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浩:新时期上海合作组织与全球治理

更新时间:2020-06-17 23:35:36
作者: 邓浩  

   内容摘要:扩员后全球治理在上海合作组织中的地位凸显,成为新时期上合组织发展新的着力点。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经历了从开始起步到积极参与,再到主动作为的发展历程,参与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提升,对全球治理的影响和作用呈上扬之势。印巴加入上合组织、中俄强化制度对接合作和美国大行单边主义、保守主义是促使新时期上合组织加大参与全球治理的主要动因。不断丰富的先进治理理念,日臻完善的制度性建设、日益密切的对外合作使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占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潜力。但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也面临内外挑战,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偏见和掣肘、地区形势复杂多变、自身内部治理不足等对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形成制约。应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高度充分认识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切实提升全球治理在新时期上合组织发展中的地位,注重提高自身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着力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改革和建设进程,不断创新参与全球治理方式,为建立公正、合理、可持续的全球治理体系作出应有贡献。

   关键词:上海合作组织、全球治理、理念、制度

   作者简介:邓浩,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秘书长

   参与全球治理一直是上海合作组织(以下简称“上合组织”)的基本任务之一。近年来,随着世界局势剧变和自身实力上升,参与全球治理在上合组织发展中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日趋凸显。2018年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明确提出了全球治理的“上合主张”,强调要以平等、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安全为基础,构建更加公正、平衡的国际秩序,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确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同理念。这是成员国基于共同需要达成的重要政治共识。面对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在全球泛起,青岛峰会专门就贸易便利化问题发表联合声明,发出了积极参与全球化、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上合强音,成为上合组织主动参与全球治理的标志性事件。2019年上合组织比什凯克峰会宣言进一步强调,应继续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通过深化合作不断强化以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系,为开展经贸和投资合作创造透明、可预见和稳定的条件,反对国际贸易碎片化和任何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共同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2019年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会议联合公报强调,通过完善谈判、监督、争端解决等关键职能对世贸组织进行改革,以提高其工作效率。显而易见,全球治理已成为新时期上合组织合作的重要议题和优先方向,其发展走向不仅关系上合组织的前途命运,也将对未来国际和地区秩序产生重要影响。

  

   一、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的发展历程

   上合组织是在“上海五国”机制基础上建立的一个新型区域性国际组织。在着力实施区域治理的同时,随着成员、合作领域、合作机制的不断扩大和完善,上合组织对全球治理的参与度呈现逐渐加大之势。自2001年成立至今,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发展变化。

   从2001年成立到2008年,这一阶段是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的起步阶段。首先,上合组织将全球治理确立为自身基本任务之一。上合组织在成立宣言中明确指出致力于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并在2002年通过的《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和2007年通过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得到进一步确认,从而使全球治理与维护地区稳定、促进地区发展并行成为上合组织的三大任务。2004年12月,联合国赋予上合组织联大观察员地位,标志着上合组织获得了世界上最具权威的全球治理机制的认可,为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提供了平台保障。其次,上合组织为全球治理提供了新理念。上合组织在国际关系领域首倡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基本内涵的“上海精神”,积极践行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安全观、新合作观和新文明观,为全球治理理念贡献了“上合智慧”。最后,上合组织提出全球治理的新主张。上合组织着重针对国际政治安全领域面临的严峻挑战发出上合声音,提出“上合方案”,如呼吁国际社会尽快制定各方都能接受的《关于国际恐怖主义的全面公约》和《制止核恐怖主义行为的公约》;在联合国和安理会的协调作用下建立应对新威胁和挑战的全球体系;制定不在外空部署武器,不针对外空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的全面协议;支持联合国和安理会进行合理、必要的改革;加强战略稳定和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际体系;加强国际信息安全合作等。

   这一时期是上合组织初创阶段,由于忙于内部建设,加之成员国自身条件不足,如当时只有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多数成员国还是非世贸组织成员,因此,这一阶段上合组织在全球治理领域更多扮演了跟随者角色,实际影响和作用十分有限。

   从2008年到2017年扩员前,这一阶段是上合组织开始积极参与全球治理阶段。首先,中国和俄罗斯开始积极参与并组建具有全球治理功能的国际机构,为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创造了有利条件。作为上合组织的双引擎,中俄两国2008年双双加入二十国集团,2009年共同参与组建了由新兴国家组成的金砖国家机制,加之两国又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使中俄在全球治理中得以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在此背景下,上合组织成为中俄更加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重要平台。其次,中俄大幅提升了全球治理在本国外交中的地位,分别提出了具有全球治理向度的重大倡议,并把上合组织作为不可或缺的实施平台。2013年至2014年,中国提出并开始实施被称为全球治理中国方案的“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同时倡议和支持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大大丰富充实了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的理念和手段,增强了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的底气和信心。俄罗斯提出建立欧亚联盟设想和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意在新的地区和国际秩序重塑中占据应有一席。更为重要的是,2015年中俄签署“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声明,明确提出将上合组织作为“一带一盟”对接平台,从而为上合组织在中俄推动下更加有效地参与全球治理提供强大助力。最后,随着大部分成员国加入世贸组织,上合组织开始更多关注全球经济治理,参与全球治理进入了政经并重的新阶段。截止到2015年7月,除乌兹别克斯坦外,上合组织其余成员国均已成为世贸组织成员,为其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创造了有利前提。这一时期,上合组织在继续关注国际政治安全问题的同时,开始对全球经济问题和治理发出上合声音,如主张建立更加公平、公正、包容、有序,兼顾各方利益,使全球化惠及各国的国际金融秩序;呼吁各国应通过大规模结构改革,实现多元化,提高经济长期竞争力和创新发展,推动世界经济深度改革;提出推动全球经济化进程,维护经济金融稳定,在透明、非歧视和适用于所有参与者的规则基础上开展世界贸易,反对各种贸易保护主义,包括消除现有贸易壁垒和防范新壁垒,支持构建开放性世界经济,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等。

