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新华:出土文献与上古文学史的生态还原

更新时间:2020-07-18 21:53:15
作者: 高新华 (进入专栏)  

   一、某日一早,周王到达宗庙,即位;

  

   二、受命者在右者(通常是受命者的长官)的陪同下进入宗庙大门,立于中庭;

  

   三、周王将命书授予一位官员(通常是内史尹或内史),由他来宣读册命的内容;

  

   四、受命者向周王拜手稽首表达谢意;

  

   五、宣读册命的官员将命书交予受命者,受命者带着命书走出宗庙;

  

   六、受命者再次进入宗庙,将带回的一块玉璋献给周王表示谢意;

  

   七、仪式结束后,受命者通常会铸造一件青铜彝器,在彝器上铸上事情的经过和册命的文书内容作为纪念。[18]

  

   这个册命仪式的地点是在宗庙之中,按照《礼记》的说法,周王选择在这里举行仪式是为了表示“不敢专”,即让祖先的神灵参与其中并加见证。仪式的核心步骤是周王命史官向受命者宣读册命文书,以书面的形式在宗庙之中、祖宗面前宣读,可见其事的郑重与神圣。这样的做法应该同样适用于《尚书》中的训、命、诰、誓等诸多场合,至少在《金縢》中有“史乃册祝”的记载,说明史官的祝祷也是以书面宣读的形式进行的。这种郑重、神圣的仪式,自然会表现出较为庄严、典雅的风格,《诗经》中的雅、颂部分往往也是在国家大典上举行,伴以“喤喤厥声,肃雍和鸣”(《周颂·有瞽》)的金石之音,更是一派典雅、恢弘的气度。因此,要理解西周这个经典形成时代的文学,是必须以理解其特有的文化为前提的。

  

   以上仅是笔者对上古文学史“生态还原”的初步构想,具体的研究则绝非个人之力所能胜任,亦非朝夕之功,希望能与学界同仁共勉而为之。

  

   作者按:本文发表于《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5期。

  

   [①] 最近,设立国学学科成为一部分学者为之奋斗的方向,大江南北,全国上下,许多高校不仅在兴办国学班、国学院,而且志在必得地为国学学科之设立奔走呼号,由国学学科的呼声之高即可见当前国学热的势头之猛,若一所综合性大学而没有国学,则几乎已成为一种“另类”。

  

   [②] 如经济学家林毅夫就曾多次呼吁国内经济学界关注理论创新的重要性。

  

   [③] 李昌集:《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现代化”的点滴思考》,《文学遗产》2014年第2期。

  

   [④] 陈文新:《编年史:“狐狸”与“刺猬”如何共处》,《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3期。

  

   [⑤] 廖可斌:《回归生活史和心灵史的古代文学研究》,《文学遗产》2014年第2期。

  

   [⑥] 陈洪从:《“林下”进入文本深处——〈红楼梦〉的“互文”解读》,《文学与文化》2013年第3期。

  

   [⑦] 刘笑敢:《一条断定〈老子〉年代问题的新途径》,《黄淮学刊(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年第4期。

  

   [⑧] 袁世硕:《接受理论的悖论》,《文史哲》2013年第1期。

  

   [⑨] 张伯伟《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理论和方法问题》说:“如果把文本广义地理解为研究的材料,理论和方法就是设计的理念和图纸,在这一探索过程中,新材料显然占有优势。由新材料而带来的新问题,本身就往往是学术研究的新对象,是既有的理论和方法未曾面对、未曾处理因而往往也束手无策的课题。”《文学遗产》2016年第3期。

  

   [⑩] 廖名春:《出土文献与先秦文学史的重写》,《文艺研究》2000第3期。

  

   [11] 该文为常森在“闲谈新知”活动的发言,见微信公众号“xiantanxinzhi”2017年5月8日的文章《任何阶段上的文学概念都只具有相对价值》,网址:http://mp.weixin.qq.com/s/eA4_cxav3vkqiGEsxRHjkw。

  

   [12] 余嘉锡:《目录学发微 古书通例》,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

  

   [13] 何周:《吕思勉古书通例思想》,《兰台世界》2011第19期。除余嘉锡、吕思勉外,刘咸炘(《刘咸炘学术论集·校雠学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对此也略有论述。

  

   [14] 孙少华、徐建委:《从文献到文本:先唐经典文本的抄撰与流变》,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年;程苏东:《写钞本时代异质性文本的发现与研究》,《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6年第2期;陈静、杨轶男:《中国抄本时代的书籍出版特征——以《世说新语》的出版为例》,《出版科学》2013年第1期。

  

   [15] 黄仁宇:《中国大历史·自序》,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

  

   [16] 唐兰:《中国文字学》,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第52、53页。

  

   [17] 【清】章学诚著,王重民通解:《校雠通义通解》,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第2页。

  

   [18] 李峰:《西周的政体:中国早期的官僚制度和国家》,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年,第112-115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16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