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家范:风骨意境遗后世——恭读旭麓师《浮想录》

更新时间:2020-07-08 17:16:15
作者: 王家范  
另一个更新的东西即已萌发。 (1983/162) (2)

   19世纪的中国, 一只脚徐徐伸向近代, 另一只脚却仍被堵住在中世纪的门内, 尽管用力拔, 那只脚还是中世纪的。 (1986/457) (3)

   迂回的革命来自迂回的社会。 (1986/442) (4)

   历史阶段性是历史的转折, 不应是历史的分割。 (1988/625) (5)

   “新旧如环”, 环者圆圈也, 但它不是循环的圆圈, 乃是新旧不断起承转合的圆圈。 (1988/628) (6)

   就事物中的变和常的关系来说, 转形期的变态比持久的常态更需要研究, 但不懂得常也说明不了变。 (1988/679) (7)

   中国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是一和多的结合, 只有一没有多, 一无活水会枯萎;只有多没有一, 则似散沙, 无凝聚力。 (1986/359) (8)

   另1988/637:“一流为多, 多归于一。” (9)

   要从同一性中找出不同一性, 要从不同一性中找出同一性。 (1984/206) (10)

   新和旧是对立的, 表明了它们的不同一性, 但它们互相转化, 又具备着同一性。 (1984/212) (11)

   应该建立中国的“近代学”, 中国不能只有古代学。什么是中国的“近代学”?就是古今、中西的汇合。20世纪的初年, 有人说梁启超的《新民丛报》, 是“中外双钩于笔底, 古今一冶于胸中”。古今中西的汇合集结为进化论, 然后是阶级论, 中国人自己的进化论和阶级论。 (1984/193) (12)

   可归属这一类型的内容极为丰富, 最富哲理, 火花喷突出来, 构成了一道道精彩的思想风景线, 凝炼隽永而价值连城。这里, 我只检索了30条, 遗漏甚多。而且, 也只有与先生的其他论著参证互读, 才可能形神兼得, 作出合乎先生真意的贴切诠释。我个人于近代史始终不脱“大学生”的初习水平, 未入门径, 诚有望于先生诸高足。

   我觉得说“变”是中国近代历史最显著的特色, 有这种感觉的学者不少, 老师具原创性的贡献, 就在于对“如何变”、“怎样变”的历史情景的体验至切至深, 积年月之沉潜深思, 能将惝恍不可捉摸的意境, 形诸辞采飞扬的文字, 使人豁然开朗, “意”不离“境”而超乎“境”。中国社会, 既有深层的盘根错节的历史社会基因 (因此很容易被看作不变或难变的“传统”) , 但随着情势的转移, 无论政治、经济、文化都经历了诸多变化。入至近世, 新旧、中西诸多要素更于对峙冲突中呈交叉渗透, 互摄互容之势, 情节极其复杂, 形态多姿, 也不乏变态、病态。真实的历史既没有不变的传统 (这就是“超稳定说”的致命伤) , 也没有游离于传统嬗蜕之外的变革 (故“断裂说”更显无知之妄) 。而其间嬗蜕的契接, 进退无常、无几, 更非先进、落后之类陈词所能表述。《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凭着历史学与社会学的融通, 熔政治、经济、思想、文化于一炉的优势, 透过具转折性的关键人物、关键事件, 真切细腻、时时闪现哲理知性的剖析, 由情景入心态 (心态史) , 由心态入风气、制度的嬗替 (社会史) , 气势恢宏, 逶迤曲折, 在捕捉嬗蜕的契口与再现嬗蜕的轨迹方面取得了至今尚属少见的成功。

   综合上述30则, 具体言之, 大致包含以下几层意思:

