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洋:理解当代中国政治体制的儒家视角

更新时间:2020-07-25 10:32:24
作者: 观察者网  
这样的制度也使得中国社会增加了流动性。

   唐朝还有一些贵族,到了北宋之后中国基本没有贵族了。所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君子堂”,不是说说而已的事情,是实实在在发生的。有人统计过,中国这些历朝历代进士里40%家庭里没有任何背景的,这是个非常大的比例。

   怎么给这样的体制一个政治哲学基础呢?

   我们从儒家人性观开始。我刚才说了,儒家的人性观是流变的,可塑的。孔子更加相信人生下来是不同的,“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在以前批林批孔时代,这句话是要受批判的,就是说你怎么说老百姓是“下愚”呢?其实孔子不是这个意思,翻译成今天的话,他说有些人生下来智商比较高,有些人生下来智商比较低,这是不可改变的。

   比如美国的教育都把每个人想象成天才,要开发他的创造性思维,结果教出来全是傻瓜,高中毕业连最简单的算术都没学会,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是天才。但是反过来,天才是教不坏的,我们老说我们的教育制度扼杀了创造力。我以前也这么认为,直到有一天我见了北大的许晨阳,大家知道许晨阳又回到美国MIT教书去了,他极有可能拿克拉克奖的。有一次开会我见到他,说晨阳你在高中做了那么多奥数题,是不是觉得特别压抑?他说不压抑啊,我非常高兴啊。后来我想明白了,人家的智商恐怕是150,我们常人看奥数题可能都看不明白,对他来说奥数题不难,对他没有挑战性,一定要有挑战性,这种人教不坏,只要社会给他机会,他就会冒出来。

   所以,孔子是这个意思,但孔子也说“有教无类”,而且说“中人可教”。所以,他要去开班办学,要教大家。我并不认为他72个学生都是天才,可能大多数人都是中人,但中人可教。

   孟子,一般说是“性善论者”,有“四端说”,人天然有四端,通过后天努力可以成圣成贤,所以他说“人皆可为尧舜”。

   荀子,很多人把他和孔子对立起来,说荀子是“性恶论者”,法家是荀子的学生带起来的,事实上荀子是儒家和法家之间的过渡人物,他认识到人性里有性恶的一部分,明确地提出来,但更重要的,认为最后成为什么人?环境是重要的,你的努力是重要的。他说:“涂之人百姓,积善而全尽,谓之圣人。”一个人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你积善而全尽,就是圣人,“故圣人者,人之所积也”。圣人不是生下来就是的,而是积累出来的,“居楚而楚,居越而越,居夏而夏,是非天性也,积靡使然也。”所以,从这儿可以看出,荀子仍然强调人的努力是重要的。儒家对人性的认识是比较客观的。你最终成为什么样的人,那要看你后天的努力。

   ·西方的人性观

   西方的人性观是不一样,西方的人性观是单一的。从人类学的奠基人霍布斯开始,就认为自然状态下的人是“Man against man”。因为人天然具有占有之心,就想占有周围的土地,奴役周围的人。别人也想这样,怎么办呢?人和人之间就互相打,所以就形成了“霍布斯的丛林”,他说怎么办呢?我们得自愿缔约,放弃自然权利,让一个“利维坦”来统治我们,这就是霍布斯的“利维坦”的来历。

   洛克在光荣革命之后发表了“政府论”。他也认为人有自然状态,但他所说的自然状态是比较美好的:人通过劳动实现占有,但不会过度占有,每个人都按照自然法规制来进行个人行动。但自然法有缺陷,就是每个人都靠自己执行,不知道另外一个人是不是按照同样的标准执行自然法。这样怎么办呢?我们组成公民社会,放弃部分权利,但为了避免专断权利,我们把部分权利给了政府,但对不起,政府的权利必须置于多数人的同意之下。这是西方所谓自由主义政府的两个鼻祖,他们在构造西方自由主义政府的时候是从个人出发,从个人的自立行为出发构建了这么一个大厦,当然他是用契约论的进度构建了政治哲学。

