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普京:第二次世界大战75周年的实际教训

更新时间:2020-06-24 15:17:53
作者: 普京  
欧洲一体化进程本身,以及作为其结果的包括欧洲议会在内的相关结构的建立,正是由于吸取了过去的教训,并进行了准确的法律和政治评估,才成为可能。那些故意质疑这一共识的人破坏了整个战后欧洲的基础。

   这除了对世界秩序的基本原则构成威胁外,还引起了某些道德和伦理问题。亵渎和侮辱记忆是卑鄙的。卑鄙可以是蓄意的、虚伪的,而且相当有目的性,就像在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5周年的宣言中提到除苏联以外的所有反希特勒联盟的参与者时一样。卑鄙可以是懦弱的,例如,拆除那些为纪念反纳粹主义斗争者而树立的纪念碑,而这些可耻的行为却被那些打着反对不受欢迎的意识形态和所谓的占领旗号的错误口号赋予了正当性。卑鄙也可以是血腥的,如那些站出来反对新纳粹分子和班德拉当代传人的人遭到了杀害和焚烧。卑鄙可以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这些形式都让人感到恶心。

   忽视历史的教训,必然导致严厉的报复。我们将在有据可查的历史事实基础上,坚决维护真理。我们将继续诚实、公正地对待二战中的事件。这包括一个大规模的项目,这一项目致力于建立俄罗斯最大的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战前历史的档案记录、电影和图片资料的收藏。

   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在进行中。在写作本文时,还使用了许多新的、最近发现的或解密的材料。在这方面,我可以负责任地指出,没有任何档案文件可以证实苏联打算对德国发动预防性战争。苏联军事领导层确实遵循这样一种理论:一旦发生侵略,红军将迅速接敌,发动进攻,并在敌方领土上展开战争。但是,这种战略计划并不意味着要首先进攻德国。

   当然,现在历史学家已经得到了苏德双方最高司令部的军事规划文件、指示信。最终,我们知道了事件的真实过程。从这些知识的角度来看,许多人对该国军政领导人的行动、错误和误判进行了争论。在这方面,我要说的是:在海量的假消息当中,苏联领导人也得到了关于纳粹即将发动侵略的真实信息。而且在战前的几个月里,他们采取了提高国家战备状态的措施,包括秘密招募一部分有义务服兵役的人进行军事训练,并将部队和预备役从国内军区调往西部边境。

   这场战争并不出人意料,人们都在期待着它,准备着它。但纳粹进攻的破坏力确实是空前的。1941年6月22日,苏联面对的是世界上实力最雄厚、动员能力最强、技术最先进的军队,几乎整个欧洲的工业、经济和军事潜力都在为它工作。不仅是德国国防军,还有德国的仆从国、欧洲大陆其他许多国家的军事部队,都参加了这次致命的入侵。

   1941年最严重的军事失利,使国家陷入了灾难的边缘。战斗力和控制力必须通过极端的手段、全国范围的动员和国家与人民的一切努力来恢复。1941年夏天,数百万市民、数百家工厂和企业开始在敌人的炮火下向祖国东部疏散。军工系统在最短的时间内启动,在第一个军事冬天(military winter)就已经开始向前线供应武器弹药。到1943年,已经超过了德国及其盟国的军事生产速度。半年之内,苏联人民做了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无论是在前线还是在内地。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很难认识、理解和想象这些最伟大的成就当中蕴含着多么不可思议的努力、勇气和奉献。

   苏联社会的巨大力量因保护祖国的愿望而团结起来,以反对强大的、武装到牙齿的、冷血的纳粹侵略机器。它站起来向打破、践踏和平的生活、破坏人民计划和希望的敌人复仇。

   当然,在这场可怕而血腥的战争中,恐惧、迷茫和绝望占据了一些人的内心。有背叛和逃兵。革命和内战造成的严重分裂、虚无主义、布尔什维克试图强加的对民族历史、传统和信仰的嘲弄,特别是在政权执政后的头几年——所有这些都有其影响。但是,绝对大多数苏联公民和他们在国外的同胞的态度是不同的——拯救和保护祖国。这是一种真实的、不可抗拒的冲动。人们在寻找真正的爱国主义价值观的支持。

