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雷颐:从王安忆的“司伯灵锁”说开去

更新时间:2020-06-16 10:46:01
作者: 雷颐 (进入专栏)  

   80年代初,我还年轻,在大学读本科。与那个年代的年轻人一样,有着浓浓的“诗和远方”情愫。“诗”当然不仅仅是诗,包括小说、散文、绘画、雕塑等等,一句话,就是“文学艺术”,用今天略带调侃的话说,就是“文青”。一些重要的文学期刊,自然是期期必读。

   忘记在哪本文学杂志,读到了王安忆的小说《流逝》。说的是上海一个资本家家中少妇文革中的故事。开篇第一段,有个词使我突感熟悉亲切:“隔壁房间里的自鸣钟‘当当当’地打了四点,欧阳端丽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再不敢睡了。被窝很暖和,哪怕只多呆一分钟也好,她拖延着时间。谁家的后门开了,又重重地碰上了司伯灵锁――‘砰’……”这个“司伯灵锁”不期然使我想起,小时候父母也说“司伯灵锁”,更准确一些,他们说的是“司必灵”来着。但后来,渐渐渐渐就说“弹簧锁”了,“司伯灵锁”或“司必灵”,我早就忘却。虽说上大学才开始学英语,读到这里立即明白,这从小就知道的“司必灵”,原来就是英语弹簧“spring”的音译,“司必灵锁”就是“spring lock”,不禁会心一笑。我觉得,同是音译,“司必灵”有音有义,要比“司伯灵”好一些。从“司伯灵”或“司必灵”到“弹簧”,也就是译名逐渐汉化的过程。

   从外国引进的与弹簧有关的,还有弹簧床,spring mattress、spring bed。这弹簧床,还另有一个诗意盎然且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使用的中文译名:“席梦思”。为何是“席梦思”而不是音译的“司伯灵床”“司必灵床”?大家都知道“席梦思”指弹簧床,为一外来语。但在外语辞典中,却查不到这一“外来语”。原来,“席梦思”本是美国专门生产钢、铜弹簧床及床上用品的“Simmons”公司的音译。该公司以前曾在上海设有办事处,初译为“雪门斯公司”,大约在30年代改译为“席梦思公司”。“席”、“梦”都与床有关联,译得真是漂亮。生意兴隆再加译名佳绝,“席梦思”遂成中文弹簧床的代词。“席梦思”的移译,不知此是哪位高明的妙手偶得,确使人感到妙不可言。可以与之媲美的,则是将Coca-Cola译为“可口可乐”。试想如果译为“碳酸饮料”或“古柯叶饮料”,委实令人望而却步,不敢一啖。每见这类音义兼容的漂亮译法,总使人击节不已。

   80年代国门初开不久,境外一切都感新鲜,那时香港还是英国统治,能去的人少而又少。曾读过一位专家的香港游记,说看到香港把停车叫泊车,甚是好奇。因为车不走曰“停”,船不行曰“泊”,他认为因为香港旧时水多船多,从“泊船”自然演化为“泊车”。其实,香港长期为英国殖民统治,各种“外来语”数不胜数,“泊车”系从英文“Parking”(停放)音译而来,英文“Parking Lot ”(停车场)自然也就译为“泊车场”。大陆现在停车也称“泊车”,停车场称“泊车场”,车位被称“泊位”。以“泊”代“停”源于英语又经港澳传入大陆,这种词语交流史就是文化交流史。在文化交流中,开放者往往受益更多。

   前些年读李鸿章奏函,读到一处有“发威马齐”四字,不解其意。仔细阅读上下文,马上明白,是英语“forward march”的音译。

   1862年,李鸿章在曾国藩的助力下组建淮军,开始以西法治淮军。他的具体步骤是以购买外国枪炮为先,虽然经费紧张,却不惜重金想方设法求购较为先进的武器。1862年6月就组建了一支有百余支来复枪的洋枪队,随着淮军的急剧扩张,到1863年5月竟有来复枪一万支以上,并有许多门能发射26磅炮弹的大炮。为了让官兵尽快学会操作先进武器,他还高薪聘请一些外国军官到淮军教习,教演使用洋枪洋炮。除了用西方武器装备淮军,他还聘请外国军官按“西法”操练军队。面对英国军官的英语口令,无人能懂,只能都按音译成中文,如“前进”就按英语“forward march”音译成“发威马齐”。虽然“发威马齐”有机械照搬之嫌,但以近代“军法”操练,其意义实不下于引进洋枪洋炮。先有这种音译军语,才有后来的汉化,或许这就是中国军语现代化的开端。

   曾国藩冲破守旧派的阻力,他的湘军最先引进西方近代化武器,而李鸿章更加开放,淮军不仅引进近代化武器,还学习西方军队,开始以近代军事训练法练兵。淮军源自湘军,本来是以湘军为师,但不久就以洋人掌管的“常胜军”为师,学习现代军事操练和战法,在近代兵器装备和近代军事训练方面迅速超过湘军。所以近人王闿运在《湘军制》中说:“淮军本仿湘军以兴,未一年尽改旧制,更仿夷军,后之湘军又更效之。”在中国军队近代化的道路上,脱胎于湘军的淮军最终超过湘军当然有多种因素,但比湘军开放、“更仿夷军”、更“发威马齐”,不能不说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仅限全文转载并完整保留作者署名,不得修改标题和内容。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雷颐游走古今”微信公众号:lyyzgj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7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