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真刚 杨艳:布依族传统建筑的生态文化探析——以镇宁高荡寨为例

更新时间:2020-07-06 18:01:51
作者: 周真刚   杨艳  

   【摘要】弘扬生态文明是当前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容,布依族传统建筑蕴涵的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尊重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应成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布依族传统建筑生态文明主要体现在建筑选址、建筑结构、建筑材料、修建仪式等方面。高度认可的村寨规约、公众参与的生态保护模式,体现了布依族与环境相处的融洽性,生态文明建设已经融入布依族的日常生活。我国的生态文明建设应当借鉴少数民族的生态文化,将生态和谐理念、公众参与理念、制度执行保障等纳入生态文明建设,特别是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分析广大少数民族地区的生态文化,对平衡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十分必要,对推进城乡一体化、加快农村建设、实现绿色发展可起到积极地推动作用。

   【关键词】布依族;建筑文化;生态文化

   【作者简介】周真刚,贵州省民族研究院研究员,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在站博士后,贵州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杨艳,四川警察学院助教。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西南民族特色村寨永续发展研究”(16BZ070)。

   随着生态文明建设逐步受到重视,深入研究少数民族传统建筑生态文化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少数民族传统建筑生态文化研究的起步较晚,主要散见于生态文化、建筑文化、民族文化等相关领域的研究。谢仁生、罗羚艺、张安毅、彭晓霞等,将传统建筑生态文化纳入布依族生态文化、生态文化权、农村生态文化建设等研究,从不同的领域和视角论述了传统建筑生态文化的内涵、现状、重要性,并提出了生态文化保护方面存在生态权利意识薄弱、保障措施单一、重视度低等问题。冯刚、王景新、刘彦随、许陈颖等,从新农村建设、乡村振兴、社区营造等角度,探讨了生态文化资源开发和文化产业融合发展相协调,传统建筑蕴涵的生态文明应当在发展中受到尊重和保护。笔者通过深入了解布依族传统建筑文化,剖析老石板房蕴涵深刻的生态文化,认为其对当前生态文明建设具有借鉴作用,有利于推进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步伐,实现乡村振兴和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一、背景介绍

   生态文明建设已经成为全球化的议题,工业文明带来经济飞速发展,同时世界各国纷纷陷入资源枯竭、环境恶化、矛盾尖锐的生态危机。人们反思工业文明的代价,逐渐意识到生态文明的重要性。自1972年国际社会第一次发表有关生态问题的《人类环境宣言》后,相继发布《我们共同的未来》《里约环境与发展宣言》《21世纪议程》《国际森林文书》《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等关于生态保护的文件。国际生态协会、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联合国森林论坛等组织,从不同的角度开展生态文化保护工作,生态文化保护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重要议题。中国的生态文化建设起步较晚,《环境保护法》《环境影响评价法》《环境影响公众参与办法》等法律规范,明确环境保护的主体、范围、责任承担方式,仅提出生态文明建设的目的。片面追求工业文明带来了尖锐的生态危机,大气污染、土壤污染、草场退化、物种灭绝等生态问题不断凸显,建设生态文明、采取可持续发展模式迫在眉睫。在制度层面,出台《固体废弃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环境保护税法》及实施条例等专门性规定,为生态保护提供制度上保障。2015年《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首次提出“坚持把培育生态文化作为重要支撑”;2016年《中国生态文化发展纲要(2016-2020年)》全面提出生态文化建设的目标、原则、任务和行为,为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打下坚实的基础;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建设生态宜居的乡村环境,打破城乡二元结构,实现农村绿色发展;2018年《宪法修正案》更将“生态文明”纳入宪法,从法律的最高位阶保障生态文明建设,足见生态文明建设已经成为全面推进社会发展的重要部分。在实践方面,建设生态博物馆,保护农村生态文化的原真性、整体性;民族生态文化村、丝绸之路生态文化万里行、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全国生态文化村、中国生态文明奖等形式多样的生态保护活动,扩展了生态文化保护范围。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促进会、中国生态文化保护专项基金、中国生态文化协会等组织的成立,壮大了生态文化保护的队伍。

