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玉红:中兴形象的构建:光武故事与宋高宗政治

更新时间:2020-07-23 23:14:43
作者: 何玉红  

   摘    要:

   藉由光武故事的叙述与效法进行中兴形象的塑造, 是宋高宗政治统治中的一项重要策略。赵构即位伊始, 就郑重的亮出效法光武这面旗帜, 光武故事成为其宣示“中兴”意志的重要思想资源。在宋高宗朝君臣的言辞与日常施政中, 有关东汉光武朝之往事前例, 被反复论及和效仿。对光武行政往事旧例的选择、解释和运用, 与高宗朝政治宣传和合法性建设息息相关。对光武中兴汉室的历史叙述以及言行仿效, 在高宗中兴形象构建和南宋意识形态塑造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关键词:形象塑造; 历史叙述; 光武故事; “中兴”; 宋高宗;

  

   引言

  

   效法前朝“故事”是中国古代政治史上的一个重要特点。在古人的称述中, 作为统治者因循取则的“故事”内容广泛, 包括为后世引为先例的言辞、行为、礼仪、制度、行事原则、施政精神与风格等。这些前朝旧事惯例, 在政治运行中发挥着重要作用。①我们注意到, 在南宋高宗朝, 尤其重视对东汉光武中兴“故事”的效法。在高宗朝君臣的言辞与日常施政中, 有关光武朝之往事前例, 被反复论及和效仿, 被尊为朝廷行政施事的典范, 成为南宋政治史上的突出现象。

   南宋高宗君臣对东汉光武朝行政的往事旧例如何选择、解释和运用?高宗君臣反复言说“光武故事”, 藉此希望宣示何种讯息?高宗时期的光武叙事, 与南宋初年的政治宣传和合法性建设有何关联?对光武中兴汉室的历史叙述以及言行仿效, 在高宗中兴形象的构建和南宋意识形态塑造中发挥何种作用?①对这些问题的思考与探讨, 可为加深南宋政治史的理解提供一个新视角。

  

   即位:宜光武之中兴

  

   政治宣传与形象塑造是王朝须臾不可忽视的重要使命。用什么样的话语进行舆论宣传, 这些话语又怎样成为帝王形象构建的常用语, 这是需要统治者精心谋划的策略。刘秀称帝及中兴汉室的故事, 从南宋建立之日起就成为高宗政治宣传和形象塑造的重要思想资源。元祐太后手诏首开其端。建炎元年 (1127) 四月甲戌, 元祐太后手诏告天下:

   缅维艺祖之开基, 实自高穹之眷命。历年二百, 人不知兵;传序九君, 世无失德。虽举族有北辕之衅, 而敷天同左袒之心。乃眷贤王, 越居近服。已徇群臣之请, 俾膺神器之归。繇康邸之旧藩, 嗣宋朝之大统。汉家之厄十世, 宜光武之中兴;献公之子九人, 惟重耳之尚在。兹为天意, 夫岂人谋?尚期中外之协心, 同定安危之至计。②

   元祐太后原为哲宗孟后, 后被贬出宫, 而免遭靖康之变俘虏北去的命运。在赵宋皇室成员被俘一空的情势下, 元祐太后的身份就显得非常重要。③朝臣上疏“请后降诏诸路, 使知中国有主”④。特殊情势下, 元祐太后的言论具有最高法统的意义。

   “汉家之厄十世, 宜光武之中兴;献公之子九人, 惟重耳之尚在”是太后手诏的“核心句”。时人对这一名句的影响予以极高评价:“天下读之戚然”, “以一言而收天下之心”①。

   为何上面这些话会产生如此大的作用?陈寅恪先生所谓“古典今事比拟适切”②, 是关键所在。手诏以光武中兴汉室的“古典”来解读当下赵构即位的“今事”, 解决了南宋建立伊始的两大难题:一是论证赵构即位的合法性, 二是向天下宣示新政权的政治意志。

   光武故事有助于高宗即位合法性的论证。手诏明确指出, 赵构为“康邸旧藩”, 故“嗣宋朝之大统”。帝王即位, 除“正统”之外, 还有极为重要的一点, 即是否为“天命”所归。故寻找赵构即位的历史和天命依据就显得尤为重要。

