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朝晖:“王道”考义*

更新时间:2020-07-05 17:04:42
作者: 方朝晖 (进入专栏)  
以定古今之理焉。……王道纯粹,其德如彼;伯道驳杂,其功如此。[10]

   此段论王道含义,及其区别于帝道、霸道最完备。王道针对三王,而来自于皇、帝、王、伯之区分。

   《艺文类聚》〈帝王部一·总载帝王〉引用佚书《礼斗威仪》,对于帝、王、霸之道区分亦甚清楚:

   帝者得其根核,王者得其英华,霸者得其附枝。故帝道不行,不能王;王道不行,不能霸;霸道不行,不能守其身。(此段亦见引于《太平御览》卷76)

   后世学者从帝、王、霸三者区分的背景出发论述王道,还有如:《六臣注文选》卷45〈答宾戏并序〉(班孟坚)“商鞅挟三术以钻孝公”周翰注;文中子(王通)《中说·王道篇》将“帝王之道”与“王霸之业”相区分而谈王道;《新唐书》卷97〈列传第二十二·魏征〉及《贞观政要》卷2〈政体第二·贞观七年〉记魏征论王道;《旧唐书》卷73〈列传第二十三〉记令狐德棻论王道与霸道;《册府元龟》卷643〈贡举部·考试〉记调露元年十二月唐高宗问皇道、帝道、王道何以区别;《朱子语类》卷58〈孟子八·万章下·仕非为贫章〉载朱子论帝道、王道与霸道之别;等等。

  

   2.王道即三王之道

  

   正因为王道的背景是帝、王、霸三者之分,后世多以三王说王道。例如《荀子·王制》称“王者之制,道不过三代,法不二后王”,“是知王道者也”,显然以三代之王定义王道。《史记·太史公自序》云:

   《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敝起废,王道之大者也。

   此处王道等同于三王之道。《文选》卷34〈七启八首〉(曹子建)“王道遐均”周翰注则明确说:

   王道,三王之道也。

   又如王通《中说·问易篇》“薛收曰帝制其出王道乎”章阮注称:

   问汉制出三王之道否乎。……昔之帝者以道,若三王是也。

   阮逸亦明确将“王道”等同于“三王之道”,即三代圣王之道,且与后世百王之道相区别。

   后世明确以三王之道等同于王道之例甚多,且往往区分于帝道而言。例如,桓谭《新论·王霸篇》以“三王由仁义,五伯用权智”说明“王道纯粹”;[11]陆贽曾从“三代立制,山泽不禁”论后世“王道浸微”(《陆贽集·议减盐价诏》),欧阳修屡次从“三代”出发论“王道”,称“三代既衰……王道不明而仁义废”(《欧阳修文集·本论下》)、“三王之为治也……风俗淳厚而王道成矣”(《欧阳修文集·外集卷第九·本论》);苏轼称“自知其可以王而王者,三王也”,以此说明“夫王道者不可以小用也”(《东坡全集·乐毅论》);王阳明说“三代之衰,王道熄而霸术炽”(《王文成全书·语录二·答顾东桥书》);龚自珍称“三代之王也,必先其令闻;夫名士去国而王名微,王名微而王道薄”(《定盦文集·五经大义终始论》),等。此外,《新唐书·魏征传》及《旧唐书·令狐德棻传》分别记载魏征、令狐德棻从五帝三王之别或三王与霸之别论王道。

   3.

