,有一定的核武开发基础。韩国内目前拥有 24 座核电站,这使韩国有条件获取核材料并培训核专家。一般估计,韩国有能力在六个月内完成核武研发,成为拥核国。日本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就进行过核武研究。1964 年中国进行核武试验不久,日本政府就一度宣称要进行核武开发。如今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制造业发达,空间研发处于世界前列,拥有大量的浓缩铀以及钚等核材料,一般认为其最快可在六个月之内实现核突破并迅速实现核导结合。正因为如此,韩日都被国际社会认定为“核门槛国家”。就战略意愿而言,韩日两国都具备一定的核武开发冲动,也具备支持核武开发的较强社会基础。朝鲜核导试验取得突破性进展以来,韩日两国国内有关进行“核跟进”的主张一直呈上扬趋势。据盖洛普民调显示,2017 年 9 月朝鲜完成洲际导弹试验后,韩国有 60%的民众支持韩进行核武开发。在日本,其右翼有关日本应进行“核跟进”的主张也不断上扬。如韩日以朝鲜核武开发取得突破性进展为借口而进行核武开发,则东北亚将陷入新一轮核扩散乱局,安全形势将更加紧张,并有可能导致国际反扩散斗争全局性崩盘。虽然受种种牵制性因素制约,韩日目前进行核“跟进”的可能性仍然较小,但特朗普对于韩、日进行核武开发危险性所持的“漫不经心”姿态,却值得警惕。韩、日两国对美国“核保护伞”可靠性的怀疑在加重,美国国内有关美在亚太是进行“离岸平衡”还是进行“在岸平衡”更符合美国战略利益的争论,以及有关美是否需要裁撤其大型航母的争议等,都将进一步加剧韩日对美国是否有能力以及是否有意愿为其提供“核保护”的疑虑。如果相关国家应对不当,则韩日实施核“跟进”也有可能画虎成真。若如此,则东北亚安全形势将复杂化。

   特朗普政府对朝“新战略忍耐”对于中国国际安全环境的影响也具有两重性。如果受美国“新战略忍耐”影响,出现韩日实行核“跟进”政策的复杂局面,则中国在东北亚的安全环境将明显恶化,中国一定要尽力阻止这种局面的出现。

   目前,特朗普政府在朝弃核问题上显示出一定的灵活性且愿意谈判解决朝鲜核问题,而朝鲜方面存在求和平、求发展的强烈战略诉求。这些都是有助于朝核问题及朝美矛盾得到缓解的有利因素。中国要与俄韩日等合作,推动美朝恢复双边会谈,并力推重启“六方会谈”,在考虑各方利益关切、各方合理妥协的前提下,争取解开朝鲜核问题这一“死结”,为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与繁荣,也为东北亚进一步互联互通及亚太长期和平与稳定创造条件。

  

   林利民: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彭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文章来源:美国研究,2020年第3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2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