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文郁:求善原则和柏拉图的灵魂观

更新时间:2020-06-08 13:38:11
作者: 谢文郁 (进入专栏)  

   柏拉图对灵魂问题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过。一般来说,我们把柏拉图的著作分为三个阶段:早中晚。早期对话以重述其老师苏格拉底的思想为主。但是,由于早中期对话多以苏格拉底为主角,早期和中期的界限就很难划分。我这里集中分析柏拉图的三篇对话,即,《斐多篇》,《国家篇》和《蒂迈欧篇》。其中《蒂迈欧篇》为晚期作品;学术界虽仍有争论,但几乎已经定论。从柏拉图的思想发展和写作风格看,《斐多篇》偏早期,而《国家篇》属于中期作品。在灵魂问题上,我们也注意到,三篇对话的关注点虽有联系但各不相同。因此,我这里把这三篇对话的灵魂讨论归为柏拉图灵魂观的三个不同阶段。

   分别来看,《斐多篇》谈论的是个体灵魂净化问题,《国家篇》探讨个体灵魂和社会的关系,《蒂迈欧篇》则从宇宙论的角度来讨论灵魂,包括灵魂的生成,构造,和发展。然而,如果我们综合起来看,发现柏拉图关心的中心问题是灵魂求善问题。在他看来,灵魂的本性是善的;但是,当灵魂和肉体结合后,它的善性就丧失了。即使如此,灵魂的自然倾向还是求善的。不过,柏拉图在这三篇对话中所理解的善并不一致,所以,他所说的求善也就很不一样。《斐多篇》理解的善是道德的完美性,《国家》篇的善是最高的知识,而《蒂迈欧篇》的善则是指理性秩序。因此,我们理解柏拉图的灵魂观必须结合他对善的理解。本文希望能够提供关于柏拉图灵魂观的整体画面,同时揭示他在善的问题上所陷入的困境,指出柏拉图在他的探索中无法给出一个完整的善定义。柏拉图的困境既是其他柏拉图主义者的困境,也是整个古希腊思想史的困境。

  

   1,求善原则

   为了对柏拉图的灵魂观有深入的认识,我们需要对他的求善原则有基本的了解。求善原则是柏拉图思想的基本原则,几乎每篇对话都涉及。这里,我想集中讨论《米诺篇》中的一个论证来说明这一原则。在此篇对话中,苏格拉底提出一个命题:

   每个人都是依据他对善的理解来选择的,因而没有人有意选择恶者。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有人选择了恶者,那么,所作的选择并非他的真实意愿。(77B-78B)

   苏格拉底接着从两个角度来论证这一命题。他谈到,人作选择时无非有两种可能,或者选择善者,或者选择恶者。当然,当人选择善者时,说明人是求善的。因此,对第一种情况无须论证。但是,人也选择恶者。苏格拉底说,人选择恶者时有两种情况:有意选择恶者和不是有意选择恶者。如果一个人无意于恶者,但实际上却选择了恶者,这说明这个人的本意还是求善的;只是由于对恶者的认识不清楚,从而违背自己的意愿选择了恶者。对于这种情况,一旦这个人认识到自己的选择错误,他就会放弃原先的选择,并进而求善。

   于是,问题的焦点是,有人有意选择恶者。苏格拉底的话锋一转,直截了当地指出,人不可能有意选择恶者。他谈到,“恶”的意思归根到底是伤害自己。一个人有意选择恶者,从这个意义上看就是有意选择伤害自己。人当然不可能有意伤害自己。因此,人不可能选择恶者。如果人选择恶者指的是选择伤害他人,由于“伤害他人”是有益于自己的,所以,就其本意而言,他的选择是求善的。人们也许会提出极端的例子,比如,人选择自杀。自杀当然是要伤害自己的。因此,人可能有意选择恶者。苏格拉底没有谈到这个问题。但是,从他的思路出发,我们可以发现,人在选择自杀的那个时刻,在他的意识里,自杀是摆脱当下困境的最好选择。也就是说,自杀在那个时刻对他来说是善的。因此,人自杀时也是求善的。苏格拉底被判处饮鸠自杀,却在监狱里和朋友们高谈阔论,认为肉体之死是灵魂的释放,因而是好事一桩。所以,他拒绝各种求生的建议,安详饮鸠而亡。苏格拉底用他的死来说明他的求善原则。

