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文郁 谢一玭:苏格拉底以前哲学家的本源论-本原论思路探讨

更新时间:2020-06-08 13:31:25
作者: 谢文郁 (进入专栏)   谢一玭  

   Abstract: In translating Empedocles' fragment 8, scholars found difficulty in dealing with φύσις, and gave two different translations: birth and essence. This essay finds that this difficulty has an inner conceptual connection with another term, namely, ἀρχή; and therefore traces three Chinese translations of ἀρχή so as to provide a context in which Empedocles' employment of φύσις can be analyzed. Simply put, we have to categorize two thinking when read the term ἀρχή in Pre-Socratic philosophy. The first reading is that ἀρχή refers to a being which existed a prior in cosmos' chronology, while the second reading is that it refers to a being prior to yet as the foundation of all things in structure.  Empedocles rejected the first treatment, and began the second treatment. This transition resulted in a new understanding of φύσις and caused the difficulty in translating Empedocles' φύσις.

   摘  要:恩培多克勒残篇8的φύσις这个词在翻译上出现了两种看似毫不相关的翻译,即:“产生”和“本质”。本文希望通过希腊文ἀρχή 的三种中文翻译(“始基”、“本源”和“本原”)来分析φύσις。我们这里实际上是要处理苏格拉底以前哲学家的两种不同思路,即:本源论思路与本原论思路。前者所理解的ἀρχή具有时间在先性,而后者的ἀρχή则指称结构在先的存在。落实到φύσις一词,前面提到的两种译法正好反映了古希腊哲学家对ἀρχή的这两种不同理解。本文通过追踪这两种思路,一方面呈现中文在φύσις翻译上的复杂性,另一方面则借此梳理早期希腊哲学发展的基本线索。

   关键词:ἀρχή;φύσις;始基;本源;本原

   恩培多克勒残篇8在中英文的翻译上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混乱。我们先引用它的原文:

   ἄλλο δέ τοι ἐρέω· φύσις οὐδενὸς ἔστιν ἁπάντων θνητῶν, οὐδέ τις οὐλομένου θανάτοιο τελευτή, ἀλλὰ μόνον μίξις τε διάλλαξίς τε μιγέντων ἔστι, φύσις δ᾽ ἐπὶ τοῖς ὀνομάζεται ἀνθρώποισιν

   北京大学哲学系和外国哲学史教研室共同编译的《古希腊罗马哲学》[①] 翻译恩培多克勒残篇八给出如下文字:“我还要告诉你另外一件事:任何变灭的东西都没有真正的产生,在毁灭性的死亡中也并没有终止。有的只是混合以及混合物的交换:产生只是人们给这些现象所起的一般名称。”这里出现两处φύσις,上述译文都译成“产生”。关于这个词,不同的中英文版本的翻译出现了相当严重的分歧。与上述译文一致,G. S. Kirk等在处理残篇8时译之为“birth”[②]。北京大学哲学系和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的《西方哲学原著选读》重译这段残篇时,采用了“本质”一词,并专门加了一个注释:“柏奈特据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V.4,1015a1,把这里的φύσις解释为ὀυσία(本质)。”[③]。显然,“产生”和“本质”在概念理解上相去甚远。这种翻译上的巨大差距,我们认为,一定是这些译者在理解和翻译φύσις时遇到了难题。[④]

   这个问题当然不是现代读者才感受的。亚里士多德在《论动物部分》(1. 640a18-19)中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在亚里士多德看来,生成是因为有本质(ὀυσία)或物性,而不是因为生成才有本质或物性。本质或物性是原始的,在动物生成之初就有了。因此,他接着批评恩培多克勒在残篇8中否定物性的说法。亚里士多德的批评表明,他在理解恩培多克勒否定φύσις的说法时也遇到了困难。

   关于φύσις这个词在翻译上的差别值得我们重视。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就文字本身来说,φύσις是从动词φύω(意思是“成长”)转化而来的,“成长”就是指变化或产生。不过,任何成长起来的事物,一旦长成了,就必然有某种物性(因而名词形式用φύσις),使之区别于其他事物。[⑤] 研究和讨论事物的物性是苏格拉底以前哲学家的兴趣所在。从这个角度看,φύσις可以译为“物性”(或“自然”、“本质”)。那时的哲学家几乎都以《论自然》或《物性论》为他们的著作命名。不过,就中文而言,“产生”和“物性”(或“本质”)在理解上无法统一。我们前面读到,译者就这个词的翻译如此不同,在深层理解上,这不是文字翻译问题。本文希望通过对相关争论进行分析,展示这两种翻译背后所隐含的不同思路(本源论思路与本原论思路),及其对φύσις翻译的困扰。

