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文显:“法理概念”的青岛共识

更新时间:2020-06-16 10:26:38
作者: 张文显 (进入专栏)  

   2019年6月15日至16日,由中国法学会法理学研究会、中国法学会学术委员会指导,山东大学法学院、浙江大学法理研究中心、“法理研究行动计划”秘书处、《法制与社会发展》编辑部、《山东大学学报》编辑部、《中国法律评论》编辑部联合主办的“法理的概念”学术研讨会暨“法理研究行动计划”第十次例会在青岛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百余位著名法学家和中青年法学研究人员和法律工作者出席会议。

   经过全体与会者的共同努力,本次研讨会取得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成果,其成果集中体现为会议所形成的关于法理研究和法理概念的理论与方法论共识。根据秘书处的记录和整理,我将这些共识概括为“青岛共识”,共十条。

   目次

   一、开展法理研究意义重大而深远

   二、法理研究是中国法学界的共同事业

   三、法理研究需要多样化的方法

   四、法理研究要汲取广泛的历史、文化和实践资源

   五、应在中国学理范畴体系中把握法理意涵和精髓

   六、定义法理概念的方法是多维的

   七、法理可以有不同的定义式表述

   八、法理可以根据不同的标准划分不同的层次

   九、法理研究已经处于常态化、正在迈向协同化,并必将呈现出更加美丽的学术理想图景

   十、深入推进法理研究需要组织机制创新

  

  

   开展法理研究意义重大而深远

   第一,开展法理研究,必将推进良法善治。良法善治的精神实质和核心要义集中凝结在“法理”概念之中,因为“法理”凝结了法的价值、法的美德、法的传统、法的通理、法的公理等,“法理”也呼应着法的理论、法的实践、法的历史、法的精神。可以说,“法理”是良法善治的晶体,良法善治是当代中国法理体系的精髓。

   推进法理研究,必将校正法治实践的价值指向,引领中国法治朝着良法善治的方向健康发展。只有把法治领域的范畴研究与法理研究联结起来,把全面依法治国和法治中国建设夯实在体现人类文明共同成果的现代法治概念和法理信念的基础上,建立在马克思主义法治概念和法理信念的基础上,建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法治概念和法理信念的基础上,才能通向良法善治的光明大道,才能获得人民的信仰、参与和拥护。

   第二,开展法理研究,必将推进法理学的转型升级和方法论变革。法理学转型升级的着力点和标志在于:以“法理”为中心主题的法理学将以实践为导向,更加关注法治实践和法律生活,更加关注部门法学,从而更加贴近现实、更接地气;必将更加重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研究;必然更加关注传统法律文化;必将推进中国法学进一步扩大开放,促进法治文明的互鉴;必将推进法理学乃至整个法学对古今中外法学及相关学科经典作品的法理思想和信念开展系统而深入的研究;必将重新审视中国法理学的研究内容、研究方法、知识体系、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开展一次法理学体系的“全民健身行动”。

   法理对于法学方法、法律方法的意义,首先就在于它催生出一场思维革命。法理思维更新了原有的法学思维格局,使法学思维呈现为法律思维、法治思维和法理思维的三维融合。法理像是一粒神奇的种子,将它播撒于法学方法、法律方法的土壤中,便成长出法理思维这一具有生命力和创造性的思维模式。法理思维不仅与法律思维、法治思维一样成为新时代法学方法论和法律方法论的重要研究对象,而且把法学思维方式提升到新的层次,让法学的思考有了正当的标尺、价值的指向、意义的依托。当把法理作为法理学的研究对象时,作为对象的法理与作为方法的法理必将同时迸发出无限的精神创造力,助推法理研究不断地开辟新天地。

   第三,开展法理研究,必将推进法理学研究与部门法学(法律学)的相互促进相互发展。以往,法理学对部门法学的关注和支持明显不够。法理学中心主题的研究定位必将牵动部门法学法理化。首先,部门法学的研究对象和范围将进一步优化,部门法理学(部门法哲学)研究将成为中国法学知识和理论新的增长点和创新点。其次,部门法学研究范式亦将出现新突破。近年来,“法理”已经引起了部门法学家的共同关注,关于部门法法理的研究成果也日益丰盛起来。

   第四,开展法理研究,必将推进法学学科与其他学科真正而有效的对话和融合。以“法理”为中心主题的法理学,强调的是法学应当深入人的现实生活,总结生活的常识、提炼生活的规律、挖掘生活的智慧。这些工作是所有学科的根本任务。强化法理研究,也就在强调对所有学科的共同前提和根本任务的研究。这既会增进法学学科对人的现实生活的认识和理解,又会推动法学学科与其他学科在现实生活的认识方面达成更多的共识。

  

   法理研究是中国法学界的共同事业

   法理应当成为法理学的核心研究对象和中心主题,它是法理学的逻辑起点,是法理学安身立命之本,是法理学走向复兴之机。法理不是法理学的孤芳自赏,它的生命基因在部门法学中被激活,作为法律原理、法律学说、法律方法、法律教义、正当根据的法理在宪法、行政法、民法、商法经济法、知识产权法、社会法、环境法、刑法、诉讼法、国际法等部门法学研究中被需求、被关注、被热议,法理已然是并将永久是法理学和部门法学的共同关注。

