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易富贤:新冠疫情的生命核算和人口政策反思

更新时间:2020-07-21 11:51:03
作者: 易富贤  

   全球的预期寿命73岁,“病死者”平均余命本应还有12.9年。如果实际死亡100万人,意味着损失1290万年寿命。如果实行群体免疫,病死1317万人,将损失1.70亿年寿命。如果因为疫情导致2021年的生育率下降0.1、0.2,将损失577万、1154万条新生命,合计损失了4.2亿年、8.4亿年寿命。可见,疫情“少生”的寿命数远超“病死”的寿命数。并且孩子是可以世代相传的,而病死者大多已丧失了生育能力,因为94%超过49岁。

  

   “病死”影响近期的经济,而“少生”却将影响今后几十年、数百年的宏观经济。因此,“生命至上”不能只盯着“死”,也要聚焦于“生”。政策需要精细的平衡,既要减少“有话语权”的老人的病死数,也要避免经济衰退,让“没有话语权”的孩子有生存的机会。

  

  

  

   四、抗疫和人口政策都难以“抄作业”

  

   这次儒家地区对疫情控制的比较好,原因有二:

  

   第一,儒家尊重国家权威,积极配合政府的抗疫。尤其是中国利用强大的“他组织”,对社区和村镇实行网格化管理,动员4.3万医护人员驰援湖北。而欧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自组织”。

  

   第二,对生命的终极意义的认识不同。西方认为人死后会进天堂,从“此岸”到“彼岸”,因此对生死看得相对较开, 崇尚“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而儒家文化只有“此岸”,没有“彼岸”,因此更珍惜生命,婴儿死亡率低、预期寿命长,比如2017年日本、新加坡、中国香港的预期寿命分别为84.1岁、84.8岁、84.7岁,而美国、欧盟、印度、拉美只有78.5岁、81.0岁、69.2岁、75.3岁。

  

   但是儒家地区的生育率全球最低。2005-2018年的平均生育率,日本、韩国、新加坡华裔、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只有1.39、1.17、1.09、1.11、1.12,而美国、欧盟、印度、拉美还有1.92、1.57、2.45、2.18。原因有三:

  

   第一,生死相依,随着婴儿死亡率的下降、预期寿命的提高,生育率直线下降。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心理学因素,比如婴儿死亡率降低,不再因为害怕孩子的成长风险而多生孩子;有生物学因素,比如长寿的日本佛系青年比例高;有社会学经济学因素,比如老年福利压制儿童福利。

  

   第二,政府越大,家庭越小。中国的生育率从1990年的2.3下降到2000年的1.22,除了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外,还因为分税制改革等导致中央“他组织”能力增加、民间“自组织”能力减弱。“自组织”强的地区,如广西钦州、玉林、广东茂名,2010年的生育率还有2.6、2.3、2.1,而依赖“他组织”的东北只有0.75。在美国,共和党人更强调“自组织”,追求“小政府”,这次很多人不戴口罩,游行要求复工,生育率也比民主党人高。“自组织”强,创新能力也强。

  

   第三,儒家认为孩子是生命的延续,对孩子有强烈的利他主义,在高养育成本下,从传统的追求孩子数量转变为牺牲数量、追求质量。

  

   第四,儒家过度注重教育,降低家长养育能力和生育意愿;受教育周期延长,婚育年龄全球最晚,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的妇女平均初育年龄都达31岁,挤压生育时间,提高不孕率。

  

   欧美非婚子比例高达40-70%,而日本、韩国、新加坡的非婚子比例都只有2%。在1918年流感、大萧条、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美国的离婚率都有所下降,在一定程度对冲了结婚率下降对生育率的影响;而儒家地区,危机不但降低了结婚率,也提高了离婚率。

  

   在抗疫上,西方抄不了东方的“作业”;在人口政策上,东方也抄不了欧美的“作业”。但是各国最后还是会殊途同归的。

  

  

  

   五、新冠疫情将导致中国的生育率下降

  

   2020年中国大陆的预期寿命、婴儿死亡率相当于中国台湾、韩国2004年,妇女初婚年龄则相当于台、韩2005年,而离婚率和避孕率比台、韩更高,法定结婚年龄更晚,生育意愿则更低。比如2019年中国的粗离婚率为3.4‰,而台、韩分别只有2.3‰、2.1‰。计划生育不可逆地改变了社会经济结构和生育观,目前中国大陆的理想子女数只有1.7-1.8个,而台、韩还有2个。

  

   在鼓励生育的情况下,2004年、2005年、2019年中国台湾的生育率为1.18、1.12、1.07,韩国为1.15、1.07、0.92。韩国2020年预计只有0.83,2021年应低于0.8。而中国大陆还只是实行二孩政策,2020年的实际生育率应低于1.0。

  

   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巨大的打击。计划生育又减少了年轻消费者,导致额外过剩”一亿多劳动力,内需不足,就业高度依赖出口,而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出口受阻。为了缓解疫情下的就业压力,2020年提出了扩招研究生和专升本,这将导致婚育年龄继续推迟。家庭收入减少、失业率提高,不但降低养育能力,还降低结婚率、提高离婚率、推迟婚育年龄。

  

   事实上,中国的结婚率在2014年就开始下降,从2013年的9.9‰降至2019年的6.6‰。而离婚率却从2000年的0.96‰飙升到2019年的3.4‰。妇女初婚年龄从2010年的24岁提高到2020年的28岁。也就是说,生育率下行的势能很大,而疫情又导致民不聊“生”,2021年的生育率可能只有0.9、甚至更低。

  

   并且疫情会永久性地改变人们的习惯和社会经济结构,如果不采取措施,生育率可能会沿着东北的老路狂跌;东北从2000年的0.90降至2015年的0.56,意味着下一代人只是上一代人的1/4。

  

   中国需要拿出这次抗疫的魄力,立即停止计划生育,并出台符合我们文化传统的休养生息的政策。

  

  

  

   (作者为《大国空巢》作者、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研究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19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