   纳粹的 "战略家"们深信,一个庞大的多民族国家很容易就会被打垮。他们认为,战争的突然爆发,战争的无情和难以忍受的苦难将不可避免地加剧民族间关系的恶化。而且国家可能会四分五裂。希特勒明确表示:我们对生活在俄罗斯广袤土地上的人民的政策应该是促进任何形式的分歧和分裂"

   但从第一天开始,纳粹的计划显然就已经失败了。布列斯特要塞被30多个民族的保卫者保护到最后一刻。在整个战争期间,苏联人民的壮举不分民族——无论是在大规模的决定性战役中,还是在保护每一个支撑点、每一平米当地的土地上。

   伏尔加地区和乌拉尔地区、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中亚和外高加索各共和国成为数百万疏散人员的家园。当地居民分享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并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持。各民族人民的友谊和相互帮助成为真正坚不可摧的堡垒。

   无论今天有人试图证明什么,苏联和红军都为打败纳粹主义作出了主要和关键的贡献。这些英雄们在比亚里斯托克和莫吉廖夫、乌曼和基辅、维亚兹马和哈尔科夫在敌人包围下战斗到最后。他们在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塞瓦斯托波尔和敖德萨、库尔斯克和斯摩棱斯克附近发动进攻。他们解放了华沙、贝尔格莱德、维也纳和布拉格。他们拿下了柯尼斯堡和柏林。

   我们为真正的、不加修饰或粉饰的战争真相而奋斗。这种民族的、人类的真相,是艰难的、痛苦的、无情的,是由经历过火与地狱般的前线考验的作家和诗人传给我们的。对于我们这一代人,以及其他的人来说,他们诚实而深刻的故事、小说、引人涕下的战壕散文和诗歌,在我的灵魂中永远的留下了印记。向那些为胜利竭尽全力的老兵致敬,缅怀那些死在战场上的老兵,已经成为我们的道德责任。

   而今天,亚历山大-塔瓦洛夫斯基的诗句 "我在勒热夫附近遇难...... "被献给苏德前线中心地区血腥残酷的伟大卫国战争的参与者,其朴素而伟大的精髓让人惊叹。仅在1941年10月至1943年3月的勒热夫突出部战斗中,红军就损失了1154698人,包括伤员和失踪人员。这是我第一次提到这些从档案资料中收集到的可怕的、悲惨的、远非完整的数字。我这样做是为了缅怀已知和无名英雄的壮举,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在战后的岁月里很少被人谈论或根本不被提及,这是不公平的。

   让我再给大家列举一个文件。这是1954年2月由迈斯基领导的盟国赔偿委员会关于德国赔偿的报告。委员会的任务是确定一个公式,根据这个公式,战败的德国将为战胜国所遭受的损失进行赔偿。委员会的结论是:"德国在苏维埃战线上花费的士兵-天数至少是其他盟军战线的10倍。苏联前线还必须应对五分之四的德国坦克和大约三分之二的德国飞机"。总的来说,在反希特勒联盟所承担的所有军事努力中,苏联约占75%。在战争期间,红军牵制住了轴心国的626个师,其中508个是德军师。

   1942年4月28日,富兰克林·罗斯福在向美国国民发表讲话时指出:"这些俄国军队已经摧毁并正在摧毁我们敌人的武装力量——部队、飞机、坦克和枪炮——比《联合国家宣言》签署国所有其他国家加起来还要多"。温斯顿·丘吉尔在1944年9月27日给约瑟夫·斯大林的电文中写道:"正是俄国军队撕开了德国军事机器的内脏......"

   这样的评价引起了全世界的共鸣。因为这些话是当时毋庸置疑的伟大真理。近2700万苏联公民在前线、在德国监狱中丧生,他们被饿死、炸死、他们死在纳粹集中营的贫民区和火炉里。苏联每七个公民中就有一个死于二战,英国和美国则分别失去了1/127和1/320的人口。遗憾的是,这个苏联最惨烈的损失数字并不详尽。我们应该继续进行艰辛的工作,还原所有牺牲者的姓名和命运——红军士兵、游击队员、地下工作者、战俘和被抓去集中营的人,以及被行刑队杀害的平民。这是我们的责任。在这方面,搜寻队成员、军事爱国协会和志愿者协会、还有保存档案文件的“民族记忆”电子数据库等项目发挥了特殊作用。当然,要完成这样一项共同的人道主义任务,还需要密切的国际合作。