   法理是古老的,也是现代的。1900年前的《汉书》留下法理的第一个脚印,追本溯源、求索法理的历史逻辑必为法史学之重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思想内涵法理的未来前程,守正创新、书写时代的法理代码必是中国法学之共同使命。法理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法理是法治中国的理论表达和话语结晶,扎根本土、立足实践、体现特色是法理中国的必由之路;法理是全球法治的文明成果和价值共识,放眼世界、文明互鉴、存异求同是法理国际化的必然趋势。

   因而,法理研究是法理学与法律学(部门法学)的科学桥梁,是法律史学与时代法学的理论契合,是中国法学与国际法学的锦瑟和鸣。法理研究,委中国法学界以重任,唤起法学理论之自省,任何一位学人都是这份事业的参与者;寓中国法学者以担当,实现法学方法之变革,任何一个学科都是这份责任的承担者。

  

   法理研究需要多样化的方法

   在新时代背景下,法理研究已成为我国法学中的显学。深入推进法理研究并取得更加丰硕成果,必须在坚持马克思主义法学方法论的前提下,采取多样化研究方法。择其要者(体现共识的看法)概括如下:

   1.语义学方法

   法理研究一个突出问题、瓶颈性问题是对“法理”及相关概念使用的混乱。语义学分析方法能够克服这一研究弊端。通过合理使用这一方法,澄清学界概念使用的误区,规范基本概念的用法,法学界才能在同一理论平台开展有效的、有价值的法理研究,也才能够为哲学社会科学和公共治理提供一个共享的“法理”概念。

   2.中国哲学方法

   有数千年历史传统的中国哲学为法理研究提供了扎实的学术根基和丰富的学术资源。“法理”这一本土概念的形成与中国哲学的“天学”“天道”“天理”思想有内在关联,与中国哲学的“道”“理”“公理”“情理”等范畴高度契合,与中国哲学的“仁、义、礼、智、信”伦理信念更是融为一体。所以,法理研究引入中国哲学范畴研究必将是如鱼得水。

   本次会议上,有的学者认为,“天”是中华民族独有的概念,也是中国法理学一个本源性的概念。也有学者认为,“道”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终极性概念、最高的范畴。这些思想和研究为我们运用中国哲学方法研究法理提供了思路。构建我国法理学范畴体系和法理思想体系,应高度重视这些堪称思想逻辑起点的中国哲学范畴的研究。

   3.教义学方法

   法理研究最常体现于各个部门法学领域运用的规范分析、逻辑分析、条文解释、体系解释等教义学方法中。教义学方法是开展法理研究最常见、最基础的进路。各个部门法学当中的教义学方法为法理研究提供了广泛的用武之地。

   4.跨学科研究方法

   单纯的教义学方法在法理研究中也有局限,因此,文学、历史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管理学、军事学等跨学科研究方法也是法理研究不可或缺的。多学科跨学科研究方法和理论资源的引入,将开阔法理研究的视野,厚植法理研究的基础。

   5.个案分析方法

   法理研究还广泛体现于个案分析或案例解析场合。对案例中的法理研究是一种常见且重要的方法,彰显出法学学科的实践性与应用性。事实上,案例既是法理产生的土壤,也是挖掘法理的宝藏,更是法理创新的主要来源。

   此外,在当今高科技背景下,人工智能、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方法也为法理研究提供了新的科技手段,将极大促进法理主题的深入研究和系统研究。

  

   法理研究要汲取广泛的历史、文化和实践资源

   当代中国的法理研究并不是“白手起家”,而是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和当代法治实践资源。

   1.传统中国的法理资源

   “法理”一词的内涵在古代中国经历了一个不断演变、丰富、完善的过程。“法理”一词最早出现在1900多年前的汉代,最初有“司法机关”之意,演变为律文所蕴含的正当依据(北魏),后上升为治国理政的根本原理(南朝)。到了唐代,“法理”由司法官运用于司法判决之中,其意涵多指法意、法条、法律智慧等。在宋代,“法理”的意涵更为丰富,包括三个面向:一指法律条文;二指天理与国法;三指断案时的法律原理。尽管传统中国的“法理”概念与现代的“法理”概念存在一定的学术差异,但从基本含义上来说,作为法律条文蕴含的观念、规律、价值追求及行为正当性依据,它们相差无几。法理作为词语、概念、话语、理论,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极其宝贵的精神遗产。

   2.马克思主义的法理资源

   马克思主义经典论著(包括“新马克思主义”论著)中蕴含着博大精深的法理思想和法理概念、命题、论述,值得我们深入探究和采撷。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中国化当代化的经典文献更是不可多得的法理宝库,值得我们潜心研究和提炼。

   3.西方的法理思想资源

   西方经典法理学论著中有许多对法理的精深研究,西方法学家们的历史性贡献值得称赞。他们关于法的精神、法治理念、自然正义、自然权利、法律原则、法的道德性、法律权威、法治文明以及法律与利益、法律与传统、法律与正义、法律与逻辑等论题的研究内涵丰富、分析透彻、洞见深刻,我们要在全面梳理的基础上,凝练法理范畴、强化法理研究。

   4.世界其他法律文明的法理资源

   法理是世界共享的精神财富,也由世界不同文明所贡献。例如,阿拉伯世界法律文明、印度法律文明等中都积淀着丰厚的法理资源。在法理研究中要树立文明多样性观念,确立包容性立场。

   5.法理的实践资源

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矢志不渝地探索新民主主义法制和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基本制度,形成了新民主主义法制理论和社会主义法治思想。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法治建设经历了“社会主义法治新纪元”“依法治国新时期”“全面依法治国新时代”三个历史阶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7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