   ·自由主义与儒家

   儒家是不一样的,我这里要说明一下儒家和自由主义的相同点和不同点。自由主义有三原则:个人价值、个人自决、平等主义。

   个人价值,就是每个人的价值是等同的,每个人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个人自决,就是每个人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

   平等主义,每个人在个人价值,个人自决上面应该是平等的。

   在这点上,我认为自由主义是有内在矛盾的,因为我们知道,每个人的价值在现实中是不一样的,你能说非洲的一个饥民,著名的那张照片,一个快要死去的小孩,秃鹫在等着要吃他。那样的小孩能和比尔·盖茨有同样的价值吗?所以自由主义在这方面不说它虚伪,至少有假装的成分在里面。

   “个人自决”也是一样的,自决的能力是有大有小的,有些人大有些人小,不可能完全平等。

   所以,儒家的人性观是一种积极的现实主义,我承认人和人之间是有差异的,但是我激发人的向善向上之心,因为我鼓励大家后天的努力,只要你努力就可以成圣成贤,积极的务实主义比自由主义的盲目平等主义更加符合现实,更加融合激励大家向上。在美国,哪怕一个很笨的孩子还是告诉他你可以做,好像每个人从骨子里,只要你不做什么,仍然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人,这是不可能的,儒家是说你必须要有后天的努力。

   ·儒家政治

   在人性观的基础上就可以构建儒家的政治。这里简要地说儒家政治的特征,最主要的是层级制度和资格。社会是由有序的组织和层级构成的,一定的层级需要一定的资质。为什么需要层级呢?我们的社会治理有不同的层次,范围越大,需要的能力就越多,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分层,哪些人有能力,有较高的道德水平,他才能适应某一个层级的组织,某一个层级的领导职位。

   在这方面,我认为,中国人从血液里是承认这个的,比如我们评判某一个政府官员时,大概第一感会说这个人道德是不是好的,他是不是个贪官。如果他不是贪官,我们下一步会问他是不是有能力的,我们追问的都是这两件事儿,而且老百姓从心里面希望政府主动做一些事情。

   自由主义政府强调Accountability(问责),政府官员是不是照着法律做了,是不是找着议会的要求做了。

   在中国,我们强调官员要有责任,你对国家要有责任,对社会要有责任,对你治下的老百姓要有一定的担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需要官员具备超乎常人的能力和德性。这是儒家政治所要求的。

   资质为什么是很重要的?比如我们要考试,在古代要考课,现在要考察,因为你个人修炼的成就因人而异,即使像孟子所说的,人皆可为尧舜,但你最后能不能成为尧舜,要看你修炼的程度怎么样,你修炼不到家最后可能就成不了尧舜,整个国家的治理是需要知识,需要能力,需要判断力的。

   这样说来,儒家政治是不承认抽象的政治平等的,这点非常重要。他只承认基于资质的平等,你具有了同等资质的人可以平等地竞争,你没有这个资质,不能谈政治上的平等。你没有这个资质,非得说我要做省长甚至要竞争国家领导人,就很不合理。这和一人一票的民主政治是很不同的。

   我的一个朋友叫白彤东,是复旦大学的哲学教授,他写了一本英文书,就是“反对政治平等”,以林肯的“民有、民享、民治”来做个比喻。“民有”、“民享”没问题,儒家政治也是认的。“民有”是说,国家是属于全体人民的,儒家学说也可以推导出来民本主义,就是老百姓是第一的。读一下孟子的学说就能发现他是把老百姓是放在非常高的地位的。从这里我们可以推出来“民有”,就是人民主权。“民享”当然也能推出来,国家所有的目标是为了老百姓的福利,为了老百姓自由的权利。但是“民治”不一定,要治理一个国家,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能力的。所以,儒家政治强调从政一定要具有一定的资质。