   宋朝之前的历史上, 刘邦建立西汉, 至十世成帝时, 王莽篡汉而中辍。“高祖九世之孙”③刘秀建立东汉, 重振刘氏统治, 是为“光武中兴”。春秋争霸中, 晋献公时国力衰微, 其九子重耳励精图治而称霸, 为晋文公。与此两段历史相似, 北宋历经太祖太宗至徽宗钦宗九君, 遭靖康之祸而亡。政治运行中, 面对陌生复杂的新环境, 决策者们“通过历史记忆去发掘思想资源”, 以稳固施政基础, ④起到收拾人心和匡济时艰的作用。据载, 徽宗被俘, 密令曹勋上奏赵构:“时宜速应天顺民, 保守取自家宗庙, 若不勉顺, 记得光武未立事否?”⑤由徽宗九子继承帝位, 赓续赵宋命脉, 光武中兴汉室的故事无疑是可资借鉴的成功前例, 时人所谓“引证最为切当”⑥正是此意。“兹为天意, 夫岂人谋?”成为赵构权力合法性来源的历史依据。

   光武故事有助于新政权政治志向的宣示。“高宗称帝, 以中兴为号召”⑦, 这是赵构即位的政治使命, 也是臣民对新政权的期待。身遭亡国之痛的宋人, 祈盼高宗能像光武中兴汉室一样, 重新崛起。对时人而言, 光武故事是一个王朝从中辍走向重振的成功典范, 是挽救危局的精神象征。藉光武中兴故事的讲述, 为散乱的民众擎起集合的旗帜, 唤起宋人对赵构的拥戴, 树立朝野重建赵宋的信心, “事词的切, 读之感动, 盖中兴之一助也”⑧。

   要之, 手诏中的光武叙事, 有双重涵义:说明赵构即位的合法性, 前朝旧例成为高宗称帝正当性的重要历史和思想资源, 即所谓“天意”;宣示新政权的志向, 表明朝廷的施政方略与政治规划, 即“中兴”宋室。在赵构即位的最重要的文件中加入“光武故事”的解读, 其“收天下之心”的用意不言自明, “诏令所被, 无不凄愤激发, 天下传诵……足以感动人心”①。

   “用光武故事纪元”, 是高宗政治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靖康二年, 今上即位, 法东汉中兴建元之号, 改曰建炎。”②高宗年号“法东汉”的特殊涵义, 值得细究。

   改元“建炎”是朝廷反复议论和仔细斟酌的结果。史载, “初议年号, 黄潜善定为炎兴。耿南仲曰:‘此蜀年号。’遂为建炎。”耿南仲奏曰:

   王者即位, 求端于天, 探一元之意, 以正本始, 故必建元, 故汉光武中兴, 改元建武。大王再造王室, 宜用光武故事纪元。恭惟艺祖皇帝诞弥之年, 太岁丁亥, 大王殿下诞弥, 岁亦丁亥。丁亥天元属火, 宋以炎德王。艺祖开基, 改元建隆, 累圣相授, 逮至靖康, 乃遭中微。殿下绍隆, 益光前烈。南仲等请改元为建炎。③

   朝臣将“建”“炎”二字分别予以追溯性解释。东汉光武帝即位改元“建武”, 宋高宗“再造王室, 宜用光武故事纪元”, 是为“建”的来源。按五德终始说, 宋为火德。④国家每遇危机, 往往重申火德, 显示德运延绵不绝, 以增加统治的向心力, 是为“炎”的来源。⑤年号是说明王朝权力来源与统治正当性的重要装置, “建炎”年号有双重资源的支撑, 一是赵宋传统, 二是光武故事。高宗即位赦书曰:

   朕惟火德中微, 天命未改, 考光武纪元之制, 绍建隆开国之基, 用赫丕图, 益光前烈。⑥

   朝臣建言“用光武故事纪元”, 高宗强调“考光武纪元之制”, 年号选用问题上, 君臣一致揭举光武故事这一思想资源的重要性。

   高宗改元“绍兴”, 同样借助于光武故事。其改元赦书曰:

   绍奕世之宏休, 兴百年之丕绪, 爰因正岁, 肇易嘉名, 发涣号于治朝, 霈鸿恩于寰宇, 其建炎五年可改为绍兴元年。于戏!《小雅》尽废, 宣王嗣复于宗周;炎正中微, 光武系隆于有汉。⑦

   “绍兴”本身含有“中兴”之意。“炎正中微, 光武系隆于有汉”, 如此“有意”的解读, 就是借光武故事在“改元”这一重大事件中向天下表明王朝谋求“中兴”的志向。“嘉名”之义, 在于此也。

