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普京:第二次世界大战75周年的实际教训

更新时间:2020-06-24 15:17:53
作者: 普京  

   如今,我们听到很多针对当代俄罗斯的猜测和指责,都与当年签订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有关。是的,俄罗斯是苏联的合法继承国,苏联时期——包括其所有的胜利和悲剧——都是我们千年历史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而,让我们回顾一下苏联对所谓的《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给予的法律和道德上的评价:最高苏维埃在1989年12月24日的决议中正式谴责秘密议定书是"个人权力下的行为",它丝毫不反映"苏联人民的意志,他们对这种勾结不负任何责任"。

   然而,其他国家却宁愿忘记那些带着纳粹和西方政客签名的协议,更不用说对这种合作给予法律或政治评价,包括一些欧洲政客对纳粹野蛮计划的默许——甚至直接教唆。只要记住波兰驻德国大使利普斯基在1938年9月20日与希特勒谈话时说的一句冷嘲热讽的话就够了。"为犹太人问题的解决,我们[波兰人]将在华沙为他建造一座辉煌的纪念碑"。

   此外,我们不知道一些国家与纳粹之间是否有任何秘密的"议定书 "或协议附件。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他们的话。特别是,有关英德秘密会谈的材料仍未解密。因此,我们敦促所有国家加快公开档案的进程,公布以前不为人知的战争和战前时期的文件-——就像俄罗斯近年来所作的那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准备进行广泛的合作,并开展有历史学家参与的联合研究项目。

   但是,让我们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的事件。人们天真地认为,希特勒一旦处理完捷克斯洛伐克,就不会提出新的领土要求。而这一次的要求涉及到它最近在肢解捷克斯洛伐克过程中的同伙——波兰。在这里,凡尔赛的遗产,特别是所谓的但泽走廊的命运,再次被用作借口。波兰当时遭受的悲剧完全是波兰领导层的责任,他们阻碍了英国、法国和苏联之间的军事联盟的形成,并完全仰赖西方伙伴的帮助,将自己的人民置于希特勒的战争机器之下。

   德国的进攻完全按照闪电战的原则进行。尽管波兰军队进行了激烈、英勇的抵抗,但在1939年9月8日,也就是战争爆发后的一周,德国军队已经接近华沙。到9月17日,波兰的军事和政治领导人逃到罗马尼亚,抛弃了继续与侵略者作战的本国人民。

   波兰向西方盟友寻求帮助的希望落空了。对德宣战后,法国军队仅向德国领土深处推进了几十公里。所有这些看起来都只是在做姿态。此外,英法最高战争委员会于1939年9月12日在法国城市阿比维尔举行了第一次会议,鉴于波兰形势的迅速发展,决定完全停止进攻。那是声名狼藉的虚假战争开始的时候。英国和法国的行径是对自己肩负的对波义务的公然背叛。

   后来,在纽伦堡审判期间,德国将军们解释了他们在东线的快速成功。德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部原参谋长阿尔弗雷德·约德尔将军承认:"......我们没有早在1939年就遭受失败,只是因为在我们与波兰的战争中,驻扎在西部的大约110个法国师和英国师在面对23个德国师时完全没有发挥出他们的战斗力。"

   我要求从档案馆中检索有关1939年8月和9月这段戏剧性的日子里苏联与德国接触的全部材料。根据这些文件,1939年8月23日《德苏互不侵犯条约秘密议定书》第2款规定,在构成波兰国家的地区进行领土-政治重组时,两国利益范围的边界将"大致沿纳雷夫河、维斯图拉河和桑河延伸"。换句话说,苏联的势力范围不仅包括主要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人口的居住地,还包括历史上波兰在维斯瓦河和布格河交汇处的土地。现在很少有人知道这一事实。

   同样,很少有人知道,在进攻波兰之后,柏林在1939年9月的最初几天,强烈地、反复地呼吁莫斯科加入军事行动。然而,苏联领导层对这些呼吁置若罔闻,并计划尽可能地避免参与这戏剧性一幕。

