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航英:田野里的工厂:资本化农业劳动体制研究——以宁夏南部黄高县菜心产业为例

更新时间:2020-06-09 09:07:07
作者: 陈航英  

   三、市场导向:高度商品化的菜心产业

   黄宗智(2010:134)指出,相较于主粮作物等“旧农业”,菜果等“新农业”是“面向国内外市场,展示的是资本和劳动双密集型的农作,是新时代高度市场化了的农业”。本文研究的菜心正是这样一种高度市场化的农作。既然具有高度市场化的特征,菜心价值的实现就必然取决于市场,更确切地说应该取决于采购商。国外相关研究表明,当前全球食物体系(特别是新鲜果蔬)基本被发达国家和地区的采购商所主导,而采购商的要求使得产业链上游的生产、加工、运输、销售等环节都发生了革命性变革,即所谓的“零售革命”(retail revolution)(Dolan & Humphrey, 2000;Reardon, et al., 2003)。以F菜场为例,本节将呈现采购商的要求如何决定性影响菜心的生产和劳动过程。

   事实上,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下,菜心采购商为稳定顾客面临着两方面的压力。首先,是稳定、可靠的货源。菜心的消费量极大,如果采购商不能及时供应,那么客户显然就会另寻他家,这使得采购商需要有稳定、可靠的货源供应商。基于采购商在产业链上的优势,这一压力就会沿着产业链顺势传导给作为供应商的菜场,使后者必须确保稳定的出菜量。对此,菜场经营者也十分清楚,“你不能断菜,地空了还是小事,主要是客户拿不到咱们的菜。因为咱们的客户是固定的,如果你经常断菜的话,他们肯定不喜欢到你家拿”(曾进,F菜场经理,2018年8月1日)。“我这边稳定,每天都会有菜,客户就会优先选择我,不用到处找(供应商)了”(王峰,L菜场老板,2019年8月17日)。采购商对稳定、可靠货源的需要会对菜心生产者产生一个筛选作用。显然,小规模经营者无法满足采购商的上述要求。所以,就菜心产业而言,其生产者必须具有一定的经营规模、雄厚的资金才能确保稳定充足的出菜量。但是在菜心生产尚且无法机械化的情况下,要确保稳定充足的出菜量就势必需要一支数量充足的劳工队伍。因为“没有一定的劳动力,收的菜肯定不多,对我这个菜肯定浪费比较严重”(曾进,F菜场经理,2018年8月1日)。下面,以F菜场为例来做说明。

   2018年,F公司在1200亩土地上共种植了4茬菜心③,全年共收菜心4402590斤,折合亩均产量3668.8斤,一茬亩均产量917斤。表2是对F公司一茬菜心亩均成本的大略估算。一茬菜心的亩均成本约为2635.3元,折算下来F菜场一年的成本投入就高达1264.9万元。菜心的成本投入大体可分为农资、人工、包装、运销和其他几类。因为土地是不间断耕种的,所以为了防止地力衰竭、菜心产量下降,生产者在使用高价良种的同时,还要投入大量的农药和肥料。表2显示,每一茬菜心的农资投入亩均成本为563元,占总生产成本的21.4%。相较于农资投入,人工投入则更大。数据显示,仅一茬菜心的亩均人工投入就达到1006.8元,占总生产成本的38.2%。F菜场的例子揭示,高度商品化的菜心生产天生就是一个资本和劳动密集型的农作产业。

