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光钦:大学治理理念及领导方式的系统集成改革

更新时间:2020-06-28 06:52:44
作者: 杨光钦  

   摘要:大学治理理念及领导方式与治理效能具有螺旋式的结构化演进关系,治理理念及领导方式的非逻辑化将直接阻遏大学治理效能的正常实现。治理理念具有的“气”与“理”的系统集成综合属性,以及领导方式具有的主体之于“物理-事理-人理”的系统集成行为表现,决定了大学治理理念及领导方式改革的系统集成的逻辑和必然。其系统集成的改革策略包括:构建大学治理理念和领导方式系统集成改革的统分整合模式;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系统集成治理新格局;促使大学治理主体要素和领导方式的系统集成改革。通过系统集成改革,促使大学组织将治理理念和领导方式转化为有效服务国家和社会发展的现实目标。这既是大学治理的初心与使命,也是大学领导的良知与责任。

  

   关键词:大学改革;治理理念;领导方式;系统集成

  

   “大学治理”既是一个具有历史使命的理论话题,又是一个富有时代意蕴的实践话题。在高等教育学界,有关“大学治理理念”研究的学者可谓灿若繁星,有关“大学领导方式”研究的成果更是汗牛充栋,诸多涉及大学治理理念的经典思想及其对大学领导方式所产生的影响也是意义深远。但是,由于大学组织结构的复杂性,大学治理理念及领导方式与治理效能所具有的螺旋式结构化演进关系体现得还很不充分。为促使大学治理理念和领导方式创新,实现大学治理效能提升,本研究立足于系统集成理论,提出若干策略性建议。

  

   一、大学治理理念的内涵及面临的问题

  

   众所周知,大学治理是大学发展历史演进中组织“管理”理念的一次质性升华。大学组织从管理理念的终结到治理理念的确立,所彰显的意义不仅是思想桎梏和领导方式的观念解放,更重要的是标志着大学依法治理的组织规则和制度规范的完善,也标志着大学治理场域人民意志的充分体现。正如有的学者所说,“从‘管理’走向‘治理’不但是治国方略的重大转型,也是高等教育政策的根本转变”。

  

   “治理”与“管理”虽然均源自西方的组织行为理论,目的都是为了实现组织的目标。但是,从治理实践视角审视,“治理”更加符合我国传统文化中“民本思想”与“和合文化”的社会特质,更能充分体现社会主义国家政体的人民意志和民主内涵的制度特色。因为,“管理”侧重强调的是组织中的领导者通过发挥“权力”的作用,促使他人和自己一起实现既定目标的活动过程。而“治理”则更多强调他人参与组织目标实现的自主和自觉意识,更加强化组织目标实现过程中的民主参与和组织的整体力量,其中蕴含了“共建共治共享”三位一体的治理理念。而“共建共治共享”治理,则“是一种集成的治理模式,其中管理、学术单位和代表性智力机构(管理员、教师员工和学生)在开放沟通、透明和真正协作的相互增强的关系中并肩存在”。亦即说,“治理”是建立在领导与人民相互信任的协调网络基础之上的,强调的是组织领导与人民群众之间以和合为基础的合作、互动与共享。这种合作、互动与共享的大学治理,蕴含的核心理念便是“人民性”。

  

   “治理”的这些内涵和特征,并非当下学界的新注。1995年全球治理委员会所发表的《我们的全球伙伴关系》中已有所体现:“治理是各种公共的或私人的个人和机构管理其共同事务的诸多方式的总和。它是使相互冲突的或不同的利益得以调和并且采取联合行动的持续过程。这既包括有权迫使人们服从的正式制度和规则,也包括各种人们同意或以为符合其利益的非正式的制度安排。”亦如罗茨(R.Rhodes)所认为的,治理意味着“统治的含义有了变化,意味着一种新的统治过程,意味着有序统治的条件已经不同于以前,或是以新的方法来统治社会”。显而易见,大学治理虽然不能没有管理,但是管理已非实现组织目标的唯一举措。较之管理,治理将构建更加新颖的领导与群众的合作共享关系,将更多体现人民主体的权力意志,在组织行为上将具有更浓、更多、更重的民本思想与人民情怀。