   只有当苏联绝对清楚地知道,英国和法国不会帮助他们的盟友,德国国防军可以迅速占领整个波兰,从而出现在通往明斯克的道路上时,苏联才决定在9月17日上午向所谓的东部边境线,即今天的白俄罗斯、乌克兰和立陶宛领土的一部分派遣红军部队。

   显然,苏联别无选择。不然的话,苏联将面临严重的风险,因为——我再说一遍——旧的苏波边界距离明斯克仅有几十公里。苏联将不得不从非常不利的战略位置上与纳粹进行这场无法避免的战争,而数百万不同民族的公民,包括生活在布列斯特和格罗德诺、普热梅斯尔、利沃夫和维尔诺附近的犹太人,将死在纳粹及其当地的帮凶——反犹分子和激进民族主义者手中。

   苏联力图尽量避免卷入日益严重的冲突,不愿与德国并肩作战,这也是苏德两军真正的接触发生在比秘密议定书约定的边界更远的东部的原因。它不是在维斯图拉河上,而是更接近所谓的寇松线,早在1919年,三个协约国就建议将寇松线作为波兰的东部边界。

   众所周知,当我们谈论过去的事情时,使用虚拟语气几乎没有任何意义。我只想说,1939年9月,苏联领导层曾有机会把苏联的西部边界向西移得更远,一直到华沙。但苏联当局决定不这样做。

   德国人建议正式确定新的边界现状。1939年9月28日,里宾特洛甫和莫洛托夫在莫斯科签署了《德苏边界和友好条约》,以及关于变更国界的秘密议定书,根据该议定书,在两国军队事实上的分界线处确认边界。

   1939年秋,苏联为追求其军事和防御战略目标,开始了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的并入进程。它们加入苏联是在民选当局同意的情况下,以协议为基础实施的。这符合当时的国际法和国家法。此外,1939年10月,原属波兰的维尔纳市及周边地区被归还给立陶宛。苏联境内的波罗的海各共和国保留了自己的政府机构和语言,并在苏联的国家机构中拥有代表。

   在这几个月里,无形的外交和政治军事斗争以及情报工作一直在进行着。莫斯科明白,它面对的是一个凶猛而残酷的敌人,一场反纳粹主义的秘密战争已经开始了。没有理由把当时的官方声明和正式的礼宾照会作为苏联和德国之间“友谊”的证明。苏联不仅与德国,而且与其他国家都有积极的贸易和技术联系。而希特勒则一次次试图将苏联拉入德国与英国的对抗中。但苏联政府没有改变自己的立场。

   1940年11月莫洛托夫访问柏林时,希特勒最后一次试图劝说苏联一起行动。但莫洛托夫准确地遵照斯大林的指示,只对德国关于苏联加入1940年9月德、意、日三国签订的针对英美的三方条约的想法进行了一般性讨论。难怪11月17日莫洛托夫向苏联驻伦敦全权代表迈斯基作了如下指示:"供你参考......在柏林没有签订或打算签订任何协议。我们只是在柏林交换了意见......仅此而已......显然,德国人和日本人似乎急于把我们推向海湾和印度。我们拒绝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认为德国方面的这种建议是不合适的。"

   11月25日,苏联领导层正式向柏林提出了他们无法接受的条件,包括德国从芬兰撤军、保加利亚和苏联之间的互助条约以及其他一些条件,从而彻底结束了这一议程。因此,苏联故意排除了加入该公约的任何可能性。这样的立场无疑形成了希特勒对苏联发动战争的意图。同年12月,希特勒不顾战略家们关于两线战争的灾难性危险的警告,批准了巴巴罗萨计划。他这样做是因为他知道苏联是欧洲反对他的主要力量,而即将到来的东线战争将决定世界大战的结果。他毫不怀疑莫斯科战役能迅速取得成功。

   在此我想强调以下几点。事实上,西方国家当时同意苏联的行动,并承认苏联打算确保其国家安全。事实上,早在1939年10月1日,丘吉尔在电台的讲话中就指出:"俄国奉行的是一种冷酷的利己政策......但俄国军队应该站在这条线上[指新的西部边界],这显然是俄国的安全和抵御纳粹威胁所必需的。" 1939年10月4日,英国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在上议院发言时说:"......应该记得,苏联政府的行动是把边界基本上移到寇松勋爵在凡尔赛会议上建议的那条线上......。我只引用历史事实,并认为这些事实是无可争议的。"英国著名政治家劳合·乔治强调:"俄国军队占领了本就不属于波兰的领土,这些领土是波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强行夺取的......如果把俄国人的推进与德国人的推进相提并论,那是一种犯罪的疯狂行为"。

