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赏乐饮酒话人生——郑力刚先生访谈记

更新时间:2020-07-14 16:43:44
作者: 郑力刚 (进入专栏)  

  

   郑力刚,1978年就读于湖南大学应用数学系,1982年入清华大学从师秦元勋,蒲福全教授读研究生,1984年就职于清华大学,1986年赴加拿大渥太华大学从Angelo Mingarelli教授读博, 1991年8月加盟加拿大能源、矿产、资源部(现名,天然资源部)能源研究所,并成为Research Scientist。

  

   客:力刚你好!好高兴又一次来你家做客。

  

   力刚:我也很高兴。我这总是“虽设而常关”的门,好几个月了“今始为君开”。

  

   客:谢谢。今天已经锻练过了吧?是跑步还是打球?我知道你天天锻练。

  

   力刚:知你上午要来,所以一早就出去跑步了。

  

   客:是五公里还是十公里?

  

   力刚:10公里。

  

  

2010年,Prof.Beer主持著名的Clearwater Coal Conference的大会讨论(右一为郑力刚先生)

  

  

   客:以你明年初就是六十的年龄,跑十公里不当一回事,真让人羡慕。用了多少时间?

  

   力刚:谢谢。今天是54分13秒6。我相信自己在一年的任何一天,这之前不需要做特别的训练,都可以在一小时之内跑完10公里。

  

   客:这真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你以往最好的成绩是多少?

  

   力刚:要说认真锻练,自己是从二十年前开始的。那时十公里的时间,好的时候,常在41和44分之间。

  

   客:二十年,成绩下降十多分钟。真是时间不饶人啊!

  

   力刚:这里有两个原因。最主要的是时间的过去。年龄和运动成绩的关系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学术界对此有许多研究, 但没有定论。但一般认为峰值过去之后,每年百分之一的下降是比较合理的。42分钟,以每年百分之一的增长,二十年后就是51多分钟。另一方面,二十年前,在不滑雪的季节,自己周日每天跑10多公里。但后来网球和轮滑成了我在不滑雪的季节的主要运动,跑步到不是很多了。脚下的公里少了,成绩自然也会下降。于我这显然不是主要的。

  

   客:10公里以上的距离你常跑吗?

  

   力刚:不。但可以跑。去年十一月去美国麻州剑桥参加了半马拉松比赛,21.1公里。这之前没有跑过一次多于10公里的距离。

  

   客:这么多年下来,你每天如此大的运动量,不觉得累吗?更重要的是如何避免身体受伤的?

  

   力刚:没有受过伤是假的。2013年八月底得了网球肘,那时已打了八年的网球,最多的一年打了202天的球。但是不是因为打球而导致的却不好说,那年我五十二岁,朋友中年纪和我差不多的有好几个也得了网球肘,但他们却不打球。可以肯定年龄是主要的因素,于我一年打二百次球也是重要的原因。值得庆幸的是我倒是没有因跑步受过伤,尽管我脚下的公里数高的年头可达1400公里。去年为了准备麻州剑桥的半马,从夏天起每隔一,二天就跑一次十公里。但赛前的前二个月脚键生骨刺,痛得走路都困难。但这并不是跑步引起的。

  

   客:真正羡慕你。纯粹是基因吗?

  

   力刚:感谢父母,“纷吾既有此内美兮”。但“又重之以修能”也是不可缺少的。我每次跑完后一定做一些伸展远动,Asics跑步的鞋更是每三百多公里就换双新的。

  

   客:你《离骚》很熟啊。我知道很多年你每月默写一次《离骚》。《离骚》中有许多生僻字,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读都很难。

  

   力刚:是这样。自己近三十五年前离开中国,除了开始的几年给家人写信,以后可以说几乎没有写过中文。2008年有人读了我纪念导师秦元勋教授《千风万雨都过去,依旧东南第一山》(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323.html)一文夸我熟读《离骚》。当时我很是惭愧,能在文中引用几句,也算熟读?于是决心背下来,默写下来。“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这一来也十多年了。你现在还常写中文吗?

  

抄写《离骚》手迹

  

   客:你说的是手写吧?这年头了,不是在手机上就是在电脑上敲几个关键的拼音字母,都出来了,快得很。谁还手写?

  

   力刚:其实这恰恰是让我忧虑的。别的我不了解,但英文字的拼写和其发音是关联很大的,知道怎么读写出来也不会差多远。然中文呢?清华四大导师之一的赵元任先生的《施氏食狮史》是最好的证明。这篇连标题97字的同音文章,每字拼音都为shi。今日不知是否有对书写中文字的退化的研究。比方说给各年龄组的人一句一句读一篇报纸上的短文让他们写下来,结果会如何?我的感觉是不乐观的。这也让我想起著名学者林语堂和吴宓对文字改革的意见。林先生说汉字是中华民族的第二道长城。九泉之下的先贤如知今日数字技术对中文读和写的差距的冲击不知有何感想?

  

   客:你也许太过虑了?能不能为我弹点琴,轻松一下?

  

郑力刚先生平日练琴图


   力刚:你要听我弹琴?肯定是不会喜欢的。我虽然非常热爱古典音乐,而且对其庞大的曲目及录音和丰盛的历史有所了解。但自己弹的实在上不了台面,家里“领导”对我弹琴的评语是“毫无天赋”。

  

   客: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琴的?

  

   力刚:2010年,那时大女儿已在大学读书了,二女儿的乐器也已从钢琴转到长笛。于是那个对音乐一直有兴趣可不识五线谱也不会操弄任何乐器的我意识到这没人弹的钢琴也许是自己的机会。

  

   客:都十年了,“毫无天赋”,但锲而不舍啊!现在在弹什么曲子?

  

   力刚:不看乐谱,每天弹:

  

   1. 巴赫,C大调前奏曲,《平均律键盘曲第一卷》Prelude I in C major, BWV 846, WTC I

   2. 巴赫,G大调前奏曲,《平均律键盘曲第一卷》Prelude XV in G major, BWV 860, WTC I

   3. 巴赫,F大调前奏曲,《平均律键盘曲第一卷》Prelude XI in F major, BWV 856, WTC I

   4. 巴赫,E大调前奏曲,《平均律键盘曲第一卷》Prelude IX in E major, BWV 854, WTC I

   5. 巴赫,B大调前奏曲,《平均律键盘曲第一卷》Prelude XXIII in B major, BWV 868, WTC I

   6. 巴赫,升C大调前奏曲,《平均律键盘曲第一卷》Prelude III in C# major, BWV 848, WTC I

   7. 巴赫,E大调前奏曲,《十二小前奏曲》Prelude in E major, BWV 937, Twelve Little Prelude

   8. 巴赫,C大调小前奏曲,《五小前奏曲》Little Prelude in C major, BWV 939, Five Little Preludes

   9. 贝多芬,《给爱丽丝》Für Elise, WoO59

   10. 巴赫, C大调两部创意曲,《两部创意曲》Two Parts Invention in C major, BWV 772

   11. 巴赫,E小调赋格,《平均律键盘曲第一卷》Fugue X in E minor, BWV 855, WTC I

   12. 亨德尔,《快乐的铁匠》主题,Air and variations of Suite No. 5 in E major, HWV 430

   13. 亨德尔,《快乐的铁匠》第一变奏,Variation 1 of Air and variations of Suite No. 5 in E major, HWV 430

   14. 巴赫,《金山变奏曲》第三十变奏,Variation 30 of Goldberg Variation, BWV 988

15. Giovanni Battista Pescetti,(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9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