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肖静宁:珞珈社区抗疫生活片断

更新时间:2020-06-07 23:13:35
作者: 肖静宁 (进入专栏)  
从12月上旬开始陆续出现原因不明的肺炎的散发病例,到元月伊始、特别是中旬新冠病毒肺炎不幸在武汉集中爆发,百姓不知情,有点感冒发烧都挤到大医院,某三甲医院日门诊量破千,等候数小时,为疫情传播大开方便之门,由于疫情在春节前爆发,聚集性百家宴也为疫情推波逐浪……先前国家卫建委也有专家院士来武汉并没有点破“人传人“的问题。直到元月20日,中国工程院士、呼吸科顶级专家、2003年抗击SARS的功臣、84岁的钟南山来到武汉才在CCTV坚定地发出“可人传人”的呼喊,指出医务人员已经有感染发病的,于是,抗疫局势紧急扭转。

   中央断然采取人类史上没有的、上千亿人口的武汉封城的极端举措是十万火急的,再也不能拖延了!我在这里只举出一组数字就可以知道封城为什么这样急迫?根据相关资料,1月21日(也就是灿灿一行到达武汉的当天)1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累计确诊病例已达440例,到了2020年2月3日24时,国家卫健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猛增到20438例,也就是说,14天内确诊病例增加了45.5倍。重症和死亡病例也大幅增加。反过来说,如果不坚守不人传人,早些告诉市民,早先采取防控,也许不会发展到封城的地步!

   疫情首先在武汉爆发,随着春节学校放假,人员返乡,数以百万计的人群离开武汉 ,在听到武汉马上要封城消息的那个夜晚,有近30万人离开武汉,主要到湖北的各个地市,也有到全国各地的。 这种疫情首先由武汉集中爆发,继而波及湖北各地的清晰传播途径,使得武汉-湖北能得到全国各省一省包武汉湖北一个市的紧急救援。 据有关资料,先后来汉驰援的医务人员共计4.7万人,他们战斗在武汉各大医院以及用超常速度建立的雷神山、火神山大型规范的临时医院,还有大量的方舱医院,做到了应收尽收,坚决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的要求。特别是来自东西南北中的以协和、齐鲁、华酉、湘雅四大权威医学重镇为代表的仁爱之师与武汉-湖北的医务人员并肩战斗,谱写了武汉抗疫斗争可歌可泣英雄篇章,为武汉保卫战的胜利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这一切,显示出党领导的举国体制在应对凶险狡滑的传染病大爆发、大流行中的无可比拟的动员、组织力量!显示出集中统一领导体制的无可比拟的优越性!

   这里附带说一下,驰援战士来到之前,武汉湖北医务人员感染已达3000余人,有的倒在抗疫岗位上,实在令人扼腕叹息!情节特别恶劣的是武汉某医院,早期优秀医生短期内接连感染死亡4 例,重症4例(后来不再报导),而现职领导Cai LI 丝毫不受影响。人们愤愤不平地说,这在外地情节比她轻的也早就免职了。相比之下,驰援医务人员没有一例感染的,这不仅是医疗水平的差距,也是防护设施的差距,和只顾践行“不人传人”,不爱护医务人员的观念的差距造成的恶果。我认为必须记住这血的教训!

  

三、“健康码”——社区全封闭管理的有限通行证

  

   1) “不愁没有钱,就怕没有‘码’”道出了社区封闭管理的生活情景

  

   自从2020年1 月23日( 大年三十的前一天)武汉封城到4月8日起解禁,已经有67天。解禁是根据各社区的疫情风险评估情况逐步实施的。珞珈社区不属于低风险社区,10天后即4月18日宣布解禁,社区封闭管理已达77天!在这不算太短的社区抗疫生活中,我经历很多,感触很多,学习很多,庆幸很多,感恩也很多。把“健康码”称为“通行证”这是很贴切的。我的抗疫生活的主线似乎也是围绕“健康码”再加上姗姗来迟的“微信支付码”展开和进行的。这二码就构成我抗疫生活中的主线。

  

   2)社区封闭管理是武汉抗疫保卫战取得胜利的基石

  

   我体会到,武汉抗疫保卫战的胜利不是偶然的,封城与社区封闭管理是密不可分的。社区封闭管理可以说是陡然封城的系统配套工程。上千亿人口的特大都市武汉封城并没有引起动荡,至少在我所居住的珞珈社区,包括老年知识份子的生活基本上得到保证,而我个人生活静好更是怀有感恩之情, 在这里,我要对社区基层干部和志愿者说声谢谢!