   1.强调对近代新陈代谢的寻绎阐释, 必须切入历史实际, 不离实境。先生强调理念必须切合历史, 而不是让历史“服从”理念。包括进化论在内, 有关变革的理论或概念体系, 它们固然具有某种概括和演绎的功能, 有助于我们借此捕捉归纳历史的某些现象 (像光学仪演示色谱) , 但终究不能展示历史的全部, 历史犹如生活, 本身总是多姿多彩, 瞬息万变的。其动也不可预知, 其深难以探测到底, 很像庄子《齐物篇》所说的“天籁”。天籁是“众窍无窍”, 靠自己的“无为”而天然自成。历史本身也犹如“天籁”, 它只能由自己说明自己。故老师在“1985/242”里说:“理性是人为, 反理性是天籁, 人为改造天籁, 天籁也会反扑, 回到自然去即是一例。”(1) 歌德说过:“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 只有生命之树常青。”到世纪之交, 这种声音又高起来:有人说是“历史的终结”, 有人说是“科学的终结”, 应该再加一个:“理论的终结”———总之, 真正的意思, 不是历史、科学或者理论本身会终结, 而是对以往历史、科学乃至理论迷信的终结。一度盛行的“以论代史”现象, 就是这种理论独断和迷信的产物。我认为这不是故作惊人之论, 它很可能正是下一世纪思想变革的第一声“潮音”。正是在这个意义上, 先生说“事物是常新的”, 不能“要变化的事物服从那一两句话”, 淡淡而出, 却很具震撼力和思想的前瞻性。

   2.走近历史, 贴近历史, 老师看出了中国近代的“新陈代谢”, 其变也光怪陆离, 新旧、中西绝不是简单地“东风压倒西风”, 你吃掉我或者我吃掉你的斗争。其情状复杂交叠:新必须先是寄托、依附于旧的躯体, 才能破土而出;旧的尚未失去其生命力时, 也还不可能遽然为新的取代;新也有真假、实虚之别, 假冒伪劣的“新”不会有生命力, 超越时空的“新”则往往酿成灾祸。新陈代谢是一种过程, 从内涵说, 是新旧反复较量比试, 而达体用交叠互化;从进程说, 必由局部而逐渐推进, 最后才可能有全局性的变革, 其中既有“反复”, 又有“羼杂”, 还有先生称之为“倒行”的特殊情景, 一波三折, 绝对不可能直线行进, 即使是新因素的发育成长, 也不是人们所幻想的一哄而起, “一步到位”, 往往观念先行, 先进人物唱喊在前, “富于幻想”, 真正落实到生活习俗、制度层面则需要时间和耐力, 历史惯性不会戛然而止。在这个意义上, 近代历史上先后更迭出现的各种“变革观” (洋务派和早期改良派的“应变”, 康有为的“全变”, 孙中山的“革命突变”) , 正是在不同的时空条件下, 对变革过程的选择和回应, 为变革的过程性所规定的、难以逾越的历史自然轨迹, 故先生说:“迂回的革命来自迂回的社会。” (1986/442) (2)

   3.对中国近代变革的整体状况作出了实是求是的历史估量, 不溢美, 不苛责, 更不做“事后诸葛”, 冷峻、客观, 论评至允至当。例如“19世纪的中国, 一只脚徐徐伸向近代, 另一只脚却仍被堵住在中世纪的门内, 尽管用力拔, 那只脚还是中世纪的。” (1986/457) (3) “开辟一个历史时代的伟大历史人物, 即使功罪互见, 毁誉不一, 总是抹煞不了的。等而下之, 如在一个领域或某一点上能独辟蹊径, 也比那些抱残守缺的人高明许多。” (1978/19) (4) “租界是罪恶的渊薮, 却在闭塞的封建区域中展示了显眼的西方文明 (租界的管理、法制和对新派的‘保护’) 。” (1985/297) (5) 以及“失败的本身包含着胜利, 胜利的凯歌中也包含着失败。” (1978/30) (6) 变革浪潮过后, “人们的思想上也 (必然还会) 留下一道无形的痕迹”等等。熟悉近代史多年聚讼不休的诸多学术争论, 都可以体会到这些论断的份量, 多发前人之所未覆, 相比起常见的情绪化和功利偏见, 更显学者的风范。