   其次,采购商对菜心的品质也有较高的要求,这是因为菜心的销售量及售价的高低均取决于其品质的好坏。“我是客商,你这个菜怎么样,我会挑的,所以种得不好也不行。客商肯定要挑好的……(现在)竞争比较激烈。所以这个质量一定要保证好。质量把握好,我们卖得也轻松点嘛”(刘峰,J菜场老板之子,2019年8月9日)。“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没有好的品质,市场根本保证不了”(林华,R菜场老板,2018年8月16日)。萨尔维娅(Salvia,2019:6)指出,“采购商至少在四个层面可以对生产者施加影响,包括生产计划、品质、运输时间以及方法”。作为一种高档蔬菜,采购商对菜心在大小、花叶、长短、摆放和新鲜度等各方面都有严格的要求。例如,采购商会将菜心区分出三个等级:一级菜心长20厘米,直径1.5厘米以上;二级菜心长15—20厘米,直径0.8—1.5厘米;三级菜心长15厘米以下,直径0.8厘米以下。等级不同,价格有别。因此,为了确保菜心品质符合采购商的要求,菜场就会制定严格的工作标准。在采收环节上,菜心必须在适宜期(齐口花期)采收,提前、延迟或下雨天都不允许采收。工人采收菜心时必须区分大中小不同等级,且要确保每株菜心植株切口平整、虫口少、无发黄发蔫、无机械损伤、无泥土、无病斑,最后手工整齐摆放进筐。为了防止压坏菜心,每一筐菜心重量不得超过18斤。菜心入筐之后,需覆盖上一层保湿布以确保菜心的新鲜品质,并要连夜在冷库中加冰、打包、封箱,由冷链货车运走。同样,采购商对菜心的品质要求也会直接影响到菜场的生产投入与劳动要求。就生产投入而言,为了确保菜心的新鲜,北方地区的菜场不仅需要投入巨资新建冷库,还需要投入一笔不菲的包装和运销费用。表2显示,F菜场每一茬菜心亩均包装和运销费用达到了720元,占总生产成本的27.3%。这项投入已经超过农资投入,成为仅次于人工投入的第二大投入。基于大量资金的投入,黄高县的菜心一般在采收后的48小时之内就可出现在广东市场上。就劳动要求而言,菜心外观的一致、整齐与美观要求菜场中负责采收菜心的劳动力必须有一定的技能以及细心、耐心的素质;菜心的新鲜品质则要求在冷库打包封箱的工人必须能够承受不固定的工作时间,连夜生产劳作。

   总结而言,“新农业”市场所具有的买方主导结构(buyer-driven structure)(Rogaly, 2008:499)使得农产品的生产者必须契合采购商的各类要求。就菜心产业而言,采购商对供货稳定的要求,使得菜场必须具备雄厚的资金、数量充足的劳动力;对菜心品质的要求,则使得菜场必须拥有一支满足技能可靠、素质优良、适应不固定工作时间、随叫随到等条件的劳工队伍。对菜场来说,如果资金尚不成问题,确保一支符合要求的劳工队伍就成为其经营所面临的最为关键的问题。“最大的问题,也是最紧要的问题就是劳动力”(王峰,L菜场老板,2019年8月17日)。

  

   四、舍近求远:以外地劳工为主的用工体制

   众所周知,中国的资本化农业嵌入乡土社会之中。那么,无论是基于成本考虑,还是为了防止被乡土社会排斥(徐宗阳,2016),菜场理所当然的做法就是雇佣当地村庄的劳动力来满足自身的用工需求。但吊诡的是,黄高县菜场雇佣的大都是外地劳工,本地劳工寥寥无几。甚至有菜场经营者直言,“我们就不喜欢用本地人”(曾进,F菜场经理,2018年8月1日)。对于外地劳工,菜场经营者则青睐有加。“贵州、四川的工人,你别看个头小小的,但是干活就可以……干那些需要耐心的活,他们干得很好”(林华,R菜场老板,2018年8月16日)。那么,菜场为何舍近求远雇佣外地劳工,而不雇佣本地劳工呢?

   (一)为何不用本地劳工?

   事实上,2014年王峰刚来黄高县包地种菜时雇佣了大量本地劳工。但是,菜场第一年“效益还算可以,但效率不行”。究其原因,王峰认为主要是“用工不当”。“第一年效率不行……那些本地人真的是拿那个蛇皮袋往菜地里一放就睡觉了……本地工人也不习惯,也不会做”(王峰,L菜场老板,2019年8月17日)。那么,对菜场来说,本地劳工为何会“不当”呢?从调研来看,主要有以下三方面原因:

   首先,本地劳工数量不足。和全国大部分地区一样,黄高县农村的青壮年劳动力也是大量外出务工。例如,J菜场附近的村子,全村1589人中共有劳动力550人,但常年外出务工的劳动力就有400多人。前面提到,为了规避市场风险,菜场需要一支数量稳定的劳工队伍来确保每天的出菜量。但在劳动力大量外出务工的情况下,留在村庄的劳动力数量并不能满足菜场密集的用工需求。“本地人总共才几个,这么大一片场子……那几个人不够。这边1000亩地,咱们村庄总共二三十个人,7个组才来30个人,你说30个人怎么搞?”(别建军,J菜场本地合伙人,2019年8月7日)

