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乔良:从加勒万河谷冲突看“打仗就是打后勤”

更新时间:2020-06-22 21:26:11
作者: 乔良 (进入专栏)  

  

   真正的军人都懂一个道理:外行谈武器,内行谈后勤。再夸张一点说:打仗就是打后勤。这个道理,我们的老祖宗明白的最早,所以才会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这次加勒万河谷冲突,人们一般只看到一线官兵的英勇,以极小代价取得了一次让对手损失惨重的胜利,对中国边防军人的出色表现,当然怎么夸赞都不为过,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次胜利,其实更是我军勤务保障能力大大提升的一个证明。

   这个观点是否成立,仅从一件事上即可看出。一次双方军人长达六七小时的持械搏斗,出现伤亡是不可避免的,但为何对方的伤亡数字远高于我方,完全不成比例?按印方自己承认的情况看,印军最少有17名伤员,是在无法及时后撤,得不到有效救护才丧命的。反观我方,所有的伤员都在第一时间被直升机抢运到后方医院,故能把损失减小的最低限度。

   这就是战争或非战争军事行动中,后方勤务保障的力量。而把这一偶发事件的背景放大来看,这与我军近些年在边境地区的战场建设、机动能力及勤务保障水平的飞跃式提升有关;而比这一背景更宏大的背景,则是近二十年来我国已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航空、高铁、高速公路交通网的四通八达、飞速发展。想想看,每年数千名新兵,都是乘军用运输机或民航客机进入藏区,而不再是坐在军用卡车上,沿川藏公路或青藏公路缓慢爬行,这是多么巨大的跨越!

   由此让我想到抗美援朝,中国军人的血性和勇敢,让一位参加过欧战,又参加过对日作战,最后还参加了朝鲜战争的美国军官,写下的这样一段话:“我在欧洲战场上见识过德军的勇敢,也在亚洲战场上见识过日军的顽强,但与在朝鲜战场上见过的中国志愿军相比,德日两军的勇敢和顽强,简直不值一提。”从对手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可以说是对中国军人的特殊褒奖。但我的问题是,我们的志愿军前辈们在与美军为首的16国“联合国军”英勇拼杀时,如果当时我们的后勤补给能力与美军相当,哪怕只及美军的一半,再加上志愿军将士举世无双的英勇,抗美援朝的胜利,肯定会比我们现在已知的结果更为辉煌!

   在这一点上,彭德怀元帅不愧为真正的军人,他对战争的胜利与后勤保障的关系有着深刻的理解,所以他才会说出一句略带夸张的名言:“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两个“麻子”功劳最大!”两个“麻子”,一个是高岗,一个是洪学智。前者为东北局领导人,负责从大后方组织战争物资运往前线;后者为志愿军后勤部长,直接负责组织战场后勤保障。尽管这二人拼尽全力建起了一条令人称道的“打不垮的运输线”,但一穷二白的年轻共和国,毕竟资源有限,而日夜遭受掌握绝对制空权的美军狂轰滥炸,志愿军的后勤保障能力,始终无法充分满足前线作战的需求。也正是因为如此,顶替被彭德怀打得灰头土脸的麦克阿瑟,出任“联合国军”司令官的李奇微,才会通过战报中的细节,发现志愿军后勤保障能力不足,每个士兵都只能靠自带可用一周的干粮和弹药,投身到一个又一个“礼拜攻势”中。因此,他才采用先避免与志愿军交战,等到一周后志愿军不得不结束攻势时,再发动反击的战术,最终把这场美军历史上第一次未能打胜的战争,定格在了三八线上。

   其实,后勤保障能力的不足,一直就是我军的短板。这一短板,从红军初创,一直到建国后的几场边境战事,都始终伴随也制约着我军的成长。包括1962年的那场震撼世界的边境战争。在取得了对对手的压倒性胜利后,我军宣布从已占领的土地上后撤,这其中除了有对当时国际政治因素的考虑外,后勤保障能力的不足,也是一个重要考量。

   所幸的是,这沉重的一页正在成为历史。中国在发展与自身地位相称的军事实力的同时,中国军队也在提升与自身作战能力相称的后勤保障能力。如果说,军队是一个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保障,那么后勤,就是一支军队攻必克,战必胜的保障。  今天,无论是面对朝鲜战场的老对手,还是1962年边境战事的手下败将,中国军人将不会再因后勤能力的不足,给自己留下丝毫的遗憾,而只会把永久的疼痛,留给对方。

  

    2020.6.20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78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