   每个人的本性都是求善的。这一原则并不是要说,社会上没有恶者。实际上,在苏格拉底看来,这个社会是充满恶者的。原因是,尽管人们本性是求善的,由于人们对善的认识不足,常常把恶者当作善者。所以,在意识上,人们都自以为是地在追求善;只是因为他们对善的认识缺乏,他们在求善时实际上却尽作恶事。所以,问题应该这样提出:如果人们的本性是求善的,当人们因为善知识缺乏而行恶时,他们的本性要求就没有得到满足。换句话说,人们要想满足自己的本性要求,就要努力认识善,占有真正的善知识。

   人的本性求善,这一说法在柏拉图的对话中可以转换为:人的灵魂求善。苏格拉底在《斐多篇》谈论死亡时,认为他的灵魂将摆脱肉体的束缚,上升到纯净的境界,从而能够完全把握善。这种谈论方式表明,人的灵魂乃是人的主体。所谓的选择活动,其实是由灵魂来担任的。灵魂是求善的,求善是灵魂的生存倾向。因此,灵魂和善在柏拉图思想体系中是互相定义的两个概念。

  

   2,灵魂净化说

   如果灵魂是求善的,那什么是善呢?在《斐多篇》中,柏拉图借苏格拉底之口就这个问题展开了讨论。人们对善的认识大都是从一定的善恶观念出发的;而人的切身利益是形成自己的善恶观的基础。比如,一个人在生活需要钱财来维持,因而钱财是好的。在这种善恶观中,钱财是善恶的标准。还有一些人把权力或荣誉当做善恶标准。这些东西是不是真正的善呢?柏拉图指出,这些东西其实是人的身体需要,包括肉体享乐需要,身体激情需要等等。人的生活由这些身体需要来驱动,结果是,当人的身体衰老而死亡时,这些需要消失了;于是人的生活失去了动力,不知何为好坏,乱了分寸。也许,人们会认为,人死了就一切都没有了;没有了生存,谈论善恶就没有意义了。在柏拉图看来,这样一种想法是人们固步自封,自以为是,不求上进的主要原因。因此,他认为,指出人的灵魂在人的肉体死后仍然存在这一点,是人们追求善的根本动力。

   柏拉图谈到,灵魂永存其实是一个很古老的学说。根据这个古老的学说,人的灵魂是轮回的;人的生生死死不过就是这不朽灵魂的进进出出而已。[1]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但是,柏拉图进而指出,这个学说是可以论证的。柏拉图的论证思路基于如下两条原则:对立面相互产生;灵魂是人的本质。

   第一原则是容易论证的。柏拉图指出,从我们的观察出发,我们可以发现有好坏之分,公正与不公正之分,等等。可以说,凡物皆有对立面可以是一个普遍有效的原则。进一步观察还可以指出,对立面是相互产生的;比如,我们说一物变大,如果此物原来不是小的,那它就没有变大的说法;因此,此物的大来自于此物的小;反之亦然。[2]

   第二原则认为人的灵魂是人的本质。我们知道,柏拉图的早期理型论认为每一事物都可以划分为本质和现象。事物的本质决定事物之所以是这一事物而不是其他事物。对于这一事物来说,失去本质就失去自身。因此,本质是不变的。如果人的灵魂是人的本质,则有如下推论:尽管人会有各种变化,如张三这个人有少年老年,健康疾病等等的变化,但是,张三的灵魂仍然保持如一。对这一结论做进一步的推论,我们就可以发现:人的灵魂必须也是人的生和死这种变化的载体。生和死是一对对立面。根据对立面相互产生原则,生来自于死,死来自于生。这就是说,人的灵魂有生有死,如同入睡和清醒。否则的话,柏拉图谈到,要是人死后就永远消失了,那我们就无法理解人的出生如何可能。从这个角度看,人死后其灵魂仍存就不难理解了。[3]