   从2017年扩员后至今,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进入了主动作为阶段。首先,上合组织扩员大幅提升了自身在全球治理中的分量和能量,为其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作为提供足够底气。随着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上合组织发展成为名副其实的体量最大的区域性国际组织,同时容纳中国、俄罗斯、印度三大全球性新兴大国,使上合组织上升为全球治理进程中堪与传统西方大国相匹敌的重要力量。其次,“两个构建”的推出为上合组织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提供了新的强有力的理念支撑。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宣言宣布,要推动建立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确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同理念,并在2019年比什凯克峰会宣言中再次加以重申,标志着全球治理成为上合组织新的重要发力点。最后,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迈入积极实践的新征程。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专门就贸易便利化问题发表联合声明,这在该组织发展历史上具有开创性,彰显了成员国支持世界贸易便利化、自由化的坚定立场和决心。从2018年《青岛宣言》到2019年《比什凯克宣言》,上合组织都专门就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问题表明态度和立场,旗帜鲜明地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支持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昭示了上合组织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坚定信心和意志。2017年7月,中俄签署了《关于欧亚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联合可行性研究的联合声明》。2018年5月,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正式签署经贸合作协定,标志着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迈出实质性步伐。

  

   二、上合组织加大参与全球治理的动因

   从2017年成功实现首次扩员开始,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驶入快车道,进入了积极进取、主动作为的新阶段。全球治理成为新时期上合组织新的重点攻关方向和增长点,主要有三大动因。

   第一,印巴加入为上合组织深入参与全球治理注入强劲动力。印巴加入是上合组织发展进程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标志着该组织进入全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大幅提升了其在全球治理体系中的分量,为上合组织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创造了有利契机。扩员后,上合组织正式成员由6国扩大为8国;人口占世界比例由25%上升到44%;面积由3016.79万平方公里扩大到3384.34万平方公里,占整个地球面积的四分之一;在全球GDP占比由15%增加至近25%。上合组织成为欧亚地区乃至全球人口最多、幅员最广、潜力巨大的区域性国际组织,整体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均大大增强,使其在全球治理中的地位陡然上升,使其能够在全球治理中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同时,印巴加入彰显上合组织以“上海精神”为核心的全球治理新理念、新主张的强大感召力和吸引力,大大增强了上合组织推进建设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信心。印巴都是发展中国家,印度还是全球发展中大国和新兴市场大国,两国的加入进一步凸显了上合组织作为发展中国家全球治理机制的特征和优势,更有利于上合组织争取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治理体系中的话语权与代表性,在全球治理变局中发挥更大推动和引领作用,促使国际秩序朝着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方向转变。

   第二,中俄强化制度对接合作为上合组织加大参与全球治理提供内在动力。中俄合作对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近年来,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俄在全球和地区治理上的合作进入了制度对接合作的新时期。2015年5月,中俄两国元首签署“一带一盟”对接合作文件,明确要以上合组织为平台开展合作,为双方开展区域治理合作奠定法律基础。2018年6月,中俄完成关于欧亚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可行性研究,标志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俄罗斯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进入制度对接合作新阶段,开启了两国在全球和区域治理合作新时期。中俄强化各自全球治理方案的制度对接合作,为上合组织加大参与全球治理铺平了道路,清除了障碍,有利于上合组织在更高起点上参与全球治理。

与此同时,中俄大幅提高对全球治理问题的重视和投入也对上合组织参与全球治理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中国实施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将“两个构建”作为核心和目标,显示出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强烈意愿和信心,并积极推动将“两个构建”写入《青岛宣言》和《比什凯克宣言》,使之成功上升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集体共识,为上合组织更加积极地参与全球治理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习近平主席在青岛峰会讲话中明确指出,我们要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不断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推动各国携手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并提出“五观”即新发展观、安全观、合作观、文明观、全球治理观,对“上海精神”内涵作出了全新阐释和概括,进一步揭示了“两个构建”的基本遵循原则。习主席在比什凯克峰会讲话中进一步提出,要把上合组织打造成团结互信、安危共担、互利共赢、包容互鉴的典范。这为新时期上合组织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提供了“中国方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744.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20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