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始终是个谜的二叔

——​《父亲的青年时代》第七章

更新时间:2020-07-26 11:29:50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前注:现在,因与之有关的当事人均已故去,史金鳌,我们的二叔,他自汉口与父亲分手后被派遣打入国民党军队后的经历,无论悲壮或卑鄙与否,在我们后人心中也就永远成为了一个谜。

  

   二叔史金鳌,只比父亲小两岁,1911 年生人,身材比其兄长,即我父亲,还要高大些,从小尚武,据说会打一手好长拳,体魄健壮,加之性格豪放坚韧,思想激进,少年时代就曾被祖父认为是个当兵吃饷的料。

  

   中学毕业后,也读过私塾的二叔继承父业,最初在一本族长辈开办的油坊里记账,后觉自己不适这份工作的冷清和寂寥,便辞掉,又连续找了几份工作都不满意,大多是干不多久就辞掉了。祖父对二叔这么做很是有意见,但儿子大了,性格又桀骜不驯,骂了几次不听也就算了。

  

  

二叔史金鳌,可能摄于1930年代中期

  

   1931 年年底,也就是第二年春父亲去武汉前,二叔就在老家待不住了,刚满 20 岁的他跑到北方当兵抗日去了。1931 年的"九一八"事变后,与很多地方一样,泰州民众也曾组织召开了反日救国会议,集会抗议,还订立了一份盟誓性文件--《反日誓守公约》,声讨日本在东北占我领土杀我同胞的罪行,还提出"节衣缩食,储金救国;组织义勇军,实施军事训练;誓死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这事对二叔影响很大。于是没多久,血气方刚的二叔就与他的一个同学好友结伴离家出走,说是要到东北参军抗日去了。谁也拦不住。祖父虽也生气,但想想儿子大了,家里留不住,又是为了抗日出走的,慢慢地,心下也就释然了。

  

   头两年二叔还往家里寄信,告知他当兵的部队和地点以及他曾经历过的一些大事,如曾被派到在南京短期学习炮兵、参加长城罗文峪段血战日本人以及自己得以军功升迁等等。但 1937 年春夏之后就没有写信了。一直到那年"八一三"事变上海打仗后,离家多年的二叔突然悄无声息地回泰州老家了。他一身便衣短装,风尘仆仆。家人惊喜万分。但回家以后二叔对自己事并不多说,与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也不往来,只是待在家中一门心思侍奉当时重病在家中疗养的祖父,还有祖母。

  

   那年年底,日本占领南京,开始了一场大屠杀。后来日军又占领了江北的扬州,杀了不少居民。泰州城里民众纷纷逃难乡下。因祖父病重,行动不便,二叔和家里人哪里也没去,就在家听天由命。好在当时的泰州还为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李明扬部所控制,日本人虽然有轰炸,还没有攻占。

  

   第二年,即 1938 年春,祖父去世,二叔在家料理完祖父后事,便紧随着他四弟(即我四叔史金龙,后更名力群)和堂弟(即我堂叔史金堂,后更名史敬棠)的脚步到汉口去找他那时可能已经是共产党人的兄长,即我父亲了。

  

   二叔史金鳌对于我们家人来说一直是一个几近神秘的人物。不仅我的父亲及其他几个兄弟当年都对二叔情况知之甚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是到现在,我们作为其晚辈也没有搞清楚二叔最后的人生经历和轨迹究竟是怎么回事?

  

   抗战胜利前夕泰州老家曾有人说他在苏州当了大官,后又说二叔已经去世,至于二叔是怎么死的以及有无家眷等情况则一无所知。不过自1938年春二叔离家赴武汉后家里人谁也没有见过他。就是一直生活在泰州老家的五叔及姑妈生前也对他们的这位二哥了解不多,对我们说的就更少了。

  

   还有,那年二叔到武汉找到他的大哥,即我们的父亲,两人相处也只有两三天就分手了,时间很短,加上父亲那时正在没日没夜地忙于和胡绳先生共同创办他那个《救中国》周刊,他们兄弟俩之间的详谈并不多。关于二叔,父亲也说不出更多的情况。

  

   加上二叔死的早(一说死于抗战胜利前夕),而且又是死得不明不白,为此,父亲生前很少跟我们谈及他的这位二弟,即我们的二叔。 但是,从父亲存留下来的资料中以及我们以前从五叔和姑妈处听来的只言碎语,我们还是大致了解了二叔那些年的情况,虽然很多地方仍然模糊不清,甚至不足为据。

  

   1931 年年底,也就是父亲还在江阴布庄当会计时,不屑于窝在老家谋生的二叔刚满 20 岁,就借着当时因日本人占领东北全境而在全国日益兴起的抗日浪潮,与他的一位发小伙伴离家出走,到河北某地的西北军某部当兵去了。读过私塾也是中学毕业的二叔先是任文书,很快便升为连附,后又担任营附,据说中途还曾被送到南京某炮校短期学习(但那次回南京学习不知为何并没有顺道回泰州老家探亲)。1933 年年初的长城抗战期间,二叔还参加过战事惨烈且重创日军的长城罗文峪之战。

  

   1937 年夏,二叔又因实弹训练意外负重伤,被送到河北某地住院治疗。负伤前已升为校官(具体军衔不确定)。二叔伤愈时,标志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七七事变"已经发生。此时在河北的数十万东北军和西北军竟然不堪一击,没打几仗,到那年11月份就全面溃败了。很快就天津失守,紧接着华北也全面失守了。