   反法西斯同盟国所有国家和人民的努力都换来了胜利:英国军队在地中海和北非与纳粹及其卫星国作战,保护了自己的祖国不受侵略;美英军队解放了意大利,开辟了第二战场;美国在太平洋上对侵略者进行了有力的毁灭性打击。我们也牢记着中国人民为打败日本军国主义者所作出的巨大牺牲和发挥的重要作用。此外我们也不要忘记 "战斗的法国 "的战士们,他们没有被屈辱的投降打倒,而是选择继续与纳粹作战。

   我们也将永远感激盟国提供的巨大援助,他们为红军提供的弹药、原料、粮食和装备约占苏联当时军备生产总量的7%。

   在苏联遭到袭击后,反希特勒联盟核心迅速开始形成,美英两国为苏联对抗德国提供了无条件支持。在1943年的德黑兰会议上,苏联、美国、英国组成了大国联盟,三国元首同意共同制定详细的外交和联合战略,一致对抗法西斯。他们明确认识到,苏、美、英三国的工业、资源和军事能力联合起来便能对敌人构成绝对优势。

   苏联完全履行了对盟友的义务,并始终在伸出援助之手:为配合英美军队在诺曼底登陆,苏联红军在白俄罗斯发动了代号为"巴格拉季昂“的大规模进攻。1945年1月,在强渡奥得河后,苏军终结了德国国防军在西线阿登地区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攻势。在战胜德国三个月之后,苏联完全按照雅尔塔协定,对日本宣战,打败了号称“百万雄师”的关东军。

   早在1941年7月,苏联领导人就指出,反法西斯战争的目的,不仅是消除笼罩在我国上空的威胁,更是帮助欧洲所有在德国法西斯桎梏下受苦的民众。到1944年年中,苏联境内的敌人几乎被全部逐出。但是,必须直捣敌巢,彻底将其消灭。于是苏联红军开始了它在欧洲的解放任务,将若干国家从被毁灭、被奴役和被屠杀的威胁解救了出来,而这些国家的得救是用数十万苏联士兵的生命换来的。

   同样重要的是,苏联在消除饥饿、重建经济和基础设施方面向被解放国提供的巨大物质援助也不应被遗忘。当时,战火还从布列斯特一直蔓延到莫斯科和伏尔加河,绵延数千英里。1945年5月,奥地利政府因“不知该如何在新一轮收获到来之前的7周养活本国人口”,请求苏联为其提供粮食援助。时任奥地利临时政府总理的卡尔·伦纳将苏联同意援粮称为“奥地利人没齿难忘的救命之举”。

   为惩罚纳粹政治和战争罪犯,反法西斯同盟国联合设立了国际军事法庭。该法庭诸如种族灭绝、种族和宗教清洗、反犹太主义和仇外主义等危害人类的罪行均作了明确的法律限定。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还直接、明确地谴责了纳粹的帮凶与共犯。

   这种可耻的现象在欧洲各国均有出现。贝当、基斯林、弗拉索夫、班德拉等人的爪牙和追随者们虽然伪装成了争取民族独立或摆脱共产主义的战士,但他们都是叛徒和刽子手。在惨无人道方面,他们时常让自己的主人都望尘莫及。作为特殊惩罚小组的成员,他们在所谓服务欲望的驱使之下,欣然执行了最不人道的命令。这些人对娘子谷大屠杀、沃利尼亚大屠杀、卡廷焚烧、屠杀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境内犹太人等血腥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今天,我们的立场也并未改变——纳粹同伙的犯罪行径没有任何借口,也没有诉讼时效。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在一些国家,那些昔日因与纳粹合作而背上骂名的人突然之间被等同于了二战老兵。我认为将解放者与侵占者等量齐观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美化纳粹同伙是对我们父辈和祖父辈记忆的背叛、是对团结了各国人民对抗纳粹主义的信念的背叛。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苏联、美国、英国的领导人,面临着一项历史性任务。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所代表的三个国家,意识形态、国家诉求、利益、文化各不相同,但它们均展现出超越了矛盾和偏好的强大政治意志,并将和平这一真正利益放在了首位。正是得益于此,三国元首得以达成协议,提出了造福全人类的解决方案。

二战胜利国留下来的国际体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821.html
文章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