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勇:袁世凯“开缺回籍养疴”诸问题

更新时间:2020-07-20 23:24:40
作者: 马勇 (进入专栏)  
适卫辉有旧置房舍一所, 因而暂居, 调治宿恙。”这是袁世凯自己的说法, 而外间纷传后来甚至连他的子女也信以为真的另一个说法, 是他与兄长袁世敦长期不睦1。

   其实, 如果照袁世凯说法, 他之所以选择卫辉, 一是因为这个地方风景宜人, 名气很大;二是因为老友徐世昌竭力推荐。徐世昌虽为直隶天津人, 但其曾祖、祖父均在河南为官, 徐世昌本人就出生在卫辉府城曹营街寓所, 河南卫辉为徐世昌最认同最具感情的故乡, 因而他不厌其烦向袁世凯宣传卫辉的好处。据袁世凯回忆:“回忆往时, 徐鞠人相国, 尝数数为我言其风景之胜。”据袁世凯实地勘察, 徐世昌的说法并不过誉, 其自然景观、人文资源均负盛名已久:“观其山势嵯峨, 泉流清澈, 信可壮也。辉于古为共伯国, 庄生所称共首之山即此。盖其名实由来久矣。自汉晋以来, 明贤高隐之士, 皆尝顾而乐之。孙登、阮籍、邵尧夫、耶律晋卿、许鲁斋、孙夏峰诸贤, 歌啸栖迟, 后先蔚映。郁为文采风流, 发为丰功伟绩, 照耀史策, 流辉来祀”2。

   卫辉今属于新乡, 山水佳美, 竹木茂盛。卫辉府属辉县苏门山南麓湖有名胜百泉, 小有山水之胜, 为魏晋以来高人隐士乐意去处。袁世凯隐居卫辉“慎守大臣去位闭门思过之道意”, “其无聊政客、报馆访事人一切斟酌杜绝”。袁世凯在卫辉的住所, 为其旧部何棪本提供。何棪本原名何兰芬, 字芷庭, 卫辉人, 曾充新建陆军粮饷委员, 因而为袁世凯购置卫辉马市街旧典肆3。

   在卫辉, 袁世凯深居简出, 尽量不与外界联系4, 但对本地名流, 并不完全拒绝。袁世凯此时似有从官场彻底退出的想法, 有向实业用功的考虑。因身份或其他原因不便出面直接从事, 他准备找几个帮手在前面操作, 自己居于幕后。据此时与袁世凯关系密切的王锡彤记录, 袁世凯离开北京返回河南不到二十天,

   1909年1月23日, “初四日, 【王锡彤】偕李敏修谒袁宫太保于马市街寓邸。袁公方五十一岁, 须发尽白, 俨然六七十岁人, 知其忧国者深矣。且正在国恤期间, 彼此均不薙发, 故益觉黯然。因先约定不谈国事, 寒暄毕遂及实业, 屡询余禹州矿场之事。盖对于余之对待大姓家族不恶而俨之意, 言外实嘉许之。此为余与袁公结契之始。袁幕友谢仲琴及其族弟勉堂均晤。仲琴自在高丽即参戎幕, 至今老诸生不受褒奖, 修洁士也。勉堂老成敦厚, 袁族之贤, 以通医术, 故独相随至卫”5。

   卫辉府, 府治汲县, 下辖汲县、新乡、辉县、封丘等十一县。刚到卫辉, 袁世凯的病情并没有多少好转, 而居住条件似乎也不那么理想。二月十一日 (3月2日) , 袁世凯复友人信说:“出都后寄居卫辉, 调治宿恙, 亦无大效。此间屋宇狭隘, 人烟稠杂, 于病躯甚不相宜。辉县有荒园一区, 拟于春暮赴彼独居静养, 眷属仍留卫郡。”6第二天 (二月十二日, 3月3日) , 袁世凯在另一复信中说:“寄居卫郡, 调治宿疴, 一时尚未能元复。此间屋宇殊形狭隘, 兼之人烟稠杂, 于卫生消夏均非所宜。辉县有荒园一区, 拟于春暮赴彼独居养病, 眷属仍留卫郡。”7袁世凯决意在春暮“俟天气和暖”8, 转至辉县独居静养。三月十六日 (5月5日) , 袁世凯复出使俄国大臣萨荫图:“兄养疴乡里, 倏已四月。比因卫郡庐舍嚣隘, 适辉县有旧园一所, 小加茸治, 移来独居。苏门百泉近在咫尺, 拄杖看山, 优游啸咏, 于卫生消夏均尚相宜。足疾调治多日, 迄未大痊, 幸气体颇安适。大、二两儿仍留京供职, 卫寓眷口亦敉平, 聊堪告纾雅廑耳。”1

