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文郁:柏拉图真理情结中的理型和天命——兼论柏拉图的“未成文学说”

更新时间:2020-06-08 13:33:06
作者: 谢文郁 (进入专栏)  

   摘要:柏拉图著作包含了三个标志性的贯穿始终的原则:人皆求善命题、理型概念、天命观。西方思想史上的不同阶段,这三条原则受到的关注和处理也不同。人皆求善命题的核心是“真正的善”或真理问题,由此引导的真理追求成了古希腊哲学繁荣的根本动力。天命观是柏拉图晚年着力最重的思想,在希腊化时期影响巨大。近代哲学界则把柏拉图哲学简单地呈现为一种僵死的理型论。为此,20世纪纪50-60年代,德国柏拉图研究界的图宾根学派企图从所谓的柏拉图未成文学说出发重构柏拉图哲学。本文认为,积极地回应图宾根学派的问题意识,在柏拉图思想三大原则中呈现柏拉图,乃当代柏拉图研究方向。

   关键概念:柏拉图 真理情结 理型 天命 未成文学说

   The Concepts of Idea and Providence in Plato's Sentiment of Truth

   Abstract: There are three principles consistently pursued and maintained in Plato's dialogues, that is, All human beings pursues the good; the theory of Idea or Form; and the conception of the Providence. In the different periods of the history of western thought, these three principles have received different treatments. That all human beings pursue the good is a firm belief in Plato's thought, which questions about the truth good or the concept of truth, and which were transformed into a sentiment of truth and became a dynamic to the development of Greek philosophy. The conception of the Providence is the most important notion in the later Plato's works, specially in his cosmology, which were most discussed in Hellenistic thought. When came to the modern philosophy, people have been simplistically attracted to his theory of Idea or Form. Thanks to the Tübingen school of the Platonic studies, initiated in 1950s, who questions the essence of Plato's theory, and attempts to construct it based on the so called Plato's unwritten doctrines. This paper wants to respond positively to the challenge imposed by the Tübingen school and demonstrate Plato's thought by combining these three principles in an integral way.

   Key words: Plato, the Sentiment of Truth, Idea, Providence, the Unwritten Doctrines

   塞克斯都·恩披里克在他的《皮罗主义纲要》一书的第一卷第33节谈到柏拉图学说时,提到柏拉图思想有三个重要标志:理型概念、天命观、人皆求善命题。[1] 受近现代西方柏拉图研究界的影响,国内学术界就理型概念的讨论比较多;[2] 但对天命观和人皆求善命题都缺乏足够的讨论[3]。在柏拉图的思想中,上述三点具有内在联系。柏拉图从人皆求善命题出发,发现,寻找真正的善乃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他开始时认为理型概念能够解决真正的善的问题,但进一步讨论导致他放弃了这个努力,转而求助于天命观。本文希望分析柏拉图这三个原则性观念之间的内在联系,追踪他的整个思想历程。

   值得一提的是,在先刚教授等人的介绍和推动下,中国古希腊哲学研究界开始重视“图宾根学派”。[4]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德国图宾根大学有几位希腊哲学教授提出一个想法,认为,柏拉图有一种秘传的未成文学说;并进一步设想,这个未成文学说乃是我们理解柏拉图哲学的基础。这个想法的一个重要文本根据是:根据亚里士多德的说法,柏拉图在学园里有一门称为《论善》的课程。[5] 然而,在柏拉图的公开出版文献中并没有以此为书名的书。因此,这应该是一本未成文著作。特别地,其中关于“善”的学说是柏拉图思想的关键所在,应该以此为基础而重构柏拉图思想。

   这里,我不打算全面讨论并评论这个学派的研究。我想通过分析柏拉图的人皆求善命题,展现他在善和真理问题上所陷入的困境,追踪他在《国家篇》中关于理型的讨论,以及《蒂迈欧篇》企图通过天命观走出困境的努力。我们注意到,柏拉图在善和真理问题上陷入了一种在生存和认识上都无法自拔的困境,并努力寻求出路。所谓的柏拉图未成文学说,其实指的是柏拉图在真理困境中的一些口头说法。当然,这些说法表达了柏拉图思想中某种深刻的困惑和情结,值得我们十分重视。不过,我认为,它们不可能是成系统的一套学说。[6] 实际上,每个人都可以有“未成文学说”(努力说清楚而无法说清楚的直觉性想法)。但是,每一位思想者都尽了最大努力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因而他的成文著作对于我们理解他的思想和学说具有更加重要的地位。

  

   1、善与真理问题

   我们先从恩披里克关于“人皆求善”命题的说法开始。他的文字是:περὶ τὸν ἐνάρετον βίον αἱρετώτερον εἶναι τοῦ μετὰ κακιῶν(德性生活优于恶性生活)[7]。恩披里克认为,德性的意思就是善、好、合适或有益于生存、促进生存的方向;恶性指的是损害乃至破坏生存、导向死亡。[8] 因此,德性生活就是求善生活。对于柏拉图来说,德性生活乃是人们有意识地追求善的生活。柏拉图关于善恶的界定是这样的:“在任何情况下,破坏和堕落就是恶;护养和推动就是善。”[9] 进一步,柏拉图认为,拥有关于真正的善的知识就可以给出正确的善恶判断,从而过一种真正的善的生活。[10] 我们可以对柏拉图在《米诺篇》(又译《枚农篇》)提供的人皆求善命题的论证进行分析,由此追踪他关于德性生活的理解。