   在与苏联全权代表迈斯基的非正式交流中,英国外交官和高级政客则把话说得更明白。1939年10月17日,负责外交事务的副国务秘书R.A.巴特勒向他透露,英国政界认为,不可能存在将西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归还波兰的问题。据他说,如果能够建立一个规模不大的民族意义上的波兰国家,并且受到来自苏德和英法的保证,英国政府就感到非常满意。1939年10月27日,张伯伦的高级顾问威尔逊(H.Wilson)说,波兰必须在其民族基础上恢复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但不包括西乌克兰和白俄罗斯。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谈话过程中,双方也探讨了改善英苏关系的可能性。这些接触在很大程度上为今后的结盟和反希特勒联盟奠定了基础。丘吉尔在其他富有责任感和远见的政治家中脱颖而出,尽管他对苏联的厌恶是世人皆知的,但他一直赞成与苏联合作。早在1939年5月,他就在下议院说:"如果我们不能建立一个反对侵略的大联盟,我们将处于致命的危险之中。最愚蠢的做法就是驱离同苏联的任何自然的合作。" 而在欧洲战端开启之后,在1939年10月6日与迈斯基的会谈中,他坦言,英国和苏联之间没有严重的矛盾,因此,没有理由造成两国关系处于紧张或不能令人满意的状态。他还提到,英国政府渴望发展同苏联的贸易关系,愿意讨论任何其他可能改善关系的措施。

   第二次世界大战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也不是完全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突然开始的。德国对波兰的侵略并非凭空而来。它是当时世界政策的一些趋势和因素的结果。所有战前的事件都一一落地,形成了一个致命的链条。但毫无疑问,导致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大悲剧的主要因素是国家的利己主义、懦弱、对日益强大的侵略者的姑息以及政治精英们不愿寻求妥协。

   因此,说纳粹外长里宾特洛甫对莫斯科的两天访问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不公平的。各主要国家在一定程度上都对战争的爆发负有责任。他们每个人都犯了致命的错误,傲慢地认为可以胜过其他国家,为自己争取单方面的优势,或者远离即将到来的世界灾难。而这种短视、拒绝建立集体安全体系的做法,让数百万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说到这里,我绝不是想充当法官的角色,指责或为任何人开释,更不想在历史领域发起新一轮的国际信息对抗,让各国和他们人民相互之间对立起来。我认为,应该由具有广泛代表性的令人尊敬的学者来寻求对事件的平衡评价。我们都需要真相和客观性。就我而言,我一直鼓励我的同事们建立一种冷静、开放和基于信任的对话,以自我批评和不偏不倚的方式审视共同的过去。这种做法将使我们有可能不重蹈当年的覆辙,并确保今后的和平和成功发展。

   然而,我们的许多伙伴还没有作好联合工作的准备。相反,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从数量和范围两方面加大了对俄罗斯的信息攻击,试图让我们提供口实和感到内疚,并采取了彻底虚伪的、具有政治动机的声明。例如欧洲议会2019年9月19日通过的 "欧洲记忆对欧洲未来的重要性"决议案,就直接指责苏联与纳粹德国一起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不用说,其中完全没有提到慕尼黑。

我认为,这样显然是为了挑起丑闻的纸上工作(paperwork)——恕我不能把这份决议称为文件(document),充满了真实而危险的威胁。事实上,它是由一个备受尊敬的机构通过的。这说明了什么?令人遗憾的是,这揭示了一项旨在破坏战后世界秩序的政策,而战后世界秩序的建立是各国的荣誉和责任,其中一些国家的代表现在对这项欺骗性的决议投了赞成票。因此,他们对纽伦堡法庭的结论和国际社会在1945年胜利后建立普遍国际机构的努力提出了挑战。在这方面,请允许我提醒大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821.html
文章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