   其次,本地劳工的质量不符合菜场要求。为了满足采购商对菜心品质的高标准要求,菜场一方面制定了严格的采收标准,另一方面需要工人随时到岗工作。这就要求工人不仅有一定的采收技术,还需要他们能够投入大量的劳动时间。本地劳工不能契合上述要求。一方面,本地劳工没有相应的劳动技术。“我们也试着用本地人去种去收,不行。种是好种,但最重要的是收(菜心),他们(本地人)没那个技术”(曾进,F菜场经理,2018年8月1日)。另一方面,他们也没有办法保证投入大量的劳动时间。不同于外地劳工,本地劳工的家庭生活、社会关系都嵌入在当地,这就导致本地劳工的生产生活时间与菜场要求的劳动时间格格不入。“每个家庭都是农村家庭,都有事的,她家种了小麦、玉米这些东西。她要去挖马铃薯,就不来这里了。还有养牛的、养羊的,还有我家媳妇生小孩了,要照顾下。这些都有的”(王峰,L菜场老板,2019年8月17日)。在这种时间冲突下,本地劳工就会时不时缺席菜场的劳动。“一个组的话……差不多40—50个人,但一半左右的人都会家里有事,所以能来的就20—30个人”(王峰,L菜场老板,2019年8月17日)。这会直接影响到菜场的生产进度和计划安排。

   第三,本地劳工难以管理。由于不能确保劳动时间,菜场会对本地劳工实行计时工资制,但也产生了“磨洋工”现象。“外地工人割菜是5毛到6毛钱一斤,(那么)本地工人割菜可能要到1.2—1.8元一斤。不是给(本地工人)这个价格,是他们磨洋工”(王峰,L菜场老板,2019年8月17日)。本地劳工也承认确实会如此。有次笔者在菜地访谈本地劳工,正好碰到有个本地女工因为干活太快而被同行责备。事后女工解释:“怕做完早了,总管不计一个小时的加班,所以就慢慢做”(马红,J菜场本地工人,2019年8月11日)。除了磨洋工外,本地劳工还极容易团结起来抵抗。王峰就遭遇过本地劳工的一次抵抗。“本地人特别团结,前两年我开除了四五个,她们一下子就把我围住了。七八十个人把我围住了,说要立刻结账,立刻走人……还威胁我。完了之后,她们不准我收那个菜”(王峰,L菜场老板,2019年8月17日)。

   前文已述,采购商对菜心品质的要求使得菜场必须雇佣一支数量充足、技能可靠、素质优良、适应不固定工作时间、随叫随到等条件的劳工队伍。但是,本地劳工不仅在数量和质量上不符合菜场的要求,而且还存在难以管理的问题,所以菜场大体上是放弃了雇佣本地劳工。因此,尽管资本化农业嵌入在乡土社会之中,但诚如塔妮娅·李(2012:324)所言,农业企业进入农村后,只会“要你的土地,不要你的人(劳动力)”。

   (二)外地劳工的招募与管理

   在本地劳工无法满足要求的情况下,菜场转而寻求引进外地劳工。那么,菜场是如何招募与管理外地劳工的呢?

   1. 包工制:外地劳工的招募

   费舍尔(Fisher, 1953:7)研究指出,农业劳动力市场的一个特征是劳动力在包工头(labor contractor)等第三方人员的带领下寻找工作。在菜心产业中,外地劳工的招募采取的也是类似的“包工制”,扮演包工头角色的就是“总管”。每年10月份北方菜场快要收场之际,总管和菜场老板就会开始接触。如果双方彼此满意,就一拍即合,菜场后续的工人招募工作就全部交由总管负责。那么,总管如何招募工人?

从调研来看,主要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凭借自己的社会关系来联系和招募工人。“自己找工人……过年回家,最主要就是去招人的”(白俊,J菜场总管,2019年8月13日),“过年要回家的,不回家的话就招不到工人嘛”(杨天,F菜场总管,2019年8月12日)。第二种方式则是将招募工作发包给他人,由他人来完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661.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0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