   在柏拉图看来,问题的重点不在于人死后其灵魂是否仍然存在,以上讨论已经给出了这一点的证明。对于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来说,重要的是要知道人死后其灵魂如何存在,以及死后的灵魂存在和生前的灵魂存在之间有什么关系。对这一点的正确认识将帮助我们在有生之年能够努力为死后灵魂做点事。柏拉图谈到,人的存在无法避免这一事实,人是灵魂和肉体的结合体。那么人的灵魂在结合之前是怎样的状况呢?柏拉图认为,灵魂作为人的本质原来是纯洁的神圣的。这一点可以从知识回忆说来说明。知识回忆说是他在《米诺篇》中提出来的。在那篇对话中,苏格拉底和米诺的一个奴隶对一个几何问题进行讨论。这位奴隶没有受过几何学方面的教育,但是,在苏格拉底的启发下能够理解一个几何学原理。苏格拉底接着谈到,如果这位奴隶在生前没有关于几何学的知识,他在未受几何学教育的清况下能理解几何学原理就令人奇怪了。因此,他总结到,人的灵魂在生前一定已经存在,并掌握了几何学知识,只是由于出生而忘却了它们;因此,人们对它们的认识其实是“回忆”而已。在《费多篇》中,柏拉图通过讨论人对“等于”这一概念的认识重复了这一论证。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知识是好的,知识中的真理是神圣的。也就是说,灵魂原来是和真理在一起的,因而是纯洁的神圣的。 [4]

   人的灵魂本来是纯洁神圣的,但因着和人的肉体的结合,就不免受到肉体欲望的污染。本来,人的灵魂在这种结合中是作为支配者存在的。由于人们对自己的支配者地位不重视,结果是在肉体欲望的驱动下反成了肉体欲望的奴隶。这样一来,灵魂的神圣本性就会受到严重的污染而无法自拔,以至于当人们的灵魂死后脱离人的肉体时,这种污染仍然带在身上,影响灵魂的运动。因此,当灵魂离开肉体时,越少受到肉体的污染,就越能按自己的本性而趋向善。比如,一个人在生前努力求善,他的灵魂就具有越多的善性或神圣性,从而在离开肉体时就有更大的可能性完全摆脱肉体的污染而趋向善。所谓生前努力求善,在柏拉图看来,就是努力学哲学,或爱智慧,因为只有哲学能够提供关于善的知识,从而能使人向善。相反,如果人们生前的灵魂完全受肉体欲望所支配,灵魂离开肉体时带着各种不同欲望的污染,要求回到肉体中去。于是,灵魂就在不同的肉体中轮回。比如,对于那些欺负弱小,崇尚独裁,喜欢暴力的人,他们的灵魂受到这些肉体欲望的污染,死后就会去寻找能满足这些欲望的肉体,如豺狼,饿鹰等。[5]

   我们注意到,苏格拉底在这里谈论灵魂的善时大都和肉体欲望对立起来。也就是说,要保持灵魂的善就要通过善知识来控制肉体欲望。这种观点称为“美德即知识”。柏拉图这里也谈到灵魂对知识的追求,认为认识事物的本质能够引导我们认识善,从而能够引导我们的灵魂在离开肉体后趋向善。但是,总的来说,柏拉图这里谈论的知识是一些道德理念,归根到底是在生活上对自己的身体欲望加以控制。《费多篇》是柏拉图的偏早期作品;在学术界的一般看法中,它保留了较多的苏格拉底的本来思想。实际上,这种希望通过控制身体欲望来达到善的想法在柏拉图的后来思想发展中不断被淡化。然而,这种想法在小苏格拉底学派中却是主导思想;像犬儒学派的一些代表人物刻意使自己过简朴生活,表明自己能够控制肉体欲望。对柏拉图来说,如无善的知识,我们既不能控制欲望,也无法达到善。

   柏拉图注意到这个事实:人并不是依靠本能而行动的动物。人有思想观念,会对善恶有所判断,并根据自己的善恶判断引导自己的行动。归根到底,人的善知识决定人能否为善。比如,如果一个人认为做独裁者是好事情,他就会运用他的各种手段和资源去争取成为一个独裁者。按照一个错误的想法去追求善,尽管在他的思想中自认为是在做一件好事,结果是走向善的反面。因此,找到真正的善知识乃是我们得到善的根本途径。

  

   3,灵魂求知说

我们进一步分析《费多篇》的灵魂净化说。我们在控制身体欲望时会遇到这个问题:人有许多欲望;我们是要控制全部欲望呢,还是控制其中的一部分?显然,有些欲望是我们生存所需要的,如饥饿时要吃,困倦时要休息,冷了要穿衣等等。因此,简单地控制身体的各种欲望会带来生活的混乱。如果我们要控制的是某些身体欲望,那就要搞清楚那些欲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这样一来,我们就必须有一个标准来衡量欲望的好坏。这个标准,在柏拉图的《国家篇》中称为善知识。柏拉图对人们固守自己的善知识这一点有相当深入的观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637.html
文章来源:《灵魂面面观》,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