   在苏门, 袁世凯过得很滋润, “引泉灌竹, 拄杖看山, 间就老农咨询穑事, 未始非山居之一适也”2。但到了四月底, 留在卫辉的子女因为水土不服, 袁世凯开始考虑迁往彰德:“迩来侨寓苏门, 荒园数亩, 尚饶竹树, 聊可优游。适因事来卫, 诸儿女因水土甚恶, 宇舍狭湫, 患病甚多, 拟前后移居彰德。俟布置就绪, 弟仍返苏门, 藉消长夏。”3五月十二日前, 袁世凯一家迁往彰德:“弟因卫郡水土不宜, 一昨移来彰德, 藉养宿疴。乡居多暇, 聊足避烦嚣耳。”4稍后复王士珍信说:“彰德北郊有亲戚空宅一所, 去城少远, 似较爽适, 月之中旬遂挈全眷移居此间。迩来布置略已就绪, 下月仍拟独往苏门, 消此长夏, 以彼中静僻, 于避嚣却暑, 尤相宜也。足疾多方调治, 迄未就痊。所幸气体粗平, 堪纾雅注耳。”5同天袁世凯在复严修的信中也谈到这些事, 并说:“昨在辉县六十里之薄壁镇左近, 以一千二百金买山一区, 周围约二十余里, 土脉尚润, 宜于种树, 更拟葺屋数椽, 明年夏间即往彼中消夏, 将与山农木客为伍矣。”6袁世凯真有在洹上村终老规划了:“足疾多方调治, 迄未就痊, 精神亦颇委顿, 自度不堪更为世用。莳花灌园, 优游田里, 长为乡人, 以终吾身, 于愿足矣。”7

   洹上村临洹水而得名, 洹水又名安阳河。“津门何氏先营别墅于此, 公 (袁世凯) 爱其朗敞宏静, 前临洹水, 右拥行山, 土脉华滋, 宜耕宜稼, 遂购居焉。宅有小园, 草创伊始, 莳花种竹, 叠石浚池。点缀林亭, 题名曰养寿园”8。“养寿园”占地两百多亩, 袁世凯买下来后重新改造, 修筑了高大院墙, 院墙上还有几个炮楼, 仿佛就是一个围子:“堂居园之中央, 凡三巨楹, 周拓广廊, 轩敞为全园冠, 遂以名园者名堂。堂额以孝钦后赐书‘养寿’二字, 勒诸贞木。楹帖乃吴江费树蔚集龚孝琪诗句, 曰‘君恩彀向渔樵说, 身世无如屠钓宽’。书则绍县沈祖宪代书也。阶前立奇石二, 一状美人, 一如伏虎, 咸太行山中产也。”园南有谦益堂, 面汇流池, 倚碧峰嶂, 左接峻阁, 右挹新篁。明窗四照, 远碧一泓, 南园之胜, 一枕收之。榜为袁世凯书写, 缀以跋, 曰“光绪辛丑冬季, 皇太后御书‘谦益’二字, 赐臣某, 圣意深远, 所以勖臣者至矣。园居成, 谨以名堂, 俾出入瞻仰, 用自徇省云。联曰圣明酬答期儿辈, 风月婆娑让老夫”9。

   袁世凯对这个园子相当满意, 宣统元年六月初十日 (1909年7月26日) , 他在复亲家, 也是这个园子原主人何炳莹的信中说:“弟移居彰郡, 业已匝月。村野空旷, 较之城市, 殊形清爽。房廊构造颇合法, 工料亦坚致。小园一所, 花树皆新栽, 围墙四周, 杂树槐柳, 数年长成, 当有可观。诸荷经营, 甚感甚感。家人居此均安适。贱体粗平, 堪纾雅注。亦舍弟捐事, 多费清神, 曷任佩谢。”10

   那几年, 袁世凯的大家庭发生一些变故, 这对年过半百、身体有恙的人来说, 心情不可能不受影响。时任两江总督张人骏为袁世凯盟兄弟, 也是儿女亲家, 袁世凯此时致信张人骏, 透露了自己的心情:“迩来家运多艰。二家兄于六月作古。三家嫂又于七月弃世。骨肉凋瘁, 哀感相乘, 弥觉岁月之易逝也。三家兄已于月前接来彰寓, 老年手足, 藉得聚首。彰郡距京不远, 延医诊治, 亦较便捷。惟三家兄久病淹缠, 断非一时所能复原。前经禀请午帅代为奏请开缺, 未蒙允许, 仅予假期三月。刻下假期已满, 务恳台端俯允据情奏请开去徐州道缺, 俾静心调摄, 得以早日就痊。”?11据此, 可以想见袁世凯的兄弟之情, 也可由其代为请求开缺回思他自己开缺, 两者相证, 应该相信一个生病的官僚在身体与官位之间究竟孰重孰轻。