  

   仓促之中,初步伤愈正打算归队的二叔只得从医院逃出,本想去找自己的部队,但兵败如山倒,其原先所属部队早已无处可寻了。在一片混乱之中,二叔只能脱下军装,装扮成逃难百姓南下,绕道山东孤身一人回到了阔别 6 年的老家泰州。

  

   这时,刚刚成年的四叔史金龙(力群)已于前一年春天离开泰州到武汉去投奔父亲。三叔史金相在中学毕业后也凭着能写一笔好文字和年轻气盛也早已外出谋职,据说到江南苏州的一家报馆打工去了。父亲兄弟五人只剩下最小的弟弟五叔史金钊还有姑妈留在泰州家里,那年五叔刚满 18 岁。不过,父亲的前妻孙岫云此时已经带着4岁的大女儿(我的大姐)并怀着二女儿,即我的小姐,从武汉回到了泰州老家生活。

  

   祖父身体不好,回到家乡的二叔便哪里也没去,留在家里照顾祖父和祖母。这年底,南京失陷。二叔在家行孝,一边照顾父母,一边思考自己今后的选择。第二年,即 1938 年年初,祖父因病去世。《论语 o 里仁》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安葬了父亲之后,二叔虽还牵挂年老的母亲,但在母亲首肯下他也与他的四弟史金龙和堂弟史金堂一样,告别身体尚好的祖母,离家辗转去汉口找他大哥,即我父亲了。

  

   此时的二叔不知为何没有再努力去寻找他原来的部队,而是去武汉投奔他的大哥。我虽然不知其原因,但我想,也许二叔从当时他所经历的混乱的平津及华北战事中对当时抗日无方的国民党军队感到失望了?也许他那时想开始全新的生活?因为这时的父亲,即他的大哥的政治倾向和政治身份因在武汉与胡绳合作创办《救中国》周刊可能已被泰州家人所熟知了。

  

   五叔生前说过,二叔负伤住院疗伤的那段时间,可能出于不想让家人为其担心,从未写信回家。当然,在那之前他就是写信也最多说说自己的升职或者报个平安,不会也从没有谈及任何有关家事以外的事情。这就有了一个问题,也萦绕了写这篇文章时的我很长时间却不得要领,即二叔在他的这段北上从戎抗日期间,有无与中共接触过?甚至有无加入了中共或中共外围组织?

  

   父亲当年对此是否知晓不得而知,但他们兄弟在武汉见面时父亲好像也没有问过二叔这个问题。因为父亲在他的所有回忆材料中都没有提及此事。不过尽管如此,二叔能在1938年春那个战乱时候不顾风险从老家辗转跑到当时战争风云早已开始弥漫的武汉去寻找他那正在创办中共公开出版发行的抗日刊物的大哥,其思想上赞成和倾向中共却是无疑的。

  

   很能说明问题的是,那次二叔与父亲在武汉见面时间并不长。父亲虽然可能了解一些有关二叔的情况,但也不会多,或者说,他们出于各自的保密纪律需要和谨慎很可能并没有向对方明说自己的真实政治面貌。不过,父亲能将二叔介绍与何伟认识,显然是知道了二叔想参加共产革命以进行抗日的愿望的。

  

   可是与年轻的四叔和堂叔不同的是,在父亲介绍二叔与何伟认识后,同样想参加共产革命的二叔不仅没有如同四叔和堂叔那样,被何伟推荐到延安去,不知为何在跟着何伟去了一趟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后,反而被中共方面派遣回到国民政府军队里去任职了。但是二叔最终被派到国民政府所属的哪家部队以及最终担任的什么职务却一直无人知晓。父亲也始终没有弄清楚。详情后文再说。

  

   父亲二弟史金鳌来汉口时,四弟史金龙(力群)和堂弟史金堂(史敬棠)才先后去了延安不久。父亲那时心里产生的那种孤寂感可能是很浓厚的--也许,父亲想到延安马列学院或中央党校去学习的念头正是此时产生的吧。为此,二叔的到来着实让父亲喜出望外。

  

   其实,二叔早在父亲第二次离开泰州赴武汉的前一年底就单独离家出走到北方去当兵抗日了。这就是说他们兄弟两人已有6年多都没有见过面了。所以,当父亲看到暌违6年的二弟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的那种惊喜交加是可以想见的。

  

   父亲曾说,那天见面,他们兄弟俩喜出望外,抱成一团。孔武有力的二叔将他大哥抱起来转了一圈,一是表达了一种亲兄弟久别重逢后的那种激动,还有可能就是想以此告诉大哥,他自己受伤的身体早已痊愈无碍了。

  

   在得知二弟也想参加八路军抗战的想法后,父亲很高兴,便立即向何伟引荐了他。父亲知道二弟参加过西北军宋哲元的部队,干的是炮兵,还参加过罗文峪战役浴血抗日,而且负伤前就已是国民革命军的一位校官了(父亲始终没有搞清楚他二弟的具体军衔)。 他了解自己的这个二弟,性格刚烈豪迈,同时也能坚忍无畏,所以他对曾经身为国军军官的二弟决心改换门庭要求参加八路军抗日的想法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但对其为何要这么做的深层次原因却并不了解。不过,父亲当时也没有多问,很快就将二叔介绍给何伟认识了。

  

   何伟对二叔史金鳌要求参加八路军抗日一事非常重视,与开张介绍信就让四叔和堂叔他们自己去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报到的做法不同,那次何伟是亲自领着二叔到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去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2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