   王道指古圣王之道

   然而,古人并不都以三王说王道,王道还有其他含义。

   有以伏羲或三皇为例说王道。陆贾《新语·道基》:

   于是先圣乃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图画乾坤,以定人道。民始开悟,知有父子之亲,君臣之义,夫妇之道,长幼之序,于是百官立,王道乃生。

   从上下文看,下面紧接着讲神农尝百草、教民食五谷,先圣似指伏羲。然以伏羲说王道本人仅见此一例。

   有以尧舜等为例说王道。例如:《说苑·君道》“尧知九职之事,使九子者各受其事,皆胜其任,以成九功,尧遂成厥功,以王天下。是故知人者,王道也。”《范文正公集·上时相议制举书》:“观虞夏之纯,则可见王道之正。” 同书〈宋故乹州刺史张公神道碑〉:“舜,天下知其德也,惟历试诸难。禹,天下知其功也,惟尽力沟洫。……逮夫王道缺漓……君子弗观也。”明以舜、禹之道为王道。故“王道”与“尧舜之道”有时同义。《二程全书·明道文集卷之二·奏疏表·论王霸之辨》亦明确以王道为尧舜之道。

   有合五帝三王或二帝三王说王道。例如:《汉书·地理志下》“孔子闵王道将废,乃修六经,以述唐虞三代之道”;《汉书·董仲舒传》“盖闻五帝三王之道……圣王已没……王道大坏矣。”《东坡全集·应制举上两制书》“仕者莫不谈王道,述礼乐,皆欲复三代追尧舜。”以王道为二帝三王之道。《朱子文集·李公常语下》称“愚谓王道即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相传之道。”《水心文集·法度总论一》称“唐虞三代必能不害其为封建,而后王道行。”

   有以周先圣王(文武周公等)为例说王道者,较多地见于《史记》《汉书》《春秋繁露》等;或以《诗》〈国风〉、特别是〈邹虞〉说王道,见于《毛诗》等,亦是以王道为周圣王之道。例如,《前汉书·元帝纪》载汉宣帝称:

   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

   此似道出是时人心目中之王道,或指周先王之道。《六臣注文选》卷50〈后汉书二十八将传论〉(范蔚宗)“若乃王道既衰”张铣注曰:

   王道,谓周道也。

   此外例证还有:《吕氏春秋·有始览·谕大》论“武王欲及汤而不成,既足以王道矣”;《春秋繁露·王道》“孔子明得失,差贵贱,反王道之本,讥天王以致太平”;《淮南子·俶真训》“周室衰而王道废”;《白虎通·五经》“孔子居周之末世,王道陵迟”;《盐铁论·诏圣》“王道衰而《诗》刺彰”;《孔丛子·居卫》论周大王遭狄人围攻,“杖策而去”,“豳民之束修奔而从之者三千乘,……此王道之端也”;《汉书·郊祀志》“周公相成王,王道大洽”;《困学纪闻》卷3〈诗〉:“《七月》见王业之难,亦见王道之易。孟子以农桑言王道,周公之心也”;等等。

   亦有以王道为孔子之道者。孔子以《春秋》明王道,或以孔子为素王,并以王道指孔子之道。不过这是特例,极少见。《中说·叙篇》有:

   文中子之教,继素王之道,故以王道篇为首。

   《法言》杨雄自序有“降周迄孔,成于王道”,似此以孔子之道为王道(不过似乎合周道与孔子之道而言)。后世皆认为古之王道备于孔子,即《史记·太史公自序》所谓“孔子明王道”[12]。然以王道完全与“孔子之道”同义,多属公羊家影响,并不流行。

  

   4.王道指理想为王之道

  

   王道还有一前面未及的、但十分重要、且在古籍中频繁出现的含义,即指理想的为王之道。古人亦有很多从理想意义上对王道的阐述。这种理想意义上的王道概念,未必与三王或古圣王直接挂勾。一方面,他们当然会认为其所用的王道概念应该是历史上黄金时代(三王或五帝时代或更久远)——如果存在的话——应该具有的特征(从这个意义上看它仍然具有古圣王之道之义);另一方面在古人心目中,这些也是他们认为一切理想的、天下大治时王道所应具有的特征。