   在洹上村住下后, 袁世凯对政治心灰意懒, 不作他想, 他用了很大精力财力建设这个园子。他将关系还不错的三哥袁世廉接来同住。兄弟俩或扶杖漫步, 下棋聊天, 或请几个文人骚客吟诗作词, 风花雪月。时而听莺钓鱼, 弄舟水池;时而设宴园中, 与家人子女共享天伦之乐。袁世凯那张头戴斗笠, 身披蓑衣, 与三哥袁世廉在舟上垂钓的经典照片, 虽说具有“摆拍”的味道, 在政治上或有让外界特别是北京放心的暗示, 但这种悠闲生活, 放松心情, 应该是袁世凯在洹上村稳定后的生活写照, 至少不会与其生活情境太过背离, 有诗佐证:

   春日饮养寿园

   背郭园成别有天, 盘餐樽酒共群贤。

   移山绕岸遮苔径, 汲水盈池放钓船。

   满院莳花媚风日, 十年树木拂云烟。

   劝君莫负春光好, 带醉楼头抱月眠。 (1)

   啸竹精舍

   烹茶檐下坐, 竹影压精庐。

   不去窗前草, 非关乐读书。 (2)

   对袁世凯闲云野鹤式生活, 或以为真实, 但更多研究者认为这是袁世凯刻意做给北京那些反对者看的。他要让那些反对者相信自己渐渐习惯了这种乡间生活方式, 渐渐看破红尘。不过, 也必须指出的是, 袁世凯“回籍养疴”的主要使命毕竟是“养疴”, 他的病体在大致轻松的外部环境及慢慢调理下, 半年后略见好转, “足疾近来颇见轻减, 步履已能如常。惟远行一里以外, 则觉费力耳。自可无庸再加燻治”3。

   作为一名老资格政治家, 朝廷一品大员, 说袁世凯就此息影林下, 不再过问政治, 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相信。不过, 在他度过“开缺回籍养疴”最初阶段后, 他确实想再做点事情, 希望在实业上有所斩获。

   协助袁世凯从事实业的, 除了他的老部下周学熙, 还有一个新人王锡彤。王锡彤字筱汀, 号悔斋, 晚号抑斋行一, 卫辉人, 生于1866年, 长袁世凯三岁。王锡彤年轻时与李敏修 (李时灿, 字敏修) 共斋读书, 后一起在家乡从事教育, 并参与地方事务, 如赈灾, 还参与主持禹州三峰煤矿公司。

   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王锡彤有友人王祖同, 字肖庭4, 河南鹿邑人, 1909年初分派至江西任饶州府知府, 从北京赴任时经卫辉往访袁世凯。袁在表明自己心迹时说“官可不作, 实业不能不办”, 力言实业关系国家兴衰之重, 并向王祖同询问同乡中有哪些人具有创办实业、管理实业的才能, 王以锡彤对, 袁世凯说自己见过王锡彤, “余知之槃槃大才也, 第恐不肯助我耳, 君为我招之。”王锡彤获知此情, 甚为感动, “余思矿务、铁路皆实业事, 年来跳身其中, 已不作师儒身份矣。惟袁公所创如京师自来水公司、唐山洋灰公司、滦州矿务公司, 皆采用新法, 规模宏大, 余之经验胡足副之, 因是踌躇”。后在一些朋友的分析劝说下, 特别是他母亲一锤定音:“袁公天下豪杰, 汝平日所倾佩者。今既见招, 奈何不往?且京津虽远, 较禹州近也, 火车畅行一日可达。何时思我何时可归, 我若思儿亦可电召, 何惮为?”5袁世凯看上王锡彤, 除王祖同介绍, 还有王锡彤事母最孝, 这一点最得袁世凯认同。

   有了王祖同介绍, 母亲支持, 王锡彤宣统元年 (1909) 六月初专程前往彰德府拜见袁世凯, 袁命其迁寓其邸第畅谈数日。袁告诉王:“罢官归田, 他无留恋。惟实业救国, 抱此宗之久矣。所创之实业概畀之周缉之 (周学熙) , 缉之以现任臬司, 丁忧释服后即当放缺, 不定何省, 已办之实业弃之岂不可惜。前日缉之来, 专为此事研究数日, 苦难替人。君幸为我谋之, 我知君胜此任也。”袁还说:“我知君孝子, 求忠臣于孝子之门。”6由此, 袁世凯郑重委托王锡彤帮助打理实业, 部分取代了周学熙原来的角色, 在京津唐豫等地帮助袁世凯创办或管理实业, 在京师自来水公司、天津启新洋灰公司、天津华新纺织公司三个大型企业, 协助周学熙、孙多森做了很多具体工作, 周学熙任总理, 王锡彤任协理。在周学熙两度出任财长期间, 王锡彤代理总理。此外, 袁世凯隐居期间参与创办或经营的实业还有罗山银矿等。

在开缺回籍养疴第一年, 袁世凯开始了新的事业, 过着幸福的家庭生活, 享受着天伦之乐。随着时间的流逝, 袁世凯在中国政治生活中不仅没有被忘记, 反而屡屡被提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185.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17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