   回顾百姓从不知疫情的迎春花儿开的太平盛世,一下子遭遇封城,全部交通停顿,除药店外所有商店关门大吉。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家中,我感到我们的市民是多么顾全大局、守纪律的文明市民!我们武汉人民包括老年知识份子是最有隐忍力的,也是最服从安排的群体,每天坚持测体温,勤洗手,带口罩,不外出,不聚集的自我保护的防疫措施,也为武汉抗疫斗争的胜利尽一份力量。

   从社会管理层面看,武汉大学文理学部就是一个大社区,我称之为珞珈社区是写作的需要,赋于它某种形象与情感色彩。

   社区封闭管理的顺利实施是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进行的现代化城市网格化管理技术,是我国信息科学普及化的生动体现。根据区内人员分布情况,将一个社区划为若干网格,配置相当于“社区民警”的网格员,实际地掌握与处理社区疫情与生活方面的问题。封闭管理的封闭程度与疫情风险的评估相适应,是一个动态过程。我在文理学部社区属于第6网格,网格员从一开始就把他的姓名,手机号码通知管辖网格内人员,并保持密切联系。

   我与一些朋友聊过封闭管理的话题,大家都认为别无选择,新冠肺炎太可怕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特别是得知有无症状感染者,大家自觉接受封闭管理。新冠肺炎疫情不幸在武汉爆发,在封城后的最初一个月的日子里,武汉每日确诊病例都在数百例,最高一天确诊达1660例(02-18),百姓的心被疫情紧紧揪住,人们每天关心的第一件事就是疫情的数字。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封城后两个月,疫情终于出现“拐点”。一步一步接近武汉保卫战的胜利。截至2020-05-28,全国累计确诊 84547例,累计治愈 79787例,累计死亡 4645例。目前抗疫斗争并未松懈,还有确诊115例,境外输入133例,无症状 413例,内防复发,外防输入,任务仍是艰巨的。值得庆幸的是,在这场关系到成千上万同胞的生死存亡的灾难的决战中,我在珞珈社区还是相对安全的,我除了在电视上看到“当代最可爱的人——白衣战士”的殊死熬战外,也看到病毒肆虐下患者的苦难挣扎的惨状。我感到自己能以平静的心态平安的走过来是太幸运了。

   整个武汉大学4 社区(包括文理学部、信息学部、工学部、医学部)确诊与疑似病例也有 3位数,死亡13人,其中离退休8人。我听到珞珈社区有3起死亡的病例是比较肯定的,都是得不到及时收治,轻症拖至重危而不幸离世的。其一是历史系的鲁教授;二是商学院的张教授,三是信息学院的王教授。他们都住在我家附近,特别是王教授与我同住在北三区5栋,他是一门,我是三门,只是我们不认识 。而一门的王教授楼下邻居对我说,好好的一个人就没了,那些日子充满恐惧……这三位教授、博士生导师都住不了自己学校的附属医院,何况其他患者呢! 这3位教授是怎么得病的呢?究其原因,他们的孩子都在汉口工作,那边的疫情是比较严重的。因此,少外出,少流动是最安全的。

   其实,无论封城,还是社区封闭管理,都是在实践对待传染病流行的古老而原始的最有效果的法宝——“早发现,早隔离”。武汉市为国封城加上社区全封闭管理是才能达到的这样的效果,这是武汉抗疫保卫战取得胜利的奥秘所在!也只有中国人不惜付出高昂代价才能践行实施的!其中实名制“健康码”的设计与实施为尽早确定与感染者有过接触的人群提供了方便的条件,可以早排除,早隔离,或早确诊,跟踪效率极高。如湖北一无症状的大学生到上海,核酸检测阳性,抗体也有异常。他乘坐的动车,住的旅店接触的人即刻可以圈定。