  

   大学治理理念是人们对大学治理活动所持有的基本看法和对大学治理规律的理性认识,或者说是人们对大学治理的基本问题所做出的一种富有逻辑的价值判断。大学治理理念具有两个层面的意义。一是大学治理固有的义理和秩序,这是大学治理理念的本体部分,也是“大学治理”在人脑中留下的最概括、最稳定的形象,具有客体上的价值存在意义。它包括大学治理的本质、大学治理的依据、大学治理的特征等。二是治理主体对大学治理的认识和觉悟,具有主体方面的价值判断意义,包括实现大学治理必须依赖的人民性理念,以及大学治理的德治、法治、善治、心治等理念。某种意义上看,大学治理理念是各个具体理念的系统集成,每一个具体理念都具有特定的内涵和独有的功能。大学治理主体认识部分的理念,也可以视为大学治理的“理”性载体,其“理”性之根在于“人民性”。因为,无论德治、法治、善治和心治,无不需要植根于人民之中,缺失大学治理“人民性”的理念,大学治理效能将难以彰显其应有的本质性现实意义。由此可知,大学治理理念具有丰富的内涵,并彰显着影响治理效能和领导方式的本体论和认识论的价值意义。

  

   为便于对大学治理理念进行理解,本研究借用新儒学“理”“气”关系即“理本气末,理主气从,理气交融,气化流行”的观点对大学治理理念予以结构化的说明。假使我们把大学治理理念的本体性内涵视为大学治理理念之“理”,把大学治理理念中具有主体性认识意蕴的涵义视为治理理念之“气”。那么,大学治理理念是“理”与“气”的系统集成整合体。其中,“理”是治理理念的本源,当然,“理”虽是本源,但未必是能被观测到的有形存在,其形体呈现依赖于“气化”程度。“气化”而来的原始“理料”,不仅有形有体,且“气”的聚散程度和“气化”方式决定着“理”的存在意义。这种“理”与“气”的系统集成整合体,彰显出的是大学治理过程中“人类的理性与非理性、理智与情感交融的产物与统一体”,或者谓之“在高等教育哲学思想史上”具有本体论认识意义的“大学理性”。大学领导正是通过“理”与“气”的系统集成的“大学理性”方式,转化为大学组织自身的基本目标,包括优化大学治理环境,提升大学治理效能,创新大学治理方式等。在此可借助形象图解的方式作进一步的简要说明,如图1所示。

  

   位居图中核心的部分,是大学治理固有的义理和秩序,它是大学治理理念具有本源意义的部分。所谓义理,即大学治理固有的运行道理;所谓秩序,即大学治理固有的运行规则。借用新儒学的概念,简单地称之为“理”。大学治理的本质、大学治理的依据、大学治理的特征等都属于“理”的范畴。图形的外围,表明的是通过大学治理理念的“理”与“气”的系统集成,所实现的大学治理的基本目标,或者说是大学治理理念发挥作用下所产生的结果。包括优化大学治理环境,提升大学治理效能,创新大学治理方式等。介于内圈和外圈之间的地带,即包围大学治理理念之“理”的,是作为大学治理主体的人对大学治理“方式”做出的价值判断,可以简单地称之为“气”;它包括大学治理的德治理念、法治理念、善治理念、心治理念以及人民性理念、办学定位理念、发展理念等。大学治理的“理”和大学治理的“气”,时常处于混沌交织状态。当大学治理之“气”和合于大学治理之“理”时,大学治理理念就能趋于成熟,大学治理的目标就会更加容易达成;反之,则大学治理理念就容易出现偏差,大学治理的目标就会难以有效实现。只有找到治理之“气”与治理之“理”的和合规律,即系统集成规律,才能确立成熟的大学治理理念。所谓系统集成,即通过整合治理手段,将各个治理系统的分离要素综合集成到相互关联、统一协调的整体系统之中,从而实现复杂系统整体增效的方法论。“系统集成”从初始的科学技术专用术语,到新时代大学治理的重要哲学工具,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本质特征,并在大学治理场域发挥着具体指导作用。