   我们把古人的这种用法称为“理想的为王之道”,主要是认为:古人在这些场合下主要是基于自己的理解、而不是基于对三王或古圣王治理之道的客观知识(那种知识是模糊的)使用王道这一概念。我们从董仲舒《春秋繁露》〈深察名号〉中从皇、方、匡、黄、往五个方面,在同书〈王道通三〉中从贯通天、地、人来分析“王”之义,可以感到,古人讲王道,称其为三王或古圣王之道,带有借古证今的性质,他们的真正目的在于说明什么是理想的王者之道。从这个角度讲,王道一词只能说来源于三王之道或古圣王之道,但在现实使用中却比较多地代表理想的为王之道。由此看来,王道一词的两个面向,即历史的面向(指古圣王之道)与规范的面向(理想为王之道)难分难解,也许在古人看来他们是同时在这双重意义上使用此词,像我们现代人这样一定要将两者分得很清楚,也许并不适合于理解古人。这也就是我们在分析此词含义时有时无法明确归类的主要原因。

   早在先秦时期,从规范性价值理想角度使用“王道”一词,已属常见。例如,《孟子·梁惠王上》:

   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

   这里的“王道”并不限于历史上的先王。此外,孟子更称“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梁惠王下〉);“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公孙丑下〉)。从行文可看出,其心目中理想的“王者”代表“王道”。故赵歧亦在“是心足以王矣”(〈梁惠王上〉)注中说“孟子曰王推是仁心,足以至于王道。”

   《礼记·乐记》有:

   礼乐刑政,四达不悖,则王道备矣。

   此以礼乐刑政说王道,亦不限于指某个先王。与以人伦秩序、孔子或六艺说王道一样,这一看法虽可以说基于对先王之道的总结,但其含义已超出历史上的先王,是对理想王者之道的阐明。

   此外,《管子·七法》称“王道非废也,而天下莫敢窥者,王者之正也”;《商君书·农战》有“王道作外,身作壹而已矣”,似皆以“王道”为理想的为王之道。

   汉代学者从理想为王之道论“王道”,以《白虎通·礼乐》最为典型:

   磬有贵贱焉,有亲疏焉,有长幼焉。朝廷之礼,贵不让贱,所以有尊卑也;乡党之礼,长不让幼,所以明有年也;宗庙之礼,亲不让疏,所以有亲也。此三者行,然后王道得。

   以贵贱、亲疏、长幼有礼界定王道,可见“王道”不限于特定先王。汉代学者类似的倾向还见于《春秋繁露·基义》论“王道之三纲”,《韩诗外传》卷五论“王者之政”,《说苑·政理》称“四民均则王道兴而百姓宁”,《盐铁论·相刺》称孔子七十“退而修王道,作《春秋》”,《论衡·宣汉篇》称“夫王道定事以验,立实以效”,《前汉书·刑法志》“仁爱德让,王道之本也”,等等。

汉以后从理想为王之道角度论“王道”者也有许多,如:《中说·王道篇》(王通)称“化至九变,王道其明乎?”(〈天地篇〉〈事君篇〉亦有论述);《范文正公集·奏上时务书》“人主纳远大之谋久而成王道”;《东坡全集·集英殿春宴教坊词》“臣闻人和则气和,故王道得而四时正”;《张子全书·文集·答范巽之书第一〉“大都君相以父母天下为王道”;《二程全书·河南程氏遗书第十·洛阳议论》苏昞季明录程颐语“人志于王道”;《朱子文集·李公常语下》“谓之王道者,即仁义也;君行王道者,以仁义而安天下也”;《真德秀文集·显谟阁学士致仕赠龙图阁学士开府袁公行状》“刚柔皆得其中则为王道”;《宋元学案·苏氏蜀学略》录吕陶语“君子小人之分辨,则王道可成”;《明儒学案·浙中二》记王龙溪语“虽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不为……方谓之王道”;《姜斋诗文集·姜斋诗话卷二·夕堂永日绪论外编》(船山遗书六十五)载王夫之“内外交尽,德乃盛,善乃至,仁敬孝慈、亲贤乐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9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