   在这点上,儒家政治这样的层级制度,选贤举能的制度和美国建国者的想法也是一致的。对于美国建国者来说,“选拔”重于“代表”,总统和参议员是选拔的,并不需要代表民意。现在参议员已经到选举里选了,但总统事实上仍然通过所谓的选举院的制度在选。选举院一开始谁组成的呢?宪法一开始没有明说,各个州推选地方上有德有才,声望比较高的人去投票,少数人投票选总统,而不是老百姓来选。当然,今天它变了,即使今天变了也仍然带有上次的痕迹,比如上次选举,希拉里赢了多数票,但输掉了很多州,所以,特朗普当选。代表谁来做呢?由众议院的议员来代表的,它是分开的,总统必须是个品德高尚的人,特别是对于汉密尔顿而言。

   他在《联邦党人文集》里说:“搞卑劣权术的本事,哗众取宠的小动作,可能把一个人抬到单独一州的最高荣誉地位;但要使一个人在整个联邦受到综合信任,则需要真正的才能和不同性质的优点,要使一个人成为合众国总统这样显要职务的当选人,至少也需要相当的才能和优点。这个职务十之八九会由德才都很杰出的人担当,这样说恐怕也不算过分。”美国的建国者们是强调,因为总统权力太大了,一定是德才兼备的人来担当。按照汉密尔顿的标准,特朗普就不应该成为美国的总统。所以,在这点上,儒家的想法和美国建国者的想法是一致的。

   如何用儒家政治角度来理解当代的中国体制呢?当代的中国体制从选拔和决策角度来说,是由中国共产党来完成,相当于儒家里的中央机构,在儒家政治里应该有个中央机构,这个中央机构来选拔官员,来做重大的决策,代表谁来做?由全国人大来做。人大代表代表民意,监督谁来做?由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来做。特征是共和国的体制,共和国的体制就是混合的体制。

   中国共产党,按照郑永年的说法是“组织皇帝”,这是比喻的说法,在儒家政治里,它是个中央机构,中央机构做了决策,人大是代表了民主这部分,人大是代表国家的主权。中国共产党选拔了人,全国人大要过一遍;共产党希望有一些立法,但要通过全国人大去讨论,最后通过。

   我们很多立法实际上是很漫长的过程,国外对我们立法整个过程实际是不了解的,我们的立法实际是8-10年的时间,经过充分讨论才达成的。有人说人大是“橡皮图章”,这显然是不对的,人大的作用和整个中国共产党体制建构是有关的,因为在人大之外,我们还有个中央制度,就是中国共产党。政协实际是有“贵族”的部分,政协吸纳了民主党派的人,也吸纳了社会上那些关心中国又具备了一定参政议政能力的人到了政协。像英国的上院一样,英国的上院就是贵族组成的。我们是个混合体制,共和国体制。这和儒家的建制是一样的。中央有个中央机构、主权机构还有纳谏机构,在这里的纳谏机构就是政协。

   ·中国共产党的宪法地位

   怎么认识中国共产党呢?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西方意义上的政党只是代表社会某一部分人。比如在美国民主党就代表了东西海岸那些激进的大城市精英;共和党代表的是美国草根人群,宗教势力。所以它是有代表性的,中国共产党显然不是代表一部分人。

   改革开放之后确立了务实主义哲学,到了2002年有了“三个代表”,党的去意识形态化。大家不要误解,这里的意识形态是在政治学意义上来说的,政治学的意思是说“我只代表某一部分人”,党不是代表一部分人,而是代表全体中国人。党员的构成也是多元化,现在党员的数量接近9000万,来自五湖四海,来自各行各业,各个阶层。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共产党也不再是西方意义上那样的政党。

   明年就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和建党初期,解放之前的那个共产党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这是和党的任务以及中国的变化是高度相关的,所谓的与时俱进,在中国共产党的变化里表现的是非常明显的。党既是一个组织,更是一种制度。党肩负着宪法的职责,制定大政方针,选拔和管理官员,党就相当于过去皇帝文官统治集团,就是中央机构。

我们有成文宪法,就是我们写下来的宪法;我们还有实际执行的宪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251.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