  

   当然,由于大学治理理念中的“理”“气”关系是处于流动状态的,所以,不同治理主体所形成的大学治理理念也不尽相同。即使同一治理主体,因哲学观、价值观和方法论的不同,也不存在某种单一的、一成不变的大学治理理念。但是,由于大学所具有的“相似性”治理规律,必然会形成一些最基本的一致性的大学治理理念,如人民性理念、科学定位和发展理念,以及德治、法治、善治、心治和制度创新理念等,对这些理念的系统集成,正是大学领导方式变革和治理效能提升的根本之道。

  

   二、大学领导方式的偏颇及其根源

  

   大学领导方式是大学治理理念影响下的行为表现,特定的大学治理理念必然导致特定的领导方式。大学治理理念与大学领导方式所具有的这种内在关系,决定了大学领导方式变革需要立足于大学治理理念的成熟和创新。所谓领导方式,就是大学领导开展治理活动时对待“物理-事理-人理”(WSR)的态度和行为表现。受大学治理的人民性和依法治校、以德治校等理念的引导,大学治理便往往能够达到法治、德治等效果,大学治理效能也能够得到持续提升,包括制度环境、文化环境和技术环境在内的大学治理环境的难题也能够得到有效破解,并从本源上有效改变大学治理的领导方式。但是,当下部分大学的治理理念却存在明显的偏颇现象,并对治理结果产生了直接的消极影响。

  

   (一)大学领导方式的偏颇

  

   1.以“权力”为中心的“官本位”行政化管理惯习挥之不去。所谓行政化管理惯习,是大学治理过程中个体或者群体形成并普遍存在的以“官本位”为价值取向的一种“管理心态”。具体表现为个别大学的制度设计,明显地将师生员工置于组织边缘境地的情况。某些大学领导热衷于行政权力集中的制度惯习、文化基因、机制弊病等可谓根深蒂固,一言堂的决策和形式化的执行司空见惯,目标不明确、任务不具体、执行不坚决等现象时隐时现;学科建设以领导的自我偏好为标准,教学资源与科研项目以权力与关系为分配依据,如此等等,使得师生员工面对现实无可奈何。

  

   2.大学治理主体“依法治校”的观念和治理实践普遍存在荒漠化和形式化。所谓荒漠化,是说大学组织从治理思维、治理意识到治理方式对法的意识和理性精神以及依法治校的漠然置之;从顶层制度设计到制度的贯彻执行,对法的意识和理性精神及依法治校的认识模糊。可以说,当下的大学治理,存在较为严重的法理意识偏颇、大学法治文化的价值错位,或者说存在较为严重的大学治理理性的缺失。

  

   3.违背大学组织自身规律的盲目“模仿”和机械照搬方式随处可见。当下某些大学存在机械地照搬和套用企业、政府等其他组织的管理模式,大学组织的治理或与政府机关别无二致,或与企业行为毫无差别。教学督导、科研奖励、社会化服务等制度趋同现象日趋严重;空洞无物的形式化大小会议让教师难以喘息,责任承诺形同虚设,因为违背教育教学规律而导致师生员工备受折腾的现象依然存在。

  

   (二)大学领导方式偏颇的原因

  

1.行政化的“官本位”管理惯习与大学核心治理主体的价值取向密切相关。部分大学领导由于深陷以“官本位”为价值取向的“思维惯习”及“治理心态”之中,使得他们虽然把“不忘初心”挂在嘴边,但在治理实践中未必总能置人民于中心地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857.html
文章来源:《中国高教研究》2020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