   伴随经济发展的飞速发展,各国生态文化理念不断完善,采取多形式、多领域、多渠道的生态文明建设模式。OECD国家的生态文明建设水平高,各国生态保护、环境改善、资源节约、排放优化等生态文明指数高,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与OECD国家相比,“中国相对生态文明水平排名末尾,差距较大,纳入考察的几个领域全面落后,无任何比较优势可言。”但是,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决心和力度不断加强,生态文明发展速度快,位居OECD国家第七位。中国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通过完善的制度保障、科学的评价体系、逐渐增强的生态文化理念,转变经济发展模式,以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发展原则,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

   各民族“都有一系列维护生态平衡、保护自然环境的生产方式方法和技术。”布依族传统建筑的选址、结构、建造仪式、营造技艺等,就是通过生活实践展现布依族悠久的生态文化,保证布依族村寨可持续发展,具有极大的借鉴意义。

  

   二、高荡寨布依族传统建筑:老石板房

   布依族是我国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贵州、云南、四川等省,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布依族人口总数287万多人,其中以贵州的布依族人口最多,占全国布依族人口的97%。贵州省布依族主要分布于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顺市,有着“高山苗,水仲家(仲家即是布依族),仡佬住在山旮旯”的说法。调研地点高荡寨位于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全寨居民400余户2000多人均为布依族,仅有伍、杨两姓氏,且多有姻亲关系,相处融洽。高荡寨以布依语为日常交流语言,“高荡寨”在布依语称“翁座”,“翁座布依,本土世居;沧桑历史,悠远厚重。”村寨布依族传统民居、公共建筑保存完好,目前尚有130栋老石板房,以及屯堡和云盘。因而高荡寨被称为“千年布依古寨”,并被“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贵州省文物保护单位。传统的老石板房依山而建,坐北朝南,独立成栋。老石板房以石木结构为主,主要分为三层,底层为牲畜圈舍,二层为居室,三层可作居室亦兼仓库。房屋内部为典型的木质榫卯结构,外部墙体和顶部均使用石材,布依族称此为“滑墙”。布依族的建筑特色与其居住环境密不可分:

   首先,就地取材,因材施工。根据不同的生活环境,布依族的传统建筑可以分为:干栏式建筑、改造型干栏式建筑、干栏式石板房等。高荡寨布依族传统建筑是老石板房,以当地丰富的石材、木材、石灰、竹子等作为建筑材料。高荡寨老石头房一层的牲畜圈舍、二层的山墙和廊,以及房屋顶部所使用的都是石材。牲畜圈舍是房屋的基础,因此在选择石材方面需要坚硬结实的石头,在外观方面的要求不高。二层的前后山墙和左右廊是整个房屋的主体部分,石材不仅要求结实还要美观,最好选择形状规则的正方形或长方形。在一些特殊位置放置的石头也有要求,房屋的窗头上和门头上放置的石头叫窗盖和门盖,做窗盖和门盖的石头只能是一整块,因此石头的长度必须要大于门窗的宽度。在前两和左右山墙交接处对石材的要求也不一样。山墙的下面是用表面光滑的长方形石头,山墙的上面有些老石板房的放置的“龙口”。木材主要用于房屋的内部结构,作为柱头需要笔直、受力强且不长蛀虫的树,一般以沙树为优。而作为房屋的大梁是由外家赠送,大梁的选择也有讲究。大梁最好的选择是有喜鹊筑过巢的树,预示房主一家会有好运。建房的大梁树种只要挺直承受力好就可以了,但一定不能选苦楝树,当地人认为这种树带有“苦”字,对房主一家人不吉利。石材与木材的结合造就了布依族舒适安全、冬暖夏凉的传统建筑。基于石材和木材的改造加工时间长、成本高,高荡寨民也会选择石灰、泥土、竹子等作为建筑材料,但其使用的范围明显窄于石头和木头。