   4.最后7则, 老师是从哲学的高度加以升华、总结, 其中至少关涉到了变与常, 内因与外因, 连续与变异, 一与多, 以及同一性与不同一性等五六对哲学范畴, 据我有限的读书所得印象, 包含了许多对机械进化论的批判和突破, 并且与本世纪后期世界哲学突破性成果多有谋合和回应。希望搞哲学的人能高度关注这一成果。我相信, 这是金子:是金子, 必能发光, 即使我们现在还不能全部领悟。

   (三) 对机械进化论和绝对论的批判, 指出不能无条件地、绝对化地肯定“变革”, “人为的没有条件的飞跃, 仍是要回到地上来的”

   理性是人为, 反理性是天籁, 人为改造天籁, 天籁也会反扑, 回到自然去即是一例。 (1985/242) (1)

   历史上已宣告走不通的路, 但总是有些人仍要去走。 (1977/8) (2)

   渐进、量变, 人们不容易觉察出来……质变、飞跃是从量变、渐进而来的, 没有量变、渐进的基础, 是飞不上去跃不起来的。人为的没有条件的飞跃仍是要回到地上来的。 (1978/33) (3)

   一些新的东西往往带着旧的痕迹, 有些旧的冒称为新的, 也有新的是新得出奇的, 在现实社会中还是虚幻的。 (1980/75) (4)

   新陈代谢是个自然规律, 革命与改良是推动代谢的力, 也是规律的体现, 但有人为的因素, 如果过和不及, 会对代谢起破坏或阻滞的作用。 (1980/80) (5)

   新陈代谢是事物发展的一个客观法则, 揠苗助长的人为的新陈代谢却会给事物带来破坏。 (1985/256) (6)

   我们总是想把政治思想看作是同社会经济亦步亦趋的, 我们写戊戌、辛亥、五四不都是这样写的?但是我们的政治思想像朵飞在天空的白云, 想遮盖大地, 其实它还是离地面很远的孤云。 (1981/115) (7)

   批判过的东西不是全不可以再搬出来, 因为有些批判是歪曲, 或者部份歪曲, 并不代表真理。 (1981/121) (8)

   传统思想, 在其开始大都是合理的, 一旦成为传统, 它的惰性便越来越多, 革命与改革在于对惰性的鞭打, 鞭打得过了头, 抛弃了其中的合理内容, 传统又会振振有词、理直气壮起来。 (1983/182) (9)

   激进的新思潮对传统文化的巨大冲击, 它取得的胜利都不是全部的, 因为传统中还有着合理的部分和客观存在的可接受性。 (1985/293) (10)

   革命是在反传统中逐步形成自己的传统, 一旦形成了传统就为自己制造了框架。 (1986/420) (11)

   在新旧文化的递嬗中, 有些不该剥落的民族文化被剥落了。 (1986/456) (12)

   从旧的束缚中发出的反弹力是惊人的, 但“反”的作用是有限度的, 最终要回到和发挥自身的弹力上来。 (1988/607) (13)

   人体解剖是猿体解剖的钥匙, 从猿到人的突变, 距今已有几十万年以至百万年了, 人的身上还有猴气, 再过几十万年, 只要仍然是人, 猴气也许还是要存留于人体的, 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蜕变过来的社会主义社会, 就想要消灭资本主义的痕迹, 或者硬要把社会主义说成纯之又纯, 不容许它有资本主义的残余, 那是否定人身上还有猴气的玄学。 (1978/21) (14)

   过去说中国革命的道路是曲折的, 是在民主革命的实践中的认识, 是对破坏一个旧世界的认识, 却没有意识到革命胜利后的曲折, 以及建设一个新世界的曲折, 把革命的前景说得太满太美, 前景到来了, 迎来的是疑团和不满。 (1986/358) (15)

   对于传统文化的变革, 是在批判中吸收与在继承中扬弃交叉进行的长过程。 (1986/354) (16)

   事物是不断地演变, 不断地更新的, 但阳光下并没有绝对全新的东西。 (1983/173) (1)

中国近代社会转型的启动, 进化论的传播, 功不可没。然而, 重大的历史失误, 不无偏见地说, 机械地、绝对地误信进化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37.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18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