   柏拉图认为,人在生存中毫无例外地追求善。[11] 在论证方法上,柏拉图采用了排除法,即先给出了一个一般性观察:有些人求善;有些人求恶。这是一个经验性观察命题。从论证的角度看,柏拉图的“人皆求善”命题必须解释“有些人求恶”这个现象。我们这里可以在逻辑上纯化柏拉图的论证思路。第一步,“有些人求善”中的那些人都是求善,因而这部分人可以归为A类。第二步,对于“有些人求恶”,这些人可以划分为两类:有些人善恶不分,以恶为善而求恶;有些人明知为恶而求恶。对于善恶不分的人,他们目的是求善;因此,他们是在求善的名义下求恶。他们是悲剧性人物。但是,他们绝不是有意求恶。这种人以恶为善而求善,尽管他们无法达到目的。我们称他们为B类。第三步,对于那些明知为恶而求恶的人,还是可以分为两种:有些人明知为恶,但觉得有利可图,从而求恶;有些人明知为恶,且无利可图,仍然求恶。对于前一种人,他们在决定作恶时,就道德意识而言,他们一般都认为不该做那事。然而,他们在做决定时,并不是因为它是恶的而去作恶,而是因为它能够带来某种利益。因此,其中的利益才是他们决定作恶的驱动性因素。利益是一种善,尽管它可能是短暂的或虚假的。也就是说,那些明知为恶因有利而求恶的人乃是虽知为恶但有利而求利。这种人称为C类。最后一类人是:明知为恶且无利而求恶。柏拉图认为,这个范畴是空项,其中没有实例;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这种人。在现实世界中,A+B+C=全部人。因此,人皆求善。[12]

   柏拉图并没有停留在这个论证中。他借助这个论证而提出真正的善这个问题。在上述论证中,社会上存在着恶的原因在于人的善观念出了问题。无论是以恶为善而求善,还是虽知为恶但因利而求利,他们在动机上都是求善的,但善恶不分,实际上却是在求恶。他们的求恶活动给社会带来损害。然而,他们是在善的名义下求恶,因而恶的问题就转化为善的问题。柏拉图进而认为,解决恶的问题的关键在于追求者是否拥有真正的善。对于一个求善的人,如果他拥有了真正的善,他就可以根据善而做出正确的判断,为善而求善并获得善;他不会因为善恶不分而在善的名义下作恶。在进行善恶判断之前拥有真正的善,对于一个社会来说乃是消除恶的关键所在。

   从一个角度看,真正的善涉及了真理问题,因而属于认识论问题。当我们追问“真”的时候,一定是在判断中出现了真假问题。比如,一个人借了人家的钱却不还钱。有人认为这样做是合适的、是善的;有人认为这样做是不合适的、是恶的。究竟那种看法才是正确的看法?两种对立的判断各自都认为是符合善的,究竟谁的善才是真正的善?这里,两个相互对立的判断命题必有一真。从认识论的角度看,它们的真值对于认识主体来说是未知的。在认识论上确定其真假是我们对它们进行择取的第一步。因此,柏拉图认为,要解决真正的善这个问题,首先要在认识论上找到真理[13];只有依据真理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在《国家篇》中,柏拉图从分析讨论“义”(合适的为人处事)这个概念出发,指出,人们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不休(第一卷),进而认为需要界定“正义”(真正的义)。于是,第二卷以降,他从认识论的角度深入分析了真理概念,用“盯着真理”这种语言来界定“哲学家”一词[14]。或者说,哲学家就是寻找真理的人。

   从另一个角度看,柏拉图在分析生存之善时遇到的问题是,人们在同一事件上可能出现了两种对立的价值判断,那么,究竟那种价值判断才符合真正的善?价值判断涉及善恶,但也有真假问题。因此,在形式上,真理问题和善的问题具有共同性。于是,在柏拉图看来,对于人的生存来说,拥有真正的善,从此出发进行判断选择,使人能够以善为善而求善,并在实际生活中得到善;这便是人的自由生活。可见,真正的善的问题又是生存问题。人是在判断选择中生存的。判断出了错误,选择也就跟着错了;这就引导了一种错误的生存方向而进入一种错误的生存方式。人是根据自己的善观念进行判断的。拥有一种正确的善观念,或内含真理的善观念,乃是做正确判断的前提。因此,善的生活始于真理。

在柏拉图看来,虽然人们的生存意识是无不求善,但在实际生活中却常常以恶为善而求恶。而且,人们对这种可悲的现实生活毫无觉察,觉得自己生活正常,没有任何意愿在知识上追求真正的善。对于这种麻木的意识状态,柏拉图设计了一个洞穴比喻[15],认为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深深陷在以恶为善而求善的陷阱中而无法自拔。这个比喻的目的是想唤醒人们对自己的生存状态的意识和反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633.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学报》,2016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