   即位仪式“用汉光武故事”, 是高宗的一个创发。即位是赵构承受“天命”的重大仪式。作为这一仪式的展示舞台, “中兴受命坛”尤为引人瞩目。史载:

   初, 睢阳当五代之末, 有狂僧日呼于市曰:“此地将来有圣人出世。”及我太祖以归德之节, 受周禅而国号宋, 人以为应矣。至是乃正应其语。上之将即位也, 门下侍郎耿南仲等请用汉光武故事, 为坛于宋之阳, 先告天地, 北望二圣, 然后受命。及上登坛受表, 涕泗交流, 百官环侍, 无不感动, 因名其坛曰中兴受命之坛。①

   “即位坛, 王者所以兴也。”②这对每一个新即位的帝王来讲, 均如此。然, 特殊情势下即位的赵构, 还要以此表明其“中兴”宋室的政治意志。如何赋予即位仪式这一特殊的涵义, 高宗君臣在“舞台”的象征意义上大做文章。

   “中兴受命坛”之名, 本身就包含两层含义, 一是“受命”, 二是“中兴”。关于光武设坛即位之事, 《后汉书》载:“建武元年, 光武即位于鄗, 为坛营于鄗之阳。祭告天地。”③在此, 若要考察清楚高宗君臣究竟如何“用汉光武故事”来设坛即位, 无疑是徒劳。对高宗来讲, 告诉天下“用汉光武故事”来设坛即位, 最重要的是表达有志于“中兴”的态度。刘秀在鄗南建坛称帝, 之后中兴汉室。高宗“用汉光武故事”, 建坛南京, 告天地, 并以“中兴受命”命坛, 标举“中兴”的旗帜。换言之, 赵构即位仪式因“用汉光武故事”的发明, 从帝王即位仪式“受命”的传统意义, 又生发出“中兴”的新义。通过这一有着强烈象征意义的特殊“舞台”, 公开宣示朝廷的政治意向, 自然有助于高宗中兴形象的塑造。

   郊祀中“据光武旧礼”, 是高宗的有意设计。建炎二年 (1128) , 南宋首次郊祀, 史载:

   是岁, 始据光武旧礼, 以建武二载创立郊祀, 乃十一月壬寅祀天配祖, 敕东京起奉大乐登歌法物等赴行在所, 就维扬江都筑坛行事。凡卤簿、乐舞之类, 率多未备。④

   郊祀赦书称:

   谋有虞东巡之制, 循建武二成之规……置大器于复安, 实冀昊天之所予。尚赖六服群辟三事大夫共宏恢复之功, 亟底隆平之业。⑤

   南宋首次南郊, 虽有些仓促, 但君臣却用心琢磨。光武首次郊祀在其即位的第二年, “ (建武) 二年正月, 初制郊兆于洛阳城南七里, 依鄗。采元始中故事。为圆坛八陛……”①此处我们无法也无须考证高宗南郊如何效法光武“旧礼”的具体情形。高宗君臣看重的, 并非光武“旧礼”的“细节”, 而是光武故事本身所蕴含的“中兴”意义。在此, “光武故事”已变成“中兴”的同义词。

   帝王南郊, 彰显君权神授。高宗南郊, “冀昊天之所予”, 这是其与传统帝王南郊一致的地方。高宗南郊的特殊之处, 在于有意加入“光武故事”这一新要素, 使其表明奉天承运的同时, 还向天下郑重宣示, 要像光武中兴一样再造宋祚, “共宏恢复之功”。特殊的郊祀仪式, 有着为新政权树立新形象的深意。

   即位、改元与南郊, 是帝制时代最引人注目的国家仪式。对特殊情势下即位的赵构来讲, 这些仪式需精心编排。故以何种方式和参照哪个“先例”来表演, 就显得尤为重要。将传统政治仪式与“光武故事”巧妙糅合, 是高宗君臣的重要发明。作为前朝旧例和重要思想资源的“光武故事”, 是高宗即位之初争衡天下政治宣传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传统仪式中, 高宗君臣有意添加了效法光武的解读, 进而赋予这些仪式“中兴”的时代涵义, 对身处危局的民众具有精神激励和舆论动员的效果。

  

   符瑞:滹沱河冰合

  

巧妙地借用光武帝刘秀的符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225.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 Journal of Chinese Historical Studies 2017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