   访谈高荡寨寨民伍某:以前人力比较少,白天要集体做事情,晚上才有时间修自己的房子,有些人没有时间去砍树、挖石头,就用竹子编起来,糊上泥巴、石灰,就可以作为墙了。外墙和山墙还是要用石头,只有木架中间和门口那个地方可以用这个。

   其次,老石板房功能多样,适宜长久居住。老石板房融合了通风、防御、储藏等功能。高荡寨由于地处交通闭塞的山区,生活环境较差,村寨中常常有盗贼出没,为了预防盗贼,布依族房舍往往第二层住人,而下面一层用于养殖牲畜的圈舍和堆放杂物,第三层用于放置收获的农作物。高荡寨的石板房是一个封闭式的整体建筑,这样的居住设计是布依族考虑到随时可以看守家中财物。

   访谈高荡寨寨民伍某:我们这里以前强盗多,一层养牛,在家里就可以看到牛。以前我们这个寨子有寨门,比较封闭。现在不需要了,有些墙拆了,就看不到了。

   再次,纷繁复杂的建房仪式,展示着布依族的风俗习惯。布依族没有统一的宗教信仰,主要以祖先崇拜为主。修建房屋在布依族看来是一件隆重而盛大的事情,前期准备、具体修建、落成入住等营造过程都伴随着形式各样的祭祀仪式,房屋主人、石匠木匠、风水先生都各自有着一套祭祀的仪式。在修建的过程中主持祭祀仪式的人必须谨言慎行、遵循法则,以免给屋主带来任何不吉利的事情。布依族修建房屋中的仪式是布依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了布依族的农耕文明、祖先崇拜、万物有灵等风俗习惯。

  

   三、布依族传统建筑中生态文化的表现

   布依族老石板房不仅是遮风避雨的栖息之所,也体现着布依族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老石板房选址、取材、营造、居住等,都与所处生活环境密切相关,建筑来源于自然,又融入自然,成为自然环境的一部分。“无石不成寨,无水不落家”是布依族选择安家立寨的选择标准,布依族一直遵循“可持续发展模式”。老石板房代表着布依族悠久的农耕文明,体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文化。

   (一)就地取材的和谐生态观

   分布在贵州省的布依族布依族民居以干栏式建筑为主,房屋的材料以天然的石材和木材为主。高荡寨地处喀斯特地貌区,村寨周围具有优质丰富的页岩,“页岩易采易用、分布广泛的优点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及材料成本,因此被广泛用于石板房住宅的建造。”高荡寨老石板房的“山墙”和“廊”都是用石头修砌而成,石材的质地选择十分讲究。首先,对石材开采地选择,应当以平缓、远离耕地的区域为宜,一方面方便运输石材,另一方面也会减少泥土的流失。开采者在开采区域周边必须修建50cm—100cm的围墙,防止开采区域水土流失。其次,高荡寨的石材开采集中分布,划定禁止开采的区域,如植物生长茂盛区域、沿河谷区域不得开采。最后,石材开采以后,保护地表植被,不得砍伐新生植被。

   高荡寨木匠伍某讲述:我们挖石头的地方,都要先砌一个矮墙,相当于画一个开采的范围,矮墙把没有用的石头渣挡住,这样就不会盖住周围的树木,泥巴也不会被冲走。

对木材砍伐的要求更加繁多,砍伐的地点、树木的大小都有限制,有些限制是明令禁止的,有些则是通过民族风俗习惯加以约束。例如,对房屋大梁长度、直径的要求就体现了对植被的保护。高荡寨的老石板房以“九个头”“十一个头”为常见的房屋长度,而要达到这种长度的树木生长周期都是比较长的。作为大梁的木材,最细的部分直径必须在20公分以上,否则不能用于大梁。修建房屋的大多来自村寨周围的山坡,高荡寨由于地处干旱,生长的杉树紧致、不易开裂,是建筑中的首选材料。木材的种类选择多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05.html
文章来源:《贵州社会科学》2020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