  

   3 )感恩社区对我的多重关怀

  

   由于我在社区是独居的高龄老人,我得到的关怀更多,有3 条线的持续关怀汇集到我这里,一是社区防疫工作人员,除了电话探寻,还登门造访;二是老干处,早已把我列为帮扶对象,也是经常送温暖问短长;三是我所属的文理学部的二级单位哲学学院党委有分管退休教师的副书记、三级单位离退休党支部的支委帮助我度过难关。他们的工作细致深入持久,我的确心存感谢,从内心发出感恩。

   我深深的感觉到,珞珈社区基层党的干部在武汉抗疫保卫战中的辛苦,他们除了履行自己的职责外,还有良好的人性关怀与友情相依。我深深地感到,感恩是不需要号召的,更不能由领导发起一场运动感恩更高的领导人。W书记初来乍到,还未取得江城人民的信任就急于向更高领导人感恩,如此运动式感恩最后也就自然流产了。

  

   4)珞珈社区封闭管理与建群网购及健康码的出台

  

   根据我的亲身经历,似乎可以将社区封闭管理分为三个阶段:

   ① 2020年1 月 23日至2 月16日为第一阶段。这一时期武汉的疫情处于最惨烈的井喷上升阶段。人们焦虑地呆在家里。1 月23日开始封城时,地形复杂宽阔的武汉大学文理学部只留下南4门(我家附近的武汉大学附中门)一个门,封闭了不下10个门,并设立多处隔离墙。最初,南4门还允许凭校园卡人员进出,限制了外人进来。那时我带着口罩试探着走出南4门,我几乎没有碰到什么人,商店关闭,车辆绝迹,红绿灯熄灭,没有交警,那冷清悲凉的景象令人窒息。我在这里附带讲一件非常时期的真实的事,封城前文学院的吴教授因病住人民医院已经很久了,他的两个在美国工作的儿子得到病危通知赶紧回汉,父亲在封城之际逝世,当时疫情正在彪升,死亡总在三位数。吴教授死了没有人管,顾不上,怎么办?他的大儿子是武汉大学毕业去美国的,国内的一个铁哥们大胆地把自己的小车借给他,大儿子自己大胆地开车就把父亲的遗体运到武昌殡仪馆火化了,否则别无他法。从人民医院到武昌殡仪馆也有很长的距离,一路前行,沿途居然没有碰到任何警察干预,也没有红绿灯。这是一段多么奇特的经历!吴家兄弟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就随着美国接侨飞机回美国了 。

   ② 2020年2月17日至4月8日,我称之为第二阶段。封闭管理更紧了。2月17日湖北省与武汉市的党政领导走马换将,新书记深入基层,要求3天内对各社区进行一次拉网式排查,以便早发现早隔离。学校把限时、限人流的校内唯一的一个超市下令关闭,唯一的南三门也关闭了,真正的做到了全封闭。与之相适应的是,建立自强超市网上购物群。一时间给我的生活造成极大的被动!在基层干部的关怀下代我网购,克服了困难,以后我学会了自己网购,扭转了被动局面。

   ③随着抗疫斗争的胜利进展,2020年4 月8日至今,武汉市宣布封城解禁,进入第三阶段,珞珈社区是4月18日解禁的。看来解除了封城,人们的生活可以自由自在了,不!这第三阶段的生活要求更高了,社区给每户人家发一张“出入登记卡”,每家每日只能有一人出门,而且不能超过两小时,并要扫健康码。于是,健康码在我的生活中出台了。

   由上可知,市抗疫指挥部牢牢掌握着封闭与开放的主动权,张驰有度,稳妥有序。对社区百姓的要求似乎越来越高。可以说自学习、自适应能力助我平安度过社区封闭管理的抗疫生活,其中,微信支付码与健康码带给我至今仍是封闭管理的相对的自由,是我生活静好,心态平稳的不可或缺的“通行证”。

   下面我要说明我与微信支付码和健康码的事。

第一 ,我要感谢替我入群网购、垫款微信支付的SUNS 教授 她 曾系统地听过杨祖陶先生的《西方哲学史》课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62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