   这里提到的“本源”和“本原”,指的是对ἀρχή的两种不同理解。我们在阅读早期希腊哲学家的物性论时,发现他们对ἀρχή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理解(两种思路)。就文字而言,ἀρχή指称“起初”、“开头”、“原始”、“起源”等。在早期希腊哲学家那里,万物的源头和最初原因是主要的关注。因此,ἀρχή是古希腊哲学中非常重要的问题,甚至被后来的研究者称为“第一性”问题[⑥]。我们注意到,人们注意到希腊哲学家关于ἀρχή不同的理解。反映在译文上,我们看到,对这个词的翻译总的来说有三种:始基、本源和本原。[⑦] 纯粹从翻译的角度看,选用“始基”的译者企图把“本源”(时间在先)和“本原”(结构在先)都包含在里,认为它较为全面的表达了古希腊哲学家关于ἀρχή的理解。不过,这种看法深受亚里士多德的影响。需要指出的是,用亚里士多德的理解来处理早期哲学家的思路,对于一些文本的处理容易导致混乱。前面谈到的关于φύσις的理解和翻译便是其中一例。为了更好地追踪早期哲学家的物性论,我们建议把始基一分为二,分析为两条思路:“本源论思路”和“本原论思路”。[⑧]

   泰利士是“本源论思路”的始作俑者。他认为,万物的本源是水。这“水”是在时间上先于万物的存在,因而万物都是由它产生出来的。但是,巴门尼德在论证他的“真理之路”时,认为,我们必须对本源这个概念进行界定,发现作为万物之源在概念上必须是不生不灭的。这样一来,本源的时间在先性就被剥夺了。我们注意到,巴门尼德之后,从恩培多克勒开始,人们不再追问具有时间在先性的本源,而是开辟了一种新思路,从结构的角度理解万物的物性。我们称此为“本原论思路”。

   正是出现了这种语境变化(两种思路),φύσις一词的翻译就变得难以处理。在本源论思路中,译为“物性”(本质)似乎比较合适;相应地,“产生”这种翻译似乎更多地在顾及本原论思路。两种翻译正好表明,人们在阅读古希腊哲学时,注意到了这两种不同思路。但是,在我们未能对这两思路做充分讨论之前,无论哪种翻译都容易导致混乱。本文希望通过分析“始基”、“本源”和“本原”三个词(希腊字ἀρχή的不同译法)来展示本源论思路与本原论思路,并通过追踪这两种思路来呈现φύσις的中文翻译困境。我们认为,深入了解这个困境可以帮助我们切实地把握早期希腊哲学发展线索。

  

   一、            始基

  

   就词源而言,使用ἀρχή来指称最原始的存在这个做法最早出现在阿那克西曼德的著作残篇中[⑨],但最早对古希腊哲学家使用的ἀρχή这个词进行理解的是亚里士多德;后人对ἀρχή的理解也多是建立在亚里士多德的理解的基础上。我们先来分析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第一卷第三章中一段话。在论述了四种原因后,他接着就说:

   那些最初从事哲学思考的人,大多数只把物质性的东西当作万物唯一的ἀρχή。万物都由它构成,开始由它产生,最后又化为它(本体常存不变,只是变换它的属性),他们认为这就是万物的元素,也就是万物的ἀρχή。他们认为,既然有一种实体是常存的,也就没有什么东西产生和消灭了;比如,我们说,当苏格拉底有了神采和文才的时候,他并不是绝对的产生了;当他丧失了这些特色的时候,他也不是绝对的消灭了,因为基质苏格拉底本身是一直在那里的。所以他们说,没有什么东西是产生和消灭的,因为总有某种本体存在,它可能是一个或者不止一个,别的东西都是从它产生出来的,而它则是常存的。至于ἀρχή的数目有多少,性质是什么,他们的意见并不一致。这一派哲学的创始人泰勒斯认为水是ἀρχή,所以他宣称地浮在水上……[⑩]

对上述文本中出现的ἀρχή,不同人有不同的翻译。许多英译本翻译为“begining”,在The Presocratic Philosophers一书中,Kirk等人把ἀρχή翻译为“principle”[11],吴寿彭翻译的《形而上学》把ἀρχή翻译为“原理”[12],而《古希腊罗马哲学》把ἀρχή翻译为“始基”[13]。(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632.html
文章来源:《古希腊罗马哲学》第一辑,2015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